甄鹏的个人空间

中共选拔官员模式的弊端
发布时间:2015/8/17 8:37:47 作者:甄鹏 点击率[1048]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公务员法;宪法;贤能政治;干部选拔

    【学科类别】中国宪法

    【写作时间】2015年


    吴俊刚先生在《联合早报》发表文章《新加坡模式和中国模式》(729日言论版),讨论了“新加坡式的贤能政治和中国式的贤能政治”。“贤能政治”是选拔德才兼备的人治理国家的制度。它与世袭制相对立。

    然而,吴俊刚先生把“贤能政治”和“一人一票”对立起来。吴先生说:“在他(贝淡宁)看来,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实行‘一人一票’没有问题,因为大家都知道选的领导是什么样的人。对于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可以有一些民主,但是基本上应该靠‘贤能政治’。”我不必鉴别这是否贝淡宁的观点,吴先生显然支持它。

    吴先生说:“在很多国家,民主选举选出来的多数不是贤能政府,而是平庸或无能政府。”他欣赏中国选举官员的模式,认为“有朝一日就可能成为‘一人一票’以外人们可以选择的一个替代模式。”但是,他没有注意到中国模式选出了更多平庸的官员。

    中国选拔官员最重要的文件是共产党的党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条例》规定:“选拔任用党政领导干部,必须经过民主推荐。民主推荐包括会议推荐和个别谈话推荐。”有才能、敢做事、不怕得罪人的官员被筛选掉了。

    《条例》要求“防止简单以推荐票、分数取人”。最终的决定权操于党组织(也就是领导)之手。领导想用你,就说你“群众公认度高”;不想用你,就说要看“能力素质和一贯表现”。能不能升官,全凭与领导的关系如何。中国是个拼关系的国家。有关系的官二代起点高,自有人提拔;没关系的平民子弟拼命巴结,寻找靠山。有个短语形象地描述了这个现象——“往上拱”。

    习近平执政期间,修改了《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在基本条件中加上一句话:“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任职条件中只有“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等规定,没有政治思想方面的要求。中共选拔官员的标准是“德才兼备,以德为先”。什么是“德”?不是“品德”、“德行”,而是“听话”。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依据《宪法》行使批评和建议权是否与“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矛盾?

    《共产党章程》规定:“对党的决议和政策如有不同意见,在坚决执行的前提下,可以声明保留,并且可以把自己的意见向党的上级组织直至中央提出。”这说明党员只需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并不要求思想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的规定,不仅违反了《宪法》,也违反了党章。

    实践中,出现了一个罪名“妄议中央”。“妄议”就是“乱议”的意思。如果不“乱议”,而是“认真地议”,行不行?“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杜甫等诗人是不是“妄议中央”、“妄议皇帝”呢?

    我是一个中国古代史的博士。纵观中华几千年的历史,没有这样的规定,专制透顶,不可思议。领导党中央的是一群人不是一群神。如果他们错了,也要“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吗?仅凭这一点,同党中央公开唱反调的彭德怀、张志新不是一个好干部、好党员。党中央应当继续批判他们,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不仅彭德怀、张志新,毛泽东也是如此。遵义会议之前,中国共产党在以博古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毛泽东违反“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原则,私下搞“小圈子”,拉拢张闻天、王稼祥等人,推翻了以博古为首的党中央。

    令计划是胡锦涛的大秘,亦步亦趋,从未听说他同中央唱反调。可是他背后搞什么呢?中国不缺令计划那样阳奉阴违的小人,缺的是彭德怀那样勇于直言的君子。我支持严格执行国法、党纪,但是反对思想专制。为官员和教师套紧箍咒的做法会加速造就令计划式的阴阳人。

    俄罗斯学者阿尔巴托夫说:“这种专政最沉重、时间最长的后果之一,正是在于它在长达几十年的时间内把国家置于软弱无能的领导之下,它消灭了百千万的优秀的人,使社会机体失血过多。它同时又建立了切断最能干和有才华的人的发展道路,却保证那些平庸之辈和无原则的钻营之徒(他们只善于争权夺利,搞阴谋,但不善于领导一个复杂的国家和解决国家出现的问题)飞黄腾达、官运亨通的制度。”

    岂止苏联,中国也是如此。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尖锐地指出:“我们的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大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道,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我们的教育体制,正在培养大批这样的‘有毒的罂粟花’。”

    在《那一代文人的风情》中,我写道:“‘朱元璋建立的明朝,大搞文字狱、宦官专权、皇帝荒淫无耻,是中国历史上最专制、最黑暗的一个王朝。’然而在这个王朝里,士大夫阶层保持了自己的独立性。最明显的标志在于整个明代,不断有大臣上书,批评朝政、论述己见。即使罢官,即使廷杖,即使酷刑,都没有消灭这一现象。”

    按照中共选拔官员的《条例》,中国再也不会出现魏征、包拯和海瑞了。官场逆淘汰,筛掉的是金子,留下的是沙子。普选制固然会选出昏庸和腐败的官员,独裁制选出的昏庸和腐败的官员更多。中国的政治不是贤能政治,也不是精英政治,而是寡头政治。多数人的前途和命运被少数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作者简介】山东大学学者

    【注释】

    【参考文献】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048)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