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我看基层人大选举和全国两会
发布时间:2014/3/3 12:09:35 作者:甄鹏 点击率[490]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人大;两会;选举;代表

    【学科类别】中国宪法

    【写作时间】2012年


        1992年底,在我上大学的第一年,我第一次参加了基层人大选举。票箱放在物理系的大厅,同学们列队依次投票。选票上的候选人,我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更别提他们长得什么样、有何政治主张了。于是,我在几个候选人的后面都打了个大大的叉。事后,我和同学侯阳来在操场上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我慷慨激昂地表示这种选举纯粹是糊弄百姓。当时我的身份是班级团支书。

        1997年选举,我正在上硕士研究生,没有任何记忆。不是不知道此事,就是弃权了。2002年选举,我在山大工作。由于合校,我在南校区(原山工大)上班。此处属于历下区,原来的老山大属于历城区。这样的选举,与十年前没有任何差别,我照例是弃权。不过这次出了个意外。我弃权没有参加现场投票,却忘记了单位领导安排的任务:我是监票人!让领导批评了一番。

        2007年选举时我在山大西校区(原山医大)。单位几个人都不参加投票,委托办公室一位同事代交。我拿到选票后,就随手扔进抽屉里。同事问:“需要代交吧。”我说:“代交不能超过三人,你这都几人了?”同事问:“你是现场投票,还是弃权?”我说:“不告诉你。”同事说:“我要登记,你得告诉我。”我说:“投票、弃权都是我的权利,何时决定也是我的权利。我现在打算弃权,没准投票时又改主意了呢。”

        2011年选举依旧如此,不过出现了一些新气象,特别是出现了较多的独立候选人。可惜的是,这些人被组织视为捣乱分子,受到无情的打压。这是本次选举中最引人注目的一道风景。

        对于基层选举,我的要求不高,只有两个小要求。其一,候选人公布自己的主张,留下联络方式。在一个网络发达的时代,他们只要在博客上写上一、两篇文章就可以。或者选委会建立统一的网站或博客,让每位候选人提供一份材料登出来。其二,不要歧视独立候选人。

        地方人大代表开完后,最后是全国的两会。每年的3月初春时节,各地的代表穿上民族服装,花花绿绿去了北京。如果问我两会最恶心的话是什么,就是开会前的记者采访,代表说:“我们去学习”,然后配套会后的采访,代表说:“我们要把中央的精神传达下去。”我想告诉代表:“你们不是学生,不是去学习的,而是应该监督政府,批评政府的不足,提出合理化建议。”

        2010年的两会发生了两起争议。一件是倪萍不添乱。倪萍的原话是:“我爱国,我不添乱,从不反对或弃权”。这句话她本人后来有不同的解读。倪萍最大的问题是把政府比作父母,不要给政府和父母添乱。我想告诉倪萍:“人民是父母,政府是孩子。孩子需要帮助的时候,你要推一把;孩子犯错的时候,你要批评。”另一件是省长夺笔。该省长夺笔后形象一落千丈,却照样升官……

        2011年两会最有名的是全国人大代表秦希燕律师的盛世歌。他如此评价政府工作报告:“客观务实,句句是实话,字字见真情,条条是措施,段段是方案,饱含感情,充满智慧,凸显发展,彰显民生,我很拥护,是个很好的报告”。

        申纪兰当了五十多年全国人大代表,堪称世界第一人,她一辈子不投反对篇,也堪称世界第一人。不过,人家可是随叫随到。不像有些大牌代表和委员,经常借口忙,不参加会议。这些缺席的人,往往是文艺界和体育界的明星。

        明星们为国家做出了贡献,应该给点奖励。“官以任能,爵以酬功。”古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国家应建立和完善功勋荣誉制度。例如,设置“自由勋章”、“正义勋章”、“荣耀勋章”等勋章制度,甚至可以考虑成立爵士制度。那些没有政治才能或对政治不敢兴趣的,就不要勉为其难当官了。

        不管全国还是地方,只要开两会,媒体上铺天盖地都是两会的消息。其中的一个焦点就是提案。开始我很诧异,怎么提案都是小区通公交这样的内容啊?后来见怪不怪了。中国是个政治泛滥的国家,什么事儿都可以扯到政治身上,惟独全国人大这个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最该谈政治的地方,却很少谈政治问题。

        有的代表跟我抬杠:“民生问题很重要啊!”我说:“对啊,政治问题也很重要!”因此不管哪里的两会,我基本不感兴趣。代表和委员们可能不懂法,我提醒他们:人代会期间,一切言论免责。你们不要总在讨论“鸡毛和蒜皮”。

        除了“鸡毛蒜皮”提案外,还有雷人提案(言论)。有人说:“百姓需要教化”;有人说:“警察要敢于向刁民开枪”。不知道这些代表和委员站在什么立场上讲话,我只知道,如果真正体现“刁民们”的意愿,就不会让这些人当选。

        有人说:你看台湾、韩国的议会多乱啊,动不动就打群架。到那些地方考察回来的学者告诉我们:别看他们议会乱,但基层都很稳定,民众也很理性。我说:“台湾和韩国处在民主的初级阶段,等到了高级阶段就不乱了。你看戈尔和布什竞选总统,就差一点选票,不也和平解决了。”

        关于全国两会,我也提两点建议。一个是,两会要多讲政治。另一个,在《司法改革的职业化和民主化可以兼容》一文中,我提出“判决书要公布投票结果和法官投票情况,并允许法官将异议或补充附后。”在这里,我也建议两会的投票表决施行“实名制”。公布给大家,让老百姓看看代表和委员们的立场,看看他们说的和做的是否一致。

        全国两会即将召开了,提前预祝这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求实的大会、奋进的大会”。谢谢大家!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490)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