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李庄、律师与重庆
发布时间:2012/12/24 10:58:22 作者:甄鹏 点击率[104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李庄;律师;重庆;甄鹏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2年


      近日写了《李庄案只剩下象征意义》、《高子程访谈与律师泄密》,引起了一些反应。有支持有反对。支持的我基本不说,重点回答一下反对的。

      一、李庄案三季的意义

      关于李庄案的意义,许多人包括李庄本人已有论述,我大致同意,不再重复。那些意义,已经发生了。我这篇《李庄案只剩下象征意义》说的是李庄案三季,题目和正文都表达得非常清楚了。当初,李庄案因为与薄熙来、王立军捆绑在一起而意义重大,如今薄、王已经倒了,它只剩下象征意义。

      我为什么说樊奇杭案更重要呢?因为它是命案,更重要的是它是最高法院核准的。估计那几位法官不是决定者,决定者可能牵涉最高法院的领导,甚至更高层次的领导。最高法院与樊奇杭案捆绑在一起。此案若翻,将给中国的死刑复核程序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斯伟江律师如此评论我的文章:“翻案意义还是挺大的,但已经没那么大了。因为已经有许多案子翻过来了。但李庄案是标志性的,不过,制度不改,只是一种恢复原状,谈不上法治春天……张老说向全国人民道歉,我不支持,人都有弱点。但是,如果拔高自己,也不应该。”刘桂明先生说:“伟江的观点也很客观。”斯律师的观点同我文章的观点基本一致。

      我也征求了知青记者和许丹女士的意见。他们俩是陈有西律师的铁杆支持者,但是他们温和、理性,我愿意与他们交流。知青记者说:“李庄案能否平反和深究仍具有现实意义,而且极其重要! ”许丹说:“同意知青记者的看法,这个案子意义很大。”

      “就个案而言,个人权利很重要,我支持李庄申诉。”这话我讲过了,此处再讲一遍,因为有人不耐心看完我的文章就跟我抬杠。就全局而言,李庄案三季的意义在哪里?我看不出来,请知青记者和许丹明示。象征意义就不要讲了,这个我承认。

      二、关于陈有西律师

      《李庄案》提到了陈有西,有人对我不满。高子程律师的访谈提到了陈有西,我根据访谈归纳了一下高子程对陈有西的看法。然后顺便看看陈有西的反应,访问了他的微博。上面正好有一句关于拉黑的个性名言,我引用后点评了一句。——所有这些都是自然而言的,没有不妥之处。

      陈有西铁粉的反应我就不说了,提一下两位温和人士,我素来重视这类人的意见。许丹女士说:“拉黑是管理自己的微博,尊重每个人拉黑的权利,我也被吴法天、张显等老师拉黑,这没什么。” 宅老余晖对我提出了批评,他说:“拉黑异议者,是缺气度。如果被拉黑者总是耿耿于怀、喋喋不休,气度也差了点。若能释然,在别处说不同意见去,也可以嘛。”

      今年我参与了方韩大战和杨陈论战,被一些人拉黑过,我并未反复提。陈是名人,要求自然高些。另外,陈拉黑也就罢了,还一再骂人:五毛、狂犬、垃圾、小人。他对被拉黑者一概论之,未加以区分,甚至连多数、一般这样的限制词都没有。我对陈是一步步失望的。当然,我对他的评价会力求客观。

      多数拉黑我的行为是辩论过程中发生的,当时就能知道。有些拉黑是悄悄进行的,被拉黑者当时不知道。例如,我有一次在彭晓芸(倒韩阵营女军师)微博上留言,突然发现已被拉黑了。我发了一条微博表示惊讶,此后我基本没再说什么。

      近日,陈有西因唐庆南案与数位律师发生争议。吴有水律师发微博称:“庄哥,我拿你的恩人陈有西开刀了,他太狂妄了。”孙阔律师说:“我反对的不是他的拉黑,我反对是他对尊敬的同行的傲慢,只要谁不同意他的意见,他就诋毁同行,污言秽语,好像教主一样。”我问了一个问题:“喜欢拉黑的人那么多,为何单单陈有西引起公愤呢?”知青记者承认陈有西的这个缺点。他说:“印象搞坏了,修复要假以时日。”这比许丹强。

      三、律师的保密责任

      陈光武律师的点睛网博客晨光斋有一批陈有西律师的拥趸。他在晨光斋转发了我的这两篇文章。我有时去看看文后的留言。即使我不去,也有人会跑到我的博客上留言提醒(或要求)我去看。大概自我批评陈有西以来,每篇文章后批评(还有辱骂)我的声音占了多数。而同一篇文章,光武律师转载到他的新浪博客,支持我的似乎又成了多数。

      这与两个博客的设置有关。新浪博客留言分两种,注册或者匿名,匿名者统一显示为新浪网友。点睛网的匿名留言却可以显示各种各样的名字。也就是说,一个人就可以恶意控制点睛网的舆论。陈有西律师喜欢用五毛、水军这样的词来形容批评者。我不会这样做,我宁愿相信他们没有批量地恶意反对我。那些对我的匿名谩骂,我坦然笑之,不屑理会。有些比较理性的批评,我会分析是否有道理。例如有网友提到刑诉法关于律师举报当事人的条款。

      新的刑诉法第四十六条规定:“辩护律师对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的有关情况和信息,有权予以保密。但是,辩护律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委托人或者其他人,准备或者正在实施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以及严重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犯罪的,应当及时告知司法机关。”

      关于律师保密以及举报两种情况,刑诉法和律师法完全颠倒了这是“权利”还是“义务”。例如,律师法规定律师保密是义务,而刑诉法规定是权利;律师法规定律师举报当事人是权利,而刑诉法规定是义务。这个区别与两法的调整对象有关。如果律师在执业过程中(尤其是与诉讼活动无直接关系时)与当事人发生冲突,应当主要受律师法的调节。另外,新刑诉法尚未生效,不影响我上文的分析。

      伍雷律师等人过于强调律师和当事人的信任关系,甚至有人认为这会危及律师行业的生存。我前文已反驳过,此处再补充两句。严格来说,信任不是一种关系,而是一种单方面的态度。我信任你,并不代表你信任我。法律上一般不讲“信任”,而讲“诚信”。诚信是以事实和法律为基础的,信任则未必。我无原则地迁就你,会让你信任我,而这不是诚信。举个例子,当事人在公众场合违背事实胡吹海侃,律师却不能澄清。这是什么道理?

      律师和当事人不是信任关系,而是市场关系和合同关系。从经济学的角度上,当事人是需求方,律师是服务方。从合同法的角度上,当事人是委托方,律师是被委托方。当事人的信任比较重要,但也不能一味地顺从。有些律师,特别是长期充当顾问的律师,可能成了犯罪团伙的一部分。保护当事人的利益很重要,保持律师的独立也很重要。

      四、结束

      陈光武律师因为转载我的文章受到连累,有人在批判我的同时也批判他。我要声明一下,我和光武律师没有阴谋。我们之间至今没有见过面,也没有电话联络过。他转载的我的文章,几乎全部是我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他的。(个别几篇是杨金柱律师转载后他才转载的。)我和光武观点不尽相同,我欣赏和感谢他的厚道和宽容。我最近也发过稿子给杨金柱律师,他可能由于和李庄先生有约定,为了李庄以后公布所谓的真相,不方便转载有可能破坏团结的文章。

      有人认为我希望并正在挑动律师界的内乱。这种腔调跟某些官方的腔调一致:他们不也认为维权律师在给政府添乱吗?律师界乃至这个法律界,本身就是良莠不齐,不是铁板一块。我无意挑动内乱,也没有能力达到那个目的。就像陈有西与杨金柱、斯伟江的分手一样,有其必然性,不是我的挑唆才那样的。许丹女士喜欢赞颂美,我喜欢揭露丑。我们俩的方式不同,目标却是一致的,尽管人们更喜欢赞美的方式。

      薄熙来、王立军倒了,重庆的打黑模式被否定了。这都是我希望的。然而,我们应当看到重庆模式背后的民意基础:中国存在广大的左派民众。划分左右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我们应当尊重这股强大的民意,不能忽视他们的存在。重庆模式也不是一无是处。


    【作者简介】甄鹏(Zhen Peng),山东大学学者。字西月,山东高密人。理学硕士、历史学博士、政治学博士后、律师资格。精通中外政治制度、企业和知识产权法、塞尔维亚问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04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