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关于陈哲宇案的几点看法
发布时间:2017/5/22 16:01:01 作者:甄鹏 点击率[222]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陈哲宇;贪污;高校;科研经费

    【学科类别】刑法学

    【写作时间】2017年


    陈哲宇教授在出事前,是我们学校的名人,但也不是非常有名。对一所综合性大学而言,长江学者、泰山学者比起院士来说,不算什么。他的最高行政职务医学部常务副部长,也仅仅是个正处级而已。我听说过他,但没有打过交道。

    201511月,我得知他出事了,发了一条微博:“长江学者、泰山学者、国家杰青、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部前常务副部长、山东大学2007年十大新闻人物、生于1974年的陈哲宇教授涉嫌贪污罪被立案侦查。

    2016年底,法院认定陈哲宇等人虚开发票套取科研经费,私分了其中的50万。陈哲宇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这个案子,与前几年的刘兆平案非常相似。刘兆平是山大实验动物中心主任,他伙同别人虚开发票套取科研经费340多万,拿到个人公司使用。刘兆平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

    今年2月,陈哲宇的二审代理人周泽律师发表了一封公开信《陈哲宇案,山东乃至国家不能承受之重——就陈哲宇案致山东省委书记的信》。公开信称:“对陈哲宇教授等人的追诉,有悖我国《刑法》、《刑事诉讼法》关于保障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这一根本任务要求。”“司法人员由于对科研项目的运作情况缺乏必要的了解,对国家重大利益缺乏应有的关切,简单粗暴地判了陈哲宇教授有罪。由此可能给山东大学、山东省乃至整个国家的利益造成的损害,都是难以估量的!”

    发公开信等方式,本质是利用舆论干预司法。它只能作为政治迫害、领导非法干预案件的特殊情况下的一种救济措施。在正常情况下发公开信是不恰当的,有违律师职业道德。陈哲宇案既不是政治迫害,也没有证据证明领导非法干预案件。因此,我不赞成周泽律师发公开信,也不赞成他在信中脱离法律讲政治。

    我与周泽律师是互相关注多年的微博好友。此案我知道一些,也熟悉学校的情况。本着正义高于友谊的原则,我公开表达了我的观点。我发微博称:“这个案子,周兄不要写公开信了。不涉及迫害,依法走程序吧。”

    陈哲宇案与刘兆平案非常相似。二人都拿制度说事,好像是不好的科研经费制度的受害者。这不过是他们辩解托辞而已。刘兆平为什么没有赢得同情?仅仅因为他头上的光环比陈哲宇少吗?

    这两个案子都是个案。即便在科研经费制度和管理完善的情况下,也会出现这种钻空子的人和事儿。就事论事,山东大学没有太大的责任。但是在陈哲宇案件的背后,人才引进和优待措施是否到位,管理多于服务等方面,学校确有明显不足。

    有人说:“事实证明,在神经生物学造诣颇深的陈哲宇既不懂法,也不懂基本的财务知识。他的团队里更是缺少一个优秀的会计。”(无风《把长江学者送进监狱的科研制度,是个怎样的存在?》)作为教授和处级干部的陈哲宇不懂法律和财务,也不请教懂法律和财务的人,是他悲剧的根源。山东大学有大批懂法律和财务的人,却不能为陈哲宇这样的专家提供服务,是学校的失职。


    【作者简介】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222)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