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才凤的个人空间

中国法律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1/9/8 16:20:04 作者:李才凤 点击率[114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中国法律

    【学科类别】法律社会学

    【写作时间】2011年


      从药家鑫杀人案件到李昌奎强奸杀人案再到太原市凶杀案,死刑已经成为中国法律吵得沸沸扬扬的最热门的话题。死刑站在中国法律的门口像一个醉汉似地无所适从,彷徨而不知所归。中国法律在中国社会面前面临着尴尬而僵硬的局面。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法律问题困扰着不同意识阶层的中国人,使之陷入现实与理想,道德与法律无法分清的模糊状态。彷徨与不知所措,悲哀与失意,混乱与缺乏理性,冲突与反冲突成为今天中国法律人最强烈的困惑和盲点。中国法律正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乱飞乱撞,不知所去,也不知所归。

      伏尔泰说:“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扞卫你说话的权利,”这便是我写这篇文章发表自己观点最直接最有力量的支持。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个人与国家,个人与社会息息相关,无论大到国家政治法律,还是小的日常琐事,因为个人离开了社会与国家,个人也就没有什么价值可言。古人云:“穷者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如果认为我之有用,为何不发挥我之用呢?抱着这样的想法才喜欢畅所欲言,但是本文之论言,有赞同者固然欣喜,不赞同者反对者各自保留,本文只论不抨击,若有不敬,实属无意。

      废话讲完,言之正转。法即秩序。任何统治,无论是怎样的阶级的统治,都要维持统治社会的秩序,这已经是一个人类历史上永恒的政治理念。法律是统治阶级维持社会秩序的手段和方法,这也是无可非厚的法之价值。人类为何有法,为何要施行法律,说白了,就是建立一个有序的社会环境供人类更安定更美好的生活。无论是处于何样生产力的阶级社会,无论是代表怎样阶级利益的统治者之立法必定抱着这样的宗旨立法,因为任何统治者都不希望自己的统治的国家和社会是一个混乱不堪的局面,即使是世界各国历史上的暴政也如此。既然维持良好的社会环境是立法之目的之一,那么任何法律也必定站在这一立场上去实施,这样才不会导致立法与司法之混乱。

      先来看看中国的法律境况。我们的立法洋洋大观,可以说博采众长,古今贯通,立法之全面,立法之广博,立法之深厚,已经达到中国空前之盛世境况。纵观中国法律,现今世界上通行的法律中国应有尽有,除此外,还有大量立足于国内环境独立的立法存在。无论是法的移植,法的继承,还是外国法的全盘吸收,还是本国法的本土化,中国之立法可以说呈现万千,名目繁多。我坚信,我们的立法是没有问题,我们的立法绝对是世界级的眼光和世界级的立场,我们的立法绝对能够把中国指引向国际社会,为中国之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可靠保障。也正因为如此,中国立法的超前性与现实中国政治人文环境意识发展的滞后性产生了落差,所以法律的施行出现了问题,所以上述三个案子的死刑问题引发了人们对法律的骚动。不仅是死刑问题上,还有很多的法律的施行都处于矛盾而彷徨的境地。

      中国法律对死刑的立法是没有任何问题,无论是少杀,慎杀的立法理念,还是某些案件不适用死刑的具体立法规范,我认为都是很值得信赖和拥护的立法。因为我们看立法,必定要站在立法者的立场去看法,而不是站在普通人的立场去看立法。立法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就出在司法上。司法之问题出在立法与司法的现实落差上。立法是精英化的立法,其立法者的意识必然高于普通民众,而司法是半精英化司法,司法者之意识低于立法者的意识,而普通民众的法律意识那就更低了。这样阶梯式的法律意识必然导致中国法律适用处于混乱的境地,中国法律彷徨而不知何去何从是必然存在的现象。这就是为何上述三个死刑案子在全国引起如此之沸沸扬扬之争吵之根源。

      根源找到了,我们对这三个死刑案子引起的骚动与混乱就可以理解而无需指责了,毕竟不同阶层,不同立场之人对死刑有着不同的看法和意识是人之常理。孔庆东在《颠覆中国,从法律开始》一文之言太过于偏激和狂躁了。作为一个法律人,我对法律抱着浓厚的情感和寄予很高的厚望,我认为现今的中国,要革新中国人的意识形态,法律是一条重要而切实有效的途径。看如今的中国,哲学没有,文学死气沉沉,科学偏之一隅,至于社会学、政治学更是处于虚妄之中,唯见政治权力运作而不见制度理论。中国的意识革新只能靠这既与国家上层阶级紧密联系又与普通民众息息相关的法律了。我曾写过一篇叫《法律是革新中国意识的唯一手段》来高度推崇法律之功能,孔庆东的《颠覆中国,从法律开始》之文对法律之希冀和热望之厚度比我有过之而不及。只不过我们的意识不一样,他以个案来颠覆整个中国法治之体系,而我以法律来革新中国人的意识形态。不是我瞧不起中国人的意识,事实证明,中国人的意识远远落后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更远远落后于中国的法律发展。中国人只知道杀人偿命,只知道痛恨贪官,恨不能贪官都该杀,这是中国人的情感,嫉恶如仇,这是人之常情,可是法律之所以是法律,它本身就不是道德,本身就不是情理,法律之所以是法律,它本身有自己的范畴和限度,它本身就有自己的遵循的法则和原理,它本身就有自己的本质属性和信仰,它本身就有自己的独特的个性和张力,所以我们看法律就不应该以自己粗浅的意识去肯定或去否定我们并不知晓的东西。孔庆东说太原凶杀案是:“汉奸国贼操纵法律所导致的一个恶果”,这话的确是狂妄而浅薄无知。何以以一个案子而通杀法官法律?何以以对法律之个案施行存在分歧而否定全盘。法律是什么?判案是什么?叫你去审审,所有杀人者皆死,不论前因后果,不论情节轻重,所有贪官必死,不论我们的体制疏漏,不论我们本性之贪欲,也不论我们唯钱是命的价值观。该杀就杀,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漏杀一个。请问我们是乱世吗?我们的法律意识就仅仅停留在古代人杀人者偿命的原始法则的意识水平上?法律难道就仅仅是一种报复工具?不是,我们已经进入了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已经进入了文明的时代,我们的思想意识就不可能停留在原始的法律意识形态下。杀人者可恶,杀无辜的人更可恶,任何活着的人都痛恨这样非法剥夺别人性命的人,任何活着的人都害怕自己的命就这样被剥夺了。人们需要安全感,需要法律来保护自己的生命财产,人们痛恨任何犯罪之人,都巴不得他们受到法律之严惩,但是情感归情感,理性归理性,法律不是一部分人的情感,也不是一部分人的意志,法律是全部人的,包括历史的和世界人的理性和意志。法律之施行是有高度,它不能按照普通人的意识去理解和施行。

      面对中国法律立法之超前和中国老百姓法律意识之粗浅,面对中国法律施行之混乱,当代中国法官的压力很大,当代中国法官很彷徨,很困惑,很不知所错,也很悲哀。一个死刑犯在手上,立法要求少杀,慎杀,民众高呼要杀,法官在法律和民众之间处于两难境地。人民组建了国家,人民把权力赋予了国家。国家让一部分人行使国家权力。这是个常理。立法者的立法权力来源于人民,法官之司法权力也来源于人民。人民赋予国家这些权力的时候就应该信赖国家。我认为当今的中国最大的危机就是信赖危机。当然造成这样的信赖危机的一部分是政府的原因,另一部分也是民众的原因。举个例子来看,一个案子到了法官手中,当事人根本不信赖法律,不信赖法官,他们信赖的是关系,是金钱,是权力。他们总是想方设法千方百计要拉关系,找权力,他们从来就不信赖法律,不信赖法官,他们首先就认为法官不会公正办案,首先就要想办法要法官的天平倾斜。所以司法腐败与民众也脱不了关系。正是因为每一个人都用自己个人的心理和思维去理解事物并利用这样的心理和思维去导向了事物的发展,才导致了整个局面的混乱,也正如此政府与民众,人民与法官处于互不信赖之中。其实中国老百姓很可怜的,他们的意识很低,很弱,他们没有自己的人权意识,尊严意识,私权意识,在强大的公权力面前,他们永远都是弱者,而且永远都处于虚弱状态,没有任何的力量。中国老百姓其实也很悲哀。他们仅仅看重自己一己之私利,如果满足了自己之私利,就算具有广大意义的人民普遍的权利被剥夺他们也认为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殊不知,权利是个整体概念,只有争取具有普遍意义的权利,个人之权利和利益才能得到平等之对待。

      在一个没有信赖的法治环境里,法官所有判的案的公正性都值得怀疑,因为法律难平衡当事人的利益冲突。只要利益受损,法律就必遭污蔑,法官也必遭污蔑。就拿上面的死刑案子来说吧,李昌奎案子是已不杀而又杀。为什么同样一部刑法对相同一个案子竟然作出截然不同的结果,这样的结果如何令法律人信服,如何让法律日后以严厉的尊严面对世事?这个案子让我想起辛普森杀妻案。美国警察因取证程序不合法而导致指控失败,美国法律严格地维护自己的尊严。美国人民没有制造舆论来迫使美国法官改判。为什么?难道美国人不怕死吗?难道美国人放纵罪犯?不是,因为他们信赖自己的法官,信赖自己的法律,因为他们赋予国家的法治权力,他们有义务去维护国家法治的权威。而中国人没有这样的意识。我又想起伟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被审判的时候,虽然他被无端指控,犯罪根本不成立。当他的弟子劝说他逃走时,他不但不逃,还誓死维护法律的尊严,即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住法律的权威。我们不是伟人,我们没有那么崇高。但是法律是我们建构的,如果我们不信赖法律,那么我们建构的法律还有什么用?如果法律可以随之改变,任意改变,那么最后有谁来信赖法律。法律一旦失去了信赖,我们又靠什么值得信赖的东西来维持我们的秩序。靠道德吗?还是靠杀人者偿命的自然法则来维持?还是靠普通民众的情感意识来维持?我真的不知道了。因为民众之呼声,因为社会舆论,法治之尊严和权威就要被颠覆,如此之随意,将来的中国靠什么来维持稳定的社会秩序,真的不知也。

      中国法律何去何从,站在中国法律的大门前的法官们一脸困惑。一个个案子之范例,让越来越多的中国老百姓对法律失去了信赖。朝夕令改,摇摆不定。大家同坐在一条摇摇摆摆的渡船上,有谁有安全感?我们改的不仅仅是一个案子,而是一种意识,而是一种尊严,我们改的也不仅是一个案子,而是动摇了一种大家共同彼此信赖的根基。


    【作者简介】李才凤,单位为云南省鲁甸县人民法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14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