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杀人证据不足还是另有作案人
苦命的孤魂女
发布时间:2015/5/20 12:30:15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418]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杀人沉尸;真凶归案;匿名信;盗窃尸骨

    【学科类别】刑事侦察学

    【写作时间】2015年


        “苦命的孤魂女”是我给死者起的称谓,代表着此刻对该案的一种苦楚、一种悲愤和一种无奈的心态,仅此著文以叙之。

        世纪之交年麦收季过后的某日下午,在鲁西南一个赤贫的小村落田地里,几个汲水村民刚掀开井口的青石板,差一点被浓浓的腐臭味熏倒。当警察把高度腐化的尸骨拉上来,缠在颅骨之上的红棉衣和扭旋的黑漆色的尸骨好像在给村民述说什么。警戒线外一片哭嚎,干燥的空气很快让泪水雾湿,树上的金蝉一齐禁鸣,那一天的黄昏带着很多血丝,天特别的长,好像一直不想黑下来。

        失踪三个月,这个村里公认的长着一对杏眼和酒窝的美人胚子,以这种布满尸虫的样子面世了,惊骇十里八乡!

        老李家的苦命女,十七年未能好好活,可怜家里穷、上学晚,没有穿过一件好衣,没有吃过一顿好饭,情窦初开即惨遭一尸双命;十七年也难好好死,铁锤锤杀、沉尸深井,尸骨倒栽葱三月不见天日,入殓年余遭挖坟窃尸,凶手狱中三载却演了一出“捉放曹”。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李铁梅有句唱词“做人要做这样的人,”苦命女连做鬼的资格都没有;李铁梅唱“给爹爹压上了千斤重担,”苦命女却给他爹一个无形的、深不可测的孽债。死了十七年的苦命女几乎天天深夜在老父亲床前托梦,脑门一个鸡蛋大的黑洞鲜血淋淋,次次都让这个老头体味着挖心的苦痛。

        有关心他的人问:你留下一张苦命女的照片吗?

        “没有死鬼的照片。”自从公安局破了案,村里敲锣打鼓送锦旗,电视台播了新闻,唯恐她母亲睹物思情而昏厥,把照片都焚烧了。

        “但是,”朴实的古稀老汉眉心一皱,说不出何名堂折磨过的褶痕稍舒一下,继续补充说:“她漂亮、活泼、爱笑,栩栩如生的相貌深扎脑海,呼之欲出。”

        “为给死去的冤鬼讨个公道。”这一句老李的口头禅,没有怀疑他说了十万遍。因为他的坚信让每一个接触他人都坚信:在鲁西南东南一偶的某一片夜空,有一个妙龄女子的孤魂还在漂荡。

        人命关天!这个案件让人很费神,中国冤假错案网报道的冤假错案的服务的对象大多数是刑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服刑犯人、刑满释放人员或已被执行死刑的近亲属等,像为凶杀案死者伸冤的情形很少。但内在的良性让人清醒,这个案件不同一般,太冤了,太邪行了。既然有幸接触到了这个案子,就有责任讲出来,让更多的媒体关注,让更多的人知道,当然还有一层意思,感化真凶让其主动投案自首,这或许是真凶最明智的也是最后的正确选择。

        本案的第一个关注点,为什么李老汉上访十几年,历程坎坷心酸泪一把?

        在电话咨询中,经过多次询问,死者家属在程序内的维权一塌糊涂,既不能说出案件“挂科”十几年的程序症结和现状,也拿不出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或公安局撤销案件通知书。取而代之的却是极其曲折坎坷的信访经历,和血泪斑斑让人心酸的伸冤路。从2001年开始至今不断,李老汉出家门走县城、菏泽、济南、北京,进全国人大信访局、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省人大信访部门、省检察院、省公安厅、菏泽市人大、市检察院、市公安处、县人大、县检察院、县公安局等等大大小小的门口,在这条线上一跑就是十几年,红头文件和领导批示攥了一摞摞。像一头上了套的驴,围着磨盘周而复始地转着,只要有希望就找不到停下来的理由。这头犟驴因此遭了不少苦头,曾在敏感时期赴济进京上访,被行政拘留二次关押20天。伸冤人对检察院久拖不诉,以工作没有任何进展为由投诉某某办案人,在自嫌疑人被释放后,出现了一些不理智维权手段的不正当行使行为,又以扰乱单位秩序拘留,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致使肋骨骨折,至今仍是乡里重点稳控对象。据其回忆,曾经聘请一位居在深圳的老律师代位控告申诉,办案机关的工作人员得知后,千里迢迢跑到深圳约见该律师,劝其解除代理。曾经办案的检察院多次找到老李商议,提出给钱、给物等一次性给予司法救助的许多方案。老李均以真凶归案作为接受救助方案的前提条件,而这正是当地司法机关最为窘迫的软肋。

        第二个关注点,案件拖了十七年,到底程序上出了什么问题?

        尸体是1999年6月7日下午发现的,1999年3月10日报的失踪,嫌疑人1999年6月20日被刑事拘留,7月3日被批准逮捕,2001年5月28号退回补充侦查,2002年5月22日菏泽市检察院给侦查机关出具变更强制措施建议书,同年7月13日被取保候审,2003年7月12日被解除取保候审。从程序进程分析,程序终止在审查起诉阶段,因为没有直接面对检察院了解案情,不能肯定该案是已经撤销还是一直处于“程序停顿”状态,自然也无法判断“程序停顿”的法律依据和法律责任,但批捕是一个板上定钉的程序事实,检察院后期的不起诉与前期的批捕很难自圆其说都是正确的抉择。

        第三个关注点,是证据不足还是另有作案人?

        侦查卷宗沉睡高阁,全面评查案件尚属奢望,案件之细微难以嗅察,唯一可以信懒的资料是公安机关的预审报告书,还有一份暂称作检察院退回补充侦查的意见书。根据原侦查机关的起诉意见书:被害人与嫌疑人系同学关系,在校期间确立了恋爱关系,二人发生了两次性关系,被害人受害时已经怀孕。后嫌疑人转学到他校不久便退学出外打工,家里给他订了婚。被害人知道后找嫌疑人要求他退婚并提出与之私奔的解决方案,嫌疑人则以家庭不同意为由,坚持让受害人打胎遭拒。嫌疑人惟恐受害人把事闹大,在受害人放学回家的路上,再一次商量未果,趁其不备用事先预备好的铁锤猛击其头部两下,用受害人穿的红棉袄包住头,大头朝下投入井中。把洗净的铁锤送还给他的叔叔。

        第二份公开的信息是一份检察院补侦抄报意见书,大致内容为:

        受害人被害那一年在嫌疑人过生日那一天,送了一本日记本作为生日礼物。受害人得知嫌疑人即将完婚,就找嫌疑人要回笔记本,嫌疑人才得知受害人怀孕之事。因为受害人说了‘一起私奔,否者,让其不得安宁’的狠话,才让嫌疑人痛下杀心。嫌疑人事先准备了20元钱作为逼其坠胎的营养费,另外还准备了作案工具-----一把从其叔叔家借来的铁锤子。因天色未晚,嫌疑人就在受害人放学回家的路边看别人下象棋,晚7点,上了一节晚自习的受害人骑自行车经过,嫌疑人一同骑车到达凶杀地点。二人商量打胎一事未果,嫌疑人用事先准备的铁锤子猛击受害人头部两下,致其颅脑损伤死亡,随后,将其所穿的粉红色夹袄缠绕其头,将尸体扛到20米远的一处机井边,头朝下投入井内,又将一块砖投进去,盖上青石板。回家将铁锤子洗净,当嫌疑人的叔叔要时就归还了。

        起诉意见书和补侦抄报意见书单开看很正常,两篇叙述的故意杀人的作案动机、作案过程以及作案工具都很完整,很难得出证据不足的结论。但是一案两个版本麻烦就来了,孰真孰假还是都假,不由得不同人怀疑是证据不足还是另有作案人了。正因为事实不确定必然导致无诉而终,是人为还是命该如此呢?

        简单对比一下,无非随着嫌疑人口供的变化而变化,缺少相关证据予以佐实,同时对口供的虚假性也没有进展甄别证据的调取工作。比如事发地目击嫌疑人在案发时的进出证据,当晚7点的光线能见度等气候证据等。对洗净铁锤的行为应该继续讯问得出解释自己行为的合理性的具体说法。

        第四个关注点,侦查已经结束,成败有无定论?

        侦查已经结束且在当时补充侦查两次,结果却让人瞠目结舌,最后连作案时间都没有最终确定,到底是农历正月二十三还是农历正月十三不明。作为一个没有侦查经验的门外汉,斗胆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每晚上完晚自习回家的一个初三走读生,一段不过一千公尺的乡村小道,通过调查学校的师生完全可以确定失踪时间,时间相差10天侦查机关很难开脱的自身的过失。

        2000年农历7月20号,苦命人的坟墓被挖、尸体被盗走,当地公安局对盗尸案立案至今未侦破。2005年8月19日公安局在受理群众来访答复意见书上明确表示,此案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苦命人的尸体被盗与凶杀案无法确定存在必然联系,尸体被盗不是隐匿证据的行为,因为尸骨已经没有检验标志着妇女怀孕骨盆强增大的可能性了,不排除当地为配阴婚而采取的作为。

        每一位理智的法律工作者,都不想做一个横竖指责他人的事后诸葛。从客观角度分析,官方的定论虽然代表集体智慧的结晶,但没有把两案合并侦查的直接后果,就是丧失一次缉拿真凶的机会。还有不同的观点,苦命人死于横祸且尸骨不整,在十里八村可谓无人不知避之不及,还有谁不惧天谴,给外地人介绍阴婚配偶。

        第五个关注点,案件对嫌疑人存在刑讯逼供、诱供以及有无外部人为因素干预、干扰?

        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必要费笔墨,只是李老汉三番五次提到市县检察院几个有名有姓的领导粗暴对待自己以及与嫌疑人存在千丝万缕关系的事实,再加上处在周永康执掌司法无法无天、以权代法的乱政时代,似乎有提上一笔的必要。案件在最初的艰难推进阶段,嫌疑人家里花费五六千元雇佣人冒充办案检察官找李老汉商量,欲花重金购买指控嫌疑人犯罪成立的有关证据,事情败漏后,此人已在当地法院审判,以诈骗罪判刑五年。李老汉委托的阮中律师在给中央政法委的信中提到一件事,咨询律师在看守所会见嫌疑人后,嫌疑人即自残脚和耳,已达到诬陷侦查机关刑讯逼供的证据要求。此事是否存在,信访机构是否通报给当地看守所查明,会见室的监控录像还有存留没有。如果此事可以查证清楚,那么嫌疑人自残的动机除了为翻供找到合理解释之外还有什么可能的说法吗?

        第六个关注点,案件还有未发现的新证据吗?

        附卷证据包括嫌疑人供述、供述同步录像、证人证言、作案凶器铁锤子、尸体检验报告、现场勘验笔录等。本案之特性的特殊要求,评查案件最看重的证据只能是供述同步录像,因为口供支撑的证据大厦,一旦翻供必然轰然倒塌。来自深圳的阮中律师的手稿内容:作案工具是锤子还是砖块不清楚,死亡时间不清楚,是否怀孕不清楚;第一次补充侦查要求的内容是找有没有同案犯。时空定格在2005年的鲁西南某县电厂听证会会场上,政法委书记主持,村委会主任代表死者家属参加旁听,市检察院通报了疑点中首次提到了匿名书信问题。苦命人失踪后,李家收到一份匿名书信,信上说苦命人与华某某外出打工,勿念勿找。书信有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送来的,随着线索追查,信是这个男孩的老师接到的,老师看了内容才让男孩子送给被害人的父亲的。信中的笔迹没有查明,自然写信的人不得而知。这里会有人问写这封信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匿名且不直接发送给李家,写这份信的人有没有让人代笔,为什么选择这位村小学的老师收发,在所发信的邮电所能查到什么证据吗等?这才是破案的主攻方向,此地无银三百两,查到匿名书写人必有斩获。

        另一个重提的事实则是掘坟盗尸案件。苦命人的坟墓现场据乡派出所出警民警根据报案记录,坟头上有新的没有根系的草,坟土湿软。说明盗窃者盗窃后为防止别人发现,动用大量心思精心伪造了现场,作案手段明显异于为钱财盗墓的做派。尸骨的缺失为下一步开棺验尸,再一次对颅骨前圆形下陷空隆与铁锥头1-2寸(头木把6-7寸长)的锲型痕迹的精确比对,排除用方砖击打的可能性成为不可能性。随着尸骨的消失,化学取样分析死者衣服口袋和散落井中的益母草冲剂有无口服遗留的化学成分,对尸骨骨盆做是否怀孕的鉴定也成了无缘之木。

        第七个关注点,如何维权?

        评查没有结论,真凶没了踪迹,冤魂还是漂荡,伸冤之路还有多长?中国冤假错案网还没有受理过在侦查、审查起诉阶段受害人合法维权的案件,记得在1998年本人接触的一个案件与之有些许相似。聊城莘县某村有前后两家邻居因宅基地素有恩怨,一天,前家一对儿女误食一瓶放在压水井上放置肥皂盒的固定木盘上的娃哈哈酸奶,中毒致一死一重伤,后院男主人因重大嫌疑被盘问时承认自己所为,交代了放置哇哈哈的具体位置和掀开锡箔纸放置毒鼠强的细节,这与昏迷几天苏醒后的十二岁女儿说的哇哈哈酸奶放置的位置完全一致。只不过,在审查起诉时嫌疑人翻供,后对哇哈哈空瓶子勘验后发现投毒位置在锡箔纸上,上面有一个静脉注射针头的孔眼。紧接着嫌疑人变更强制措施,最后公诉机关打破了光有口供不能定案的魔咒,接纳了控告律师的代理意见,特定的作案方式就是接近真理的真理,可以作为直接定案的证据使用,当然不是唯一证据了。依此案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效仿。

        第一步,到案件侦办机关了解案件处理情况,特别是程序上的状况或进展情况,如撤案、继续侦查、立新案等。探明基础证据是否齐全,有无现场实貌图、打捞尸首经过等原始记录,学校师生对当晚晚自习后苦命人离校的证明的证明力等。

        第二步,对匿名信笔迹的可能书写人拉网粗查后对拟似者分别做笔迹书写鉴定。到邮电局落实寄发信件的有关证据,重新展开对盗尸案线索的厘清和审查工作。

        第三步,到检察院了解不起诉的原因以及送发不起诉意见书的回执情况,弄清苦命女亲属没有得到的原因,并了解下一步检察机关对该案如何处理的看法等。

        第四步,可以试探自诉立案。


    【作者简介】王建胜,山东大学法学学士,武汉大学法律硕士,河南哲维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冤假错案网首席律师,高级律师,河南省仲裁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418)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