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引入冤假错案预警机制的话题
发布时间:2015/2/15 22:10:56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168]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冤假错案预警机制;辩护程式工作;侦查理念

    【学科类别】刑法学


        贵州遵义律师协会今年初全文转发遵义市司法局的要求市辖全体律师对可能被判处死刑的、拟作无罪或改变罪名的刑事辩护向主管司法局报告的若干规定。仿佛一夜之间律师跌入了十年文革浩劫运动时期,在可怜遵义司法局无知和遵义律协无畏的同时,也给律师辩护泼了一盆冰水。面对死刑辩护或无罪辩护,与冤假错案狭路相逢时,有拉皇帝下马的独立辩护精神还不行,巧妙运用冤假错案预警机制,引起司法机关高层主义在特殊时期非常重要。

        记得1998年到河南金博大律师事务所参观,对该所刑事辩护规章制度印象很深,比如该所要求刑事辩护需有两位律师搭档办案,其中一位主办,另一位协办,不允许一人独立参与辩护;对拟作无罪辩护的案件,需要召开全所全体刑事辩护律师研究会议,经论证后决定实施与否。这次参观学习对自己刑事辩护很有帮助,眼见的收获是对刑事案件的心理重视度提高,对无罪辩护自我把握条件提高到内心无比确信的程度。近二十年的磨砺和锻造,日渐明白当初的严格要求对培养良好的辩护习惯和尽可能的标准化的辩护程式工作打下的坚定基础。

        最近两年来,我在尚权中南民族大学刑事辩护论坛上与多位律师交流冤假错案律师的应对方法,在云南大理某法院辩护期间与多位联手做无罪辩护的律师交流经验。其中一位执业不过五年却很固执的律师给我的影响极深,他的无罪辩护思路是律师独立做无罪辩护,让被告人先承认犯罪保证得到悔罪和重大立功事实的认定,能确保得到轻判。我对这种既不承认犯罪也不否认犯罪的模棱两可的自我辩护很不理解,他的解释是在当地根本不可能得到无罪判决,做无罪辩护只是律师的一种表演方式而已,既然律师的辩护不可能成功,不如取用中庸,不能轻易浪费了认定悔罪表现好以及重大立功的机会,否者就此坑害了当事人,是律师的严重失职!我试图劝说,当事人在看守所内救过一个自杀的嫌疑人不会因为做无罪辩护而抹杀事实,我们二人存在重大观念差异,最后不欢而散。在庭审辩护中,我把当事人在看守所救自杀那个嫌疑人的行为辩护为属于见义勇为行为,认为立功不用强调,只有构成犯罪了才按立功法定量刑处理。注意到其中一个女公诉人听了“见义勇为”忍不住笑出了声,看到我坚定的眼色时,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云南那个所谓的固执律师很有代表性,是适应当地执业环境如鱼得水的表现。在我执业的当地会遇到大量的疑似冤假错的刑事案件,法院有疑罪从轻的观念,对一些无罪的被告人,在庭审前早早被法院许以轻判、缓刑、免于刑事追究而动摇了被告人或被告人家属的“军心”,让律师止步于无罪辩护之前,更多的是侦查、起诉阶段的嫌疑人、被告人被取保候审后没有了后语。粗略估计经我辩护走出看守所的未摘帽子的刑事当事人不下八人,有的长达十几年。看来瞧不起这个云南律师是没有本钱的,当事人如惊弓之鸟,对法律没有足够的信心已经不敢再做无谓牺牲了。

        侦查辩护是发现早期冤假错案病灶的最佳时期,在侦查阶段的辩护工作,特别是对于存在错拘、错逮、超期羁押、非法证据排除等出现冤假错案可能的环节上,律师除了要提出辩护意见之外,还要养成建立刑事辩护冤假错案预警报告的习惯。一则可以寻求智力保障,向律师协会刑事辩护(研究)委员会提供冤假错案预警报告书,或者向当地法学会刑事研究专业委员会报告,可以更好地让大家集思广益,帮助论证观点和丰富论据;一则可以寻求组织的力量,通过协会、学会向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党组说明情况,通报情况以探求解决方案。

        德国刑诉法规定,检察院有公设检察官办公室,有辩护律师通过言辞辩论方式与检察官沟通,单方面探究事实真相,有些案件在作出终局判决前被推定无罪,对某些自我归罪权的滥用,特别是法律知识淡漠,文化水平较低的人群,出于对法律概念理解的偏差而认罪,这与刑事诉讼法追求的国家惩罚权背道而驰,通过这种预警通报方式可以解决一些正常程序不易解决的所谓难题。

        侦查与辩护不是对立关系,在观念上也不能彼此对立。侦查与辩护最理想的状态是处于相互融通之中,侦查者不乏辩护思维,辩护者不乏侦查者手段,取证需要辩证,审查证据需要刨根问底,一个从发现疑点的角度开展,一个从排除疑点的角度展开。

        在侦查辩护阶段,有些刑事警察背景的律师做的较为得心应手,在关键点上的处理也很老道。一般的律师很少运用侦查思维来分析犯罪心理和犯罪动机,对因果交错、因果断裂的疑难案件无从推理演化,通过还原事实排查事实虚像,甚至鲜少实地勘验犯罪现场的行为,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律师质证的缺憾。

        冤假错案因违背事实公正而不可避免的出现,但最靠谱的是绝对公正的程序。刑诉法要求无罪推定,这与侦查的理念有所不同,因为侦查是从推定有罪的怀疑一切作为源头开始的,案发之初收集犯罪线索,目的是锁定犯罪嫌疑人,最初的工作重点并不是取证而是查找真凶,等真凶归案后才开始预审,很多证人证言的针对性不强,甚至存在导致事实含混的弊端。贯彻稽凶和侦证同步化的科学侦查程序,取消厚此薄彼的内部绩效奖惩机制,把证据放在第一位,只有符合刑诉法证据要求的证据锁定的犯罪嫌疑人才算得上侦查终结。


    【作者简介】

    王建胜,山东大学法学学士,武汉大学法律硕士,河南哲维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冤假错案网首席律师,高级律师,河南省仲裁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68)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