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冤假错案的重灾区
发布时间:2014/3/5 16:49:00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7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学科类别】法哲学

    【写作时间】2014年


    冤假错案的重灾区
      
         倒逼式改革属于法院特产,具有探索意味,契合当今国民娱乐精神,带有几份戏说成分。归功于媒体人的智慧,老虎越打越大,小虎成了猫,贪污一个飞机玩玩,受贿一个冰岛耍耍,铁道大亨成淫棍,将军玩腻女艺人,名人越老越美越生越多,托儿所建进别墅里,娱乐无极限,老百姓活在云雾中。倒逼没有正逼猛准狠,有“石击死潭起波澜,笙声处士避湣王”的奇特功效。统一司法考试十五年,河南高院刚喊出试点从律师中适当有条件的选人。进法院的官二代靠“老子”、富二代靠“票子”、屌二代“靠空子”。屌二代(实习律师)以近百件署名判决书范进中举,省了老子和票子钻了空子。
    山东高院现场直播庭审的倒逼式改革,前期公安局命案必破的运动式改革,近期检察院守住冤假错案底线的命令式改革,都属于阶段性改革。用制度约束人,把用笼子关权力,需要制定《诚信法》(或《司法法律人诚信法》),同步修改《警察法》、《法官法》、《检察官法》、《律师法》,提高警察高中学历要求,警察执法级别考试与司法考试并轨,法律人与统一司法人名称的对接,形成公检法司人才的相互流动、出入顺畅机制。
    在过渡期内,冤假错案的拨乱反正是司法改革重心,是推动司法改革进入纵深的引擎,也是一个不可逾越的必经阶段。
    法院发还重审程序是冤假错案的重灾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再加上法官在裁定文书中很少说理,形成无错对无标准的含糊裁决,返还重审的指导函往往有暗示,一审法官一般不敢违抗,追究冤假错案责任似无下手之处。
    批捕程序是检察院的重灾区。一纸逮捕决定书决定一人的荣辱祸福,有人不惜千金买平安,有人挥掷万金换自由。由于法律监督机关无监督,至今没有谁去想、去做批捕程序冤假错案的审查工作。如各级党委纪检部门想监督想动动太岁的头想趟趟地雷阵,不妨购买服务让律师打头阵。通过审查“批捕科”档案,按不起诉、无罪、免刑、缓刑、几个月徒刑等,录入嫌疑人最后的程序结果,或横向或纵向比较同情形犯罪主观恶性程度、客观危害程度,把相对接近的嫌疑人批与不批的比率,以及个案原因,承办人、复查人、审批人意见或解释,附卷证据材料及说明,重点查实有无上级干涉的人情案。
    在整个刑事诉讼程序中,公安做饭、检察院端饭、法院吃饭。律师不该仅是“要饭的”,成为评赏厨艺和美食的“美食家”最好。公检法司在追诉活动中只有律师一个配角,公检法分配了司法权力,三方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磨合流水线顺畅作业模式。公安局在桥头,法院在桥尾,检察院衔首尾,律师牵着嫌疑人过桥拱,拉着被告人下桥垄,但愿公心有良心,决不负真善美。
    设立滥用返还重审权程序无效制度。裁定没有说理或说理不充分确实,或终审或再审确定发还错误的,要按国家赔偿程序赔偿,追究责任人责任。
    设立侦查阶段证据矫正会议制度。出席者为侦查、检察和辩护三方,检察主持会议对错拘,违反程序使用侦查措施,错误使用警械致嫌疑人受伤等侦查行为所依据的相关证据展开质证辩论。法律依据是公安部制定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辩护律师向公安机关了解案件有关情况的,公安机关应当依法将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以及当时已查明的该罪的主要事实,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变更、解除强制措施,延长侦查羁押期限等案件有关情况,告知接受委托或者指派的辩护律师,并记录在案。
    侦查阶段冤假错案易发,较之起诉与审判阶段极为关键。此阶段公安与检察关系并列,只有宪法赋予的监督权职责,属于非常态的静态监督,几乎形同虚设无监督效果可言。设立此制度是一种可行的方式,对提高案件质量,防范冤假错案发生,提高律师辩护积极性均有好处。
    比如“已查明的该罪的主要事实”的理解问题也需要充分沟通,不同的刑警队对此的处理方式不一样,有让律师看讯问笔录的,有闭口不言的,更多的是想说多少是多少,笔者理解证据矫正是关键,无瑕疵的证据事实辩护律师早知道与晚知道没有差别,否则不及早发现矫正,任其发展就是冤假错案。
      设立批捕公开听证制度。行政处罚法规定大金额财产法、能力罚、资格罚等相对人可申请公开听证,刑诉法批捕程序涉及人的自由限制罚,相比程度大得多。针对辩护律师提出无罪、无社会危险、不适宜羁押等不批准逮捕辩护意见后,有上级检察院召集批捕办案人员和辩护律师参加的听证会议。设立依据:《刑事诉讼法》第86条第2款,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逮捕,可以询问证人等诉讼参与人,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309条,在审查逮捕过程中,犯罪嫌疑人已经委托辩护律师的,侦查监督部门可以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对辩护律师的意见应当制作笔录附卷。《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审查逮捕阶段讯问犯罪嫌疑人的规定》第13条,犯罪嫌疑人委托的律师提出不构成犯罪、无逮捕必要、不适宜羁押、侦查活动有违法犯罪情形等书面意见以及相关证据材料的,检察人员应当认真审查。必要时,可以当面听取受委托律师的意见。对律师提出的意见及相关证据材料,应当在审查逮捕意见书中说明是否采纳的情况和理由。  
       刑诉法修改之前,咨询律师对批捕没有发言权,在审查起诉或审判阶段批捕程序是被遗忘的处女地,辩护无论如何涉及不到批捕问题,实际上错判与错逮是一根绳子上的两个蚂蚱,发现不了错判就不会发现错捕。现在的问题是,辩护律师发现可能错捕时,如何采取辩护措施,或者一旦错捕后,又如何采取弥补措施,只有设立批捕公开听证制度方可彻底解决程序上的不足。
    当然探索一些简单易行的替代方法,在批捕程序中充分表达辩护意见,有必要的给上级检察院的侦查监督部门提出异议意见,也是一个防范错批的有效途径。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7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