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无罪辩护与冤假错案
发布时间:2014/2/11 23:58:22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551]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无罪辩护;冤假错案

    【学科类别】刑法分则

    【写作时间】2014年


      据《法律与生活》刊文,聊城男科民营医院于2007年全面实施新农合医疗报销业务,在2010年至2012年期间,该院院长陈俊钦同本院的另外五名医生对来本院就诊的病人采用虚构疾病,伪造住院病历,两年挣取额外医务收入47万元。因为这笔医务收入均有当地病人在聊城东昌府区卫生局下属的新农合资金办公室报销所得,案件赃款出自新农合资金,所以,聊城东昌府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9月判贪污罪成立,陈俊钦领刑10年,其他人各自5年、6年刑期不等。

      此案从案发到侦查、起诉、一审直至现在诸被告人已上诉至山东省聊城中级人民法院,当事人一直鸣冤叫屈,各位辩护人也都是步调一致地按无罪辩护,由于案件本身存在较大的事实与法律适用的争议,又经过了多轮网络媒体的报道,案件在社会中的影响越来越大,也聚集了更多的法律人的目光。中国冤假错案网选择此案作为一起正在发生中的冤假错案“疑案”进行关注,同时对公开材料中的有关具体事实做一评点。

      第一,对聊城东昌府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的看法

      一审法院认定院长陈俊钦等六被告人受国家机关委托,管理此笔新农合报销款,这个事实的认定难能成立。新农合资金有个人缴费、集体扶持和政府资助筹集等三种来源方式,案发时资金的归口管理单位是聊城市东昌府区卫生局下属事业性质的新农合办公室,受国家委托管理的机关只能是新农合办公室,既然名花有主,聊城男科民营医院就不可能再取得此项职能了。

      一审法院应区分开新农合资金和新农村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二者的差别,二者性质截然不同。按照国家新农村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管理办法,国家按人均30元的经费标准分配给基层社区和农村诊所管理,主要用于建立城乡公民卫生健康档案和传染病预防等开支费用。聊城男科民营医院是基层社保医院,当属于受国家委托管理的单位,国家按当地人口数量计付钱款有当地政府直接划拨社保医院机构管理,如是此况诸被告人一审判决贪污罪成立完全正确。如为后者,实难让人理解。

      第二,聊城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侦查、起诉的问题

      判决书载明,聊城东昌府区人民检察院作为侦办机关没有追缴赃款。对于侵财性质的犯罪,查清赃款去向,完成赃款的追缴工作,不仅是案件侦破的需要,也是完成刑事诉讼的程序要求,本案缺少赃款方面的证据,不仅仅是不完美的差错,实际上属于缺少了认定犯罪成立的必要证据。侦查阶段案件是无论如何不应该结案的,审查起诉阶段没有补充完善这一缺漏十分遗憾。辩护人在一审辩论时点中要害,主张缺少赃款追缴证据就是缺乏基本的定罪证据,对于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应当坚持疑罪从无原则,应当庭宣告被告人无罪。在中央政法委全面贯彻防范冤假错案规定的时代背景下,这个事实的存在属于一审法院的硬伤,二审法院判决无罪的可能性极大。如果出现这种结果,虽能避免冤案发生,但错案却不可避免发生。

      第三,律师几个辩护要点的逻辑问题:

      1、医院的收益不等于个人贪污

      这其实是一个民法命题,民营企业的收(这里应该使用“获”)益,最终会有股东通过合法方式占有,如果获益行为最终被认定为犯罪,那么股东通过公司获益就是犯罪手段了,所以,这个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医院的获益可以是贪污。

      2、过度医疗不构成犯罪

      如果本案事实归结为“过度医疗”行为产生的犯罪,对这个事实假如控辩审三方均无异议,就存在着过度医疗行为本身概念如何理解的问题了。假如新农合办公室工作人员有人里应外合共同作案,只不过另案追究,这种涉及共同贪污犯罪的情形可以理解。否则,本案的命题只能是民事欺诈(医患合同欺诈)抑或刑事诈骗(医患合同诈骗)的选择。

      3、被告人不符合贪污罪的主体要求以及新农合资金不是国有财产

      辩护引证了大量的法律规定,来阐述被告人不符合贪污罪的主体要求。最有说服力的还是要举出未被委托、管理方面的证据,或者说明本案不存在内外勾结的事实,据以排除受委托、管理的可能性。论述新农合资金不是国有财产,大量使用借用语义很难简单框定迥异,刑法不可能为某一个社会名词单独做出司法解释的。其实被告人不符合贪污罪的主体要求与新农合资金不是国有财产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前者成立后者成立,前者不成立后者不成立,这才是本案的关键所在,单列分论容易钻进死胡同,重点放在不符合贪污罪的主体要求上较为妥当。唯有管理机关属于贪污主体这一项存在,注定不会给你留下太大的辩护空间。

      第四,对二审的预期

      许丽萍教授认为按诈骗罪或者合同诈骗罪认定比较妥当。我们赞同许丽萍教授对案件的定性。具体评析意见有以下四点:

      1、本案显然不属于典型的骗保类型的犯罪

      民营医院的院长和医生直接骗取新农合资金,这种犯罪在国内鲜有报道,而且又以贪污罪定罪量刑的更为罕见。一般同类型的案件中虚报医疗事实的主体大多是患者本人,或者借用或非法获取患者身份信息的犯罪分子。当一审查明并排除了陈俊钦等六被告人没有同患者串通,患者对虚假的诊断是不明知的,住院治疗期间对主治医生抱着信赖的态度就诊的,患者出院后到新农合办公室报销医疗款单据,直到案发应该对多支出的所谓的“过度医疗款”是全然不知的。那么,本案的涉案人主观故意内容、客观行为表现以及与受害人的罪因罪果关系都具有了不同一般的特殊性了。

      2、六被告人在主观上均有过度治疗患者的意图,具体来说就是虚假诊断患者患有属于新农合报销的病种,让患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多支付医院费用。当然这些虚构的病情无需治疗,也就没有实际发生医药、医疗费用,这与乱用药伤害患者健康的行为不同。患者出院后从新农合资金管理部门报销,冲减个人医疗花销费用,一般很少引起患者怀疑,说明被告人之间存在共谋创收盈利的故意,隐瞒时间长达两年之久,获利资金高达47万余元。

      3、六被告人客观上存在虚假诊断,伪造虚假住院病历的行为,其实质是虚高住院费用,利用新农合的惠民政策,通过患者这个中间环节最终把国库的钱转移到医院银行户头里。控辩双方集中的焦点在于如何甄别虚假诊断和虚假病历,当时无病与治疗康复在医学上很难找出前后的证据进行对比,所以,从这个角度分析,认定犯罪罪名成立相当困难,也是二审律师辩护的切入点。

      4、认定被告人主观上有贪污罪故意,即存在非法占有新农合资金的目的的确很难。医生看病取得报酬无可厚非,企业挣钱天经地义,即便非法创收,最多也就是冠名医德差的无良医生而已,这和非法占有新农合资金八不沾边。大家熟知新农合报销时,医疗消费款与实际报销款存在一定比例的差额,自负部分属于患者个人损失,区新农办被多报销的钱属于自己部门的损失,这两个损失在环节上有差别,在性质上无差别,但在认定主观故意方面绝对存在差别。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对象和侵吞的财产所有人是不同的,那么识别真伪和虚像的相对人也是不同的,确定主观内容应区别对待,如有第二层次的间接因素存在,还要考虑两者的差别。再之,没有人实际住院治疗产生虚假的医疗费用,与有人实际住院治疗虚构虚假的医疗费用,两者骗钱的手段或方法不一样,但主观上不存在差别。没有人住院却花费一分钱,与有人住院额外负担因过度医疗多支出的一角钱,两者在金额上有差别,但在性质上无差别。

      实事求是地说《法律与生活》这篇文章,对一审审理涉及的相关事实报道的信息量不足,势必影响评点或评析的质量,只是自说自言,贵在参与,不好也不能给出一个让自己信服的结论。相信聊城中院在二审中自会彻查事实,正确适用法律公正判决,不会姑息一个犯罪,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等待尘埃落定时,精气神来无冤错。中国冤假错案网紧跟该案实体审理的脚步,密切关注案件的进展和变化。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551)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