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土地法》十六条不能滥用
发布时间:2009/3/11 9:59:45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1595]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摘要】法官错误适用法律条文。

    【学科类别】物权

    【写作时间】2009年


      电影《青松岭》有一棵能让马惊的老槐树,无论黎明、黄昏还是迷雾,在蜿蜒崎岖山路前方盘旋的山梁上,那一棵面目狰狞的老槐树,成了嘶马缰脱的“拦路虎”。
     
      马不会像人一样去欣赏槐树窈窕妩媚的身姿,更不要企及马眼里能出个轻烟薄雾中浴净的淑女来。马也明白不了作为这一段山脉的宠儿——槐树遒劲的枝干、浓密的树叶,蓄含水源、遮阳蔽日的功劳。但,马具有本能的聪明,在光线不算明朗的天气,能把一棵歪脖老槐树似成吃马的恶鬼,极力避险之。
     
      新任法官在小人逐利、诚信不足的社会阴暗面前,肯定缺少从业几十年的老法官那一对入木三分的“慧眼”,针对纷繁复杂的法律事实和狡猾奸诈的陈述,法官需用高智商来明断是非,在法官精神世界里没有惰性的港湾。
     
      一个判决就像中学生做了一道数学难题,不仅能正推,还得用倒推的方式验证答案是否正确;一个判决由新任法官判错了可以说他没有经验,二审有一个几十年审判经验的资深法官判错了,说什么呢?一个判决错一次,错两次,而且错在法律适用上,就变成了一件有一定代表性的稀缺范例,有点像碰到马使之惊的“老槐树”了。
     
      案件侵权事实清楚明了。
     
      正在施工的一条柏油马路穿过一家国有企业大院,院外邻近村庄的两个村民偷偷在院内路边私建一排砖房准备对外租用,企业发现后立即制止。两村民书面承诺“马上停止施工并立刻拆除违章建筑”,没想到二村民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趁企业麻痹之时,增加施工人员连夜建成房屋,造成木已成舟之势,企业方只好与两侵权村民继续谈判。两村民提出自己无偿使用到公路交工通车后拆除,或要求企业先支付建房材料费、人工费等款再将交企业处置。两村民的主张记录在双方与会人员的会议纪要案中。
     
      最终,调解不欢而散。企业依据这幅土地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书、两村民书面撤除违建建筑的承诺以及两村民提出的两项无理要求的会议纪要等证据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无条件撤除违章建筑并承担拆除费用。
     
      案件的拐点出现在两侵权村民的聘用律师没有按常规出牌,采用围魏救赵的计谋,出示了“这排房屋占用的土地是本村集体土地”的两村民所在村委会证明一份,还出示了“濮阳和安阳两地在历史上对这块土地的行政规划有争议”的县级城市规划局的证明一份,律师点到为止,不再续补村委会在县级土地部门有无权利证书的证据,再加上其巧夺天空的驾驭证据的娴熟技能,将一起本无悬念的房屋侵权案件拖向土地权属争议案件的漩涡之中。
     
      企业不得以继续举证证明此宗土地的地籍材料,上面显示:此幅土地三十年经河南省政府批准,经国家征用后有企业向原集体补偿了各项损失后划拨而来的,2005年企业在安阳市内黄县政府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使用至今。
     
      此幅地的确存在一些行政区划的争议,划拨当时,濮阳县归安阳区划,自八十年代濮阳市建市时,这幅土地包裹在濮阳市版图中,因为是国有企业使用,没有产生过两市村民之间的争议,一直到办证期间,濮阳和安阳疆界仍没有经国务院批准重新划定。城市规划局不能代替土地管理机构主张,经省政府批准在内黄县土地管理部门办理的土地手续违法和无效,法院更不能支持其主张。即便将来两地疆界经国务院批准划定了,也只是重新更换证件的问题,国有土地向集体土地不可逆,不会涉及权属异动。
     
      裁定适用《土地法》第十六条:“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单位之间的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的争议,由乡级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当事人对有关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不服的,可以自接到处理决定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在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解决前,任何一方不得改变土地利用现状。”
     
      咋会想到在司法审判实践中,在某些法官的眼中,《土地法》第十六条变成“老槐树”哪?
     
      各位,笔者没有丁丝贬低人的想法,也没有把法官比喻马的意思。十二属相中马是一个不错的属相,积极向上,一马当先。缺点也很明显,《小马过河》寓言里的小马怕背上的粮食见水受潮,历经多次询问才度过小河;《老马识途》讲了一匹平靠经验、不善思维(不会思维例外)回归故里的故事。电影《青松岭》惊马的原因不是老槐树,而是特定的天气、特定的路、特定的马、不知个中原委的马夫特定在了一起。
     
      再说,法官判断案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挠,有客观方面的,也有主观方面的。法官错误适用法律条文的原因大致有这几种:错误理解法律条文的意思;缺乏类似案件的审判经验,让律师忽悠了;比葫芦画瓢,以经验为经验;还有为了迎合当事人而故意错判。无论哪种理由,这个条款成了许多法官判案的惰性港湾。
     
      判决错误明显。
     
      不妨探究一下为什么此案两审法院均适用《土地法》十六条判决呢?为什么有些法官一碰到土地案件就不约而同的想到十六条了呢?
     
      本案双方当事人一方是两村民,他们是自然人,显然不可能存在十六条规定的土地所有权争议,因为中国的土地所有权只有国有和集体所有两种所有权形式;那么本案会不会属于十六条规定的土地使用权争议呢?也不会,《土地法》规定的土地使用权争议多是土地的边界争议以及集体土地内部共有人之间的土地分割和土地收益等争议,本案两村民只可能与本村集体产生土地使用权争议,和企业没有物权上的法律联系,即便存在合同上的土地法律使用关系,也不适用十六条来调整。
     
      按照这样的裁决,假设企业和两村民存在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依照十六条,先由当事人协商解决,而本案的事实是:在企业起诉前,已经“协商”过无数次,留下两村民亲笔签字文字记录的协商有两次;再根据十六条,协商不成的,由乡级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企业持有土地证并使用了三十几年,难道让企业和案外证人两村民所在的村委会去协商吗?难道让企业自己申请撤销国有土地使用证吗?这样的判决经不起反推,根本无法实际操作,足以说明适用法律的错误了。
     
      再往下解释十六条越发荒谬:假如两村民或企业对县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不服的,可以自接到处理决定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起诉,对两村民而言是撤销企业国有土地使用证,对企业来说就是不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违法。
     
      事实上第一起行政诉讼两村民可以直接依照行政诉讼法的受理立案规定,有本村村委会提起行政诉讼,两村民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他们没有作为原告直接诉讼的诉讼权利。第二个案件是“骑着马找马”,无病呻吟,可能连案都立不上。
     
      最为严重的后果是十六条的规定“在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解决前,任何一方不得改变土地利用现状”,如不按法院的裁决办,长期以往这排房子会无限期的矗在那儿,企业的损失继续扩大,若按法院的裁决办,如上分析又是个走不通的死胡同。
     
      这种惰性是一个让笔者心痛的结,也会让法律人担心以后的、某地的某些法官对于手中的土地案件,一旦存在所谓的争议,再犯这种“惰”,马上适用十六条,驳回你的起诉!
     
      为了这个案件,笔者在网上下载了电影《青松岭》,重温了那一段儿时最为津津乐道的惊心动魄的老槐树惊马的镜头。
     


    【作者简介】王建胜,男,1990年山东大学法律本科毕业,1991年获得山东省新闻写作一等奖,单位为河南濮阳司法局(河南众孚律师事务所),1997年至今专业律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595)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