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司法改革新动向(三)王建胜:论劳动教养司法化
发布时间:2009/1/12 0:31:00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2367]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学科类别】司法

    【写作时间】2009年


        劳动教养制度是中国司法领域的一个诟病,特别是中国推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来,广受世界人权保障机构以及西方不友好势力的攻击,在国内也广遭法律理论界和实务界的批评。反思中国的劳动教养制度,不仅违反宪法,也缺乏法定司法程序的保障,在现实生活中因不服劳动教养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案件持续增加,极个别的被劳动教养者因不堪忍受在教养期间自杀,有些司法机关利用劳动教养制度的特殊性,对错拘、错逮、错判案件的当事人变更为劳动教养,避免国家赔偿后自身被追究责任。可以说劳动教养制度到了非改不可、不改不行的地步。 

      2009年是值得我们期待的一年,在去年年末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贯彻了党中央决心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加快建设法治国家的进程,决定进行大刀阔斧的司法体制改革,从重新配置司法职权、规范司法行为和政法经费保障三个方面展开。其中改革劳动教养制度是规范司法行为的重中之重。 

      劳动教养创立的标志是1955年8月25日《关于彻底肃清暗藏反革命分子的指示》,可以说劳动教养最初针对的对象是罪行较轻不需要判刑的反革命分子,在刚解放特殊时期对特殊人物采用的特殊办法。劳动教养制度标志性依据是1957年8月3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通过的《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以及1979年由国务院公布实施的补充规定,以上两个法律文件全面确立了中国的劳动教养制度。公安部在1982年出台了《劳动教养试行办法》,试行办法终究把劳动教养彻底变成了公安机关打击严重涉财违法案件,以及其他不易追究刑事责任的特殊违法案件的独门武器。 

      劳动教养处罚强度介于犯罪处罚和治安处罚之间,而犯罪按照《刑法》、《刑诉法》定罪量刑,治安案件依据《治安处罚法》处罚,劳动教养的处罚强度甚至高于判处较低刑期的犯罪,至今仍适用《劳动教养试行办法》显得极不恰当,而且在实际生活中,公安机关往往扩大了劳动教养的适用范围,把它变成了一条无所不容、无所不装的“大口袋”。 

      《劳动教养试行办法》中适用的劳动教养处罚,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时间有的长达三年甚至四年,如此长的时间剥夺了公民的人身自由,不仅违反《宪法》还违反了《国家立法法》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劳动教养剥夺人身自由没有按宪法的规定,即不是经过司法机构的裁决也没有遵守法定程序来裁决,行使裁决权的是国家行政机构,不是国家司法机构。立法法第八条第五项规定 “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必须上升到法律层面,由国家法律进行调整,劳动教养的依据属于国务院规章,不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律。违反国际公约第九条第一项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第四项规定“任何因逮捕或拘禁被剥夺自由的人,有资格向法庭提起诉讼,以便法庭能不拖延地决定拘禁他是否合法以及如果拘禁不合法时命令予以释放。”中国既然向全世界发出了承诺,就应当不折不扣地履行国际公约的法定义务。 

      改革劳教制度,不是简单的取消这样一种“一刀切”的方法,相反,而是加强并完善这项中国特色的法律制度,根据我国具体国情,对那些严重违法但不够判刑的行为还需要加以惩处,主要目的是矫治违法行为,只不过需要改革的是把劳动教养制度上升到法律层面,把劳动教养制度所涉及的程序正当化、合法化。 

      《行政处罚法》第九条规定“法律可以设定各种行政处罚,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只能由法律设定”,就是说在警告、罚款、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非法财物、责令停产停业、暂扣或者吊销许可证、暂扣或者吊销执照和行政拘留等行政处罚种类之外,需要制定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全部纳入即将制定的《违法行为矫治法》中,将劳动教养、强制戒毒、收容精神病人、性病强制治疗等一并纳入此法律范畴之中,使劳动教养成为真正的有法可依。 

      这种剥夺人身自由较长时间的处罚措施,不能单凭行政机关一家或者某些人说了算,除了以上违反法律的理由外,在政治上劳动教养制度也是不民主、不科学的,极易滋生腐败,侵犯人权,这项制度在国际上最让国人最难堪的一项制度,一直是反华势力集团指责中国政府“人权危机”的最佳借口。基于以上考虑,改革劳教制度首先要从程序上下手,将劳动教养程序司法化,将劳动教养决定权以及以后的违法矫治决定权移交给司法裁决机关人民法院来行使。具体程序可以在法院内部设立违法矫治(劳动教养)裁决庭,或相类似的审判法庭,它不同于行政审判也与刑事审判不同,是一个具有独立性质、新型审判模式的法庭。一般由公安机关提出申请,被矫治人可以聘请律师代理申辩,审理程序视同法院主持下的听证程序,裁决最后有法院做出,实行一裁终局的裁决方式。 

      通过劳动教养程序司法化,从根本上解决了劳教制度程序的正当性问题。 

      (可以原版转载,请注明《北大法律信息网》)


    【作者简介】作者简介:王建胜,男,1990年山东大学法律本科毕业,1991年获得山东省新闻写作一等奖,单位为河南濮阳司法局(河南众孚律师事务所),1997年至今专业律师。

    【注释】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2367)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