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绑架罪存在具体适用问题
发布时间:2007/1/30 0:56:00 作者:王建胜 点击率[1683] 评论[0]

    【中文关键字】绑架罪具体适用;既遂未遂;数罪

    【学科类别】刑法分则

    【写作时间】2007年


    绑架案件在各地法院刑事案中的比例成逐年递增态势,原因是我国市场经济日渐发达随之而来的贫富距离拉远而生的仇富心理。针对这种态势从严、从速严惩不殆自不待言,但林林总总、形形色色的绑架案件也暴露出刑法对绑架罪规定的不严谨、不周全之处。
      前年为一名涉嫌绑架罪的女性主犯张某辩护,在审判庭上张某多次发作心脏病而几次昏倒,审判长担心张某在庭审中猝死,不得不多次中断公诉人的指控和辩护人的辩护。此次变故引发了对绑架罪具体适用的诸多思索。
      本案基本案情:张某的外甥女和东明县一土地开发商贾某是非法同居关系,张某了解到贾某腰缠万贯,预谋绑架贾某敲诈一笔钱。张某纠集五名社会闲散人员,只向五人的头目朱某说明了绑架贾某的计划,有朱某布置具体分工。张某向同伙着力强调不允许打死被绑架者。在实际实施犯罪过程中,张某却无法控制这五个人的行为。其中带头的朱某带领其余四人绑架贾某时遭到贾某的反抗,朱某命令“放挺贾某”,五人先对贾某实施殴打并抢劫现金1500元和一部手机,最后朱某用汽车方向盘锁扣击贾某后脑致死。事后张某有把贾某送往医院抢救的行为。本案经过两审主犯张某和朱某已枪决。
      第一个疑问:绑架罪致死必判死刑吗?
      九七年刑法第239条规定:以勒索财务为目的绑架他人的,或者绑架他人作为人质的,处十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致使被绑架人死亡或者杀害被绑架人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九七刑法对犯本罪处死刑作了具体明确的限定性规定,属于绝对的法定刑。七九年刑法的规定是“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修定前后的两部刑法关于绑架罪的规定经过对比不难得出:新法对死刑的适用明确具体,但过于硬直;老法对适用死刑的规定操作性差,但弹性足。现结合本案分析绑架致死必判死罪的疑问之处。
      张某在着手绑架贾某前提醒同伙不要伤害被绑架者,说明主观上没有直接剥夺贾某生命或者伤害的故意,在实施绑架中张某把实施绑架的指挥权交给了朱某,自己不在绑架现场只是通过手机和同伙保持联系,同伙殴打致死被绑架者张某当时全然不知,证明张某客观上没有直接的主观故意行为,尤其在殴打结束后,张某有要求同伙送被绑架人到医院抢救的的指令,这一点则说明了张某没有放任被绑架者死亡的主观故意。贾某的死因是其他被告人受到受害人拼命反抗而触发暴力殴打所致,他们之间有明显的故意伤害的意思联络,他们不仅洗劫了受害人随身携带的手机、现款等财务,还动用致命的钝器击打受害人致命部位。可以说是朱某带领下的被告人事实故意伤害致死了被绑架者,张某在被绑架者死亡这一事实上有别于朱某,朱某属于杀害被绑架人的情节而张某属于致使被绑架人死亡的情节,在一起案件中同时存在关于被绑架者死亡的两个情节在适用法律上应该不应该考虑对主观恶意大小和罪过轻重呢。
      第二个疑问:绑架罪存在既遂未遂问题吗?
      绑架罪条文明显规定划定了两种类型:一为勒索钱财型,二为绑架人质型。两者主要区别在于主观目的不同,前者图财后者出于政治或者报复等目的。两种类型的绑架罪在犯罪形态上也有明显的差别,绑架人质型只要有了绑架行为就是既遂,勒索钱财型的除了绑外还要有索要的行为才算既遂。
      结合本案而言,本案属于勒索钱财型的绑架罪,张某和朱某两位主犯预谋过向被绑架者索要钱财的意思,但是没有向其他从犯通谋,这就是说其他被告人之间缺少索要钱财的意思联络,当实施绑架时由于被绑架者的警觉和反抗遭受致命的殴打,几乎没等索要钱财受害人就一命呜呼死无对证了,当时张某没有在殴打现场没有直接面对死者也可能推断向贾某索要的钱财,况且侦查机关也没有讯问有关被告人这方面的证词,按照疑罪从无、从轻原则可推论没有向死着索要过,更没有向其家属索要过。在主观方面涉案被告人张某和第二被告朱某只承认在预谋阶段说过索财,均不承认在本次行动中有向受害人索要钱财,各被告人构成绑架罪未遂,可以从轻处罚。
      第三个疑问:绑架罪中存在新罪吗?
      朱某和另外四被告人存在单独的抢劫和故意伤害犯罪。以上被告人在主客观方面符合抢劫和故意伤害的犯罪构成,各被告人主观上有非法占有受害人的钱财的目的,客观上有实施抢劫价值1500元现金和价值几千元的手机的行为,并有事后的分赃的行为;各被告人都有直接伤害死者的故意,比如朱某的“放挺贾某”的言语和事实上的重殴行为。各被告人抢劫和伤害合意超出了张某绑架犯罪的主观意思内容,排除张某和这些被告人之间在抢劫和故意伤害两罪中是共同犯罪人的可能。
      刑法对绑架罪中的数罪一般不分别定罪,统归绑架罪定罪量刑。这样规定对本例似有不公正之处,抢劫和伤害虽发生在绑架案件之中,但抢劫和伤害与绑架两罪在主客观方面的分界线还是很明显的。对朱某为主犯的抢劫和伤害以及以张某为主犯的绑架分别定罪量刑,在数罪并罚更能符合罪行相当原则刑事立法精神。
      以上三个方面都暴露了绑架罪在适用中的不科学之处,特别是绑架罪致人死亡判决死刑的规定。本案张某内心愿望是极力避免贾某死亡的,客观上事前有要求不许打死贾某,事后有送贾某到医院抢救的行为,说明张某有防止贾某死亡的行为。如果按照老刑法绑架罪的规定,张某显然没有达到情节特别严重的地步而不会判决死刑立即执行了。现在全世界法学界呼声废除死刑,中国对死刑的态度采用的是慎杀制,所以绑架罪刑法条款值得质疑。建议修改“致使被绑架人死亡处死刑”的规定,要么恢复到老刑法情节特别严重的判处死刑或者区别被绑架者死因具体适用数罪分别判决参照故意伤害或者故意杀人等有死刑具体规定的犯罪处罚。
      如果被绑架者因心脏病等严重疾病猝死就判绑架者死刑的话,假如张某在法庭上因心脏病猝发死亡能否说是审判致死的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683)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