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屡败屡战的创维精神
发布时间:2014/9/17 11:30:40 作者:田飞龙 点击率[455] 评论[0]

    【出处】《法治周末》2014年9月18日

    【中文关键字】改革企业家;家族企业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4年


        与同时代的其他改革企业家相比,黄宏生的刑法故事不甚精彩,但也足以导致其对“创维帝国”控制权的数度易手及重出彩电江湖的万般艰难。2004年,香港廉政公署在代号为“虎山行”的拘捕行动中抓捕了黄宏生、黄培生两兄弟,涉嫌罪名主要为以“创维数码”为对象串谋盗窃和串谋诈骗,涉案金额高达5000多万港元。2006年,对黄宏生的上述指控在香港地方法院被判成立,确定监禁刑6年,于2009年保释出狱,2012年刑期届满。吊诡的是:一方面,黄宏生涉嫌犯罪的对象是其一手创办的“创维数码”;另一方面,串谋主角是其母亲罗玉英及有关亲信。从家族企业逻辑来看,这好像只是悄悄地拿走自家的钱,但从上市公司逻辑来看,这就是监守自盗,挪用甚至贪污企业公款。2004-2012年期间,黄宏生离开了一手创建的创维集团,主要应对刑事指控,集团管理事务由职业经理人张学斌主持,创维的彩电业务继续发展。
     
        黄宏生的创业激情及其“家族企业”观念可以从其早期经历中获得更深入理解。黄宏生的创业过程与前改革及改革时代的精神变迁基本同步,而且是时代变迁的见证人和参与人。1956年出生的他在1972年下乡当知青,相继经历了“好玩-失望-消极-各奔东西”的精神转变。黄宏生的独特之处在于,别人理想幻灭或自暴自弃之时,他却坚持读书学习,保证了知识积累的连续性和有效性。他并不知道学习的直接目标是什么,但1977年恢复高考却给他带来了“翻身”机会,有效补偿了他在逆境中的勤奋好学。他顺利考入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工程系,为日后进军彩电业奠定了最重要的专业基础。
     
        1980年代,黄宏生毕业即进入华南电子进出口公司工作,短期内即升任常务副总经理(副厅级),煊赫一时。时值《中英联合声明》签署,港资北上,内地市场快速发展。作为大型国企之副总,有知识,有技术,有人脉,他本可坚持在体制内发展,无论是企业管理,还是转入政府行政,均大有可为。但他又伴随着那一时期的“下海潮”,抛弃官位仕途,跨越深圳河,于1989年在香港创办“创维”公司,开始其彩电商业帝国的奠基之旅。
     
        创业初期,黄宏生经历了“三连败”:第一次,主打“电子产品出口代理”,这与先前工作经历有关,但国企与私企、内地与香港毕竟大有不同,导致他遭受巨额亏损,大病一月有余;第二次,开发丽音机顶盒,进军丽音广播市场,大败而归;第三次,开发彩电产品,进军东欧市场,因技术落后惨遭淘汰。这三次创业失败,对普通创业者而言足以造成灭顶打击,但黄宏生没有退缩,而是逆境求生,顽强坚持。这种商业逆境的坚持,部分精神动力来自于1970年代的知青生活,来自那时的道德理想主义以及理想幻灭时个人的顽强坚持,另一部分则来源于对香港商业精神,尤其是“爱拼才会赢”式的狮子山创业精神的浸染。如果不是知青精神和狮子山精神的双重支撑,他未必能够坚持下来。
     
        黄宏生的第一桶金来自于1991年的一次成功的“人才收购”。当时,香港迅科集团进行资产拍卖,各路富商竞逐其中,欲分食软硬资产。黄宏生慧眼独具,以股权出让形式将该集团彩电开发部技术骨干纳入麾下,迅速开发出领先性的第三代彩电,获得了第一笔2万台订单,打开了欧洲市场。“人才第一”,是本无力加入收购竞争的创维“剑走偏锋”取胜之道。创维稳扎稳打,于2000年在香港主板上市,融资空前成功,2001年成为中国彩电业三甲。
     
        然而,香港检控机关追究的串谋盗窃与诈骗罪的主要事实也发生在2001年前后。所涉指控主要针对黄宏生通过其母亲进行的企业资产转移行为。显然,这种转移并非通过合法程序进行,也没有董事会授权,属于企业股东和管理人侵害企业利益的行为。廉政公署是在2004年采取行动的,但正式审判是在2006年进行,其间黄宏生担任着全国政协委员,创维总部也已移师深圳。不过,创维在香港的控股公司和商业利益继续存在,且侵权事实发生于2001年前后,香港司法机关最终判定黄宏生罪名成立。
     
        在黄宏生的创业史中,此次长达八年的涉诉服刑之灾,其严重程度远超过创业初期的“三连败”。创维集团由职业经理人张学斌控制,继续发展。但黄宏生对创维的“创始人主权”意识从未消退。这种“家族企业”观念不仅支撑了黄宏生早期的顽强创业,也引导了其巅峰时期的“监守自盗”,更鼓励其出狱后重夺控制权。2009年,他保释出狱,但刑期并未结束。期间,他短暂涉足南京金龙客车投资,但恋恋不忘重回创维。
     
        2012年,黄宏生刑期届满,开始“回归创维”之旅,东山再起。但出山后的黄宏生只能先担任创维的企业顾问,无权参与管理和决策。“创始人”黄宏生与“职业经理人”张学斌之间的关系显然日益微妙和紧张。其时,创维在“张学斌时代”已获得较大发展,张学斌更是与史万文(TCL)和匡宇斌(康佳)并称为“华南彩电新三剑客”。八年风云变幻,中国彩电江湖早已物是人非,是否还有黄宏生一席之地?
     
        创始人与职业经理人的控制权之争以创始人完胜告终。创维发布公告,宣称由黄宏生之妻林卫平接任董事会主席,重新建立对企业的家族性控制。张学斌辞职的公开理由是需要更多投入家庭与个人事务。其时,黄宏生夫妇控股34%,为公司控股股东。这显然是一种“例行公事”式的理由,类似的经典理由还包括“健康原因”等。不过,从控制权的和平交接,亦可看出黄宏生所创之创维帝国的内部团结可圈可点,或者说黄宏生从未完全失去对创维的影响与控制。能回得去,是因为从来就没有完全出来。其妻林卫平先前已出任公司执行董事,有“监军”之形。


    【作者简介】田飞龙,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讲师,北京大学法学博士。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455)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