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最好的审判是子弹?
发布时间:2012/1/9 15:57:08 作者:田飞龙 点击率[620]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审判

    【学科类别】司法

    【写作时间】2011年


      曾经一度,西方法律文明让我们确信,最好的审判是“ 正当程序“。在每一个西方发达国家内部,情形基本如此,我们的教科书也如此--大部分法律学者对国际法领域日益复杂化的变化毫不敏感。

      关塔那摩的虐囚与酷刑让我们有些震动,看到了一幅由最文明之国家执行的“前法律文明“ 的场景,看到了一个霍布斯世界。

      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保罗-卡根说,以“ 酷刑“ 对” 恐怖”具有自然正当性,美国的法律正当程序不能够成为恐怖主义者成就神圣性的阶梯;在敌我意识中,没有法律的对等平台;在通过牺牲缔造的美国主权之中,每一个公民在本质上都是一名战士;在霍布斯世界里,没有和解,没有宽容,只有自我利益和自我信仰边界上的杀伐。

      拉登享受不了关塔那摩的“酷刑“,卡扎菲也享受不了海牙的”正当程序”,这些处于西方世界之外的国际组织头目或国家元首只能接受一种审判:子弹,即以肉体消灭为目的的先予执行。

      无论我们认为此二人多么该死,先予执行的内容都不能包含死刑,我们都不能未经任何法律上的程序处死任何一个人。我们的国内法体系与技术无比精密,但我们的法律概念无法解释诸多实际发生的现象。我们害怕碰触法律世界之外的逻辑和经验,我们又无时不在此种逻辑与经验之中。

      拉登之死,不是恐怖主义的终结,而是两个文明世界的永恒冲突的开始;卡扎菲之死,未必是利比亚的福音,而是埋下了部族冲突的长期根源。

      美国战略学家罗伯特-卡根说,欧洲进入后现代世界(康德世界)是因为美国没有进入后现代世界,欧洲将自我保存之任务外包给了美国,后者保持着霍布斯世界的生存意识。然而,利比亚的例子说明,欧洲并未萎靡和沉睡,欧洲已经在金融危机和一体化挫折下重返霍布斯世界。须知,欧洲才是霍布斯世界的发源地,殖民主义和两次世界大战的主战场。

      从康德到凯尔森的长途接力,一个理想化的永久和平与法律文明世界就像1912年的泰坦尼克号一样,华丽而脆弱。

      我还是坚信,最好的审判不是子弹。如果法律不能提供和解的途径,就不是善法。如果宗教不能提供宽容的道路,就不是圣法。法律和宗教的局限或缺陷,根源在于人性。强大与脆弱如影随行,越强大,越脆弱,越经不起任何“异己存在“的挑战,也越难以具有宽容共存的想象力与耐心。

      射出的子弹裹胁着仇恨,鲜血用最为刺眼的符号刺激着人类强大而脆弱的文明本身。难道强大和胜利只能用杀伐来证明?难道侠客之剑只能用剑下之鬼的鲜血来浇铸?难道行走于世界的最高模范只能是霍布斯?

      学法之人啊,还有多少未知的世界需要凝注?


    【作者简介】田飞龙,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生。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620)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