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恐怖有多远?——对莫斯科爆炸案的反思
发布时间:2010/3/31 14:25:19 作者:田飞龙 点击率[792]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0年


      打开雅虎的首页,看到豪华的地铁内外一片人肉模糊,我禁不住内心一颤:这就是我们的世界,在恐怖中浸泡,到底离我们有多远。有意思的是,网络上很快有消息说纽约和北京都采取了更严格的地铁安保措施。尽管强人普京声称“报复”,但美国大兵都“剿”不灭恐怖分子,俄军又能奈何?同样遭受恐怖主义袭击,但袭击者的诉求却有所不同:美国遭受的袭击立基的是一种“文明的冲突”,而俄国遭受袭击则基于国内的分离主义运动。
     
      记得在初中时偶然翻读过两本《初中生世界》,其中最喜欢读也是印象最深的竟然是车臣的独立之战和阿富汗内战。那时的兴趣是对于军事的直观,头脑中并没有恐怖主义、民族国家、文明冲突之类的概念。我至今还记得车臣独立运动的第一个领导人、俄军退伍将军杜达耶夫,当时是作为远处的“民族英雄”来记忆的。
     
      诉诸文明自保(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民族自决(车臣)的正义行动,为何最终汇流为“恐怖主义”呢?这使我立即想到了施米特的“游击队理论”。对于基地组织和车臣独立组织来说,美国和俄罗斯的介入绝对是被理解为一种“现代化的入侵”,而宗教和民族的精英在无法组织国家形态的规范化战争对抗时,只有“依托乡土”进行保存一种传统文明或自主生活的殊死斗争。尽管施米特没有将其“游击队理论”与当今的恐怖主义相关联,但在宽泛的文明战争的意义上显然和他的理论思路接近。这些游击队式的恐怖分子是标准的“战士”:冷血、激进、意志坚定,随时准备战斗和牺牲。具有此类品性的人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的革命和民族解放的世界潮流中是绝对具有现代性质和进步意义的,但在国际新的政治秩序和主题(和平与发展)之下,却成为人类公敌。“恐怖主义”是由主导性大国代表所有的现实受害者和潜在受害者来定义的,但这似乎不是问题的全部。恐怖主义,撇开其血腥的表面,其深沉的根源在于当今国家体系的非民主性,缺乏对多样化文明存在的真正的尊重,跨国资本推动下的全球征服不具有可对话性。我并不赞同“恐怖分子”的恐怖,但我更忧心的是作为这些恐怖现象之根源的国际秩序的“恐怖”性质,一种本质上属于“外来警察”的傲慢与霸道。在国际空间上,西方政治哲学未能提供“和谐”的理论与制度模式,康德的努力最终只到达“联合国”的层次;在国内空间上,自由民族主义和联邦主义也未能提供安顿族群的合理化制度,反而因为片面追求政治现代性而为国内的族群提供了自决的法理依据,基本耗尽了维持多民族国家统一的各种非西方和非现代的传统而有效的思想与制度资源。
     
      我觉得俄军出动解决不了问题,美军的全球行动也根绝不了其本土的恐惧,这些“治标”之术未能对症下药。我觉得西方的傲慢仍在继续,缺乏深刻的反思和重构国际伦理的意识和能力。而美国主导下的自由主义政治价值观的全球化对所有国家内部秩序的资源耗尽和治理危机的负面影响也在继续。在人类学会国际层面的民主生活和国内层面的尊重/宽容之前,我们仍将生活在这样的“恐怖主义”阴影之下。我们不能单纯依赖警察力量的增强,而应在秩序尚未崩解之前,通过全球(主要是大国)的文明对话和制度协作,真正发展一种尊重与宽容的国际伦理,发展国际民主,强化对弱势文明的尊重和扶持,注重倾听和反思,遏制贪婪和黩武。恐怖主义是国际游击队,任何一国的单方行动无济于事,以坚持文明的偏见为前提的反恐统一战线也不能奏效--美国面对的不再是传统国家战争形式下的德国纳粹或日本法西斯,通过击败国家即可终结战争,它面对的本质上的“文明”的战士。这是西方文明,也是人类共同的境遇和挑战。
     
      中国以痛苦牺牲和挣扎建立了独立国家,通过改革开放跻身大国行列,避免了因主体文明缺乏核心国家而落入国际恐怖主义的历史命运,但其国内秩序同样面临俄国式的威胁。内部秩序威胁尽管有着国内政治处置不当的某些原因,但其精神根源在于国际化的自由主义政治哲学提供的民族自决权理据。在此意义上,国际恐怖主义与国内分离主义具有精神根源的同一性,甚至已经发生了某些联盟的形式。这也可以解释为何莫斯科爆炸发生后,纽约和北京立即强化安保措施。中国既然按照西方模式并通过积极参与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而获得巨大成功,其就难以避免西方模式下的弊病和缺陷。不仅对自己负责,也对世界负责,我们祖先的经典抱负启示我们在“发展”之余需要思考责任的哲学,亦即如何识别与创造性运用自身的古典资源贡献于自身现代秩序乃至于现代人类秩序的建构,尤其是对危机的诊断与回应。既然我们已深陷于这个世界,这个“恐怖主义”的世界,既然中国已经是“初步”的大国并因为学习西方以及生活在西方制造的世界中而不得不沾染西方的痼疾,我们就更有必要反观自身的文明内部,对自己和世界负起责任。
     
      2010年3月30日晚于北京小南庄寓所


    【作者简介】田飞龙,系北京大学法学院宪法与行政专业博士研究生,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研究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792)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