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我对话剧《〈人民公敌〉事件》的几点观感
发布时间:2007/8/28 22:17:00 作者:田飞龙 点击率[1768] 评论[0]

    【出处】本文被收入 吕效平主编:《〈人民公敌〉事件》,群言出版社2007年6月版,第296—298页

    【中文关键字】人民;人民公敌;真理;自我

    【学科类别】法理学

    【写作时间】2006年


    今天晚上,在南京大学的礼堂公演了话剧“《人民公敌》事件”,观后感觉特别的好,特别的有一种直击灵魂的强烈冲击感,而这可能是直接阅读易卜生的剧本所无法产生的。该剧由中央戏剧学院的张慧导演,有南京大学中文系和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所联合演出。剧本是根据伟大的戏剧家易卜生的《人民公敌》改编的,是以淮河治污为故事背景的。同时,该剧还是为了纪念易卜生逝世100周年(1906~2006)而做。一个多以前的故事和现在的故事竟惊人的相似,而人类在这一个多世纪之间走出的却并不远。
      
      以前只听说过易卜生的《玩偶之家》,对“娜拉出走以后?”这样的经典提问及其意义比较熟悉,但是对《人民公敌》却是比较陌生的,甚至到今天晚上才第一次系统的了解到相关的剧情。为了叙述的方便,下面简要的将两个故事的梗概约略加以介绍:
      
      易卜生版本:一小城的某个浴城的医官斯多克忙先生通过长期的科学检测证明浴城提供给疗养人员的温泉里含有大量的致病病毒,而这源于小城的污染。于是,他将自己的研究报告提交当地的市长(即其哥哥)及一份自称坚持事实与正义的报纸《人民先锋报》。他本来理想的认为在如此确凿的科学证据面前,市政当局和市民一定会引起高度的重视及进行认真的整改。但是他错了,市长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而压制他,蛊惑民众;而《人民先锋报》起先卖力的支持他,但后来在压力下导向了政府一边;他所寄予厚望的人民,却因每人都只计较和关心自己的利益而支持市长的决定,并要打倒他。
      
      他终于彻底的失败了,但他同时又是彻底的理想主义者,以至陷入疯癫迷狂的状态,宣布:“虚伪的生活毫无意义,我宁愿毁了这一切。”
      
      一个真正坚持真理和为了人民利益而呐喊的人,被那个社会整体的抛弃,被“人民”集体指认为“人民公敌”。这是多么绝妙的颠倒和讽刺呀!而他拒绝向所谓的大众投降,拒绝向虚伪投降,坚持做一个自我,也终于成为“人民公敌”。
      
      改编版本:一个夏天,一个旧仓库,一个叫李想的人和他的一群伙伴们决定编演易卜生的《人民公敌》,以引起人民对于淮河污染的重视。李想是一个彻底的理想主义者,他同时接受一个匿名人的资助求学。李想在剧中扮演敢言的“斯多克芒”。他的女友陈歌是淮河岸边白云造纸厂的厂长,她在剧中扮演斯多克芒的女儿。市长由武志远扮演,他的女友饰演斯多克芒太太。还有一个在电视台实习的人刘小乐演霍夫斯达。王笑饰演阿斯拉克森,其父在白云造纸厂工作。
      
      起初大家热情都很高,虽然动机不一,但多少分享着一些共同的理想主义。但是随着剧中剧外情节的推进,他们的理想——特别是理想的理想却遭遇了沉痛的打击。首先是在电视台实习的刘小乐本来想把他们的剧在电视台公演,但在电视台领导的“关心”下出卖了他们。接着王笑的父亲被造纸厂开除,原因当然是其子王笑参与演出《人民公敌》。武志远及其女友本来意志就不坚定,再加上其要考公务员,其女友只是一心想上电视做明星,所以他们最后退出了。最支持李想的陈歌最后也泄气了,她深爱着李想,但是也终于在大众与社会的共同压力下认同了“人民的选择”——尽管其中还必然包含着她因为爱而爱惜李想。可是谁能够理解和支持李想?没有!所以这样的人不疯癫,谁来疯癫!(此刻忽然的想到了福柯的《疯癫与文明》,尽管对此处具体的联系我还不甚明了。)
      
      最讽刺的莫过于一直支持李想读书的竟就是白云造纸厂的厂长——陈歌的父亲。陈歌说他父亲支持李想是因为李想和他年轻时一样——理想、单纯、倔强。但是陈歌的父亲终于沦落为经常不回家的富人,成了对淮河污染和危害最大的人。此时李想显得撕心裂肺,他感到一种深切的被命运羞辱的感觉,他感到了社会人生巨大的荒谬。(剧情完)
      
      这个话剧反复的在《人民公敌》的戏里戏外切换,一个世纪前的小城和现在的淮河根本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这反映出人类在解决自身精神疑难领域几乎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步,甚至越陷越深。在名利场里,人们早已远离了健康、理想、良知和意义,并且他们还将以“人民”的名义扼杀仍然坚持追索健康、理想、良知和意义的人,如一个多世纪以前的斯多克芒和今天的李想。由此我不禁对历史进步的乐观主义放声大笑!易卜生就是伟大,早在一个多世纪以前就深刻的洞见了人的精神陷阱和人的异化趋势,而以伟大的戏剧《人民公敌.》来表现。我常常纳闷:为何我们的文化里鲜有这样伟大的戏剧家兼思想家?难道是我们文化基因的问题?我们民族的反思理性是在何处,以什么样一种方式丢失的?
      
      剧末的一句话特别的经典——“我悲切的凝视着这个世界,它的前途不是黑暗就是空虚,而在认识和怀疑的重压下,人们越来越衰老。”而最后演员们扑在关上的旧仓库大门上的呼告,一声声都强烈而残酷的拷问着我们的灵魂最深处——为什么我们不能够做自我?是什么,以怎么样一种正当性说服人们相信自我是可以放弃的?如果说这个话剧给我最大的印象是什么,那么就是“残酷”——这是一部多么残酷的话剧呀,我必须承认它对我灵魂所造成的冲击是我到现在为止最深的——我原来只是有所意识,但还一种不知道一个人,仅仅是为了说真话,仅仅是为了做自我,却成了一个多么艰难和奢侈的事情,而人类个体正随着人类整体精神命运的堕落而堕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命运呀?
      
      该剧所提出的真理与多数、社会与自我的命题范畴,其意义和寓意都非常的深刻!该剧引起了我更加深广的思考,只是一时还难以合理的展开,并且也由于了学力的不足!并且也许我可以为自己辩解的理由只是:也许这本就是一个需要用一生来参悟的道理!
      
      先写这么多吧!愿我的朋友们都去看一看,据说要公演一周,就在南大礼堂,就五元的门票,但却可能给了你一个一生自新的机会!
      
      (2006年5月24日于南京大学)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768)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