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在港北京学者:决定是中央对港人的挫折教育
发布时间:2014/9/1 11:16:22 作者:田飞龙 点击率[560] 评论[0]

    【出处】中评网

    【中文关键字】中央;香港;决定

    【学科类别】特别行政区基本法

    【写作时间】2014年


        中评社香港9月1日电(记者 黄博宁)昨日,香港政改方案公布,规定2017年特首选举实行普选,提名委员会提名产生2至3名候选人,候选人须获提名委员会半数以上支持。针对人大提出的较高的限制性条件,香港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助理教授田飞龙在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第一,人大决定的合理合法性毋庸置疑;第二,中央提出保守方案与泛民长期超出底线的要价相关;第三,决定是对回归后长期“只享权利,不尽义务”的香港的一次挫折教育;第四,希望泛民回归理性,利用好剩余空间,让政改方案最终在立法会通过。
     
        人大决定合理合法
     
        田飞龙表示,此番人大对候选人数、出闸条件、提名委员会人数做出限制的合理、合法、权威性不容置疑:
     
        第一,本决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下同)是基于《基本法》及人大2007年关于政改决定,经过充分民主协商在五部曲合法程序中,以政治决定形式作出,合法性毫无疑问。
     
        第二,对特首提名的限制制度是规范中性的,并非针对一党一派。如果泛民在香港政治生态中力量足够强,其候选人仍然可以出闸。
     
        田飞龙批评,泛民仅以2017年是否有本派候选人出闸评判制度的公正性,偏执地从本党派的利益出发绑架香港民意,是对香港民主化的不负责任。
     
        就中央决定中,泛民的诉求完全没有得到回应,田飞龙预估,泛民将在未来一个月展开“广场运动”发泄怨气。但最终将回到谈判桌上,在第二轮政改咨询中,根据人大常委会释放的剩余空间,讨论出具体的方案提交立法会。
     
        田飞龙认为,在超过六成港人希望“袋住先”的基础上,泛民会在“普选拉到重回小圈子选举”以及“不甚满意的普选”两种选择中权衡,审慎地对待在立法会的1/3否决权,不可轻言否决,不可轻言失败与放弃,以免给港人带来更大失望。
     
        泛民的妥协可赚取政治资本
     
        田飞龙指出,2007年人大就推行普选的相关决定要求中明确规定,不能修改《基本法》第45条第二款关于“提名委员会”的要求,只能对附件一进行修改,属于“小政改”,不涉及对《基本法》本文及宏观制度架构的修改。若日后启动整体性修改,或可再次此题。然而,泛民要求的“公民提名”超出了划定底线。这种不切实际的“漫天要价”,是中央收紧政策政改的重要原因。
     
        田飞龙认为,泛民的要价导致了中间派的疏离,间接促成了建制派对民意的聚合。从“反占中”获得的150万实体签名中,可以看出民意所向。因此,2017年的特首选举中,或不会有泛民中意的候选人出闸。
     
        然而,泛民不应目光短浅的仅以此次是否能有候选人出闸评判中央划定的选举规则。而应该在“广场对峙期”过后重回谈判桌,限制激进学生行为,做出妥协,并最终让立法会通过本地立法,使普选得以实施。如此,虽然本次泛民或不能如愿,但相信香港市民会感激其在关键时刻做出的政治抉择。这种妥协也会成为泛民加分的政治资本,在2016年的立法会选举上得以体现。
     
        中央留出的剩余空间
     
        田飞龙认为,中央做出决定后,仍有剩余空间留给本地立法,泛民亦可在此进行冲刺。剩余空间主要有三方面:
     
        第一,中央虽然规定提名委员会将“按照”选举委员会设计,即提委会1200人总数与四大界别保持不变。但是,中央对38个界别的具体产生办法和构成并没有进行规定。
     
        第二,中央没有对提名委员会的具体提名程序进行规定。因此,最终候选人产生之前,仍可以容纳一定程度的公民推荐和公开辩论,甚至可以包含冯可强所谓的特别否决机制,保证候选人在民意的充分参与和党派的竞争中产生。
     
        第三,中央没有对“一人一票”的选举程序进行规定,而是将此部份完整留给本地立法。
     
        政策收紧是对港人的挫折教育
     
        田飞龙认为,此次的强硬可看成中央对香港的“挫折教育”。香港是中英两国博弈的长期受益者,从中收获了很高的国际地位,“一国两制”下的宽松政策和经济上的特惠安排,不需要纳税却享受中央提供的国防,可谓“只取不予”。
     
        本次中央是在说明,香港的普选应该对中央的整体利益,国家的主权、安全、发展承担责任。特首不仅对特区负责,也要对中央负责。港人需在本次挫折中正视被其长期漠视的对国家的义务。
     
        田飞龙表示,作为内地在香港的宪法学者,希望泛民能够看到人大决定背后的合法合理性,从广场政治回归到《基本法》框架中来,为香港民主现代化从长计,通过普选的落实让香港本身有更强的信心和自豪感,维续长期竞争力。
     
        若错过此次普选良机,香港的政治与经济形势恐将整体走低,与中央之间的政治信任资产进一步变薄,更加不利于其高度自治权的维护和全球及区域经济整合中的优势发挥。不过,此次双方的激烈冲突,或可将多年积累的矛盾集中爆发,充分释放央港关系内部积聚的张力,开启一个双方更理性、更规范化,从而也更具建设性的关系新格局。


    【作者简介】田飞龙,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助理教授。

0
分享到:
阅读(560)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