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礼仁的个人空间

“一卡二乱三慢”的登记婚姻效力行政诉讼还要坚持多久?
——兼与孙若君教授商榷
发布时间:2015/9/29 15:15:25 作者:王礼仁 点击率[1007]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摘要】目前对登记程序瑕疵婚姻效力纠纷主要采取行政诉讼路径解决,不仅导致“有婚离不了,无婚摆不脱”等“一卡二乱三慢”现象,更使婚姻登记机关充当“无责被告”的“冤大头”。究其原因,主要是混淆了婚姻登记中的民事法律关系与行政法律关系的界限。对登记程序瑕疵婚姻效力的判断,属于典型的民事案件。而且婚姻有效与无效、成立或不成立,只有一个判断标准,即民事标准。行政程序审理婚姻效力明显存在程序与实体“两张皮”。而且学者和法官的学科和专业也因此混淆。更为重要的是,行政诉讼的审理对象、判断标准、证据规则、诉讼期限等,均不适用婚姻效力。据此,应当修改婚姻法解释三第1条和婚姻法第11条,废除婚姻效力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重构婚姻登记行政与民事划分标准。婚姻登记行政案件只限于单纯的行政违法侵权案件,凡涉及婚姻效力判断的案件,统一由法院主管,按民事程序处理。

    【中文关键字】婚姻效力;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民事诉讼

    【学科类别】婚姻、家庭法

    【写作时间】2015年


        根据婚姻法和最高人民法有关司法解释规定,婚姻法第10条规定的四种法定无效婚姻按民事程序处理(婚姻法解释一第7、8、9条);撤销胁迫结婚由婚姻登记机关与法院共同管辖(婚姻法第11条);其他程序瑕疵婚姻均通过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程序解决(婚姻法解释三第1条)。

        笔者自2002年以来的13年家事审判中,对程序瑕疵婚姻进行了持续观察与研究,收集登记违法婚姻3000例,其中大陆案例2200件,台湾案例800件。大陆2200件案例中,登记程序瑕疵婚姻1600件,法定无效婚姻600件。在1600件登记程序瑕疵婚姻中,在离婚诉讼中驳回或动员撤诉的650件,民事诉讼直接审理50件,行政诉讼处理900件。在600件法定无效婚姻中,通过民事处理500件,通过行政程序处理100件。台湾800件登记程序瑕疵婚姻案例中,包括2007年修法前600件和修法后200件,均通过民事程序解决。

        上述案例说明,大陆对于程序瑕疵婚姻,既有通过行政程序处理的,也有通过民事程序处理的,但主要是通过行政程序处理。而法定无效婚姻,也同样分别通过行政程序和民事程序处理,但主要是通过民事程序处理。但在台湾地区,登记程序违法婚姻效力认定,均是通过民事程序解决的。

        在理论上,除了早期一些学者主张登记程序瑕疵婚姻效力行政诉讼外,不久前,孙若君教授也撰文认为,登记程序瑕疵婚姻效力的认定,仍然应当通过行政程序解决。[1]

        那么,登记程序违法婚姻(尤其是程序瑕疵婚姻)效力,到底是应当通过行政程序解决,还是通过民事程序解决?本文拟以具体案例为实证,从登记婚姻效力行政诉讼的效果、登记婚姻效力的基本性质、行政诉讼与民事诉讼的不同功能等方面,探讨程序瑕疵婚姻效力纠纷还是否继续走行政诉讼之路?

        一、婚姻效力行政诉讼的司法效果

        婚姻登记引起的纠纷,有单纯的行政违法侵权与婚姻效力两类。但目前行政诉讼主要受理的是婚姻效力纠纷。婚姻效力行政诉讼不仅导致民事与行政诉讼界限混淆,也导致学者和法官的学科和专业颠倒,即民法学者或民事法官研究婚姻法学,则不能主导婚姻效力的审判;行政法学者或行政法官不研究婚姻法学,却主导婚姻效力的审判。由于婚姻效力所涉及的诸多问题行政程序根本无法承载,行政法官也无法担当。在行政诉讼中,错误适用婚姻法或者直接根据行政诉讼的合法性标准判断民事婚姻效力,由此产生了最普遍、最严重的群体性错案。这里仅列举“一卡二乱三慢”现象,稍加说明。

        “卡”,就是行政诉讼期限卡住了诉讼之门,使大量当事人丧失诉讼救济路径。“有婚离不了,无婚摆不脱”,随处可见。比如自己使用虚假身份结婚,10年、20年后婚姻破裂,则离不了婚。因为民事程序不受理,行政诉讼超期限。如赖**与张*雄于2000年1月2日登记结婚时,由于张*雄使用的是虚假姓名,婚姻破裂后无法离婚,2012年5月29日赖**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结婚登记行为。因超过了法定起诉期限,一审法院判决驳回起诉,赖**不服上诉,二审判决维持原判。[2]原告刘钢于2015年5月20日向武汉市新洲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其与林小芳2001年10月1日在武汉市新洲区民政局办理的结婚登记。2015年7月新洲区法院以超过最长起诉期限为由驳回起诉。[3]珠海蔡先生发现一起生活了16年妻子早在和自己结婚之前在国外已经和他人结婚,他认为两人多年的夫妻关系不合法,遂起诉要求撤销当年的结婚证。妻子则表示当年在国外与人结婚只是为取得当地国籍,而且回国前就已离婚。因为已过诉讼时效,2015年驳回蔡先生的起诉。[4]2005年11月21日原告莫瑞辉的弟弟莫某某因不够法定结婚年龄,冒用原告的身份户籍与妻子陈某办理了结婚证字号为豫潢结字000502017号的结婚证。莫某某年龄足够时,又用自己的真实身份信息与陈某办理了结婚证字号为豫潢结字000902255号的结婚证。莫瑞辉通过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婚姻登记,因超过起诉期限,2015年5月18日法院判决驳回起诉。[5]上述原告由此丧失了救济路径,其婚姻是否成立或有效无法解决。珠海市李女士1989年用姐姐的身份证结婚、安徽宁国市刘某1989年使用哥哥身份证结婚,分别于2009、2011年诉讼离婚,均遭驳回。[6]这些案件都无法通过有效的救济途径解决。

        “无婚摆不脱”,甚至无法结婚的现象,也时有发生。如原告张荣华1996年与第三人共同生活,但一直未办理结婚登记。第三人也于2008年8月离开原告各自生活。2012年2月原告在家中整理物品时发现一本原告与第三人的结婚证,原告便提起行政诉讼状告婚姻登记机关,请求法院撤销原告和第三人的结婚证或确认其婚姻登记无效。2013年5月,遂平县人民法院则以超过法定期限,判决驳回了原告起诉。[7]胡艳明“被结婚”案,也因超过起诉期限,一审驳回起诉,胡艳明不服上诉,2014年二审驳回上诉。[8]上述案件原告是否存在婚姻关系,都无法解决。又如福建的陈姓女子被结婚后无法登记结婚,为了不耽误事前选好的结婚日子,她只好先举行了婚礼。随后小陈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他人冒充自己身份的婚姻登记,则因超过诉讼期限法院不予受理。2013年奔波三年的小陈已怀孕近8个月,仍然结不了婚。[9]

        “乱”,就是适用法律乱象丛生。由于婚姻效力行政诉讼存在“两个不适用”(行政诉讼功能不适用与行政审判人员不适应),而且行政法学者也无法对婚姻效力认定进行有效指导(不能及时发现和纠正问题),婚姻法学者则又往往不关注行政审判。因而,婚姻效力行政诉讼存在的问题,一直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婚姻效力行政诉讼不仅在程序上存在严重缺陷,从实体处理结果看,其问题也非常严重,超乎想象。这些问题归纳起来,也至少有十个方面,包括:所有假身份结婚几乎均被撤销;所有“冒用他人身份”结婚者,几乎均不认定“冒用者”为婚姻当事人,而把“被用者”作为婚姻当事人;所有身份“被用者”都可以起诉撤销他人婚姻并且胜诉;所有限制行为能力离婚大都被判决无效或撤销;所有民政局机关登记无过错的案件都要起诉民政机关,甚至“指鹿为马”;所有民政机关不出庭或不举证,都推定登记根据不足而撤销;对复婚和补办婚姻登记,因当事人对其性质分辨不清而申请错误的,大都判决撤销;他人代理或单方登记婚姻、跨管辖区域登记婚姻等,大多被撤销。2014年4月安徽淮北市法院还判决撤销一件两年前在一方工作单位所在地民政机关办理离婚登记的所谓跨管辖的离婚登记案。[10]2014年重庆市法院行政诉讼受理了超过了最长行政起诉期限的案件。该案结婚登记14年,双方共同生活11年,并生育子女,女方出走两年后,男方以女方登记姓名错误请求撤销婚姻,法院判决撤销婚姻。本案的程序与实体都存在可疑之处。[11]在行政诉讼中达到法定婚龄的亦被判决撤销。如云南省宾川县熊晓会生于1991年10月13日,因未到法定婚龄,2009年6月17日熊晓会持出生日期为1989年1月13日的户口薄和身份证与杨峰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二人婚后共同生活并生育儿子杨函东。2015年杨峰、熊晓会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宾川县民政局的婚姻登记,2015年7月法院以结婚登记未到法定婚龄为由判决撤销2009年的婚姻登记。[12]

        婚姻效力行政诉讼导致适用行政法和婚姻法双重混乱,其问题十分严重。由于这里主要是讨论程序问题,对其实质处理错误,不作具体介绍和论证。

        “慢”,就是诉讼效率低、进度慢。由于行政诉讼功能所限以及由其产生的民行“双轨制”,不仅使大量案件在行政诉讼中遭遇种种关卡半途而废,造成诉讼资源浪费,还会使当事人在行政与民事中“来回推磨”,反复诉讼,既增加成本,又拖延时间。一个本来可以几天解决的案件,则要数年时间才能解决。最典型是一场官司,则往往要打成三场官司。比如,原告起诉离婚,被告对婚姻效力提出异议,法院则判决驳回原告起诉或者动员撤诉,要求原告另行打行政诉讼官司,当事人打完行政官司后,婚姻未被撤销则又要回到民事程序打离婚官司,而婚姻被撤销也要回到民事程序打财产分割或子女抚养官司。这本来可以在民事诉讼中将离婚本诉与婚姻效力反诉(婚姻无效之诉或婚姻不成立之诉)合并审理,一次解决的纠纷,却人为制造诉讼障碍,增加当事人诉讼成本。2004年2月份,杨柳与李浩经人介绍认识,很快就同居生活。3月,杨柳持两人证件到民政部门找关系办理了婚姻登记,并将登记时间提前半年。2004年10月,杨柳户籍迁入男方户籍,户籍上载明与户主李浩的关系为妻子。2013年5月,因双方发生矛盾,李浩起诉要求撤销婚姻登记,法院以超过5年的时限为由驳回了被告的请求。2015年2月,杨柳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要求离婚及分割家庭财产。李浩以自己未到场登记结婚为由,主张双方婚姻无效,不存在婚姻关系,不能分割财产。[13]本案行政诉讼驳回起诉,完全是一趟空转。目前杨柳提出离婚,李浩仍以自己未到场登记为由,主张婚姻无效。如果认为民事诉讼不能认定程序瑕疵婚姻效力,是否又要驳回杨柳的离婚诉讼呢?如果是这样,当事人的婚姻纠纷又如何解决?

        “双轨制”还造成当事人路径选择上的误导。2003年罗先生与徐女士在新西兰注册结婚。2004年,罗先生取得新西兰国籍,徐女士则因各种原因,未能取得外籍身份。其间,夫妻俩生育了两个孩子,一男一女。2009年罗先生回到杭州发展。为了孩子在国内上学便利,罗先生持有中国户口簿和身份证,于2010年在上城区民政局与徐女士再次登记结婚。2013年罗先生与徐女士又办理登记离婚。罗先生与徐女士离婚后,徐女士又与小10多岁的盛先生登记结婚了。罗先生认为,他与徐女士的婚姻关系仍然存在。在新西兰登记结婚,按照中国法律是认可的,根本不需要在中国的民政局重新登记。民政局审查不严,所以在中国的结婚和离婚,都应该撤销。遂于2015年提起行政诉讼,状告上城区民政局,请求撤销结婚和离婚登记。[14]实际上,这个案件撤销结婚和离婚登记都没有任何价值,只是一场徒劳。通过民事诉讼宣告徐女士与盛先生的婚姻无效,才是正确选择。

        还有许多案件,行政诉讼的功能根本无法解决,造成当事人诉讼周期长,成本高。如江苏靖江市的殷福娣“被离婚”案,殷福娣历时4年多,七个执法机关(三级法院审理、三级检察院抗诉,民政机关充当被告)参与诉讼,法院先后下达八个法律裁判文书。[15]但殷福娣与江洪海离婚有效与无效并没有解决。这一案件既涉及到对离婚后再婚的善意认定及其保护范围的重大婚姻法理论问题,也涉及到诉讼合并问题,行政诉讼根本难以承载。

        二、登记婚姻效力通过行政诉讼解决存在法律障碍和功能障碍

        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婚姻效力应当通过行政诉讼可以解决,这是一种误读。婚姻效力属于民事纠纷,行政诉讼根本无法解决。

        (一)婚姻效力行政诉讼存在法律障碍

        1、行政复议的路径不通。民政机关过去撤销婚姻登记,是在没有无效婚姻制度下的一种“牝鸡司晨”的不正常现象,其弊端甚多。因此,立法机关修改和完善了婚姻法。修订后的婚姻法对无效婚姻所采取的是列举式立法模式。这种立法的目的就在于阻止一切形式的任意撤销婚姻的可能。据此,国务院及时修改了《婚姻登记条例》,取消了民政机关撤销瑕疵婚姻的职能。这一修改是非常正确的。试想,行政机关可以任意撤销婚姻登记,那无效婚姻制度还有什么独立存在的价值?岂不是否定了法定无效婚姻制度吗?

        2、行政诉讼撤销瑕疵婚姻缺乏根据。根据修订婚姻法的规定,行政诉讼也无权撤销瑕疵婚姻或认定其无效。对此,时任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副庭长的孔祥俊博士发表专文强调:行政诉讼撤销婚姻登记只限于法定无效婚姻和可撤销婚姻两类。[16]尽管我并不赞同通过行政诉讼处理两类法定无效婚姻,但孔庭长关于行政诉讼“撤销婚姻登记事由”的“法定性”和“限定性”的观点,是完全正确的。

        3、婚姻登记无过错案件不属于行政诉讼调整范围。在婚姻登记程序中发生的错误,与行政机关的过错是两个概念。发生在婚姻登记程序中的错误,并不等于登记机关错误。在婚姻登记中,只有极少数或极个别登记错误属于婚姻登记人员把关不严,主观上存在过错,多数婚姻登记错误案件,婚姻登记机关尽到了法定审查义务,其登记错误主要是婚姻当事人弄虚作假,婚姻登记机关受客观条件所限根本无法识别或发现。还有相当一部分所谓的登记错误,实际上并非属于登记错误,而是当事人所使用有效身份资料错误,如当事人使用公安机关办理的错误身份证或户口信息等办理的婚姻登记,登记机关本身并无错误。对于登记机关不存在过错的婚姻登记案件,明显不属于行政案件,不能纳入行政程序解决。

        4、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期限不适用瑕疵婚姻。根据过去的法律规定,行政复议期限是60天、行政诉讼期限是3个月。而婚姻效力纠纷,当事人是否提起行政诉讼以及什么时间提起行政诉讼,主要是根据夫妻关系能否维持的时间所决定,即什么时候婚姻关系不能维持或“夫妻感情破裂”,需要解除婚姻关系或无法通过离婚诉讼解决时,什么时候就起诉撤销婚姻。因而,严格按照60天、3个月的期限规定,几乎所有的瑕疵婚姻效力纠纷都超过了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期限。修订后的行政诉讼对行政诉讼期限做了修改,[17]但其实际上不适用瑕疵婚姻,即使勉强适用,仍然有大量瑕疵婚姻超过了行政诉讼期限。 从笔者收集的900件行政诉讼程序瑕疵婚姻看,结婚一年内诉讼的8件,两年内的14件,五年以内180件,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420件,十年以上的278件。从行政诉讼受理情况看,因超过诉讼期间驳回300件,其他多为不顾诉讼期限而违法受理。

        对于因超过了诉讼期限驳回的案件,民事诉讼则又不受理,这将会使大量案件处于“真空”地带,无法进入诉讼或通过法律手段解决,当事人诉权无法得到保障。

        如1998年4月,李涛与王洁在城关区五泉街道办事处登记结婚。2004年5月,两人因琐事发生了矛盾,王洁离家出走后从此杳无音讯。李涛本想通过王洁的身份证件找回妻子,可不想一查却发现,王洁的户口簿和身份证全部是伪造的。李涛想到用民事离婚诉讼来解决这场婚姻关系,于是将王洁告上法庭,请求法庭宣告两人的婚姻无效。城关区法院立案庭认为,民事诉讼起诉的条件必须要有明确的被告,王洁的身份是假的,也就是说被告是不存在的人,因此法院以“案件没有明确的被告”而不予立案。无法诉讼让李涛再次陷入迷茫。李涛认为,城关区五泉街道办事处审核不严,使自己与持假身份证的王洁领取了结婚证,侵害了其的合法权益,2011年8月,李涛将城关区民政局告上法庭,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撤销民政局颁发的结婚证。甘肃城关区法院审理认为,李涛于1998年4月办理结婚证,早已超过2年的起诉期限。因此裁定驳回李涛的起诉。李涛不服上诉,2012年5月兰州中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李涛上诉,维持原裁定。[18]这样的案件随处可见,可谓举不胜举。

        同时,因超过行政起诉期限而不进入实质审查,还会使一些有效的婚姻得不到法律确认,无效婚姻或不成立婚姻不能通过法律程序否定。

        如朱莲与禹州市民政局颁发结婚证纠纷上诉案,朱莲以未与宋金星离婚为由,起诉要求撤销侯桂梅与宋金星的婚姻,法院则以超过诉讼期限驳回朱莲的起诉。[19]从诉讼事实看,此案的问题显然没有解决。首先,朱莲与宋金星并未离婚,双方仍然存在法律上的夫妻关系。其二,宋金星又与侯桂梅结婚,但缺乏结婚登记档案,其婚姻是否成立没有进入实质审理。这种处理显然是错误的。宋金星与侯桂梅的“婚姻”,要么就是重婚而无效,要么其婚姻不成立。而驳回朱莲的起诉,就意味着承认宋金星与侯桂梅的婚姻成立或有效。

        (二)婚姻效力行政诉讼存在功能性障碍

        1、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审查对象不适用婚姻效力。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审查的对象或标的是婚姻“登记行为”,而程序瑕疵婚姻效力的真正诉讼标的是“婚姻关系”。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所要解决的是登记行为违法与否,而瑕疵婚姻所要解决的是违法瑕疵是否影响婚姻的成立或效力。在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中,行政程序对登记行为的合法性审查和判断,并不能解决瑕疵婚姻的真正争议,只能是“隔皮瘙痒”,无法完成应有的诉讼使命。

        2、行政复议和行政审判的判断标准不适用婚姻效力。行政复议和行政审判对程序瑕疵婚姻的判断是“形式合法性”标准,而瑕疵婚姻的真正判断标准是“实体合法性”标准。“形式合法性”与“实体合法性”是两个层面的法律问题。根据登记程序违法与否的标准,不能得出婚姻是否成立或有效的正确结论,程序合法与否的标准不适用婚姻效力纠纷。具体说,登记程序不合法,婚姻则可能成立或有效;登记程序合法,其婚姻也可能不成立或无效。如虚假结婚,其婚姻登记程序不违法,但婚姻不成立。如崔先生1987年跟妻子结婚,1997年为了给小姨子办城市户口,妻子逼着他跟小姨子领取结婚证,那时没有电脑查档,没被发现崔已婚。2006年崔妻去世,2007年崔再婚时,被登记员查电脑发现他在1997年已经与小姨子“结婚”了。[20]他人代理婚姻登记,其登记程序违法,但只要不违背结婚当事人意愿,其结婚则成立有效。如张秀红诉长治市民政局婚姻登记纠纷案,属于他人代理离婚登记,区民政局认为离婚无效,注销了离婚证,市民政局认为离婚有效,法院判决认为离婚有效[21]。

        而且行政审判中的“重大、明显过错”的撤销标准,也不适用登记婚姻效力。在婚姻登记中,即使婚姻登记机关有重大、明显过错,也不一定属于无效或撤销的婚姻。如结婚登记存在重婚、未达到婚龄、患有禁婚疾病等严重违法情形,但结婚后上述情形已经消失者,其婚姻仍然有效;婚姻双方都没有到场登记,有一方父母代办婚姻登记,结婚双方都不在场,但只要没有违背双方意愿,其婚姻也有效。因而,婚姻效力的判断标准,不是登记程序违法与否,也不是登记程序违法情节的轻重,而是民事婚姻是否成立和有效的要件。行政诉讼对婚姻登记合法性审查和判断,难以正确有效地解决瑕疵婚姻效力纠纷。

        3、行政判决的功能和形式不适用婚姻效力。许多婚姻登记虽然不合法,但并不一定影响婚姻的成立与效力。行政判决既要确认登记行为违法,又要确认婚姻关系成立有效,其判决功能难以实现。对此,有些法院的意见是:在判决主文中判决确认登记行为违法,而在判决理由中说明婚姻登记行为有效。[22]这种判决不仅其理由与主文相互矛盾,而且还会使当事人不知所云,其婚姻到底是有效,还是违法?可能搞不清白。而且判决确认登记行为违法,与所要确认的婚姻关系是否成立或有效的请求或诉讼目的相差甚远。同时,对于登记程序违法而不能撤销婚姻登记的所谓维持性判决,也只能适用民事判决理由。这类行政判决则成为“穿行政判决外衣的民事判决”。

        4、行政诉讼无法应对诸多婚姻形态需要同时确认的情形。

        一是离婚后再婚的,是否撤销离婚登记需要对再婚是否善意一并确认,这是一个重大的民法理论问题,行政诉讼根本无法承载。许多离婚再婚案件,行政判决只好确认离婚登记违法。其判决不仅超越了当事人请求范围,而且离婚是否有效?原来的婚姻关系是否存在?判决并没解决,判了等于白判,行政诉讼成为毫无价值的诉讼“空转”。

        二是登记婚姻与事实婚姻交叉并存时,涉及两个婚姻形态同时确认,行政诉讼无法应对。如涉及1994年4月1日以前的登记结婚效力案件,单纯撤销登记婚姻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甚至会间接否认事实婚姻,使当事人误判双方无婚而再婚构成重婚。

        5、行政诉讼难以处理“被结婚”案件。“被结婚”案件所涉及的核心问题是身份被他人冒用结婚后,“被结婚”者的婚姻是否成立,并涉及三方婚姻关系认定以及“被结婚”者是否有请求撤销他人婚姻的诉权等问题。对此,行政诉讼难以解决。

        6、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证据规则、撤诉规定等难以适用瑕疵婚姻效力纠纷。按照行政诉讼的有关规定,民政机关拒不举证、拒不到庭等情形,则将直接推定婚姻登记缺乏根据而撤销登记。这显然不符合婚姻关系案件的特点,将会导致不应当撤销的婚姻被撤销。还有一些案件,婚姻效力并未解决而撤诉,导致婚姻缺乏安定性。

        7、采用实质审查标准偏离行政诉讼的性质和宗旨。为了“弥补”行政诉讼功能上的缺陷,有人建议,“对婚姻登记行政行为的司法审查,适用最大程度有效原则、实质审查原则”。[23]有人甚至主张,婚姻效力行政诉讼应当由形式审查向实质审查转变。即不以行政登记是否违法作为判断标准,而以婚姻关系实质上是否有效作为判断标准。登记机关的登记行为不违法,但婚姻关系实质上无效的,应当认定为无效。反之,登记机关的登记行为违法,但婚姻关系实质上有效的,应当认定为有效。[24]

        不难看出,由形式审查向实质审查转变,实际上是由行政审判向民事审判转变,改变了行政诉讼的基本性质和原则,颠覆了行政诉讼的判断标准。这既不符合行政诉讼的基本特点,更会使行政机关成为“无责被告”,偏离行政诉讼的性质和宗旨。

        8、 “判决确认登记违法”与“登记机关补正”相分离的思路行不通。为了克服行政诉讼的困境,孙若军教授提出了“判决确认登记违法与婚姻登记机关补正相分离”的思路。即“除法定无效和可撤销情形外,其他存在瑕疵的结婚登记,凡当事人在行政诉讼时符合结婚实质要件形成了事实婚姻关系的,人民法院应当对结婚登记行政行为违法做出宣告,并责令婚姻登记机关对存在的瑕疵予以补正,继续维持结婚登记的法律效力。”[25]

        上述主张先由行政判决确认违法,再由婚姻登记机关对瑕疵补正的“分离论”思路,仍然不适用程序瑕疵婚姻效力纠纷。一是婚姻效力不适用行政诉讼的法律障碍和功能性障碍,在“确认违法的行政诉讼”中仍然无法摆脱;二是“分离论”还滋生下列新的弊端:

        第一,浪费司法资源,加重当事人诉讼成本,不符合程序效率原则。瑕疵婚姻诉讼有两个特点:一是当事人诉讼目的一般是要求解消婚姻关系,即婚姻无法维持,当事人才诉请撤销婚姻登记;二是婚姻绝大多数有效。很显然,这类案件主要是有效婚姻如何解消问题,而有效婚姻解消应当是民事离婚程序的适用问题。

        但按照孙教授的处理方式,在离婚诉讼中发现有效的瑕疵婚姻,必须通过行政诉讼确认违法,再通过登记机关补正,然后再进行离婚诉讼判决离婚。这无疑是绕圈子、耗资源,将一个简单的离婚案件复杂为四道工序:(1)当事人在离婚诉讼中发现登记程序有瑕疵,法院则驳回起诉或动员当事人撤诉;(2)当事人通过行政诉讼确认婚姻登记违法,并责令婚姻登记机关对瑕疵补正;(3)姻登记机关对存在的瑕疵予以补正;(4)当事人再回到民事程序打离婚诉讼官司。一个简单的离婚案件则要办成三个案件:一是民事离婚诉讼被驳回或撤诉案;二是行政诉讼确认婚姻登记违法案;三是再回到民事诉讼进行离婚诉讼案(行政诉讼宣告婚姻无效的,也要处理婚姻财产分割、子女抚养)。而按照孙教授的观点,绝大多数瑕疵婚姻是有效的。那么,假如有80%的瑕疵婚姻是有效婚姻,这80%的婚姻案件都需要打三次官司,还要再进行瑕疵补正后,才能诉讼判决离婚。

        第二,行政诉讼难免要绑架婚姻登记机关当“无责被告”,这既没有价值,更无法律根据和正当性基础。

        第三,有效的瑕疵婚姻,无论是否判决确认违法,也无论是否补正,均不影响婚姻效力。而且离婚案件根本不需要补正,难道不补正就不能判决离婚吗?补证后再去离婚毫无意义。同时,当事人一方不愿意补证也难以补证。

        第四,即使有少数维持婚姻关系的案件,也要看是否有无补正的可能或必要。如不违反结婚意愿的他人代理婚姻登记无法补证;结婚时存在违法,但诉讼时违法情形已经消失的也无法补证;等等。对于有补正可能或必要、当事人要求补正的,登记机关补正也完全可以凭有效证件或民事判决补正,登记机关拒绝补正的,当事人可以提起行政诉讼。

        至于确认违法的行政判决,所面临的诉讼期限等诸多法律障碍和功能性障碍,前文已述,此不赘述。

        9、有些婚姻效力纠纷与登记行为违法与否无关,难以纳入行政诉讼管辖范围。这主要有:(1)涉及婚姻登记是否完成的纠纷(登记后未领取结婚证);(2)涉嫌伪造结婚证的纠纷;(3)涉及有无婚姻关系的纠纷;(4)涉及事实婚姻是否成立的纠纷;等等。

        (三)婚姻登记机关作为民事纠纷被告缺乏正当性

        婚姻法和行政法规只赋予了婚姻登记机关有条件处理胁迫结婚的权力,并没有赋予婚姻登记机关处理其他婚姻效力纠纷的权力,行政诉讼要婚姻登记机关当被告,显然缺乏正当性法律基础。而且将民事婚姻效力纠纷纳入行政审判范围,由婚姻登记机关当被告,甚至当“冤大头”,实际上只是为了搭建行政诉讼的平台,解决民事婚姻效力纠纷。这样的行政诉讼不仅使诉讼复杂化,浪费行政司法资源,也使行政诉讼变调、变味、变质,违背了行政审判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宗旨和目的,偏离了行政审判应有价值,使行政诉讼失去了意义。

        (四)行政诉讼不具有审理婚姻效力的“合法资格”

        在司法实践中,一些程序瑕疵婚姻被强行通过行政诉讼撤销了,有人便据此认为行政诉讼可以解决瑕疵婚姻。这实际上是一种误解,是“一案障目”.且不说其受理和撤销的婚姻是否正确或符合法律,假设所受理和撤销的某一婚姻没有法律障碍,那也仅仅是一种巧合,属于“歪打正着”。因为所谓行政诉讼可以解决婚姻效力纠纷,往往具有偶然性,即只有在某些特定条件才有可能。这些特殊条件至少有:

        1、婚姻登记机关必须存在过错。如果婚姻登记机关不存在过错,显然不具有行政诉讼的价值和意义。

        2、没有超过行政诉讼时效。如果超过行政诉讼期限,行政诉讼则无法受理。

        3、婚姻登记违法行为足以否认其婚姻效力。如果违法行为不足以否认其婚姻效力,行政诉讼既要确认行政行为违法,又要确认婚姻有效,其判决功能难以实现。

        4、不存在与之相关的其他婚姻形态需要同时确认的情形。如果在同一婚姻中存在登记婚姻与事实婚姻两种交叉形态,或者登记离婚后一方再婚,行政诉讼则不具有应对这种复杂现象的功能,根本无法承载此类诉讼案件。

        5、不存在民政机关拒不举证、拒不到庭等情形。否则,按照行政诉讼的有关规定,则将直接推定婚姻登记缺乏根据而撤销登记。这将会导致不应当撤销的婚姻被撤销。

        然而,在婚姻登记瑕疵案件中,同时具备上述几种情形的案件并不多。从整个案件看,有90%以上登记机关尽到了法定注意义务,并不存在过错或违法行为;有95%以上超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期限;有80%以上的登记瑕疵,不影响婚姻效力;登记婚姻与事实婚姻交叉并存、登记离婚后再婚以及民政机关拒不举证、拒不到庭的情形也时有发生。这些情形实际上都无法通过行政诉讼解决。

        作为解决某一具体纠纷的诉讼机制,不仅要与其性质相符,而且必须适用于某类纠纷的全部情形,具有普遍适用价值或指导意义。婚姻效力行政诉讼不仅与其性质不合,而且只能勉强适用少数情形,这样的诉讼机制或制度,显然无法承载或完成其应有的诉讼使命,不具有担当某一具体纠纷诉讼制度的“合法资格”,不符合一项诉讼制度存在的价值,不能成为解决婚姻效力纠纷的选择机制。       

        三、民事程序不能审理程序瑕疵婚姻效力纠纷系误读

        理论上认为登记程序瑕疵婚姻效力不能通过民事程序解决,最普遍最主要的理由是婚姻登记是行政确认行为,民事诉讼不能审查行政行为。如最高人民法院和孙若军教授即是这种观点。[26]民事诉讼不能审理登记婚姻效力是一种误读。其根本原因在于没有弄清婚姻登记的性质以及婚姻登记纠纷中民事法律关系与行政法律关系的界限,把行政确认行为引起的纠纷与行政案件相等同。为此,有必要对婚姻登记的性质、程序瑕疵婚姻的性质、行政确认行为引起纠纷的性质等问题予以澄清。

        (一)婚姻登记是民事登记。世界各国的民事登记均包括婚姻登记,我国澳门的《民事登记法典》也包括婚姻、亲子、收养等。因而,婚姻登记属于典型的民事登记。在国外,民事登记婚姻,又称民事婚姻,以区别普通法婚姻(事实婚姻)、宗教婚姻。在我国,婚姻登记只是婚姻产生民事法律效力的一种必要形式,即经登记的婚姻产生民事法律效力,属于民事婚姻;没有登记的婚姻,不产生民事法律效力,属于客观存在的事实婚姻。由于婚姻登记是民事登记,因民事登记引起的纠纷,通过民事程序解决,也是世界惯例。

        (二)程序瑕疵婚姻与法定无效婚姻均属民事性质。登记程序违法或欠缺必要形式要件的“程序瑕疵婚姻”,与法定无效婚姻等其他形态婚姻相比并无本质区别。这里不妨对瑕疵婚姻作一个简单地分解,就可以清楚地知道它与其他婚姻形态相比并无区别,仍然属于民事性质。

        根据婚姻法和有关法理,我国不同效果的婚姻形态可以分为五种:即有效婚姻;无效婚姻;可撤销婚姻;不成立婚姻;[27]程序瑕疵婚姻。这五种婚姻形态都是婚姻登记的产物,可谓“一母所生”。从现行法律规定和法理来看,有效婚姻、无效婚姻、可撤销婚姻、不成立婚姻,其性质都是民事纠纷。那么,相同的婚姻登记行为不可能产生不同性质的案件,瑕疵婚姻当然也属于民事案件,不可能成为“杂种”而演变为行政案件。否则,在法理上无法解释。

        同时,对每个具体瑕疵婚姻可能产生的不同法律效果进行分解,它与其它婚姻形态亦无性质区别。由于瑕疵婚姻的违法情节各不相同,对瑕疵婚姻的认识也不尽一致,从目前的司法实践来看,各地法院针对不同情形的瑕疵婚姻,分别按照有效婚姻、无效婚姻、可撤销婚姻、不成立婚姻处理。[28]由此可见,瑕疵婚姻与其他婚姻形态相比较,其最大区别就在于其法律效力或效果具有不确定性,需要法院根据具体案件的具体情节判断或确定。瑕疵婚姻的具体法律效果如何判断,应当由其违法性质或违法情节的轻重而决定。尽管对某一具体瑕疵婚姻的效力如何判断,可能有不同看法。但无论存在何种争议,无论对瑕疵婚姻效力如何判断或处理,其结果肯定是有效婚姻、无效婚姻、可撤销婚姻、不成立婚姻中的一种,不可能超越这个范围。那么,无论瑕疵婚姻属于哪一种婚姻形态,都与民事存在血缘关系,不可能发生异变而成为行政案件。

        在国外,有效婚姻、无效婚姻、可撤销婚姻、不成立之婚姻等都是民事案件,按照民事程序处理。在我国,有效婚姻、法定无效婚姻也由人民法院按照民事程序作为民事案件处理。而法定无效婚姻与瑕疵婚姻相比,除其具体违法形式和情节轻重不同、可能产生的法律效果不确定外,其他方面完全相同。即争议标的相同,都是婚姻关系;登记机关相同,都是婚姻登记机关;案件性质相同,都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权益之争。对于性质相同的婚姻纠纷,为什么对前者由法院按民事纠纷直接处理,而对后者则要按行政案件处理呢?这种划分标准显然缺乏正当性法理基础。

        比如,已婚男子王某某,伪造假身份与史某某结婚,史某某发现后,控告王某某重婚,法院判处王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之后,史某某又通过民事程序请求宣告史某某与王某某婚姻无效。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判决宣告史某某与王某某的婚姻无效。[29]

        在这里,法院认定使用虚假身份结婚,其婚姻仍然成立,并可以构成重婚,依法分别判处王某某刑罚、宣告其使用假身份结婚之重婚无效。该判决实体和程序无疑都是正确的。那么,如果王某某原来没有结婚而使用虚假身份与史某某结婚,史某某或王某某因该婚姻是否成立或有效发生争议,起诉请求法院确认其婚姻效力时,则显然不可能涉及重婚问题。那么,对这种不涉及重婚的婚姻效力判断案件,如果认为只能通过行政程序解决,那就会出现自相矛盾的双重标准,即同样是使用虚假身份证结婚,构成了重婚,则是民事案件;而没有构成重婚,则属于行政案件。这种划分案件性质的标准是什么?显然缺乏科学性。

        (三)行政确认行为不能成为阻却民事审理婚姻效力的理由。最高院在说明《婚姻法解释(三)》之所以规定民事不能审理瑕疵婚姻效力时指出,“结婚登记在性质上属于行政确认行为,不属于民事案件审查范围。”[30]孙若军教授也认为,由于“结婚登记是婚姻登记机关依当事人的申请做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婚姻效力的认定以及婚姻的解除,却有赖于结婚登记行为效力的先行解决,如此,结婚登记行政行为的效力就成为民事诉讼的先决问题。” 并认为“行政先决源于行政行为的公定力以及我国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的职能分工。” [31]

        以婚姻登记是行政确认行为(或具体行政行为)作为“民事不能审理瑕疵婚姻效力”的理由,实际上是将确认行为作为划分行政案件与民事案件的唯一标准,没有把握民事婚姻登记行为的本质,混淆了行政法律关系与民事法律关系的界限。

        1、婚姻登记是当事人与登记机关共同完成的“婚姻宣示”行为,并非单纯的行政行为。婚姻登记是当事人双方向婚姻登记机关宣示愿意结婚或离婚,要求登记机关公示证明;登记机关对符合结婚或离婚条件者,予以登记并颁发结婚证或离婚证,以此公示证明。婚姻登记中当事人宣示与登记机关证明是一个完整的公示行为,而且当事人的宣示是主行为,登记机关证明是附属行为(协助当事人完成婚姻宣示)。[32]因而,婚姻登记本质上是民事登记行为,即国家授权的机关(目前各地婚姻登记处亦非行政机关)对当事人民事婚姻登记行为叠加确认。

        即使把婚姻登记看做一个单纯的行政证明行为即确认行为,亦是对民事法律关系的确认。民事确认行为产生的纠纷,是否属于行政案件,其决定因素是确认行为所引起纠纷的法律关系的内容和性质,并不是确认行为本身。就婚姻登记引起的“婚姻效力”纠纷而言,其争议本身则清楚表明不是行政法律关系,而是当事人之间的民事婚姻关系效力,属于民事法律关系范畴。

        2、“结婚登记行为效力”或“结婚证效力”不是登记婚姻效力所审理的对象。最高法认为,“当事人对结婚证效力提出异议,不属于法院民事案件的审查范围”。[33]孙若君教授也认为应当“先行政诉讼解决结婚登记行为效力”。实际上,民事诉讼并非是对行政行为效力审查,更不是对“结婚证效力”或“结婚登记行为效力”审查,而是对民事婚姻效力的审查。“结婚证效力”或“结婚登记行为效力”,都不是婚姻效力纠纷审查的对象。“结婚证”只是证明婚姻关系的证据之一,婚姻关系及其效力并不能完全由结婚证决定。结婚证有瑕疵(内容填写遗漏、错误)或者结婚证丢失,但婚姻关系的事实清楚或者婚姻登记档案资料可以证实登记程序和实体合法,其婚姻仍然成立有效。[34]因而,“结婚证”不是瑕疵婚姻审查的对象,不存在单纯审查或认定结婚证效力问题,单纯审查结婚证效力没有实际意义。不少行政判决书判决撤销结婚证是不科学的,[35]同理,民事程序也不审查“结婚登记行为效力”,而是审理民事婚姻效力。民事婚姻效力是独立于行政法律关系的民事关系,有其独特的民事评判标准,并不依赖于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作为婚姻成立与不成立或有效与无效的判断标准。婚姻有效与无效、成立与不成立,只有民事评判标准,并不存在行政评判标准。而且民事婚姻效力决定登记行为效力,行政诉讼对“结婚登记行为效力”的合法性判断标准,并不能解决婚姻是否成立或有效问题。

        3、登记婚姻效力纠纷不存在“行政先决”问题。确认行为引起的民事关系纠纷或“民行交叉”案件,都要“行政先决”的诉讼理论,其本身即缺乏科学性。如果确认行为引起的纠纷属于民事法律关系性质,应直接按民事程序处理,不存在“行政先行”问题。至于确认行为引起的所谓的“民行交叉”案件,因其核心仍是民事关系,并由民事行为的效力决定行政行为的效力,也应当按民事程序处理。如果认为婚姻登记属于“民行交叉”,按照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的职能分工,也应当“民事先决”。

        第一,在登记婚姻效力中,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不是民事效力先决条件,行政行为的合法与否不是决定婚姻成立或有效与否的必要条件。相反,民事婚姻是否成立或有效,则决定婚姻登记行为是否成立或有效。

        第二、民事诉讼只审查婚姻关系是否成立或有效,并不对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和判断,亦不存在越权问题。

        第三、民事诉讼对婚姻效力审理的核心和重点是当事人民事登记行为的合法性与有效性,即当事人结婚意愿和所提供的相关登记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而不审查登记机关登记行为的合法性。当事人的结婚意愿和所提供的相关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决定登记行为的合法性,并决定婚姻效力。

        (四)把是否属于法定无效婚姻作为划分民事与行政案件的标准缺乏科学性 .最高法院法官认为,我国无效婚姻只有四种情形,并没有兜底条款,结婚登记程序存在瑕疵首先应解决的是结婚登记效力问题,不属民事案件的审查范围。[36]孙若君教授也认为,“除无效的行政行为可由民事裁判直接否定行政行为的效力外,其他非无效的行政行为都要走行政诉讼的程序,不能用民事诉讼的方法直接否定行政行为的效力。”[37]

        1、程序瑕疵婚姻只是法定无效婚姻的一种例外情形。婚姻法在列举无效婚姻时没有明确界定程序瑕疵婚姻中哪些情形无效,哪些情形有效,这在逻辑上只会造成司法中实体判断标准的争议,绝不会改变其民事婚姻的基本性质和诉讼程序。有兜底条款只是赋予了无效婚姻实体处理范围上的灵活性,而不是程序选择上的灵活性。因而,把有无兜底条款作为民事案件与行政案件的划分标准不科学。

        2、法定无效行为与非法定无效行为不是划分不同程序的标准。孙教授认为民事裁判可以直接否定法定无效的行政行为,而不能直接否认非法定无效行政行为的观点,如果从实体法考察,尚有一定道理。但从程序法考察,则自相矛盾。既然认为都是行政行为,无论是法定无效行为还是非法定无效行为,都只能通过行政诉讼审查。否则,在理论上无法解释。法定无效也只是一种预设,没有经过诉讼裁判则不能确定其是否有效。无效婚姻在未经法院依法宣告前,尚不能确定是当然无效。只有通过民事诉讼,认定其无效情形证据确凿,并不存在无效阻却事由时,才能宣告无效。因而,法定无效婚姻也是民事程序审查判断的结果。法定无效婚姻之所以可以通过民事程序解决,其关键在于它是民事法律关系,而不是法定无效行政行为。对于非法定无效婚姻效力的判断,也是对民事婚姻关系的审查和判断,民事诉讼当然有权审理。

        3、民事诉讼并非直接否定行政行为的效力,而是民事婚姻效力的审理。

        (五)婚姻成立与效力不是区分不同程序的根据。由于程序瑕疵婚姻主要涉及婚姻成立问题,孙若军教授认为 “婚姻成立、效力与终止在理论上被界定为三种不同性质的问题,应当分别依不同程序、适用不同法律、形成不同的法律后果。”[38]并据此认为程序瑕疵婚姻应当通过行政程序解决。这个理由也难以成立。婚姻关系属于民事关系,同一性质的民事法律关系,无论是成立或有效与否的争议,应当适用同一程序解决。根据婚姻关系的成立、效力与终止,作为区分采取不同诉讼程序的根据,缺乏科学性。

        (六)对“婚姻效力”审查和判断是民事审判职责,不存在超越职权问题。最高法院法官认为,“民事审判超越自己的职权范围审查民政机关作出的婚姻登记行为,法律关系似乎很难理清”。[39]事实上,民事审判对民事婚姻效力进行审查和判断,可谓天经地义,根本不存在超越民事审判职权问题。瑕疵婚姻争议的标的是婚姻关系,而不是婚姻登记行为。民事审判所审查的对象正好是婚姻关系及其效力,可谓是其“拿手好戏”。因而,民事审判是理清婚姻法律关系的最好手段,不存在“很难理清”问题。相反,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对“婚姻效力”的审查和判断,则超越了职权范围和应有功能,根本无法承载或正确判断“婚姻效力”,更谈不上理清婚姻关系。

        (七)民事诉讼不能审理登记行为的民事效力本身则是一个谎言。无论是在婚姻登记中,还是其他民事登记中,因登记行为引起的民事效力纠纷,适用民事程序解决的情况十分普遍。

        1、在民事程序中处理因登记引起的财产权益纠纷的情形很多。如因房屋登记、车辆船舶登记等引起的民事权利纠纷,通过民事程序解决是常态。

        2、在民事程序中处理婚姻登记纠纷的情形也大量存在

        (1)无效婚姻、可撤销婚姻,都是婚姻登记的产物,但均可在民事程序中审理,这是一个毋庸争议的事实。

        (2)因离婚登记引起财产纠纷,也是通过民事程序解决的,并不认为是登记行为的产物由登记机关处理。

        (3)我国民事中审理的登记程序瑕疵婚姻也不少。如宜昌市法院通过民事程序审理一起妹妹冒用姐姐身份证结婚的案件;[40]枞阳法院在民事诉讼中审理了使用虚假身份“查无此人”的案件;[41]等等。民事程序审理程序瑕疵婚姻既不存在违法,亦无理论障碍。

        3、外国和台湾地区均是通过民事程序审理程序违法婚姻。如德国、法国、日本等均把程序违法作为无效婚姻或可撤销婚姻。我国台湾地区对登记程序违法婚姻,也是按民事程序处理。

        以上足以证明,民事审理因登记行为引起的民事效力纠纷,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认为民事诉讼不能审理登记婚姻效力的说法,本身就是一种凭空虚构的谎言,与客观事实不符。

        (八)民事程序审理婚姻效力纠纷具有正当性与优越性。无论是从立法上考察,还是从理论上考察,程序瑕疵婚姻属于民事性质,所涉及的法律效果与形态主要是婚姻成立或不成立问题。[42]通过民事确认婚姻成立或不成立之诉解决,既抓住了事物的本质和特点,又可处理好与现行无效婚姻制度的衔接,避免与无效婚姻发生法律冲突。同时,对于无行为能力人离婚,胁迫离婚等,在民事诉讼中还可以适用法律类推处理,即根据无行为能力人结婚和胁迫结婚的相关规定,类推其离婚无效或撤销。民事程序解决婚姻效力不存在任何障碍,并可以弥补和克服行政诉讼的所有缺陷。民事程序还可以将离婚诉讼与各种婚姻效力诉讼以及子女财产纠纷合并审理,一次解决,“一网打尽”,高效便捷。

        四、废除婚姻登记效力纠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一)废除婚姻登记效力行政复议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登记机关办理婚姻登记的主要职责是审查申请材料形式上的真实性、合法性,不具有判断婚姻关系实质上有无效力的相应职能和能力,更没有对争议的调查、调处、裁决权。登记机关处理此类纠纷,实际上是行使审判职权,超越了其职能范围。

        现行法律规定民政机关主管的婚姻案件,只有撤销胁迫结婚。由于法院民事也主管撤销胁迫结婚,民政机关因其职能所限撤销胁迫结婚实际上是名存实亡,保留该规定不仅缺乏科学性,也没有实际意义。

        (二)废除婚姻登记效力行政诉讼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1、婚姻效力纠纷的民事性质决定其不能选择行政诉讼机制;2、行政程序解决婚姻效力无法实现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目的;3、婚姻效力行政诉讼的缺陷无法通过修改法律解决;4、行政诉讼解决婚姻效力弊端甚多;5、废除婚姻效力行政诉讼在法律上没有障碍;6、废除婚姻效力行政诉讼具有可能性。民事程序可以解决婚姻效力纠纷,而且比行政诉讼更有效,没有必要通过行政诉讼解决。

        五、婚姻登记行政诉讼与民事诉讼标准重构

        (一)婚姻登记行政案件与民事案件的划分标准及其范围

        婚姻登记行政案件与民事案件的划分标准主要是所争议的法律关系的性质。当事人争议的是双方之间的民事婚姻关系效力,则属于民事案件;双方争议的是当事人与行政机关的行政责任关系,则属于行政案件。据此,对婚姻登记行政案件与民事案件可以分别作如下界定:

        所谓婚姻登记行政案件,是指不涉及婚姻关系效力判断的单纯的婚姻登记行政违法侵权案件。其范围包括:

        1、婚姻登记机关撤销婚姻登记的案件(因为它无权撤销);

        2、婚姻登记机关无正当理由拒绝婚姻登记的案件;

        3、婚姻登记机关在结婚或离婚登记中未尽法定职责错误登记给当事人造成损害的赔偿案件;

        4、婚姻登记机关在婚姻登记中滥收费、滥罚款案件;

        5、婚姻登记机关在婚姻登记中要求当事人附加其他义务的案件;

        6、婚姻登记机关无正当理由拒绝出具婚姻状况证明,或者出具虚假婚姻证明、毁损丢失婚姻登记档案等违法渎职损害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案件。

        凡涉及婚姻成立与不成立、有效与无效等婚姻效力判断的案件,都是对当事人之间民事婚姻关系的判断,属于民事案件,应当通过民事诉讼解决。

        (二)划分婚姻登记行政案件与民事案件应当注意的问题

        1、不能把婚姻登记机关的过错作为认定行政案件的标准。凡是当事人要求解决双方民事法律关系即婚姻关系效力,无论行政机关有无过错,均不能作为行政案件处理。

        2、当事人请求撤销婚姻登记行为或确认其无效的行政诉讼,不宜作为行政案件处理。

        其一,从表面上看,撤销婚姻登记行为或确认无效具有行政案件的某些外部特征。但由于它直接产生民事婚姻关系消灭或无效的法律效果,实质上是对民事婚姻关系的否定。

        其二,这类案件所审查的对象实质上是婚姻关系,而不是登记行为。其判断标准还是要以婚姻关系是否有效为要件,其实质则是对婚姻效力的审查和判断。

        其三,是否撤销婚姻登记行为或确认无效,并不能由登记行为自身的违法行为所决定,而由婚姻关系是否有效所决定。伸言之,婚姻登记行为的违法性并不能决定婚姻登记行为是否撤销或无效,只有民事婚姻关系有效与否才能决定登记行为是否撤销或无效。这实际上是由民事婚姻关系的效力决定登记行为的效力。这样的案件本质属于民事案件,应当走民事诉讼程序解决。

        其四,在行政诉讼中对婚姻效力判断,往往会受其功能等诸多因素限制,难以做出正确而有效的判断,甚至还可能遇到若干“卡壳”现象,使行政诉讼半途而废。有鉴于此,对于请求撤销婚姻登记行为或确认无效的行政诉讼,应当通过释明,告知当事人通过民事程序解决。

        (三)废除婚姻效力行政诉讼,统一由民事程序解决

        主张婚姻登记效力行政诉讼的官方和学者,深陷沼泽而不能自拔,始终没有找到行政诉讼解决婚姻效力的有效出路。行政诉讼功能和规则不适用婚姻效力,要想在行政诉讼中处理婚姻效力,除非建立一套“民事婚姻行政诉讼机制”(即按照民事婚姻的审理标准设置行政诉讼规则),别无它法。果真如此,则又势必要在行政诉讼法中分别建立一般诉讼和婚姻诉讼两套制度、两班研究人员和审判法官。然而,这种将“民事案件行政化”的做法,不仅不符合行政诉讼的性质,而且由于在民事诉讼也存在家事诉讼程序、家事审判机构和家事法官,婚姻效力行政诉讼不仅导致其内部出现两套体制和两班人马,也会导致与民事诉讼中的家事程序、机构、人员重叠。这种机制不仅立法和司法成本高,还会造成适用法律不统一等诸多弊端。从婚姻效力案件的基本性质以及家事案件的特点看,应当走集中化、专业化道路,将婚姻效力案件统一纳入民事家事程序体制内解决,才是正确选择。


    【作者简介】王礼仁,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

    【注释】
    [1]孙若军:《瑕疵结婚登记处理方式的体系化思考》《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4年第06期。
    [2]见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佛中法行终字第195号行政裁定书。
    [3]原告刘钢诉被告武汉市新洲区民政局撤销婚姻登记行政行为一案,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5)鄂新洲行初字第00031号。
    [4]珠海男子婚16年才发现妻子国外结过婚
    http://gd.qq.com/a/20150129/010538.htm?pgv_ref=aio2015&ptlang=2052
    [5]光山县人民法院(2015)光行初字第00013号行政判决书,原告莫瑞辉诉被告潢川县民政局撤销具体行政行为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http://www.court.gov.cn/zgcpwsw/hen/hnsxyszjrmfy/gsxrmfy/xz/201507/t20150718_9608320.htm
    [6]见《20年前用假身份结婚现想离婚一二审败诉金湾一妇女违反结婚登记程序处境尴尬》,http://www.zh5156.com/article/article_2699.html,2014年5月20日访问。
    宁国市政府信息化中心网,http://www.ningguo.gov.cn/xxgk/xilan.jsp?article_id=40633,2014年5月20日访问。
    [7]原告张荣华诉被告遂平县民政局不服婚姻登记一案,
    http://ws.hncourt.org/paperview.php?id=965853 ,2014年5月20日访问。
    [8]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连行终字第0028号行政裁定书。
    [9]诏安女被结婚5年续 冒名者获刑可婚仍结不了,2013年4月19日东南早报,
    http://mn.sina.com.cn/news/m/2013-04-19/102637878.html
    [10]《民政局超越职权颁发离婚证法院依法撤销》2014年04月11日,中国法院网,http://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4/04/id/1274349.shtml,2014年5月20日访问。
    [11]重庆法院去年新收一审行政诉讼案5008件 行政机关败诉率五年内最高
    http://www.cq.xinhuanet.com/2015-07/13/c_1115906662.htm  ;王礼仁《十大典型案例中的问题案》,
    http://www.law-lib.com/lw/lw_view.asp?no=26255
    [12]原告杨峰、熊晓会与被告宾川县民政局民政行政登记案行政判决书, http://www.court.gov.cn/zgcpwsw/yn/ynsdlbzzzzzjrmfy/bcxrmfy/xz/201508/t20150818_10241653.htm
    [13]一方未到场领取结婚证的婚姻效力如何认定?抚州法院网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NjIxODYyOA==&mid=207987230&idx=3&sn=8dda29958cf3b589be08ff887e45a71d&scene=1&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rd
    [14]这桩婚事可以算杭州史上最奇葩了,民政局昨天吃了官司,2015-07-07杭州日报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kwNTA5Mg==&mid=212230622&idx=1&sn=d6db0b3149b2a3f317ddf5d3ce7bfdb5&scene=5#rd
    [15]苏振东、郑玉龙:《“被离婚”5年,谁来保护她的权益》,检查日报2013年6月11日。
    [16]孔祥俊:《婚姻登记行为的可诉性与司法审查标准》一文,载《法制日报》2003年9月25日第九版。
    [17]修正后的行政诉讼法第46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18]兰州:妻子办假证结婚后离家出走 丈夫告上法院求离婚被驳回,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2012-05-31,http://gansu.gansudaily.com.cn/system/2012/05/31/012508577.shtml
    [19]朱莲与禹州市民政局颁发结婚证纠纷上诉案
    http://www.subaonet.com/html/LawCases/2008710/087101340182668006.html
    [20]高晓红:《沈阳夫妻有真有假 为办户口姐夫“娶”小姨子》,2007年8月5 日《沈阳晚报》。
    [21]张秀红诉长治市民政局婚姻登记纠纷案,http://www.jswqw.com/ReadNews.asp?NewsID=877
    [22]见《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审理婚姻登记行政案件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第九条规定,载浙江省政府网,http://www.zj.gov.cn/gb/zjnew/node3/node22/node166/node222/node1463/userobject9ai127358.html,访问时间,2013年3月28日。
    [23]赵亚亚:《婚姻登记行政诉讼司法审查研究》,http://edu.wanfangdata.com.cn/ShowManager/degree/detail?resourceId=D137956,访问时间:2013年3月28日。
    [24]陈晨:《从形式审查到实质审查的转变——论我国婚姻登记行政诉讼的审查标准》载《审判权运行于行政法适用问题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1月出版,第751—759页。
    [25]孙若军:《瑕疵结婚登记处理方式的体系化思考》《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4年第06期。
    [26]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解释三》》“新闻发布稿”;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杜万华就《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答记者问。奚晓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8月版,第7—8页;第16页。孙若军 《瑕疵结婚登记处理方式的体系化思考》《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4年第06期。
    [27]不成立婚姻,就是不符合婚姻法第八条规定的形式要件,婚姻没有成就。
    [28]从我国婚姻立法来考察,“瑕疵婚姻”不应当包括婚姻法第10条、第11条的无效婚姻、可撤销婚姻。
    [29]南昌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7)西民一初字第597号,东方法眼网 http://www.dffy.com/sifashijian/ws/200801/20080107102650.htm
    [30]《婚姻法解释(三)》新闻发布稿和时任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现任最高法审判委员会专委)杜万华“答记者问”,奚晓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8月版,第7—8页;第16页。
    [31]孙若军:《瑕疵结婚登记处理方式的体系化思考》《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4年第06期。
    [32]详见王礼仁:《反婚姻诉讼分裂法》,北京大学法律信息网
    (上)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Html/Article_79336.shtml
    [33]奚晓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8月版,第7—8页;第16页。
    [34]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2)渝五中法民终字第01621号判决(继承),婚姻当事人没有结婚证和档案,但婚姻事实清楚,仍然认定有婚姻关系。http://www.dffy.com/sifashijian/ws/201208/30900.html
    [35]如今这种情况仍未改变。如2013年8月5日上午,翠屏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审理的原告丁某诉被告翠屏区民政局民政婚姻登记一案,并当庭对被告翠屏区民政局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虚假材料办理的《结婚证》作出了撤销的判决。见《区法院邀请代表委员旁听行政案件庭审》,http://www.ybpaw.com/news.asp?id=24836&page=0
    [36]杜万华、程新文、吴晓芳:《人民司法》2011年第17期。
    [37]孙若军:《瑕疵结婚登记处理方式的体系化思考》《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4年第06期。
    [38]孙若军:《瑕疵结婚登记处理方式的体系化思考》《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4年第06期。
    [39]奚晓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8月版,第39页。
    [40]王礼仁等:《借用他人登记结婚的诉讼路径与效力判断》,载《人民法院报》2010-11-11(7)
    [41]安庆一夫妻造假结婚后导致离婚难,安庆网http://www.anhui.cc/news/20110509/41854.shtml
    [42]王礼仁:《婚姻诉讼前沿理论与审判实务》(第13章),人民法院出版社,2009年5月版,第555页—655页。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007)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