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礼仁的个人空间

十大典型案例中的问题案
——对重庆十大行政诉讼案例中婚姻行政登记案评析
发布时间:2015/7/20 13:44:22 作者:王礼仁 点击率[643]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摘要】重庆十大行政诉讼案例中婚姻行政登记案,作为一个正面的典型案例,存在诸多问题。第一,婚姻登记14年后提起行政诉讼,超过了最长行政诉讼起诉期限,人民法院不应受理。本案适用司法解释关于“由于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的规定受理本案,属于理解和适用法律错误;第二,结婚后共同生活11年,并生育子女,仅因婚姻登记姓名瑕疵撤销婚姻登记,其实体处理也难言具有正确性或典型性;第三,行政诉讼根本无法解决婚姻登记效力纠纷,用行政诉讼解决婚姻登记效力弊端甚多。因而,本案不仅不具有典型意义,反而会造成误导等不良效果。

    【中文关键字】十大行政诉讼案;婚姻登记;起诉期限;法律适用

    【学科类别】婚姻、家庭法

    【写作时间】2015年


        2015年07月13日,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外发布了《2014年重庆法院行政审判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以及2014年重庆行政诉讼10大案例情况,其中案例“第10”是“王某诉重庆市璧山区民政局婚姻行政登记案”。《白皮书》将此案作为一个典型案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但在我看来,无论是诉讼路径或程序,还是实体处理,这个案件并不是一个好的正面的好的典型案件,而是一个适用法律错案或有严重瑕疵的案件。下面拟对这个案件进行简要分析。
     
        一、重庆高院《白皮书》关于王某诉重庆市璧山区民政局婚姻行政登记案的介绍
     
        (一)基本案情
     
        原告王某与“朱小艳”于1999年在被告重庆市璧山区民政局处结婚登记。《结婚登记申请书》上关于“朱小艳”的主要记载为:姓名朱小艳,出生日期1977年1月27日,户籍地贵州仁怀市,出生地贵州仁怀市五马镇大岩头村堰塘组,身份证件号522130770127202。“朱小艳”提交的《婚姻状况证明》主要记载内容为:我单位大岩头村堰沟组与王长风同志申请结婚登记,证明如下:姓名朱大艳,出生年月日一九七七.一.二十一。 2001年,王某与“朱小艳”生育一子。2010年春节,“朱小艳”因故离家出走后未归。2013年10月30日,原告向公安机关查询《结婚登记申请书》和《结婚证》上记载的“朱小艳”户籍信息及《婚姻状况证明》上记载的“朱大艳”身份登记信息,公安机关未查到与之匹配的身份信息。2013年12月24日,原告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该结婚登记。
     
        (二)裁判结果
     
        重庆市璧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婚姻状况证明》上记载的女方姓名、出生年月与《结婚登记申请书》及《结婚证》上的记载明显不符,且该《婚姻状况证明》不符合形式要求,但被告对此疏于审查仍予以结婚登记,违反法定程序。关于原告起诉是否超过法定起诉期限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三条的规定,[1]由于不属于原告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限,其被耽误的时间不应计算在起诉期限内,原告提起本案诉讼未超过起诉期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3目之规定,判决撤销该结婚登记行政行为。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
     
        (三)典型意义
     
        本案的焦点在于:婚姻登记行政诉讼案件的起诉期限如何确定。根据198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之规定,行政诉讼起诉期限为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超过此期限,当事人即丧失对行政行为的起诉权利。但一些特殊情形的发生可能会造成当事人超过法定起诉期限提起行政诉讼,若法院一律不予受理,将损害社会公平正义。为此,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司法解释对法定起诉期限的适用作出例外规定,对法定期限的扣除即是一种特殊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三条的规定,由于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王某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系在“朱小艳”离家未归后经查询获知“朱小艳”身份虚假之时,此前因“朱小艳”隐瞒真实身份以及婚姻登记机关疏于审查导致王某并不知晓其权利受到侵害,故前述不属于王某自身原因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限内。王某获知其权利受到侵害后,及时提起行政诉讼,未超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的2年起诉期限。[2]
     
        二、本案关于诉讼期限的法律适用与理解是错误的
     
        从上述介绍可以看出,《白皮书》发布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对行政诉讼期限的理解与适用。然而,在我看来,本案关于诉讼期限的法律适用与理解是错误的。
     
        1、王某与“朱小艳”于1999年登记结婚,到2013年12月24日王某提起行政诉讼时,已经14年了。
     
        2、本案已经超了最长起诉期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2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20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5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根据上述规定,婚姻登记行政诉讼的最长起诉期限是5年。本案已经超了5年,人民法院不应受理。
     
        3、本案的错误在于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3条理解和适用错误
     
        5、本案的审理在2014 年修正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生效前,根据当时行政诉讼法规定行政诉讼起诉期限为当事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超过此期限,当事人即丧失对行政行为的起诉权利。尽管最高院解释第43条规定“由于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因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而不能提起诉讼的,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值得注意的是,它只适用一般起诉期限,即超过了三个月但在五年以内,可以适用解释第43条提起行政诉讼。但不适用最长起诉期限,即超过了五年则不能再适用解释第43条规定。否则,设定最长起诉期限则没有意义了。
     
        三、 电脑上“查无此人”并非现实中亦无此人
     
        王某通过公安机关查询无“朱小艳”相匹配的身份信息,并不意着现实中没有与王某结婚的这个真实的人存在。
     
        这里介绍一个在民事诉讼中审理使用虚假身份“查无此人”的案件,可以参考。枞阳法院在民事诉讼中成功地审理了“查无此人”的离婚案件。
     
        2004年陈帅与唐燕登记结婚,当年12月,唐燕生下女儿陈文。2007年2月,在又一次激烈争吵后,唐燕离家出走,从此与陈帅断了联系。2010年12月,失去耐心的陈帅向枞阳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与妻子唐燕离婚。在诉讼中法官发现唐燕身份有问题。办案法官来到当地派出所请求协助查询唐燕的身份。当户籍管理员将结婚证上唐燕的身份证号输入公安户籍网,微机显示“查无此人”,再按照原告起诉状上载明的被告户籍地址查找,亦查无“唐燕”此人!但法官并没有简单地驳回原告离婚起诉,要求其通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解决,而是通过大量工作,查清当年“唐燕”有时将名字写成“唐燕”,有时又写成“唐妍”,最终查明“唐燕”的真实身份后判决双方离婚。[3]
     
        应该说,这个案件通过民事程序处理得很好,值得推广。
     
        如果通过行政诉讼,肯定会以“查无此人”撤销其婚姻登记。此案也说明行政诉讼中的所谓“查无此人”,有许多并非“查无此人”。
     
        事实上,还有一些案件当事人为了撤销婚姻,对于姓名等身份信息登记错误,但真实身份明确的案件,因婚姻登记与户籍登记不相吻合,也以“查无此人”诉讼撤销婚姻。
     
        《白皮书》中的“朱小艳”或“朱大艳”的真实身份是可以查清,只是行政诉讼简单的以无相匹配的身份信息撤销婚姻登记而已。
     
        四、仅凭身份信息登记瑕疵是否可以撤销婚姻?
     
        1、“朱小艳”并非骗婚;
     
        2、“朱小艳”与王某有真实的结婚意愿和共同生活事实。王某与“朱小艳”结婚后共同生活了11年,并生育一子。
     
        3、王某与“朱小艳”共同生活11年, 王某不可能不了解“朱小艳”真实身份,事实上只是一个婚姻登记姓名瑕疵问题。
     
        4、如果仅凭身份信息登记瑕疵,即可以撤销婚姻,那么撤销婚姻就太多了。如将“陈必勇”登记为“陈毕勇”……等等,都要撤消了。
     
        5、姓名错误、部分身份信息登记错误,并不影响婚姻效力。对此,我在《使用虚假身份登记结婚的三大问题》有论述,在此不再赘述。[4]
     
        五、婚姻登记效力行政诉讼的反思
     
        婚姻登记效力行政诉讼一直是一个走不出的误区。实际上,行政诉讼根本无法适用婚姻登记效力纠纷,用行政诉讼解决婚姻登记效力弊端甚多。
     
        (一)婚姻效力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均存在法律障碍
     
        1、行政复议的路径不通
     
        2、行政诉讼撤销瑕疵婚姻的根据不足
     
        3、婚姻登记无过错案件不属于行政诉讼调整范围
     
        4、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期限不适用瑕疵婚姻效力。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处理婚姻登记效力案件,一般只有三种选择或结果:一是因超过诉讼期限而驳回;二是曲解诉讼期限而受理;三是公开违反诉讼期限规定而受理。
     
        (二)婚姻效力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均存在功能性障碍
     
        1、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审查对象不适用瑕疵婚姻效力
     
        2、行政复议和行政审判的判断标准不适用瑕疵婚姻效力
     
        3、行政判决的功能和形式不适用瑕疵婚姻效力
     
        4、行政诉讼无同时确认诸多婚姻形态效力案件
     
        5、行政诉讼难以处理“被结婚”案件
     
        6、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证据规则、撤诉等规定难以适用婚姻效力
     
        7、在行政诉讼中进行实质审查偏离行政诉讼的性质和宗旨
     
        8、不涉及登记行为的违法与否的婚姻效力纠纷难以纳入行政诉讼管辖范围
     
        (三)婚姻登记机关不应成为民事婚姻效力纠纷的被告
     
        (四)行政诉讼程序不具有审理婚姻效力的“合法资格”
     
        在司法实践中,一些程序瑕疵婚姻被强行通过行政诉讼撤销了,有人便据此认为行政诉讼可以解决瑕疵婚姻。这实际上是一种误解,是“一案障目”。且不说其受理和撤销的婚姻是否正确或符合法律,假设所受理和撤销的某一婚姻没有法律障碍,那也仅仅是一种巧合,属于“歪打正着”。因为所谓行政诉讼可以解决婚姻效力纠纷,往往具有偶然性,即只有在某些特定条件才有可能。这些特殊条件至少有:
     
        1、婚姻登记机关必须存在过错。如果婚姻登记机关不存在过错,显然不具有行政诉讼的价值和意义。
     
        2、没有超过行政诉讼时效。如果超过行政诉讼期限,行政诉讼则无法受理。
     
        3、婚姻登记违法行为足以否认其婚姻效力。如果违法行为不足以否认其婚姻效力,行政诉讼既要确认行政行为违法,又要确认婚姻有效,其判决功能难以实现。
     
        4、不存在与之相关的其他婚姻形态需要同时确认的情形。如果在同一婚姻中存在登记婚姻与事实婚姻两种交叉形态,或者登记离婚后一方再婚,行政诉讼则不具有应对这种复杂现象的功能,根本无法承载此类诉讼案件。
     
        5、不存在民政机关拒不举证、拒不到庭等情形。否则,按照行政诉讼的有关规定,则将直接推定婚姻登记缺乏根据而撤销登记。这将会导致不应当撤销的婚姻被撤销。
     
        然而,在婚姻登记瑕疵案件中,同时具备上述几种情形的案件并不多。从整个案件看,有90%以上登记机关尽到了法定注意义务,并不存在过错或违法行为;有95%以上超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期限;有80%以上的登记瑕疵,不影响婚姻效力;登记婚姻与事实婚姻交叉并存、登记离婚后再婚以及民政机关拒不举证、拒不到庭的情形也时有发生。这些情形实际上都无法通过行政诉讼解决。
     
        作为解决某一具体纠纷的诉讼机制,不仅要与其性质相符,而且必须适用于某类纠纷的全部情形,具有普遍适用价值或指导意义。婚姻效力行政诉讼不仅与其性质不合,而且只能勉强适用少数情形,这样的诉讼机制或制度,显然无法承载或完成其应有的诉讼使命,不具有担当某一具体纠纷诉讼制度的“合法资格”,不符合一项诉讼制度存在的价值,不能成为解决婚姻效力纠纷的选择机制。
     
        (五)行政程序解决婚姻登记效力只能造成“一卡二乱三慢”
     
        婚姻登记引起的纠纷,有单纯的行政侵权与婚姻效力两类。而行政诉讼受理的主要是婚姻效力。婚姻效力属于典型的民事案件,而且婚姻有效与无效、成立或不成立,只有一个判断标准,即民事标准。行政程序审理婚姻效力,明显存在程序与实体“两张皮”。而且学者和法官的学科和专业也因此混淆。更为重要的是,行政诉讼的审理对象、判断标准、证据规则、诉讼期限等,均不适用婚姻效力。由于婚姻效力所涉及的诸多问题,行政程序根本无法承载,行政法官也无法担当,“有婚离不了,无婚摆不脱”等“一卡二乱三慢”现象,已成为婚姻效力行政诉讼的常态。[5]
     
        (六)民事程序完全可以解决婚姻登记效力纠纷,行政程序没有存在的价值
     
        婚姻效力行政诉讼的弊端如前所述,保留婚姻效力行政诉讼不仅与其性质不符,而且由于行政诉讼规则不适用婚姻效力,则需要建立两套行政诉讼机制、两班研究人员和审判法官,即在行政诉讼法中分别建立一般诉讼机制和婚姻诉讼机制两套体制和两班人马。更为重要的,即使两套行政诉讼机制,也不能完全解决婚姻效力问题。与此同时,由于在民事诉讼也存在家事诉讼程序、家事审判机构和家事法官,婚姻效力行政诉讼不仅导致其内部出现两套体制和两班人马,也会导致与民事诉讼中的家事程序、机构、人员重叠。这种机制不仅立法和司法成本高,而且还会造成适用法律不统一等诸多弊端。从婚姻效力案件的基本性质以及家事案件的特点看,应当走集中化、专业化道路,将婚姻效力案件统一纳入民事家事程序体制内解决,才是正确的选择。对此,我在《反婚姻诉讼分裂法 》[6]一文中有详细论述,此不赘述。


    【作者简介】

    王礼仁,宜昌市中级法院家事法官。

    【注释】

    [1]第四十二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织不知道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其起诉期限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计算。对涉及不动产的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20年、其他具体行政行为从作出之日起超过5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第四十三条 由于不属于起诉人自身的原因超过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因人身自由受到限制而不能提起诉讼的,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间内。
    [2]重庆法院去年新收一审行政诉讼案5008件 行政机关败诉率五年内最高
    http://www.cq.xinhuanet.com/2015-07/13/c_1115906662.htm。
    [3]安庆一夫妻造假结婚后导致离婚难,安庆网http://www.anhui.cc/news/20110509/41854.shtml。
    [4]王礼仁《使用虚假身份登记结婚的三大问题》,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Html/Article_73718.shtml。
    [5]王春晖 、王礼仁:《婚姻效力纠纷管辖权再分配》《人民司法》(应用)2015年第3期。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9353af0102w3fu.html。
    [6]王礼仁《反婚姻诉讼分裂法》
    (上)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Html/Article_79336.shtml
    (中)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Html/Article_79337.shtml
    (下)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Html/Article_79338.shtml。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643)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