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礼仁的个人空间

利用卫星转移电信资费 如何定性?
发布时间:2004/12/15 20:23:00 作者:王礼仁 点击率[1849] 评论[0]

    【中文关键字】利用卫星 转移 电信资费 定性

    【学科类别】刑法总则

    【写作时间】2004年


    利用卫星转移电信资费 如何定性?
       王礼仁
      〖主要案情〗
      香港讯达有限公司经理万宏(男,41岁)承包了美国打往越南、古巴的国际长途电话业务,并租用了一条卫星通道。万宏和大陆的一些不法人员,通过非法架设卫星接受设备,将经由美国打往越南、古巴的国际长途电话,转接到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的48部电话上,导致该公司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形成了560余万元的无主巨额话费。该公司发现后,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警方通过21天的艰苦侦察,终于破获此案。
      2001年4月,万到大陆与田德生多次在武汉“考察”,预谋通过卫星将美国的这一长途电话业务话费转接到武汉的电话上,以此获取巨额话费。两人商定,由万宏、徐细兵负责提供设备技术,田德生负责物色、选定作案地点及提供电话线路。万按国际长途通话总时长,与田分成。
      2001年5月中旬,田德生带着李连营(化名王强)到汉,雇请陈健、王昕持“刘辉”的假身份证到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报装了48部电话。电信部门在汉口南光酒店装机后,田得生又将48部电话线路非法割接到200米外的汉口西北湖宾馆。与此同时,徐细兵将卫星接受天线和机房设备运到武汉,在汉口西北湖宾馆楼顶平台上装置了国际卫星接受天线, 接通经由美国至越南、古巴的国际长途线路。他们将美国打往越南、古巴的国际长途电话,通过卫星发射到装在武汉的卫星接受天线上,然后通过自动转接设备,将这些电话通过48部电话送往越南、古巴。这样,就把发生在美国的巨额国际长途话费摊到了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的帐上。经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核实发现,从2001年6月1日至6月29日,这48部电话打出的国际长途话费达560余万元。同时,万则将美方支付的话费尽收囊中。
       该办案民警说,这是一起新型案件,对涉案人员定什么罪,我国刑法没有具体规定。2000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就此作出的司法解释,对这类犯罪行为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但解释中要求的部分证据,涉及多个国家,无法取证。(上述案情见《楚天都市报》2002年3月8日)。
      〖定性分析〗
      此案公布后,对于如何定性, 争论十分激烈。大致有三种意见:1、应定非法经营罪。主要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扰乱电信市场管理秩序案件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应定诈骗罪。其主要理由是:行为人是利用假身份证报装电话,符合诈骗罪的特征。3、应定盗窃罪。主要理由是:行为人属于特殊的盗接他人通讯线路,窃取他人话费的新型盗窃行为。我们认为,本案应定盗窃罪。其理由如下:
      1、本案不属于单纯非法经营电信业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扰乱电信市场管理秩序案件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非法经营电信业务,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是指“违反国家规定,采取租用国际专线、私设转接设备或者其他方法,擅自经营国际电信业务或者涉及港澳台电信业务进行营利活动,扰乱电信市场管理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它所侵犯的客体是电信市场管理秩序。本案行为人虽然非法架设了卫星接受设备,可以接转国际电信业务,从形式上看,好象是非法经营电信业务。但实际并不是一个单纯的非法经营问题,而上是利用卫星设备作中转工具,连接武汉的48部电话,将其在香港租用经营的国际电信业务资费转入武汉的话机上,使武汉分公司支付其经营国际电信业务的资费,自己尽收美方支付的话费。这实际上是窃取武汉分公司的话费,侵犯了武汉分公司的财产所有权。而不是一个单纯的扰乱电信市场管理秩序问题。
      同时,根据解释关于非法经营电信业务,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有关数额计算来看,本案也不符合非法经营罪的特征。解释第二条规定:经营去话业务额100万元以上或者经营来话业务造成电信资费损失数额100万元以上的,属于情节严重。经营去话业务额500万元以上或者经营来话业务造成电信资费损失数额500万元以上的,属于情节特别严重。根据解释第十条的规定:“经营去话业务数额”,是指以行为人非法经营国际电信业务或者涉及港澳台电信业务的总时长(分钟数)乘以行为人每分钟收取的用户使用费所得的数额。“电信资费损失数额”,是指以行为人非法经营国际电信业务或者涉及港澳台电信业务的总时长(分种数)乘以在合法电信业务中我国应得到的每分钟国际结算价格所得的数额。而本案中的560万与上述数额的性质相差甚远。这560万元都是应该由行为人自己支付的电信资费,不能用上述方法进行计算。如果行为人只是利用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话机或通讯线路,非法经营国际电信业务,在收取美方支付的话费同时,向武汉分公司支付其电信业务经营资费,则属于非法经营电信业务,可按上述方法计算;或者行为人非法租用国际专线、私设转接设备或其他方法,擅自经营国际或港澳台电信业务,并未把电信资费偷摊给他人,仅仅从中赚取通话总时长的结算价差,也属于非法经营电信业务,可按上述方法计算。但本案的行为人并非如此,他们在香港有合法的经营线路和卫星通道,他们在武汉架设卫星接受天线,并不是为了经营国际电信业务,而是为了转移应由自己支付的电信资费 。因而,从本案的实质来看,并不是非法经营电信业务,而是窃取他人财产。
      
      2、本案行为人利用卫星作中转,盗接武汉分公司的话机,实际上是一种特殊的盗接他人通讯线路的行为,即利用高新技术进行盗接。它与一般盗接通讯线路没有本质区别。所不同的只有两点:一是利用卫星转接,与一般盗接的手段不同。二是一般盗接他人通讯线路,是直接窃取他人话费;而本案的行为人是把自己的话费转移到他人的话机上。因为这48部话机虽然是行为人报装的,但都是以假身份证办理、无人承担话费的话机。因而,将话费转移到48部话机上,实际是转移到他人的话机上,即武汉分公司的话机上,使武汉分公司遭受巨额损失。这实际上是一种盗接线路的盗窃行为,与刑法265条规定的盗窃行为并无本质区别。也就是说,行为人秘密通过卫星将美国打往越南、古巴的国际长途电话发射到装在武汉的卫星接受天线上,然后通过自动转接设备,将这些电话通过48部电话送往越南、古巴,使发生在美国的巨额国际长途话费摊到了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的帐上。这种通过卫星和先进设施盗接他人通信线路,和一般盗接通信线路,其性质是一样的。行为人通过通信线路秘密转移自己应承担的话费,实质上就是窃取电信费用。其行为完全符合刑法265条的犯罪特征。
      3、行为人利用假身份证报装话机,是为盗接创造条件,48部电话仅仅起了一个中转连接作用,行为人主要是通过秘密架设卫星接受天线,秘密通过卫星将自己应承担的电信资费,转移给他人,实现其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 。因而,本案的基本特征是窃取,而不是骗取。所以,本案也不宜定诈骗罪。
      4、行为人虽然形式上有非法经营电信业务的行为,但其目的是为了窃取他人的话费,因而,可按盗窃罪从重处罚,不宜另定非法经营罪与盗窃罪实行数罪并罚。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84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