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礼仁的个人空间

窃取移动电话的数额计算和附带民事诉讼的范围
发布时间:2004/12/15 20:09:00 作者:王礼仁 点击率[1618] 评论[0]

    【中文关键字】窃取 移动电话 数额计算 附带民事诉讼

    【学科类别】刑法总则

    【写作时间】2004年


    窃取移动电话的数额计算和附带民事诉讼的范围
      
      王 礼 仁
      
      【主要案情】
      被告人蔡闵州,男,四岁,汉族,台湾省云林县人,初中文化程度,经商,住台湾省台北县新庄市中平路16号3楼。1996年6月13日因盗窃被监视居住,1996年7月3日被依法逮捕。
      被告人许文华,男,39岁,汉族,福建省泉州市人,高中文化程度,尤业,仆台湾省漳化县鹿港镇廖盾里十邻鹿和路二段281号。1996年6月13日因盗窃被监视居住,1996年7月3日被依法逮捕。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厦厂1市邮电局,住所厦门市湖滨北路邮电大楼。
      法定代表人李振群,男,系厦门市邮电局局长。
      1996年3月间,被告人蔡阂州从台湾携带一台空中截码器和9部台湾产“阿哥哥” 等机型移动电话人境,尔后在厦门恒通大厦。石狮市石永路尾A幢504室,使用空中截码器窃取115对移动电话的识别码和电子串号,并将窃取的移动电话码号充入9部“阿哥哥”等机型的移动电话空机中,先后非法复制10部移动电话(其号码分别 为 0592——900ll887、0592——9036704、0592——9032726、0592一9002825、0592——9052916、0592——9002923、0596——9007189、0599一998651各一部,0592—9014817两部)共计盗窃人网费人民币3万元。被告人蔡阂州多次非法使用上述复制的移动电话,给用户造成1700余元人民币的经济损失。此外,被告人蔡问州还于1996年6月日将一部台湾产“阿哥哥”型的非法复制的移动电话(号码为0592——9014817)提供给被告人许文华使用,并向被告许文华传授非去复制移动电话的方法,同时还将窃取来的移动电话码号和作案工具“小豆豆”提供给被告人许文华。1996年6月11日晚,被告人许定华按照被告人蔡冈州传授的方法和提供的窃取的移动电话码号,重新非法复制一部移动电话(号码为0592—992255)并予以使用。另被告人许文华还于1996年5月中旬,从黄文传(另案处理)手中得到一部摩托罗拉9900型的非法复制的移动电话。被告人许文华明羽这3部移动电话系非法复制的移动电话,仍多次非法使用和提供上人使用,造成用户经济损失计人民币3500余元。
       案件起诉后,厦门市邮电局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厦门市邮电局诉称:被告人蔡闵州。许文华:利用截码器截取号码输人移动电话和利用移动电话监听和并机使用,现已查明并用电话码号11个,造成用户损失人民币13250元和原告人信道损失费人民币 55万元。因此,要求对二被告人追究刑事责任,并赔偿用户损失人民币13250元和原告人信道损失人民币55万元。
      被告人蔡闵州对附带民事责任诉讼原告人提出的赔偿经济损失的请求没有异议,要求其家人尽力赔偿。
      被告人许文华未作书面答辩。庭审中,许文华对附带民事诉讼Z告人提出的赔偿经济损失没有异议,但要求其家人代为赔偿。
      经查,被告人蔡闵州来大陆经商,但大陆无个人财产,被告人许文华在大陆亦无个人财产。
       审理期间,被告人蔡闵州、许文华的家人分别代为退赔了34800元和6540元(即检察机关指控认定的盗窃数额),但提出民事赔偿问题确囚无经济能力故无法替各被告人赔偿。
      【法院认定】
      厦广]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蔡闵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空中截码窃取115对移动电话号码,非法复制和使用 10部移动电话,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且其盗窃数额达人民币34700余元,数额巨大,情节特别严重,应从重处罚。被告人许文华在由被告人蔡闵州向其提供窃取的移动电话和作案工具,并向其传授犯罪方法的情况下,非法复制一部移动电话码号并予以使用,此外还非法使用两部非法复制的移动电话,其行为也构成盗窃罪,其盗窃数额达人民币6530元,数额巨大,应予惩处。两被告人系共同犯罪。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蔡闵州盗窃数额34700余元,接近特别巨大的提法有误。二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对两被告人分别盗窃的数额所作的辩护意见理由不足,不予采纳。原告人厦门市邮电局提出附带民事赔偿请求有理,应予支持,但被告人在大陆无私人财产,其委托代理人又无赔偿能力,故无法支持。据此,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1979)《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二十二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之规定,于1996年12月9日作出判决:一、被告人蔡闵州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被告人许文华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二、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等予以没收,赃款退还厦门市邮电局及用户。
      【疑难问题】
       1、本案的盗窃数额如何计算;2、本案是否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分歧意见】
       1、关于盗窃数额的认定。第一种意见,即两被告人及辩护人的意见认为,对两人的盗窃数额计算有误。蔡闵洲只并机2部,不是10部;许文华非法使用的并机话费不是3500元。许文华及其女友使用的话费应为2561.78元。另一种意见认为,非法盗窃移动电话码号的盗窃数额以当地邮电部门规定的移动电话人网费计算,而使用非法复制的移动电话则以移动电话合法用户的实际损失计算。实际损失无法直接确认的,应当以合法用户的移动电话被复制后的月缴费额减去被复制前6个月的平均电话费推算(不足6个月的,以实际使用的月平均话费推算)。对两被告人的盗窃数额计算是正确的。
      2、本案是否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案是否属于附带民事诉讼的范围?法院将其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并受理了此案。但有的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本案不属于附带民事诉讼的范围,法院受理本案的附带民事诉讼不当。
      【评析意见】
      采用空中截码器窃取移动电话码号并非法复制和使用移动电话,是新形势下侵犯财产犯罪的一种新手法。最高人民法院于1995年9月13日法复(1995)6号《关于对非法复制移动电话码号案件如何定性问题的批复》中明确指出:对非法复制窃取的移动电话码号的行为,应当以盗窃罪从重处罚。对明知是非法复制的移动电话而使用,给他人造成损失的,也应以盗窃罪追究刑事责仟。这就给人民去院严厉打击此类犯罪,提供了法律依据。盗窃犯罪是以非法占有公私财产为主要目的,公私财产作为盗窃犯罪侵犯的对象,既包括有形的、物质性的物体,也包括电力、电话等等无形的、非物化形态的财物和信息形态。非法复制移动电话和使用非法复制的移动电后的行为,其侵犯的对象正是此类无形的财产。因为,侵犯的对象虽是移动电话码号,但它是一定财产价值的载体,具有特定的经济价值和实用效能,因此其可作为盗窃犯罪侵犯的对象。本案中,被告人蔡闵州携带空中截码器人境,并使用该器窃取了大量移动电话冯号后输码并机,非法复制10部移动电话并使用。其行为不仅侵犯了受害人(即合法用户)的财产所有权,同时也构成了对正常的邮电通讯管理秩序的侵犯。被告人许文华明知蔡提供的移动电话的码号是窃取的,仍按蔡传授的方法,重新非法复制一部移动电话并使用,先后共多次非法使用和提供他人使用3部非法复制的移动电话,其行为特征也符合最高院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及刑法的有关规定。一审法院以盗窃罪对两被告人依法定罪是正确的。
      1、关于盗窃数额的计算。
       在审理中,两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对检察院指控的两被告人分别盗窃的数额表示异议,认为:蔡只并机2部,非10部;公诉机关指控许文华非法使用的两部移动电话并机的话费为3500多元,计算有偏差。许文华及其女友使用的话费是人民币2561.78元。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非法盗窃移动电话码号的盗窃数额以当地邮电部门规定的移动电话人网费计算,而使用非法复制的移动电话则以移动电话合法用户的实际损失计算。实际损失无法直接确认的,应当以合法用户的移动电话被复制后的月缴费额减去被复制前6个月的平均电话费推算(不足6个月的,以实际使用的月平均话费推算)。对照本案,两被告人盗窃犯罪数额经公开开庭审理,法院依法对公安机关缴获的作案工具及非法使用的移动电话,以及市邮电局提供的有关文件、话费使用情况记录、流水单、有关证人的证言进行质证、认证,而且两被告人的供述印证,这些证据均说明被告人蔡闵州使用截码器窃取移动电话码号 115对,非法复制10部移动电话,并多次使用,盗窃入网费人民币3万元,给用户造成门1700余元人民币的经济损失,数额巨大;被告人许文华非法复制一部移动电话并使用(每部入网费为3000元),此外,还非法使用2部非法复制的移动电话(使用话费3530元),故盗窃数额共6530元,数额巨大的事实清楚,两被告人律帅的辩护意见显然不能成立。
      应当注意的是,移动电话的入网费目前已经取消,今后对计算盗窃移动电话码号的,只能计算非法使用给他人造成的话费损失,不能计算入网费了。
       2、关于附带民事诉讼的处理。
      本案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厦门市邮电局同时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审法院认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诉有被告人使用非法并机的话制己录及流水单等证据佐证,请求有理,应于支持。两被告人对原告人提出的赔偿经济损失的请求没有异议,均请求其家人尽力代为赔偿。为此,法院多次与两被告人的亲属联系,主持民事诉讼的调解,并对两被告人的财产情况进行调查取证。由于现有证据无法证实两被告人在大陆拥有个人财产,而他们在台的财产,由于两岸隔绝的现状,无法进一步调查取证,更谈不上由法院依法扣押执行。其委托的代理人(亲属)虽一再表示尽力为两被告人筹款代为赔偿,而且也分别退赔了3000余元和6000余元,但他们已无能力,亦无法律根据有代赔义务,因此,一审法院没有判决两被告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亦无在判决主文中驳回原告人的诉讼请求,而是采用了在法律文书的理由部分说明原因的办法,对本案附带民事诉讼的处理作了交代。
       我们认为,本案附带民事诉讼,在程序上存在问题。2000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148次会议通过,自2000年12月19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 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质损失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对于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精神损失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根据上述规定,附带民事诉讼的范围只限于两种情况:一是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质损失;二是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本案附带民事诉讼的范围,既不是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而遭受物质损失,也不是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不属于附带民事诉讼的范围。
      本案附带民事诉讼原告请求赔偿的内容,实际上是犯罪分子非法占有、处置的财产。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犯罪分子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而使其遭受物质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被追缴、退赔的情况,人民法院可以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经过追缴或者退赔仍不能弥补损失,被害人向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另行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受理。”可见,本案附带诉讼的范围,首先应当采取追缴和责令退赔的方法处理,经过追缴或者退赔仍不能弥补损失,被害人向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另行提起民事诉讼,不应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处理。本案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处理,在程序上是不当的。但由于本案是在上述司法解释颁布之前处理的案件,当时尚无明确规定,在当时情况下,受理此案是可以理解的。但上述司法解释颁布后,应当严格按照解释规定的要求执行。今后遇到此类情况,不能再作附带民事诉讼处理了。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618)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