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跃龙的个人空间

我们容忍和承受的只是虚假新闻?——“致癌毛巾”诉央视名誉侵权案引发的思考
发布时间:2008/10/26 11:09:00 作者:苏跃龙 点击率[1614] 评论[0]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08年


     

      “致癌毛巾”诉央视名誉侵权一案,央视以孟林茂的海龙棉织厂为典型,报道海龙棉织厂在使用致癌染料的“源泉染厂”漂染毛巾,然后得出“劣质毛巾暗藏强致癌物”的结论,这是不争之事实。孟林茂未在使用致癌染料的染厂漂染毛巾,法院已经查明;虽央视报道之前未对毛巾做鉴定,但报道后主管部门未在其毛巾中检出致癌物,法院也已查明;被调查染厂染料中是否确有致癌物质,还应存疑,――可能是央视未提交染料鉴定报告并且其采访记者称染料也并非全部来自染厂或其他什么原因,判决未提及因此也就省略了司法判断。然而,二审法院还是坚持认为央视报道“针对染料环节而非针对孟林茂”,“基于一些毛巾厂使用致癌染料的现象而非针对或直接指向孟林茂”;坚持认为“孟林茂的毛巾不合格虽与致癌染料无关,但仍然是不合格”,央视报道其“使用致癌染料”并不失实;并且,法院的判决书中明明还有一条更重要的理由“因毛巾产品与大众生活紧密相关,其安全问题涉及公众利益,孟林茂的海龙棉织厂作为生产毛巾的企业对于媒体与公众对其产品质量及安全的苛责,应予以必要的容忍”,所以,法院还是最终坚持认定央视报道“主要内容真实,无污辱诽谤内容”,从而驳回了孟林茂要求央视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的请求。因为法院认定央视报道“主要内容真实,无污辱诽谤内容”,并且在另一名誉侵权案中法院同样认定直接报道孟林茂毛巾含致癌物的大众科技报报道也是“主要内容真实,无污辱诽谤内容”,无论央视,还是直接报道他毛巾含致癌物的媒体都一样胜诉了,媒体没有义务为孟林茂来恢复名誉,进行更正,他将永远背着制造致癌毛巾的“奸商”恶名,受万夫唾指! 此案备受关注和争议,其司法理念、其独创性原则、其引发的论题和可能造成的影响,也实在值得让人深思。 

      一、“致癌毛巾案”体现了什么样的司法理念 

      此案使作为孟林茂律师的笔者十分感慨。央视采访人员听到采访对象提到“海龙”二字就认为是“海龙棉织厂”,报道前未对任何毛巾进行鉴定,染料取样化验以其他染料冒充染厂染料化验并进行报道,媒体对社会和公众的责任心在哪里?媒体对于企业、个体工商户、或一个公民个人的声誉,从来具有“一言杀人,一言活人”的影响力,报道其产品“暗藏强致癌物”的情况下,被报道者境况可知,但法院仍要求“予以必要容忍”,受害者容忍媒体批评的限度在哪里?此案和另一起诉直接报道孟林茂毛巾含致癌物的大众科技报名誉侵权案,央视和大众科技报都未能提交任何证据证实其对孟林茂的报道客观真实,孟林茂倒是举了一大堆证据证明报道虚假,法院仍认定报道“主要内容真实,无污辱诽谤内容”,法律追求的实体正义在哪里?一二审法院对媒体批评有何证据在所不问,并一味苛责被批评的孟林茂举证,法院掌握的程序公平在哪里?媒体的错讹最需要媒体来更正和消除影响,媒体未主动更正;孟林茂不得已诉至法院,在当地法院依法起诉经长期等待和交涉未能立案,又不得已诉至北京的法院,是带着“那里有一片蓝天”的信任和希望而去,但得到是的这样的司法裁判,弱者寻求司法保护,司法救济的希望和途径在哪里?报道“劣质毛巾暗藏强致癌物”,以孟林茂的毛巾厂作为典型,却没有孟的毛巾含致癌物的事实作依据也没有其他厂毛巾作为实证,用于化验的染料是什么染料从哪里来的也不好说,连染料鉴定报告也未能让甚至作为诉讼当事人的孟林茂乃至法院见到,这样的报道在媒体和法院都看来“主要内容真实”而不需要更正,公众的知情权的必要保障又在哪里?本案的审理和判决所体现的法院的司法理念是什么? 

      笔者认为,建设和谐社会需要建立法治秩序,实现依法治国,而司法审判正是界定权利范围,平衡权利冲突,化解社会矛盾和纠纷,实现社会和谐的重要机制,是依法治国、建设和谐社会的最重要手段。法院是一个平衡器,是弱者和受害者权利救济的所在,以通过司法审判实现依法治国,建设和谐社会为目的。以司法审判实现上述目的的杠杆就是法律而不是其他。本案审理和判决体现的原则和理念,与党和人民的要求、与时代的要求相悖离,也公然违反了法律,损害了司法权威。 

      二、“致癌毛巾案”独创性的法官造法 

      如今兴法官造法,本案判决创造了“容忍原则”,因为论者争论很多,笔者也就此专门写过看法,在这里不赘述(见《容忍判决”公然践踏他人名誉权和公众知情权》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user/article_display.asp?ArticleID=44816)。法官还创造了其他两个独特原则,认真分析判决也可领悟。 

      该案审理中一二审法院未令央视承担证实其报道真实的举证责任,判决书中当然也看不到央视提交了什么证据来证实其“报道内容真实”的主张,他人也更看不到央视记者有关取样化验时以其他染料冒充染厂染料的“事实自认”,倒是只见孟林茂举出的证据。所以,判决书当然创造了一个“媒体勿需举证,报道即是事实”的原则,正如我国新闻法学家魏永征在《侵害名誉权案向媒体“倾斜”的恶劣“标杆”――评央视v海龙名誉权案》一文中所述当时苏联的“《真理报》上登载的全是真理”一样(见中华传媒网http://academic.mediachina.net/article.php?id=5819)。孟林茂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吐血”举证,还是不行,推翻不了“真理”! 

      法院一味要求作为被批评对象的孟林茂举证,甚至甚至“无所不用其极”。一审法院认为孟林茂举出主管部门抽检毛巾无致癌物的证据,但并不意味着所有毛巾不含致癌物;被采访对象的技术员出庭作证澄清所述“海龙”并非“海龙棉织厂”的事实,染厂也派业务副厂长出庭证实孟林茂未与染厂有业务往来,一审法院仍认为技术员作为被采访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并且没有进一步证据证实技术员所述有别样“海龙”的存在为由,对技术员证言不予采纳(央视记者作证人是否有利害关系未谈)。法院要求被批评对象举出“不存在被批评现象”的证据,等于创造了一个“证明不了不存在被批评现象,即是存在被批评现象”的名誉侵权领域里“无罪推定”原则! 

      三、法院只管媒体监督权和他人名誉权二者的保护吗 

      判决书未先说理,已是高屋建瓴,首先明确了判决所占据的高度,“本院认为,民事主体依法享有获得客观社会评价的权利。同时,法律亦保护媒体正当舆论监督和社会公众言论评价的权利。上述两种权利相冲突时,将通过司法审判予以界定。”但“致癌毛巾”一案,引发的论题,不单是平衡监督权和名誉权之间的关系的问题,同样涉及公众知情权问题,涉及媒体监督权、公众知情权、名誉权保护三者的平衡。保障了媒体监督权就保障了公众知情权吗,或者保障了他人名誉权应保障了公众知情权吗?当然都不是。而判决书所确立的“媒体勿需举证” 原则、“被批评对象必须证明不存在被批评现象,否则就是存在”的“有罪推定” 原则、“为了公众利益,应容忍媒体苛责”原则,忽视了公众知情权和媒体对保障公众知情权应有的责任。岂不知,公众知情权是一项极为重要的公众利益!媒体报道涉及事实的揭示和披露不应出现实质上的错误,出现了就应予以更正,属于失察就应道歉,直至赔偿损失。因为媒体承担的不仅是监督权,还同样重要的承担保障公众知情权的义务。媒体报道事实的错误,既侵害他人名誉权,又侵害了公众知情权,损害了公众利益。媒体误导甚至欺骗、愚弄了公众,会造成公众的不信任,等于媒体自牋。所以要求媒体承担真实披露、及时更正的严格责任是其作为传媒的根本属性决定的,是固媒体立身之本,自应确定为媒体的法律义务。要求其承担上述法律义务,并不妨碍其监督自由,同时也使公众知情权、他人名誉权得以保障。司法审判也应按上述原则来确定媒体的责任。为了实现上述三者的平衡,应确定媒体对所报道事实负举证责任,而不应将这一举证责任推给诉讼对方当事人。并且,对于涉及公众利益的事件的报道,媒体对于公众所承担的责任,不应小于企业、个体工商户或个人对于公众承担的责任。 

      四、我们能承受一次虚假报道,能否承受支持这样报道的判决 

      培根在《论法律》一文中说道:“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虽然中国不属于判例法国家,但判例的比照适用,也比比皆是,在我国由于新闻立法的缺陷,司法审判对媒体权利的行使更有导向性,所以这样的判例还是没有的好!这一判例的存在和沿用,给受损害的弱者、给公众和社会永留遗痛的鞭痕,鞭响还会继续,不知哪一天,哪一计鞭响会响在哪一个单位、组织、机构或个人的耳边! 

      现在,孟林茂容忍的简直不再是媒体的诋毁报道,而是纠正起来希望微茫的法院判决。这样的判决和法律适用原则更让我们沉重,让我们喘不过气来! 

      有一句话说“法律不外乎人情”,让人会有别样的理解,但我想“法律不外乎人性”是不会错的,但愿法院作出的是都是渗透着人性理念,真正人性化的判决! 

      “致癌毛巾”一案的造法和围绕此案的争论,反映了不同主体对权利的不同诉求,反映了司法理念问题,更凸现出和新闻相关的立法的不足。我国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新闻法;国务院《新闻工作者条例》规定笼统而陈旧,并且象根本不再适用一样,即便专业媒体、主管机构或法律机构的网站上都看不到,其早已不适应新的形势要求;最高院两个相关司法解释分别是93年和98年出台;约束新闻工作者的是1999年全国记者协会制订的《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这是一个新闻工作者靠职业道德约束的时代!笔者强烈呼吁尽快制定《新闻法》,完善相应司法解释,将这几年假新闻带给的教训,西方法治的经验,新闻媒体举证责任,容忍媒体批评的对象范围和容忍的界限等纳入进来,给媒体监督、司法审判一个统一可循的尺度,从立法上保障司法审判给媒体监督权、公众知情权、名誉权保护三者一个平衡! 

      五、题外几问 

      既然“央视做节目的目的,是基于部分毛巾生产企业使用有害染色剂从而危害公众安全的社会现象,针对毛巾染色环节所发生问题的反映”,央视也报道浙江省质监局和国家纺织产品质检中心联合对浙江省内的部分商场超市销售的毛巾产品进行了一次专项抽查,不合格率高达80%,那么,发现了多少致癌毛巾?为什么没有以其为典型顺藤摸瓜,却千里迢迢找一个错误典型? 

      央视在该报道中说国家技术监督局要在全国进行毛巾质量大检查,那么后来查出了多少致癌毛巾,“毛巾产品与大众生活紧密相关,其安全问题涉及公众利益”,为什么以关注民生和产品质量为己任的央视《产品质量报告》没有继续追踪报道?我们却只见部分地区在网上公布的“未见致癌毛巾(或毒毛巾)”的消息? 

      围绕“致癌毛巾”,无论央视的初始报道,还是其他媒体甚至海外媒体转载,都未有来自监管机构的数据和确证,随着此案诉讼进程,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和争论,国家技术监督局好象事不关己,只是隔岸观火。同样,“毛巾产品与大众生活紧密相关,其安全问题涉及公众利益”,全国质量大检查又是否查出致癌毛巾,是哪个厂子生产或什么牌子的,采取了什么处罚直至关闭措施,如此关系国计民生的事件,如此重要的事实,在“致癌毛巾报道”引起公众瞩目、提心吊胆情况下,作为权威部门的国家监管机关不该予以公示、指导消费,或澄清事实吗? 

      沿着这些问题想远一点,会给人以什么样的想法和发现? 

      

    【注释】
    作者单位:冀华律师事务所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61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