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跃龙的个人空间

应立法确定新闻报道侵害名誉权案件采用举证责任倒置原则
发布时间:2008/10/18 22:26:00 作者:苏跃龙 点击率[1732]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学科类别】诉讼制度

    【写作时间】2008年


    “致癌毛巾”一案判决,因其创立的企业应容忍媒体苛责任的“容忍原则”而引起了广泛关注和争议,被称为“容忍判决”。论者都知道孟林茂的毛巾经鉴定不含致癌物,也知道孟林茂未在被报道所谓使用致癌染料的染厂染过毛巾,但法院还是认定央视报道“主要内容真实”。那么,法院凭央视提交的什么证据来认定其主要内容真实呢?如果是司法工作者,或即便是非司法专业人士,认真看一看判决书, 看不到判决书上写明央视提交了什么证据如“毛巾鉴定报告”或“染料鉴定报告”等等来证实其报道属实,判决书上所写证据都是孟林茂提交来证实央视报道失实的。那么央视该不该举证,应承担什么样的举证责任?对这两个问题的探讨,是很有必要的,因为涉及到媒体新闻报道引起的名誉侵权纠纷案件举证责任分配原则的问题。 

      因新闻批评引起的名誉侵权案件举证责任的分配,应具有特殊性。虽《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都未明确其采用举证责任倒置,但司法实践中基本上以举证责任倒置为原则。道理很简单,你骂人家是婊子,你得拿出证据来!让人家来证明不是婊子,否则,你就骂得对,是强盗逻辑!从法理上讲,任何民事案件都有一个举证责任的公平分配问题,单方当事人应当对自己单方已发生行为的依据负责举证,对自己受损害的事实和范围举证,对自己的主张和请求的依据举证,对明确由自己掌握的证据举证,这才体现举证责任的公平性,简单理解和全部机械地适用“谁主张谁举证”原则会造成程序不正义从而失去实体正义。新闻作品批评他人,那么自应有其批评的依据,新闻机构应对自己批评行为的依据举证,另因其掌握着证据或证据的来源,令其举证才公平。否则,让被批评者举出自己根本不存在被批评现象的证据,那么,很有可能被批评对象无法举出或无法周延。即如“致癌毛巾”案件一审判决中明确提到的一样,孟林茂证明了所抽检毛巾未含致癌物,但并不能证明其他毛巾不含致癌物。让孟林茂举出没有被批评现象,并且所有毛巾都不存在被批评现象的证据,这怎么可能!这一苛责超出了当事人的举证能力。央视只须举出孟有一块毛巾含致癌物就可以了!然而央视一块毛巾的证据都没有。 

      所以,新闻作品侵害名誉权案件,媒体应对自己报道真实性承担举证责任,被报道对象应对媒体有公开报道行为和事实,所报道的对象是自己,导致了自己名誉损失,名誉损失范围和程度、经济损失的范围程度承担举证责任。对于名誉损失,一旦公开报道了,即绝对造成了,其程度和范围以媒体发布或发行数量和范围、转载范围、受众多少来定,对名誉受损事实的举证不应苛责。 

      “致癌毛巾”案件经过了两审,法院在该案中确定的举证责任值得质疑: 

      一、未令央视承担应有的举证责任,创造了“媒体勿需举证”原则,“有罪推定”原则 

      央视在举证时限内未提交任何证据,一二审中既未举出毛巾含致癌物的鉴定报告,又未举出染料含致癌物的鉴定报告,也未举出证实技术员所说的“海龙”确指“海龙棉织厂”(海龙可指自然人,也可指字号含“海龙”其他诸多的厂子或公司),或者其他证实海龙棉织厂与源泉染厂有业务往来的证据。当然,央视更难证明或说明“海龙棉织厂在被调查使用致癌物染料的染厂染色”不构成污辱或诽谤。 

      央视在无上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只有采访记者自己作证,法院即认定其“报道基本属实,无污辱诽谤内容”。所以法院不仅创造了一个名誉侵权案件的“容忍原则”,还创造了一个“媒体勿需举证”原则! 

      在此原则基础上,凭空认定央视报道即真实,令被批评对象来举证证实不存在受批评的现象,如果举不出,则报道事实当然成立,这里,也等于设定了一个“有罪推定”原则! 

      笔者注意到,本案二审法院主审法官胡沛先生,在08年第12期《人民司法》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新闻监督权与名誉权保护的平衡》的文章,就是谈致癌毛巾诉央视一案的,读者有兴趣可以读一读,该文不仅内容有失实之处(如谈在浙江毛巾大检查已检测出致癌毛巾,央视采访记者对毛巾进行了检测等,北京青年周末报道中也有此说法),其论述此案所采用的举证规则也是普通民事侵权案件的举证规则,即“你说央视报道失实,你举证吧,举不出来就真实”(当然举了也未必采信),难怪乎这样不公平,原来还是有学理依据的! 

      笔者可以问一个问题,央视报道孟林茂的毛巾在使用致癌染料的染厂漂染,假如孟象央视一样不提供任何证据来反驳,央视报道就真实合法,未侵犯孟的名誉权?法院审理时不应让央视证明其报道真实吗?胡先生的文章实在值得商榷。 

      二、将不可能完成的举证责任令被批评对象承担 

      孟林茂举出了被扣押毛巾经法定程序抽检,未检出含致癌物的鉴定报告,又举出自行到国家级检测中心检测未检出含致癌物的报告,一审法院还认为其不能证实其所有毛巾都不含致癌物。如上文所述,则是在程序上对孟的苛责和不公,对央视一方的明显偏袒。笔者注意到,《北京青年周末》记者采访二审主审法官时,二审主审法官也同样重申了上述一审一样的“举证规则”。(见2008年5月15日,北京青年周末《法官详解为揭露问题就要宽容媒体――原告律师称媒体是公众眼睛,出了毛病还能看到真实?》一文) 

      因新闻报道引起的名誉侵权纠纷案件,之所以出现“胜败不由法”的局面,还是因为直到传媒业如此发达的今天,全国人大相关立法和最高院司法解释的严重滞后,没有一部法律或司法解释规定媒体如因其新闻报道发生名誉权纠纷,应采用举证责任倒置的方式,首先应由媒体对其报道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这样,造成媒体信口雌黄拿人“说事”,司法审判上仍由被侵害人举证证明媒体报道不实则不足为怪!而要使媒体监督规范运行,防止权利滥用,使公众知情权、名誉权同样得到有效保障,必须明确上述原则。当然,要求媒体举证其直接报道的事实所依赖的证据,举证引述或转载事实的可信来源。中国不是判例法国家,目前采用的审判制度,更不宜采用判例法,所以亟待通过立法的形式作出上述规定。 

      

    【注释】
    作者单位: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732)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