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简体  繁体  
法律动态 法学在线 北大法宝V5   北大法宝V4 英文法规 英华培训 远程教育 北大法学院 北大英华
法学论坛 律师天下 法规中心   法学期刊 审 判 通 司法考试 助力成长 法律大讲堂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法宝视频 司法案例 裁判标准new 行业研究 法律图书 律师培训 检察官培训 产品服务
返回网站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法学在线首页 >> 文章阅读  
快速检索: 包 含: 开始检索 清 除
【法宝引证码】
发表评论
【访问量】
宪政民主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学科分类】中国宪法
【出处】北大公法网
【写作年份】2010年

【正文】
    

    一直都在犹豫写这样一篇文字是否必要,因为注定要铺天盖地涌现的悼念祭文会无情地将我这点文字淹没,不管你如何想要去挽留也都无济于事,就像上天带走我们的蔡老师一样。

    然而我还是写了。不为文章传千古,只求慰藉有居处。

    早上八点五十五分收到导师的短信:蔡老师走了。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在那一刹那我还是震惊了。虽然早在去年夏天就已经获悉蔡老师身患绝症,对于这一刻的到来早有预料,况且前天和导师通话时了解到蔡老师病情已经十分严重,心里也在想这次怕是艰难了;可是当真的发生的时候,还是难以接受。

    我并不是蔡老师的亲传弟子,只不过上过他的课、听过他的讲座、给他发过邮件、跟他打过几次招呼而已;充其量不过同其他大多数学生一样,对这位名叫蔡定剑的教授怀着半尊崇半追星的心态罢了。有限的几次亲身接触,现在回想起来已然有些模糊了。

    记得第一次给蔡老师发邮件是在本科的时候,那时刚刚对宪法产生兴趣,便从图书馆借了一些外国宪法的资料,参照着按照自己的理解草拟出了一部“中国宪法”。当时同期还在上着蔡老师的一门选修课,记了他的邮箱,便把这部“宪草”发了过去,没几天收到了蔡老师的回复。可惜,一次操作失误将来件全部删除,所以回复的具体内容已经记不大清了。大致上好像是这样的:

    //马骁:

    你草拟的宪法收到。粗看,没有细读。看得出你对宪法的精神是理解的,而且理解得不错。很有意思。

    谢谢。

    蔡定剑//

    当时的感觉真是欣喜若狂!万万想不到这样一位名满天下的大教授也会给一个素昧平生的普通学生亲自回复。自那以后,我便开始了对于宪法精神的持续探索;那部自拟“宪草”今天还留着,只是这几年随时拿出来修修改改,已然没有了当初发给蔡老师时的模样。我好悔,要是仍旧保留着发邮件时的第一版,要是没有那次该死的操作失误,有多好……

    后来读了研究生,上的课、听的讲座多了,“追星”迷情渐渐褪去,思辨理性慢慢滋长,对于蔡老师文字、讲演背后映衬出的宪政理念、人文情怀感受愈加深入。写论文、与人讨论,脑子里常常想起的也都是他的言说,手头经常性的参考资料总也少不了诸如《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宪法精解》这类著作。虽然我和蔡老师远谈不上什么交往,但一种精神上的相通透过阅读和感悟逐渐建立了起来,加之平日里和导师聊天偶尔也会谈起他,同学中又有他的弟子,所以感觉上和蔡老师好像已经很亲近了。尽管蔡老师不见得对我有印象,但“君虽不曾家园柳,一样风流系我思”,又有何碍呢?

    于是便看着他接受采访,读着他的文字,直到前不久还又认认真真地读了好几遍《重论民主或为民主辩护》。说来这篇论文也是凑巧,本科时有次上课,蔡老师提起当时的那股反民主的思潮,对我们说:“我最近也在集中地阅读一些关于民主理论的经典著作,我打算写一篇文章就关于民主的基本问题做一个澄清,要把这股歪风逆转过来。文章的题目我都想好了,就叫‘为民主辩护’。”后来每当看到这篇论文时,眼前就会浮现蔡老师那带着微笑却掩不住战斗气息的脸庞。直到现在,这篇文章也是我所读到的对于民主理论的梳理最为清晰、透彻的论文;它的说理和分析,足以击溃迄今为止一切反民主的思潮。

    如今,带着这样的战斗精神,蔡老师去了。我不得不说,他是一个理想主义气息非常浓厚的人。他真正是将学术作为了一种“志业”(韦伯语)而非仅仅是一个“职业”。就我眼见的,蔡老师显得似乎并不怎么“合群”。他的文章并不总是能够得到回应;开会的时候也并不总是能够被安排作大会发言,以至于他不得不通过“抢话筒”来表达自己的观点;甚至有时他遭到的一些“批评”还是蛮刺耳的。可是对于这一切,蔡老师也只是报以他那标志性的、文雅而宽厚的微笑,并不理会旁人。这样看来,一个理想主义者确实是孤独的。

    可是我今天修正了这个看法。蔡老师并不是孤独,他是着急啊!病重期间他对前来探望的朋友说:“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完”。宪政未立,民主未成,我们这个饱经沧桑的转型国家还很不完美,内忧外患依旧潜藏,作为一个如此执着而深沉地爱着自己祖国的学者,蔡老师焉能不急?

    我并不是蔡老师的亲传弟子,他在我脑海中的形象更多地是通过言语、文字和声影、通过别人作为一个中介建立起来的。早上我打电话给卓琛(与我同级的蔡老师的弟子)时,电话那头已经哭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我一时语塞,匆匆安慰了她两句就挂断了。我怕说久了我也会像电话那头一样。可当我看到蔡老师在半昏迷半清醒时喃喃地说出“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的时候,立时不能自抑。我是在为蔡老师的离去而流泪吗?

    是的。但也不尽然。

    这些年来,蔡老师为宪政、为民主、为社稷、为苍生,笔耕不辍,奔走呼号,不都是源于这份可贵可叹的使命感么?由于这使命感,他可以辞掉全国人大的副局级官员不做来当一个教书匠,可以熬通宵写文章然后第二天依旧按时给学生上课,可以毅然决然地拒绝一些毫无意义浪费时间和金钱的饭局,可以在身患绝症来日无多时比过去更加拼命地工作。我们可以算一算,从去年6月份到现在,蔡老师接受了多少次采访,写了多少篇文章,做了多少场讲演,前不久还亲自组织了代表法修改研讨会,在推动拆迁条例废旧立新会上作主题发言;就在他去世的前两天,还强撑病体兴致盎然地与来访者谈工作长达一个多小时……

    上网搜索关于蔡老师病逝的新闻报道,我发现对于蔡老师的身份有两种介绍:一种是“宪法学者”,一种是“宪政学者”。我个人更加偏好于后者,因为“宪政”较之于“宪法”多了一层道德层面的勇气和良知,而这种无畏的勇气和智者的良知才更加契合蔡老师身上那种理想主义者特有的使命感。

    如今,蔡老师已经去了。我想起了许多前辈曾经写过或是说过的话。比如林语堂先生《苏东坡传》的最后几句:“苏东坡已死。他的名字只是一个记忆。但是他留给我们的,是他那心灵的喜悦,是他那思想的快乐。这才是万古不朽的。”比如陈寅恪先生在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中写的:“来世不可知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比如伯利克里在阵亡将士葬礼中的演讲:“这就是这些人为它慷慨而战、慷慨而死的一个城邦,因为他们只要想到丧失了这个城邦,就会不寒而栗。”再比如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我们应该继续致力于存留在面前的伟大任务——从这些光荣的逝者身上汲取更多的献身精神,以完成他们为之作出最后贡献的事业。”……这些都已是永恒的陈迹。

    可是我现在想说,虽然蔡老师肉身已逝,并且,随着时间的流淌我们今天的悲痛也注定会慢慢褪色;但蔡老师用尽生命的最后一息而依旧为之奋斗不止的事业永远不会消逝。我们今天所有的悲痛和泪水,不应只为蔡老师的离去而流露;我们更加需要去表达、去传承、去践行的,是蔡老师用他全部的生命和所有的热情铸就的使命感。宪政民主不只是蔡老师一个人的事业,也是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的事业;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和蔡老师一样,去做一个积极地历史缔造者!

    蔡老师去了,他的事业与我们同在,他的使命感与我们同在!推动中国迈入现代政治文明,早日转型成为自由、民主、法治的宪政国家,实现中华民族长久的可持续发展,不仅仅是蔡老师他们这一代人的使命,更是我们这一代后辈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无论多少艰难险阻,无论多少荆棘密布,我们要向蔡老师一样,怀着“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背住因袭的重担,肩起黑暗的闸门,为子孙后代开辟一个宽阔光明的未来;我们要让蔡老师知道,他并不孤独,理想主义者不会痛苦,因为还有我们,因为我们的蔡老师永远与我们同在,我们永远与我们的蔡老师同在!



【作者简介】
马骁,中国政法大学宪法学硕士。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下 载 打 印 关 闭
分享到:
     关注法宝动态:  
我来评两句(评论需要审核)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评论 0 条
评论人: 提交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此篇文章在专题新闻栏目内的相关内容
  该作者其他文章 [更多]
  同类其他文章 [更多]
“两岸服贸协议”应“存查”..
我看基层人大选举和全国两会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
自治机关“自治权”与非“自..
再论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的法..
论“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中国国家权力机关性质新论
  该作者在法学期刊中的文章
让犯罪受害者联合起来组织犯..
犯罪时间研究
“早熟”会使少年走向犯罪
涉及技术标准与知识产权关系..
奥运会电视转播权及网络转播..
网络链接中的知识产权问题研..
  法学期刊中的同类文章
“五个共同”功能视角下的平..
WTO框架下两岸经济合作框..
海峡两岸《综合性经济合作协..
论我国限制商品过度包装立法..
电子签名之国际立法研究及理..
| 本站介绍 | 网站建设 | 招聘启事 | 公司介绍 | 英华产品 | 合作意向 | 联系英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版权所有 ©  北大英华科技有限公司(北大法宝)  北京大学法制信息中心  在线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QQ交谈 MSN
Copyright ©  Chinalawinfo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eking University Center for Legal Information
Email:info@chinalawinfo.com  电话:86-10-82668266  传真:86-10-82668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