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德沃金在《法律帝国》中构建的整体化法律观
2017/6/7 16:44:03 点击率[20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外国法律思想史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7年
    【中文摘要】德沃金力主政治与法律的整体性,并指出美国法律制度的政治道德基础是基于自由的平等原则。他的理论旨趣是捍卫自由主义的思想主旨,不仅站在法官的角度提出对法律进行整全化理解的观念,而且明确表达了对强调遵循先例的英美法系至关重要的法律解释问题的态度。整体性法律观强调平等作为政治道德的首要表现,应当贯彻到司法审判的过程中,即实现类似案件类似处理以保护公民权利。他的用意在于通过“隐含的法律”来规范法官的裁量权限,使体现政治道德的法律原则能够指导法官,努力阐释出对疑难案件的“唯一正解”。
    【中文关键字】政治原则;自由主义; 法律阐释; 唯一正解;实用主义
    【全文】

      引言:指明法律体系的政治道德基础
     
      德沃金基于前两部作品中所贯穿的问题意识,在本书中就法律阐释和司法审理的问题提出了较为完整的理论体系。[1]他力主政治与法律的整体性,并指出美国法律制度的政治道德基础是基于自由的平等原则。“德沃金的法学理论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l)对英美法学的哲学传统即实证主义的批判;(2)对英美法律运行机制的评论;(3)有关权利尤其是公民权利的论证。以上三个方面的内容在《法律帝国》一书中也有不同程度的体现,特别是对实证主义的批判显得更加的突出。”[2]实证主义法学内部经过学术论战的塑造,逐渐形成了排他性实证主义与包容性实证主义两个派别。通过观察作者的思想发展历程,可以更充分地理解他在与法律实证主义者、现实主义法学研究者的论战中,尝试构建完整理论体系的努力。“德沃金的权利与原则法学在《法律帝国》中比在他的早期著作《认真对待权利》中有了新的发展。如果说在《认真对待权利》中他的法律理论还集中在‘法是什么’的问题上,集中在对实证主义法律理论的批判:法不仅包含着规范,而且包含着原则,而在《法律帝国》中他的理论发生了一个重大的转移,集中在法律解释的理论上。”[3]
     
      一、捍卫关注个人权利的传统自由主义
     
      该书共十一章,依次讨论了什么是法律、阐释性概念、回顾法理学、因袭主义、实用主义和人格化、整体性、法律的整体性、普通法、法规、宪法、法外之法等问题。对于“因袭主义”的表述,有学者提出以“约定主义”来替换的意见,[4]也有学者使用惯例主义等词汇来指称。作者在本书的“中文版序言”中表示,“《法律帝国》一书不仅旨在探讨我所熟悉的美英法律制度,而且也提出了一种普遍的阐释模式和实在理想。这种阐释模式和实在理想适用于所有国家的法律制度,包括那些诸如像中国一样具有全然不同历史和传统的国家。”读者或许会追问:为何德沃金认为这种普遍的阐释模式和实在理想能适用于所有国家的法律制度?
     
      德沃金的理论旨趣是捍卫自由主义的思想主旨。“在《法律帝国》中,在一种看似中立的‘整体性法律’与‘建设性解释’表述下,也很难掩盖德沃金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诉求。”[5]对于国内读者而言,区分对资本主义制度弊端的批判与对自由主义哲学流派的反思,才能避免对自由主义“污名化”成见的干扰,更贴切地体味到现代文明与自由主义思想之间的呼应关系。“只有深入了解德沃金理论产生的社会历史背景,才能更好地把握德沃金理论的实质和更好地对德沃金的理论做出客观的评价。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社会一直处于国内外阶级矛盾、民族、社会矛盾的困扰之中,出现了一系列危机。”[6]他认为社会矛盾的焦点是个人权利与国家权力之间的对抗,因此选择的理论研讨着力点是捍卫个人权利的传统自由主义思想。既然他对扎根于自由主义思想的法治模式在现实中的生命力,怀有殷切的期盼与丰沛的信心,那么在中文版序言中的推广宣传之意自然溢于言表。
     
      二、确立在立法与司法中的整体化法律观
     
      他在《法律帝国》第七章“法律的整体性”的“开阔的见解”部分提出,“作为整体的法律认为法律陈述既非因袭主义回顾过去事实的报告,又非法律实用主义展望未来的工具式纲要。它坚持认为,法律的要求是阐释性的判断,因此将回顾与展望的因素合在一起。它们所阐释的是被视为正在逐渐展开的政治叙述的法律实践。”[7]这种理论努力的初衷在于构建法律体系的自洽性,发挥原则对规则漏洞的补充作用,给疑难案件的解决提供维护法律安定性的方案。“德氏把法律的整体性理解为两个原则:第一个是立法整体性原则,这一原则要求制定某一项法律的人在原则上保持该项法律与其它的一致性;第二是审判的整体性原则,它要求那些负责确定法律内容的人在理解和实施法律时保持一致性。这一原则解释了为什么法官必须把他们所控制的法律视为一个整体,而不是一套他们可以随意解释的规定。”[8]
     
      作者不仅站在法官的角度提出对法律进行整全化理解的观念,而且明确表达了对强调遵循先例的英美法系至关重要的法律解释问题的态度。“德沃金不仅回答了‘什么是法律’这一并不简单的问题,提出了关于‘法律帝国’的观点,而且从‘法律是解释’这一认识出发,提出有三种法律观,也就是三种对法律解释的看法,这就是所谓的因袭主义(或译:惯例主义)、实用主义以及他本人将法律看作‘完整性’的观点。三种法律观实则表达了他对于实证主义法学和美国现实主义法学等的批判。”[9]他的用意在于通过“隐含的法律”来规范法官的裁量权限,使体现政治道德的法律原则能够指导法官,努力阐释出对疑难案件的“唯一正解”。“事实上,德沃金也清楚地看到,没有一位法官能对整个法律作出全面的阐释,现实的法官只能是模仿赫拉克勒斯。”[10]
     
      三、借鉴法律实用主义的论证方法
     
      他在第六章“整体性”的“提要”部分提出,“我们注意到,一个社会可能有实际的和表述的多种理由去承认整体性是一种政治美德。我通过构想并比较社会的三种模式,强调其中之一。把整体性视为政治中心的原则模式社会,能为政治合法性提出比其他模式更好的辩护。”[11]朱景文在《当前美国法理学的后现代转向》一文中指出,“如果说在早期德沃金试图在道德共识的基础上建立法律的正义论根基,那么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他则反对主客观区分的传统做法,认为法律是一个阐释性概念。虽然解释中是否存在客观性本身也是一个解释性问题,但他依然认为,公认的道德原则限制了解释中的主观性。这样法律正义论又回到了道德共识的基础上。”[12]换言之,不仅立法基于民主程序而具备客观的道德正当性,而且在司法中也可以依据原则的指导,使基于法律解释的裁判意见具有道德正当性。
     
      整体性法律观强调平等作为政治道德的首要表现,应当贯彻到司法审判的过程中,即实现类似案件类似处理以保护公民权利。这就使对法律的解释方案超越了实用主义的短视嫌疑,实现了与过去的衔接,制约了法官解释行为的主观恣意。“针对哈特等法律实证主义者学说之流弊,结合美国长期存在的法律和政治实践,德沃金提出既有的法律是一个无漏洞授予权利之体系,法律不仅由规则构成,而且包含着原则;法律权利不仅包含在规则之中,同时亦潜伏在原则之中。亦此,德沃金否认哈特的权利观,并且否认法官在‘法律权利’问题上享有自由裁量的权力。”[13]基于存在“唯一正解”的整体性法律观预设,法官不需要在法律规则与原则之外寻找裁判依据,而且将与过去保持一致作为价值追求。这表明德沃金对法律实用主义的规范性批判并不充分。“德沃金虽然一直坚持批判法律实用主义的立场,但是法律实用主义的论证方法却不自觉地融进了他的整体性法律中。”[14]
     
      结语:维护基于自由之平等所促成的社会团结
     
      他在《法律帝国》第十一章“法外之法”的“结语:什么是法律?”部分的最后一段提出,“法律的观念是建设性的:它以阐释的精神,旨在使原则高于实践,以指明通往更美好的未来的最佳道路,对过去则持正确的忠实态度。最后,它是一种友好的态度,我们尽管对计划、利益和信念各持己见,但对法律的态度却表达了我们在社会中是联合在一起的。”[15]如果把法治的基础认定为,经由民主程序形成的法律体系、正当化的程序机制与受到职业伦理规范的法律人群体三个部分,那么法律解释技术则是联系三者的中介,因此运用法律解释技术的态度就离不开思想观念的指导。“鲍尔肯认为,德沃金理论的核心是作为统一性的法,对这一理论最大的挑战不是来自外部怀疑主义,即从解释事业之外的观点出发的否认价值客观性的观点,而是来自内部怀疑主义,也就是在解释事业内部主张不存在解释法律一致性原则的观点。”[16]作者在书中的观点则提示我们,不同法官做出的解释可能达成对“唯一正解”的共识,是因为立法者与司法者遵循整体性道德的要求,共同持有尊重自由的平等观念。
     
      从与德性伦理相对应的规范伦理角度看待本书的结论时,我们就会发现即使他的自由主义式的平等观念难以被异域的读者完全认同,但他对自由、平等价值的追求确实可以为处在法治形成期的国度提供丰富的思想资源。“只要我们承认存在着一个基本的知识共同体,承认存在着知识的一定的可公度性,‘视点’及其运用就难逃或被淘汰或被选择的命运,时间和历史一直扮演着最好的证人的角色。这促使我们不仅要严肃认真地建立观察的视点,而且要反复尝试视点投向对象的正当性和有效性,在视点与对象的往返之间形成相得益彰的互动和共鸣。”[17]如果把《法律帝国》中对自由、平等的规范伦理追求,作为一个观察问题的视点来看待,那么读者就有可能依据各自的知识素养,对身披正义法袍的王侯在“章回小说”中描述的高贵梦想,形成可供交流的反思意见。

    【作者简介】
    刘辉,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注释】
    [1][美]德沃金著:《法律帝国》,李常青译,徐宗英校,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
    [2]郭义贵、马琳:《古典自然法与自然权利学说的现代表述——从<法律帝国>看德沃金对当代西方法理学的贡献》,载《福建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5年第2期,第18页。
    [3]朱景文:《认真对待意识形态——批判法学对德沃金<法律帝国>的批判》,载《外国法译评》1993第4期,第29页。
    [4]“Like conventionalism, law as integrity acceptslaw and legal rights wholeheartedly. 像约定主义那样,公正的法律是完全接受法律的规定和法定的权利。”参见季益广:《<法律帝国>中文版翻译指谬》,载《南京审计学院学报》2009年第3期,第80页。
    [5]李进:《德沃金视野下的‘整体性法律’解释理论——<法律帝国>批判式阅读》,载《研究生法学》2009年第6期,第90页。
    [6]李晓峰著:《美国当代著名法学家德沃金法律思想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版,第1页。
    [7][美]德沃金著:《法律帝国》,李常青译,徐宗英校,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第201页。
    [8]陈金钊:《德沃金法官的法律解释——<法律帝国>一书中关于法律的认识》,载《南京大学法律评论》1997年春季号,第217页。
    [9]郭义贵、马琳:《古典自然法与自然权利学说的现代表述——从<法律帝国>看德沃金对当代西方法理学的贡献》,载《福建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5年第2期,第20页。
    [10]陈金钊:《德沃金法官的法律解释——《法律帝国》一书中关于法律的认识》,载《南京大学法律评论》1997年春季号,第219页。
    [11] [美]德沃金著:《法律帝国》,李常青译,徐宗英校,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第193页。
    [12]傅鹤鸣:《法律正义论——德沃金法伦理思想研究》,商务印书馆2009年版,第287页。
    [13]胡大伟:《法典缄默时的法官司法——<法律帝国>德沃金权利法学思想之完善》,载《天水行政学院学报》2009年第6期,第93页。
    [14]董晓杰:《简析德沃金对法律实用主义的批判进路——以<法律帝国>展开》,载《大连大学学报》2014年第4期,第112页。
    [15][美]德沃金著:《法律帝国》,李常青译,徐宗英校,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第366-367页。
    [16]朱景文:《认真对待意识形态——批判法学对德沃金<法律帝国>的批判》,载《外国法译评》1993第4期,第33页。
    [17]王中江:《视域变化中的中国人文与思想世界》,中州古籍出版社2005年版,前言,第3-4页。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