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杰出的法律经济学家亚伦·迪莱科特
胡佛研究院(著);蒋天伟(译)
2017/3/25 10:46:38  点击率[219]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亚伦·迪莱科特;反垄断法;法律与经济学
    【全文】

        亚伦·迪莱科特(Aaron Director),法律与经济学领域的奠基人,胡佛研究院研究员、芝加哥大学杰出的经济学家
     
        亚伦·迪莱科特,芝加哥大学杰出经济学家,他奠定了法律与经济学领域的基石,他成为数代学者的良师益友,并以此方式极大地影响了现代经济学以及法律思维的过程。九月十一日,星期一,他去世于加州洛杉矶的家中,享年一百〇二岁。
     
        迪莱科特是一位思想丰富、谦恭有礼的学者,是自由与自由市场的热忱捍卫者。一九六五年他从芝加哥大学退休,加入胡佛研究院。
     
        “亚伦·迪莱科特是美国法律智识史上和芝加哥大学法律学院中真正的关键人物之一”,法律学院前院长、芝加哥大学教务长、法律教授杰弗里·斯通(Geoffrey Stone)说道,“作为以经济分析处理法律问题的主要倡导者,他打开了通往新问题的道路,超过半个世纪以来这条新路阐释了法律与政治中的种种争议。”
     
        迪莱科特去世时仍身为芝加哥大学法律学院名誉退休教授,她在耶鲁与芝加哥得到了经济学训练,并执教于芝加哥大学、西北大学和霍华德大学;二战期间他曾在战争部与商务部供职。 然而,一九四六年他被芝加哥大学法律学院任命教职才正式标志着他最大影响的开端。与他的教员同伴亨利·西蒙(Henry Simons)一道,迪莱科特首先开始将经济学原理应用于法律推理,之后数代法律系学生、甚至是他的教员同事都受了这种当时仍是新鲜的思维方式的训练并运用其思考法律。许多他的学生和同事中将他的想法进一步传播,并创造出了被称作“自采纳判例教学法以来,法律思维中最大革新”。这些人中包括了后来的联邦法官理查德·波斯纳(Richard Posner)、罗伯特·伯克(Robert Bork)和弗兰克·依斯特布鲁克(Frank Easterbrook)。“亚伦·迪莱科特是第一位老师,也是最有分量的那个;老师中的老师。”芝加哥大学法律学院教授、前院长道格拉斯·贝尔德(Douglas Baird)说,“选反垄断法的任何一门课程或是挑任何一部法律评论,你碰到的都是亚伦·迪莱科特和爱德华·莱维(Edward Levi)在一九五〇年代课堂上争辩的观点和洞见。”
     
        迪莱科特本人出版作品的数量不多,但是他对同事思考的贡献却是惊人的。芝加哥大学的同事、之后的诺贝尔桂冠赢得者、已故的乔治·斯蒂格勒(George Stigler)常常说,“亚伦大多数的文章都是以他同事的名字发表的。”
     
        伯克法官,迪莱科特在芝加哥的学生之一,说道“作为一个学者,亚伦·迪莱科特的力量来自毫不留情的逻辑以及智力上充分完整”。“尽管他选择发表很少,他自反垄断经济学开始的教学,已使他成为发起法律与经济学运动的开创性人物,这一运动改变了法律学术广阔领域的样貌。整整半个世纪以来他始终是我的朋友,一位热情耐心的导师与朋友。我知道许多受到他影响的人都会这样说的。”
     
        作为一个领域,法律与经济学尝试将包括统计与价格理论在内的经济学科学方法运用于行为,在过去后者完全由通过诉求法律的历史与制度而加以分析。运用一贯的理论、精确的假说并愿意将这些假说置于经验性检验之下,这改变了美国以及全世界许多国家法律思维的样貌。
     
        “亚伦是个凭借他个人魅力就差不多能使人们做出重要改变的人,他能改变人们看待法律的方式,甚至影响那些观点与他自己完全不同的人。”诺贝尔奖得主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这样说。他是迪莱科特在芝加哥法律学院共事多年的同事。“总而言之,他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但是他不喜欢任何并不坚实的论证,因为他自己的论证总是相当坚实。”
     
        迪莱科特同样密切地置身于当代经济学思想为数众多的其他重要发展之中。当由日后诺贝尔奖得主弗利德里希·冯·哈耶克(Friedrich von Hayek)写作的《通往奴役之路》由于宣扬了当时并不合时宜的古典自由观念而无法在美国找到一家出版商时,正是迪莱科特出面斡旋,说服了他在芝加哥大学的一位朋友和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第一刷二千本。后来这本书售出的本数百倍于这个数字。
     
        当后来的诺贝尔奖得主罗纳德·科斯被邀请到芝加哥大学、为后来以“科斯定理”而著称的思想作其著名的讲解时,正是在迪莱科特家里的晚宴上,科斯遭到了盘问。
     
        冯·哈耶克在瑞士召开了著名的“朝圣山”会议,在那里聚集起观念相似的学者团体一起讨论自由所面临的来自集体主义政府政策所带来的危险,哈耶克倚赖迪莱科特想出推荐其余人选,迪莱科特邀请了他的两位年轻同事,密尔顿·弗利德曼和乔治·斯蒂格勒。
     
        迪莱科特与爱德华·莱维一道在法律学院教授反垄断法课程,后者后来成为芝加哥法律学院院长、芝加哥大学校长,福特总统班子的司法部长。迪莱科特继续与他人合授这门课程多年,与他一同教授的同事有菲利浦·尼尔(Philip Neal),后来他成为芝加哥大学法律学院院长;肯尼斯·达姆(Kenneth Dam),他后来成为美国副国务卿;以及波斯纳。一九三一年迪莱科特与保罗·道格拉斯(Paul Douglas)合著了《失业问题》一书,后者也是芝加哥的教职人员,后来成为了美国伊利诺州参议员。
     
        一九五八年迪莱科特创立了《法律与经济学杂志》,科斯后来加入他成为共同主编,这一刊物对这个领域的发展已经具有了根本性的重要意义。
     
        一九六二年,迪莱科特帮助在芝加哥大学创立了自由学社委员会,其创立目的是“从经济、政治、历史与哲学的维度上阐明并增强个人自由的传统。”
     
        当西蒙已经开始专注于法律与经济学中税收方面问题,迪莱科特则专心于反垄断法。迪莱科特很早地揭示出适用于反垄断法的专利法和转售价格几乎不起作用,并指出应该代之以专注于定价问题以及关注竞争性厂商间的最大合并。今天,法律与经济学的观念已成为广泛如公司法、侵权法、刑法甚至是宪法等领域中教学与裁判的基础。早在一九九三年,在美国主要法律刊物使用经济分析的论文所得到引用的次数就已经超过那些使用任何其他方法论的论文所得到的。
     
        肯尼斯·斯科特(Kenneth Scott), 胡佛研究院的资深研究员同时也是斯坦福大学名誉退休法律教授,他回忆中的迪莱科特是一名谦谦君子但又是一把才智锋利的柔刺。
     
        “他在专题讨论会中的评论,话很少但总是能刺透一切”斯科特说,“这些评论让我想起瑟伯的一幅卡通漫画:一名剑客将对手的脖子一片片薄薄地削了下来(那人似乎还没明白过来发生的事情),只是说着‘说得好啊!’。”
     
        毛瑞斯·罗森菲尔德(Maurice Rosenfield),一位从芝加哥大学取得法律博士学位的退休芝加哥律师,回忆起迪莱科特说,他是“系里无论是在学生还是他的同事中间都拥有令人难以置信影响力的一员,他也是那种你能想得到的最有趣味的人。任何人有问题他都乐于答,而且答得是如此的机智、生动又是如此的富有洞见。然而他又从不装腔做作,他总能优雅。”    “我特别地感谢他,不仅因为我是蒙他教育的受益人,而且也是因为他的友谊、他对我和我大学同事的平易可近,”芝加哥大学爱德华·莱维杰出服务名誉退休教授伯纳德·梅尔茨(Bernard Meltzer)这样说。“我的家庭也从他出于友谊的能力中获得益处,尤其是从他与孩子们的特别接触中。每个圣诞他总是带给孩子们他在自己的工作间制作的新奇诱人的拼图玩具。他显示出用手与用脑同样出色有效。做解谜游戏恰是反映出他个人生活与职业生涯的一致之处。在他的职业生涯里,他努力地去理解法律难题的根源以及如何去解决它们。我们都珍视怀念与他的友谊。”
     
        迪莱科特的很多想法,尽管当时看来并不入时,但是近年来越来越为人所接受。一九五〇年在这所大学里的一次小组讨论上,他声称“既不存在对个体经济活动做出补贴的空间也没有对个别产品定价的做出补贴的空间,”他还论证去除所有的关税保护,消除针对大公司的税收倾斜并要求对专利法做出极端剧烈的修改以加大革新。他还说,“对工资的独占性确定在任何意义上都与企业的独占性定价没有区别。如果企业不能被托付治理产业,工会同样也不能。”还有“我知道有一种广泛的信念,即,恰当的解决方案来自由那些拥有太多权力的人负责任的或是具有政治家风范的行为。我很遗憾地说对此我很怀疑,而在亚当·斯密的观察中我找到了更多的智慧:‘我从不知道有多少善是由那些为了公众的善而影响交易的人做的。’”
     
        一九六五年迪莱科特从芝加哥大学退休搬到了加利福尼亚,他在洛斯阿尔托斯山(Los Altos Hills)建起了一个家。他接受了胡佛研究院的职位,数年之后他返回芝加哥与波斯纳一起共同执教反垄断法课程。
     
        亚伦·迪莱科特于一九〇一年生于当时属于俄罗斯目前属于乌克兰的查特鲁斯科(Charterisk)。一九一三年十月他随同家人移民到了波兰。在林肯中学他担任年鉴编辑,这预示着他“将来会成为新闻报纸编辑。”一九二四年从耶鲁毕业之后仅仅三年,如同罗纳德·科斯在《新帕尔格雷夫法律与经济学词典》中为迪莱科特作传而写下的那样,在一次环绕世界或者说“至少部分的、那些对一个激进青年人有兴趣的部分世界”的旅行途中,他获得了当时“进步的”政治观点。作为一名移民来的农场工人,迪莱科特不时在煤矿矿场和纺织厂工作。他回到波兰在波兰劳工学院教授了两年劳工史,这之后他于一九二七年成为了芝加哥大学研究生。在芝加哥,他选了当时一些最杰出学者的课程,其中包括弗兰克·奈特(Frank Knight)和保罗·道格拉斯(Paul Douglas)。但是,根据科斯的记述,改变他思想的课程却是由雅克布·怀纳(Jacob Viner)教授的。“不难理解,一位伟大教师和伟大经济学家教授的内容坚实的课程,如同狂卷起风暴中飘飞的谷糠般,将迪莱科特在耶鲁时期那模糊的理想主义与社会主义观点扫荡得干干净净。”科斯在《新帕尔格雷夫词典》中如此写道。
     
        在芝加哥他担任过几年讲师,他把妹妹罗丝也带到了这所大学。她在那里完成了自己的本科教育并进入了经济学研究院,在那里她结识了之后成为她丈夫的密尔顿·弗里德曼,一位胡佛研究院的资深研究员。
     
        迪莱科特先于他的妹妹罗丝·迪莱科特·弗里德曼去世,后者居住于加利福尼亚的旧金山。葬礼将于芝加哥大学举行。可向芝加哥大学法律学院的法律与经济学项目捐献。
     
        本文曾以jtwss为笔名刊登于北大法律信息网;现略作文字修改后归入本人博客。

    【作者简介】
    胡佛研究院;蒋天伟,任职于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