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袋血引发的争议”谈医疗紧急处置权
2017/3/19 21:10:01 点击率[3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7年
    【中文摘要】生命面前,既不能过于恪守常规,也不能偏离底线太远。如何把握好其中尺度,做好利益权衡,是对当事医疗机构智慧与伦理的考验。而一袋血引发的争议这一事件中,当事医院似乎没有经受得住这一考验。
    【中文关键字】医疗处置权;患者决定权;利益权衡
    【全文】

        争议事件简要:今年3月18日,搜狐公众平台发布一则新闻,“蚌埠:一袋血引发的争议…医院里,要不要深究人性…@掌上蚌埠”。内容简要如下:蚌埠某医附院住有两位患者,一位床号52,一位床号为76,两位患者都急需输血小板以保命,而医院告知血库血小板告急。于是,76床患者家属网上求助,获赠两袋血小板。76床患者也因此支付了捐献者一定的营养费和路费作为报酬,因此获赠两袋血小板,医生给其输入一袋,血小板达80,生命体征平稳。3月16日中午,52床患者因血小板只有20而病危,急需输血小板。医生便向76床患者求助,解释说52床患者有严重生命危险,你的血小板这袋马上(下午)过期了,你现在没生命危险,能否给52床用一下?76床病人回复不同意、不给用。医生又再次解释,你有两袋血小板,用一袋就够了,多输也没用,而且下午就要过期了,得到的答案仍是不同意。3月16日下午两点左右,52床患者脑出血死亡。[1]
     
        一、医师紧急处置权的正当性及适用条件、后果
     
        (一)医师紧急处置权的正当性
     
        医师的紧急处置权,是指对处于严重危及患者生命安全的紧急情形下,医师有权作出符合科学的、医学伦理的挽救患者生命的急救措施。
     
        医学伦理上的正当性,来自医师所有的行为最终都是为了患者的生命健康利益这一终极原则。法律上的正当性,则见诸多部规定中。
     
        1、1994年颁布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或者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
     
        2、1998年颁布的《执业医师法》第二十四条规定, “对急危患者,医师应当采取紧急措施及时进行诊治;不得拒绝急救处置。”
     
        3、2002年国务院颁布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一款,以否定医疗事故的形式赋予了医师的紧急处置权,“在紧急情况下为抢救垂危患者生命而采取紧急医学措施造成不良后果的。”
     
        4、2010年颁布的《侵权责任法》中,为免除特定情形下医师的告知说明义务,以第五十六条规定赋予了医师紧急情况下的医疗处置权,“因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意见的,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批准,可以立即实施相应的医疗措施。”
     
        紧急处置措施的赋予,既是权利也是义务。一方面,伦理及法律授权给医师一定的紧急裁量权,另一方面,医师在面对急危患者的时候也负有救死扶伤之义务,而不得拒绝救治。
     
        (二)医师紧急处置权的适用条件及后果
     
        1、适用紧急处置权的基础条件,即必须是针对急危患者,也就是严重危及患者生命安全的情形,如不立即实施手术患者就会死亡或有很大可能性会死亡的。非此情况下,不得以紧急处置权为已抗辩。适用紧急处置权的程序条件,即必须征得本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批准。需要医师紧急处置的情形,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种:
     
        (1)急诊患者处于生命严重受到威胁的情况,如交通事故受伤而大出血的患者被紧急送到医院,急需输血治疗的;
     
        (2)已收治住院的患者在诊疗过程中出现病危状况,需要实施紧急救治措施的;
     
        (3)拟为已收治住院的患者实施某种诊疗措施,而患者或其家属拒不同意该种诊疗措施,因该拒绝将使患者处于严重危及生命状态的。如2007年李丽云事件中,其丈夫肖志军坚决不同意剖宫产而导致产妇死亡。[2]
     
        2、适用紧急处置权的法律后果。(1)患者生命得以挽救,医师无责;(2)患者生命得以挽救,但遗留某种损害后果,如为保全患者生命而不得已的截肢;这种情形下,医师为了保全患者更大的生命利益而不得已为之,且没有严重过错的,应得以免责;如医疗过错行为较为严重,与其应当具备的医疗水平严重不符,即使应承担责任,依法也应相应地减轻责任承担;(3)经过紧急处置,患者仍然死亡,则要考察患者死亡与紧急处置行为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医师在紧急处置过程中是否存在严重医疗过错而定,不能一概而论。
     
        (三)应当行使紧急处置权而不作为的法律后果探讨
     
        以2007年的产妇李丽云死亡事件为例,这起案例就非常典型,涉及患者自主决定权与医师处置权冲突时如何选择的重大医学伦理问题。依笔者意见,当事医疗机构放任李丽云的死亡,违反了《医师执业法》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对急危患者不得拒绝救治的规定,存在医疗过错。该医院的行为,就属于应当行使紧急处置权而不作为的情形,依法应当承担相应地法律责任。因此,笔者认为在符合行使紧急处置权而不作为的场合,导致患者发生损害后果的,医疗机构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除外情形是,该案中有高于患者生命利益的利益存在。比如,历史上著名的“耶和华证人”案件中,患者作为耶和华信徒,拒绝输血。因其圣经中写到,“人类如果避开了血就能够获得精神、肉体的健康。”所以该宗教团体认为,血液一旦脱离了身体,即便通过医学的方法也不可以使之再回到人体内,也就是说,信徒不应该接受输血。也因此,该案中的耶和华信徒华子坚持即使不输血会死亡也不接受输血。该案中,信徒华子将其所持信仰置于其生命之上,那么,对这一信仰,理应得到绝对尊重。[3]
     
        李丽云事件中,产妇准丈夫出于各种原因拒绝剖宫产的意思表示,并不符合产妇及胎儿利益,且与公序良俗不合。该案与“耶和华证人”案最大的一个区别是,缺少应当给以绝对尊重的利益。相反,我们可以知道的是,两人无论如何是想保住产妇生命的,苦于5000元的医疗费而已。除此,我们再找不到拒绝剖宫产的理由,可足以与保全生命相匹配的理由。正确的做法,医院此时应在履行批准程序后,对产妇行使紧急处置权,以挽救产妇生命。过度保护患者自主决定权,对患者利益并非最佳保护,对医疗机构并非一定公平。[4]
     
        根据本文所列法律法规的规定,患者的自主决定权在紧急情况下会被排除适用。在日本,医师遇到这种紧急情况如果听从患者意见而不作为,导致患者死亡的,有可能被控以不作为的自杀帮助罪或杀人罪。(参见上引[3])。而在我国,对患者自主决定权却有矫枉过正之嫌。毕竟,患者无论如何达不到与医师同样程度的医疗水平,以足以清醒地、理智地认识到当前的状况及其严重后果。那么,急危状况下,对患者的自主决定权只应给以相对的尊重,不是绝对尊重。而在不危急之一般情形,则应给以绝对尊重。
     
        总之,医疗行为万变不离其宗,即治病救人,尽可能地实现患者的最大利益!依此指引,医疗机构及其医师在医疗活动中,既不能滥用紧急处置权,也不能任由患者死亡而不作为,除非如“耶和华证人”案件中,从患者手中拿到了绝对免责金牌。
     
        二、“一袋血引发的争议”可否适用紧急处置权以避免
     
        本案中的情形较为复杂一些,既涉及对52床患者的紧急救治,又涉及76床患者拥有的一袋捐赠的血小板的使用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这袋血小板的处置权问题。其次,是医师的紧急处置问题。
     
        (一)76床患者余下的这袋血小板应如何处置
     
        根据我国《献血法》的规定,设立该法目的是为了保证临床用血需要和安全,并“实行无偿献血制度”。临床用血的途径只有血站供血和医疗机构临时采集。“ 医疗机构临床用血应当制定用血计划,遵循合理、科学的原则,不得浪费和滥用血液。”
     
        本案捐赠血小板给76床患者的捐献者们,表面上是将该血液捐赠给76床患者,但他们捐献的目的无非还是治病救人,他们的救助对象也并不应被局限于发起求助者即76床患者。否则,就有违捐献初衷。乐见拯救一个人生命,却不愿多拯救一人,也于理不合。
     
        从血液的属性上,在我国,血液不是商品,不能成为所有权标的物,那么,受捐者对其所持的这袋血液也就谈不上拥有所有权的问题。根据献血法,该血液也不能成为76床患者讨价还价的对象,要求支付费用方可使用。
     
        结论:对捐赠的暂时多余的这袋血液,医院拥有统筹安排使用的权利。尤其是,根据报道的信息,这袋血液当天下午即过期不能使用,而76床患者当天下午并不需要再次输入血小板。本案出现的问题,笔者揣测可能也与医院统筹安排用血不当有关。因为一个明显的事实是,52床患者面临着同样的生命威胁,同样需要血小板来救命。
     
        (二)本案应否启动紧急处置权以及如何启动
     
        无疑,52床患者因血小板严重不足而生命垂危的时刻,医院是应当尽最大努力给以紧急处置,以保住52床患者性命的。而保住该患者性命,只需要输入这袋血小板即可达成,理论上技术上均不复杂。复杂的是,76床患者不愿提供给52床患者使用。而遗憾的是,医院将这袋血液视为76床患者的私人物品,未经同意不敢动用。
     
        本案的紧急处置权与前述稍有不同的是,本案不是需要征得患者本人同意才能去实施救治措施,而是在医院看来需要征得第三人同意以使用其保管的血液。在医院看来,他们也是反复向76床患者解释,做工作,以征得其同意使用,最终未能,最终52床患者当天下午2点左右不治而亡。
     
        那么,这种情况下,医院如何采取紧急处置措施呢?依据何在?
     
        对此,笔者认为医院可以采取两种办法。一种办法是直接告知76床患者,为挽救危及生命的52床患者,医院对暂时多余且即将过期的血液拥有处置权,生命利益最大。另一种办法是报告辖区派出所,请求协助,在76床患者不同意让出这袋血液的情况下,做好患者工作,采取较为缓和措施取得这袋血液。
     
        这样做的依据在于,首先,可以适用民法通则规定的紧急避险。在紧急情况下,为避免52床患者死亡,而不得已损害76床患者的持有这袋血液的利益,在76床不同意的情况下将该带血液给52床患者使用,挽救了52床患者的生命,且不会对76床患者造成生命威胁,与其利益无损。如此,医院对76床患者失去这袋血液的后果不应承担法律责任。但是,鉴于76床患者也毕竟支付了一定费用给捐赠者,52床患者应给予相应的补偿。或者,在52床患者于其后获得其子血液或捐赠的血液后,还给76床患者一袋血液。
     
        其次,就是上述笔者统计出来的法律法规所赋予的医师的紧急处置权,也可使医院这种做法具有一定的正当性。
     
        佛陀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本就负有治病救人义务的医师,在面临这种在其控制领域内且并非超出能力范围的情势下,放任一个患者的死亡,本不该如此。
     
        生命面前,既不能过于恪守常规,也不能偏离底线太远。如何把握好其中尺度,做好利益权衡,是对当事医疗机构智慧与伦理的考验。而一袋血引发的争议这一事件中,当事医院似乎没有经受得住这一考验。

    【作者简介】
    李军,执业于安徽治邦律师事务所,专长领域:刑事辩护、医疗损害维权。
    【注释】
    [1]搜狐公众平台:“一袋血引发的争议”,2017年3月18日,http://mt.sohu.com/20170318/n483791409.shtml.
    [2]人民网:“医生处置权、患者签字权为何针尖对麦芒”,2010年12月12日,http://opinion.people.com.cn/GB/13456415.html.
    [3]夏芸著:《医疗事故赔偿法——来自日本法的启示》,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516-536页。
    [4]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上海市法医学重点实验室编著:《医疗纠纷的鉴定与防范》,科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25页。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