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队伍里能否容得下幺宁
2017/3/17 14:34:04 点击率[82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律师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7年
    【中文关键字】律师队伍;幺宁
    【全文】

        2017年3月15日,李庄发布了一条微博:据悉,李庄案公诉人幺宁女士继公诉人、公诉处长、重庆检察官培训中心副主任之后,做了律师。首先,恭贺律师队伍加入一员猛将,其次,愿她一路走好,永远不被“律师伪证罪”所构陷。
     
        2017年3月16日,伍雷撰文《她没坚守检察官节操,她是否会坚守律师节操?--幺宁前检察官辞职做律师的职业伦理评论》:幺宁作为一个符号的重要意义只是在于:身为检察官,为什么没有坚守自己的执业伦理?为什么没有坚守一名法律人的应有节操?我们痛心地看到,在“唱红打黑”风暴中,受到过西南政法良好法学教育、具有法学硕士学位的资深检察官幺宁并没有坚守住这一切,她当庭指控李庄所谓“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时却又突然造谣抹黑李庄“嫖娼”,显然是主动加码作恶,其实质是在权力通吃的政客面前摇头摆尾,如此表现只是为了乞求一根剩骨头而已。
     
        律师的声音铺天盖地而来,而来自一线检察官、法官的声音就相对微弱了一些。无论是官媒还是自媒体,在公共舆论面前,习惯性的保持沉默,或者说是克制。
     
        2017年3月16日,现检察官CU检显见的、如此激烈的发声--《欺负一个女人,你们算哪门子汉子?》。CU检说:针对幺宁的流言,早已流传多年,你们可曾见过、听过幺宁站出来为自己辩驳一句,哪怕是面对赤裸裸的抹黑和污蔑。“庭审只在法庭之上,法庭之外无言。”是幺宁的信条。当年她拿着公安机关交给的证据,走向法庭指控犯罪,是完成自己的工作和使命,但却在多年来承担了职责之外无数的污名和指责。若她有罪,尽可以去控告、起诉。若无证据,又岂能全凭传言、听闻以及自己的想象,来对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不了解的人来一场暴风骤雨式的道德审判?!
     
        从来没见CU检如此激烈,而此番对律师嬉笑怒骂般的嘲讽以及竭尽所能的为幺宁辩护,也许是真心让他无法接受对于他心目中的“检察公主”的攻击。也许,他是在为自己的检察职责辩护,他可能认为无论是谁,在那个特定的时期,都会作出像幺宁一样的选择。
     
        幺宁是谁?幺宁,1978年出生,2000年毕业后进入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2009年,在担任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公诉一处副处长期间,在重庆“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带领全处办理涉黑案件9件305人,占全市“打黑除恶”案件总数近一半。成功主办谢才萍等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李庄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案,文强等人受贿、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等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案件。2010年,被市委、市政府授予“重庆市人民卫士”称号。2011年升任公诉一处处长。
     
        幺宁在李庄案庭审中称“李庄在重庆,住着龚刚模家属提供的六七千元一天的套房,享受着免费嫖宿”,给她带来了更多的非议。当事人李庄,在幺宁的主诉之下被判刑,按照常理,也不可能没有任何怨言,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李庄的微博。
     
        前检察官杨斌说:身不由己被动执行可以理解,我也起诉过自己认为不构成犯罪的案子,但一定在起诉前据理力争,明确表达过自己的观点,一定不会在公诉席上卖力表现。我办过地方领导有明确指示的所谓“专案”,审查完后明确跟领导说我认为定不了罪,非要起诉的话能不能换个公诉人?领导说不换,我就在法庭上几乎一言不发地走了个过场。纯业务与专业证据角度发表不同意见,没有那么恐怖。况发表过一次不同意见,领导就知道你不是他要找的人,下回这种案子就轮不到你了。普通检察官法官靠办一般案子,做到死都没用,但承办政治性案件是接近地方权力体系进入地方裙带关系的捷径。
     
        CU检认为幺宁只是在执行公务,但前检察官杨斌说的也没有错。是非面前,你可以选择。
     
        此时,我想起了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故事。
     
        二战以后,柏林墙横在东西柏林之间。柏林墙的两边都有士兵把手。1989年2月的一个夜晚,东德士兵亨里奇警惕的守卫着柏林墙东德一边,以防东德人翻墙偷越到西德。那天晚上,亨里奇见有一个人爬到了柏林墙上,企图逃到西德去。他毫不犹豫的端起冲锋枪,瞄准那个人,扣动了扳机。22岁的东德青年格夫洛伊被一枪致命。事后,亨里奇成了英雄,受到了上司的嘉奖。
     
        1989年底,柏林墙被推到,东西德统一。
     
        1992年,亨里奇因为1989年的那一枪被告上法庭。格夫洛伊的家人要求追究亨里奇的法律责任。亨里奇的辩护律师认为,亨里奇作为一名守墙士兵,他是在执行命令。作为军人,执行命令是天职,他别无选择。他在执勤时,发现格夫洛伊企图偷越国境,在这种情况下,他只有开枪射击。如果要说有罪,那罪也不在亨里奇。
     
        听了亨里奇辩护律师的慷慨陈词,法庭上的人们似乎默认了亨里奇无罪。这时,法官西奥多-赛德尔义正词严地反驳道:作为军人,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这一点无可置疑。可是,大家不要忽视这样一个细节:作为一名军人,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当你发现有人翻墙越境时,此时此刻,你在举枪瞄准射击时,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利,因为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在这个世界上,除法律之外还有“良知”。当法律和良知冲突之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
     
        幺宁的是非功过,我们都没有掌握第一手的资料,不能妄加评判。重庆事件,在官方盖棺定论之前,我们不好妄加揣测。
     
        幺宁自费跟随台湾检察官张熙怀去美国学习,而幺宁的介绍又不忘加上“原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二处处长、重庆检察官培训中心副主任”,可见她对她人生上半场的深深眷恋以及难以放下,更可见她内心的强大以及为人生下半场的律师事业所做的华丽铺垫。
     
        很久不发文的现法官桂公梓发了一篇含蓄的文章《离开侠客岛的张三和李四》,文章结尾说:江湖上的风浪比小渔村大得多,江湖上的道路也比侠客岛复杂的多。“事了拂衣去”轻而易举,“深藏功与名”却是很难。离开了侠客岛,没有了龙木二位岛主的耳提面命,人生过半,张三和李四终于开始独自闯荡江湖。嘱咐和诅咒都是注定要承受的,但路还得自己一步一步地走。每当星夜驰马、借宿野庙或者朝迎风露、独凭孤崖的时候,他们一定也会忍不住回想,当年自己一袭长衫身带吴钩、风光无限的使者生涯当中,到底有没有错杀过什么人?这个问题,将伴随他们一生。

    【作者简介】
    刘东海,北京市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