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与商业诉讼在伦敦的未来
杰佛雷•沃斯(著);蒋天伟(译)
2017/2/28 16:48:46 点击率[47]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商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6年
    【中文关键字】破产诉讼;商业诉讼;伦敦;英国退欧
    【全文】

      国际法协会演说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九日 国际法协会
     
      引言
     
      1.你们能邀请我今晚在自然历史博物馆讲话真是非常好。我希望我简短的发言和晚餐期间陈列围绕在我们身边的这些展品相比,能少一些远古的史前感觉。
     
      2.今晚我将非常热切地谈论罗尔斯大楼中发生的重要工作,以及在今日这个后退欧时代我们的法律与法官拥有的国际声望所代表的真正价值。但是在此之前。请允许我在开头解释几句为什么我不说任何与最近引发的与米勒案判决相关的、以及有关司法系统独立性的争议问题。我不说任何与之有关的事情,因为我有一个非常充分的理由。那就是法官不能公开评论法院的判决也不能评论判决引发的评论,尤其是那些仍然处于上诉程序中的案件;他们不能。社会尊重法官,是因为他们在所有方面都是独立的,无论是作为个体还是作为一个系统,社会尊重法官,是因为法官站在远离是非之地并不参与政治争论。法官通常被请求决定产生于公民与政府之间的法律问题,而双方都对法官的不偏不倚抱有绝对信任就变得至关重要。
     
      3.主席先生,你邀请我时你并不知道,我当时也不知道:很快我就会被任命为高等法院法官,因此,我很高兴成为一个活生生的司法系统的“买一个,送一个免费”实例。你们收了一位上诉法院法官,有免费得到了一位新任英格兰与威尔士首席大法官。也许最近法院收费的提高会让你们怀疑是否这种零售营销模式,到目前为止,已经完完全全地体现在了英国处理商业事务的法庭管理活动中。
     
      4.在我被任命为上议院法官前我一直在考虑就两个主题发表讲话:第一个话题有关我一直以先前身份在工作的事物,即关于大量不同类型的替代型纠纷解决机制(ADR),诉讼当事人有无需置疑的权利期待由一个独立的司法裁判庭做出公正的决定。破产场景中存在的这一难题与其他领域中的一样,相对于法律竞技场中其他领域中的易受伤害方而言,陷于破产的债务人通过协商或者通过调查员流程解决争议的经济压力实际更令人崩溃。但是我最终决定不讲替代型纠纷解决,当然这题目本身足以构成一次演讲。
     
      5.然后我考虑了另一个相关话题,即在合同中包含仲裁条款时,当事方如何能做到在获得仲裁决定之前提出停业清算申请?这个问题带来如何克服一九九六年《仲裁法》第九条的问题。该条规定,仲裁协议一方对“(根据协议)选择仲裁的事项”可要求中止诉讼(STAY OF LEGAL PROCEEDINGS)。这个题目本身也够得上一整场演讲,因为在许多案件中债权人也许认为合同项下的债务争议其产生并不是出于诚实信用,但是债权人仍然有义务继续进入冗长的仲裁程序,因为如果他不这样做,他就会受限无法提出停业清算请求(参见我前任的引领性判决Salford Estates (No 2) Limited v. Altomart Limited [2014] EWCA Civ 1575)。我在Changtel Solutions UK Ltd (formerly Enta Technologies Ltd) v Revenueand  Customs Commissioners [2015]EWCACiv 29案中提出,有人对此判决抱有不同想法。尽管如此,我仍然坚持新任的上诉法院民事主审法官在萨尔福德案中明确指出了第九条并不适用于停业清算请求,应讨论的议争点是债务是否是显著且是否已到期。此外,我们在Changtel案中判决公司法庭并没有职责服从税务裁判庭对以下事物采取的观点:首先是关于公司是否有能力偿付其债务;其次是作为自由裁量权是否应当驳回请求以及公司是否应当停业清算。但是同样,所有这一切都可以在下次再谈。
     
      6.最终,我还是决定(ˇ?ˇ) 想~我还是要试图告诉你一些在罗尔斯大楼以及在衡平法院正在发生的事情,在日常实务层面上这对你们的影响更大。对我而言,无论如何这是个好机会,我第一次能就我们正在尝试做的保持联合王国商业与破产法庭在用户友好体验上前沿地位发表演讲,说一些正在发生的激动人心的进展。
     
      7.我想先说那些容易看到的,即英国或者英格兰与威尔士的律师、法官和法院继续在国际商业社会中保持着良好声望。英国法院独一无二的卖点的是我们法官的正直:包括,完全彻底与腐败行为绝缘,我们完全服从于法律规则,一以贯之的高素质法官,英国法的确定性与高质量。尽管如此,这些独一无二的卖点和高声誉并不意味着英国可以免于来自其他商事法院的竞争,后者寻求从英国撬走争议解决这块业务,将它转移到欧洲、美国和亚洲等地的司法管辖权下。我们千万要认真看待这种竞争。
     
      8.以法院为基础的争议解决明显是与司法系统关系最为紧密的一类。在谈论其他形式的争议解决之前我要先说这点,尽管并不在我已经提到的语境之内。
     
      9.那么我们做什么来维持我们的竞争优势?服务好你们、我们的用户呢?我想触及众多将要产生重要变化的领域。
     
      10.首先,二〇一五年十月一日引入了金融列单制度。到目前为止,这是一个巨大成功。列单使用了来自衡平法院和商事法庭最高素质的法官,提供了速度与效率的双体优势。列单采纳了市场检验案件程序解决了不确定性问题,对这一难点的解决有利于金融市场。这对破产案件律师非常重要,因为任何需要金融市场专业知识的争议点或者对一般市场具有重要性的争议点都可能使用这一制度,即便其产生于破产或者再保险或者职业过失侵权或者属于公司法法庭普通专属管辖权案件等语境中。目前约有二十二起案件已经经由启动或者转入金融列单程序,四起案件已经形成判决。四起案件已通过其他方式解决,十四起仍在审理中。
     
      11.我们意图继续让金融列单使用的程序不断受到复审,这样可确保它们满足无论是立足本地还是外国的国际商业社群的需要。我们会通过通讯简报或者通过用户群聆听你们忍不住的直言,我们也将保证法院的服务易于获得而且反应迅速,为用户服务的电子通讯设备也将有效运作。
     
      12.其次,专家型的破产登记记录法官会呈现出主动性。很快他们就会被改称破产与公司法庭法官,以体现其在处理破产诉讼中的重要角色。有一份动议提出于自二〇一六年四月引入“破产速裁程序”,同时引进受法官布里格斯勋爵在其衡平法现代化评论中提出的建议启发的“短周期便捷审理计划”中的新庭审形式。
     
      13.破产速裁程序已经取得了重要成功。其目标是加速简易诉讼,控制成本避免在相应案件中成本预算出现额外负担。尤其在破产案件中,通常不需要在诉讼程序进行中临时进行案件管理,因为案件需要的是证据并不是复杂的答辩文书。证据披露通常范围有限,因为双方大致需要依赖共同的法律文本,源头都来自公司均在公司话事人手中。
     
      14.程序上的限制仅仅与可于不超过二天之内处理完的案件相关联,在这些案件中各方当事人的费用不会超过七万五千英镑,案将可以由高等法院登记官(Registrar)审理。一般情况下,只会有一场法官指导下的庭审,在加急庭审日上一般会当庭给出判决。程序已获得很好的接受,罗尔斯大楼内各法庭对此程序的领悟力增长迅速,正如同“短周期审理计划”一样。短周期审理计划的限制是案件不能超过四日,但对金融没有限制。又一次,这项动议也被引入罗尔斯大楼内各法庭:衡平法庭、技术与建筑法庭和商事法庭。这两项计划的同时成功连同金融列单制度的成功已经展示了这些改革以及司法系统设计并实施的新服务真真切切地回应了商业诉讼极为真实存在的需要,司法系统积极行事,确保了不但听到使用者的心声而且迎合照顾了他们。
     
      15.新破产规则长久以来一直在制定中。原先它们应当于二〇一六年十月生效,但是现在已经被推至二〇一七年四月。上周新的引入新规则的制定法法案已经正式上了议会。简要地说,新规则合并处理了一九八六年破产规则以及自该规则生效后的二十八次立法修正。新法案重新调整了一九八六年规则的结构并更新了内容,考虑进了由二〇一五年《去管制行为法》以及二〇一五年《小型业态与企业雇佣法》带来的重要改变。
     
      16.新规则将停业清算条款分离成由股东间自愿清算的长期未付债务和由债权人自愿清算和强制清算的长期未付债务这些彼此独立的不同部分。将来有关破产决定条款将适用于所有破产庭审程序。新程序旨在移除所有不必要的管制性负担,以减少破产程序的执行成本。比如说,新规则允许主事人向债权人发出通知明确所有未来的文件都将在某一网站上提供。互联网最终在破产程序中留下自己的印记了。法律将规定所有破产程序的固定报告标准。债权人决定的预设机制中将移除债权人会议。如不存在超过百分之十的反对,将会规定程序设定同意。从来没有人会参加的最终会议制度也将被废止。官方破产管理人现在将作为受信托人得到任命维护破产秩序。起草这些新规则的巨大工作量又一次说明了司法系统和司法部的意愿,希望我们的程序尽可能地保持简明和对使用者的友好。
     
      17.因此我来谈退出欧盟后英国法院得到的业务。尽管法律人和政治家已经写了很多关于英国退欧将对我们的法律体系、我们的法律业务尤其是国际法律争议解决这项工作的生意情况产生何种意义。
     
      18.我们都认识到,无论我们是处理一般性的商业诉讼还是破产或者重组业务,最终选择都是委托人在做。对一个以英格兰为根基的贸易集团而言,也许转移处理破产业务的司法管辖地要比改变合同以便在纽约而不是英国仲裁以及适用纽约法律而不是英国法律困难得多;但是,通过妥当谋划,这还是能做成的。当事人会选择,对我们是件好事。因为正是有选择,才有了不断改进、形成我们竞争优势的驱动力。
     
      19.当然,英国退欧确实提出了挑战,但那不能打败我们。我们不得不应对明显的棘手问题,那就是确保即便我们不再是欧盟成员国,不再受到布鲁塞尔管制I 的约束,我们的判决在欧盟范围内仍要得到执行。我们必须面对这样的事实,即我们不再受到欧盟破产管制规定的约束,明年六月指令修订版将会生效,因此我们的破产诉讼结果不再能获得欧盟成员国的自动承认。我们也许希望罗马管制I 的可适用性 罗马管制II 作为适用法。 但是包括这些以及其他许多问题都要得到解决,而目前还没有任何事情最终确定下来,你们大可放心,政府和司法系统都会慎重、细致地斟酌这些争议点,他们正在寻求简洁而实用的解决方案。
     
      20. 那些以及其它问题得到解决之后,我们的法律与法院是否达到要求,仍然是留待回答的问题。如果我们能保持法官的素质,律师的素质,我们就能达到标准。当然我们也需要随着时代变化而不断前行。但我们的起点可是相当不错。
     
      21.就仲裁而论,英国一直是世界的引领者。无论那些擢升其他管辖地为国际商事仲裁中心的人如何说,既然商业活动当事人仍然准备继续选择英国法、选择英国作为管辖地,我实在看不出为什么会发生变化。我想商人会继续目前的做法,我这样说是因为我先前提到的那些独一无二的卖点。法治和法官的正直是所有领域商界人士在选择何处作为解决其争议时最重要的考虑点。还没有任何事情比存在不恰当的政府干预的可能性更让人感觉动荡不安了。我想起了在最近出席的一次研讨会上,那是向其他法院和管辖地具备的卓越优势的一次致敬,有人对我低声耳语:你会选择哪里?是法治之地?还是信息技术设备更好的地方?
     
      22.此外,英国法的确定性与高质量能够持续吸引商界人士选择其作为解决纠纷的法律。这种素质不会在短期内消失。自十九世纪以来优良的英国法就对我们大有裨益。
     
      23.当然,我们必须拒绝自满。但是在英国法之外我们在这里在伦敦仍有许多优势可以提供。司法系统仍然保持强势、既不腐化也不无法被腐蚀。很多国家做不到能说出与这句相同的话。
     
      结论
     
      24.因此,我要请求你们所有人加入到法官这一边,对英国的未来保持积极态度。成为失败主义者很容易,但有时从压力重重的困局中毅然奋起对未来有远见就并不那么容易。让远见照见现实就更为艰巨。但是我相信我们英国法律体制有着如此坚不可摧的内在力量,我们一定能维护并强化伦敦作为“被向往的”国际争议解决中心地位——既有她的法院也有仲裁机构。
     
      25.为了实现它,需要律师、法官、城市当局、专业团体以及大量政府部门精诚协作。我个人对实现这一目标充满乐观。
     
      26.非常感谢你们的关注。我希望你们所有人今晚都过得愉快。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九日

    【作者简介】
    杰佛雷·沃斯爵士 高等法院大法官庭首席法官;蒋天伟,现任职于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