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原世界文史哲的真貌來建立中国的软实力
2017/1/9 11:27:35 点击率[19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理学
    【出处】原文发表于2016山东滨州《孙子兵法》学术研讨会
    【写作时间】2016年
    【中文摘要】现今,我国深陷於对外保护固有袓业及外部对我顏色演变的斗爭中。在輿论宣传、国民教肓及国際外交搏奕上,我们要注重正確中外历史观的坚持及传播,这不但可教育国民還可纠正国外針对我国形象的抹黑。最佳例子莫如,现今越南教肓針对声祢来自北方鄰国历朝侵略历史的捏造。这不但影響到中越两国的友誼,还为西方邪悪勢力提供了挑泼是非的机会。坚持及宣揚正确历史事实,可让世人了解到欧美宗教、政府邪悪的一面。同样,坚持及宣揚中国文化哲学,可让世人了解到西方文化、宗教自大自利,欠缺包容、互利和內外不一的一面。西方积累应用软实力是为干預他人內政制造藉口,乱人之国,纯为一己之利。华夏「德化文化」卻是基於「其忠乎,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和「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古训,而欧美人則奉行「己之所欲,必加於人」和「弱肉強食」的自利霸道宗旨。在領土爭端中,我们更应好好鑽研中国古代地理典籍,特別是《山海经》,它包含很多宝贵的上古史地史实,可为我们提供证据。在《山海经?中山经》中,有三条山脉就在今中南半島、海南島和婆罗洲沙巴半島上,当其时,现今很多国家还远未存在。凡此种种,见本文附件,都证明中国人4-5千年前已踏足及拥有南中国海区域,属于「天朝海内」范围之内;我们实应加以重视及作为固有领土之依据。中国哲学文化是世界文化重要的一环,其包容作用并非西方文化所能企及,在历央上更作过伟大的贡献;现今云南地区正是世界文明之源,昆明抚仙湖湖区,就是《山海经。海內经》提及的流黃辛氏国,亦正是希臘传说中的亞特蘭蒂斯島,由此可见《山海经》的重要牲。故此,我们应全方位加大对《山海经》的研究和考证。坚持以真实的中外历史事实和华夏哲学文化作为建立我国软实力的基础,并以此教導我们年輕的一代是必须的。
    【中文关键字】《孙子兵法》;儒家;希臘文化;亞特蘭蒂斯;美国政府;西方殖民主义;《山海经》
    【全文】

      一、中国传統哲学及文化
     
      現代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中,除包括传統军事和经济实力的硬实力以外的能力组成部分,它通过吸引力而非威逼或利诱的手段「吸引和说服别国服从你的目标从而使你得到自己想要东西的能力。分为政治价值观(当这个国家在国内外努力实现这种价值观时)、文化(在能对他国产生吸引力的地方起作用)及外交政策(当政策被认为合法且具有道德威信时)。」[1]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分別将硬实力与软实力定义為:「硬实力(HARDPOWER)是指支配性实力,包括基本资源(如土地面积、人口、自然资源)、军事力量、经济力量和科技力量等;软实力(SOFTPOWER)则分为国家的凝聚力、文化被普遍认同的程度和参与国际机构的程度等。」[2]在《孙子兵法:始计篇》中,孙子提出了一国要打勝仗,它必須具备較強的5种实力:「……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在《孙子兵法:作战篇》中,孙子曰:「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另外,在《谋攻篇》,孙子又曰:「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由此可見,在2千余年前,孙子在研究过往战史时,因孙子先輩在齐国的地位及经历而所积累的經验,已深切了解到一国綜合实力的至関重要性。其中硬实力有:《始计篇》中的天、地资源和將(作战指挥人员的质与量部份);《作战篇》中軍备裝置和背后的经济实力。软实力中则有:《始计篇》中的道、將(培训、升迁、任用、賞罚、指挥等制度部份)、法(法治制度);《谋攻篇》中的謀略、外交等。其中《谋攻篇》中的「夫用兵之法,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更是「软实力通过吸引力而非威逼或利诱的手段去说服别国服从你的目标从而使你得到自己想要东西的能力」的最佳表述。
     
      (一)《孙子兵法》中的道:软实力价值观的表率
     
      《计篇》曰:「道者,令民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危也。」在《谋攻篇》,孙子又曰:「上下同欲者胜」。綜合上述两段可知,根据孫子对道的的提法,道者,是上层治民者、治軍者所必依循的可令天下万民归心之一套統治管理价值观。由於一地一国一軍的統治管理价值观多來自相应的文化、政治、法律、道德价值观,故此,道就是可令四方上下都認同追隨,共同生死,眾志成城的文化、政治、法律、道德价值观;施政、管治符合此价值观,則可得民心、軍心,可得天下。
     
      (二)儒家的文化软能力: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
     
      孔子在《论语·第十六章·季氏篇·季氏将伐颛臾》曰:「……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原文翻译是:……「我听说,对于诸侯和大夫,不怕贫穷,而怕财富不均;不怕人口少,而怕不安定。由于财富均了,也就没有所谓贫穷;大家和睦,就不会感到人少;安定了,也就没有倾覆的危险了。因为这样,所以如果远方的人还不归服,就用仁、义、礼、乐招徕他们;已经来了,就让他们安心住下去。现在,仲由和冉求你们两个人辅助季氏,远方的人不归服,而不能招徕他们;国内民心离散,你们不能保全,反而策划在国内使用武力。我只怕季孙的忧患不在颛臾,而是在自己的内部呢!」[4]
     
      孔子的原意很明显,是不能用战爭的手段去解決一些涉及經济財富分配和社会政治安定的体制安排问題。社会质源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分配,就会造成社会高度的贫富懸殊,这就是美国的1%人口占有、控制其餘99%人口的财富現象;在西方民选社会,财富的过度集中,造就了选举制度的被操控,导致特权家族的产生。政治权力转移制度的不完善,或国家、社会乏缺上移的机会,都可能造成不安定。如何创造较完善的制度,西方国家以为它们的一套民主体制、个人自由及法治文化、基督教等安排具超越性,是放诸四海皆可行的标准。然而,老子则主张「道法自然亅,一地一国的体制安排应以当地当时的「自生規律,即自然情狀和自在法则」而非強用他地、他時的制度安排。西方人近期於中东、北非主导的「阿拉伯之春」革命,盲目推翻当地所谓「独裁者」政权,而不顧及当地的实际情況(自然情狀和自在法则)所引起的动乱就是明证。
     
      任何一种制度安排都是死物,重要的是制度后面的操作人和接受者。能够「令民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危也」的价值认同才是最主要的。孔子以為此等价值取向应是「仁、义、礼、乐」等道德价值观,完善落实才能「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礼、乐可以陶冶性情,起到教育的作用;仁、义体現在「忠恕之道」、「和而不同」、「中庸之用」、「民胞物與」、「四海之內皆兄弟也」、「万物齐一」等儒、道哲学概念。
     
      二、中外文化历史真貌
     
      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5]「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是「忠」;这就是,自己达到了,亦盼能帮别人达到及做到。叧外,孔子亦提出「恕」,并为「恕」定义為:「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v]忠恕之道是孔子学说「一以貫之」的中心思想,亦是成就「仁」的唯一途徑。有忠恕仁厚之道,才能推己及人和推行王道仁政。李鴻章在百年前,就中美文化之差異,作過評论;他认為,中国人遵循「其忠乎,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和「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古训,而美国人則奉行「己之所欲,必加於人」和「弱肉強食」的霸道取向。叧外,儒家学说是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為路線图,是以济世救民於天下為目标,并不仅限於一地一国,故才有「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的王道提法。在中国古代历朝,华夏人与異邦人的分别,是基於对华夏文化的接受与否,若接受华夏文化,则為华夏人。这明显与近世紀西方在殖民地所奉行的「己之所欲(西方基督教文化),必加於人(不入教则排斥之)」和「弱內强食」的霸道、搶掠殺戮行为真有天淵之別。在18世纪前,华夏基於王道思想,虽拥有当時超前的科技、军经实力,并沒有发展欧式霸权,此确非现代欧美人士所能了解。
     
      (一)中国早於4-5千年前已踏足各大洲,但中国并未趁此祢霸
     
      南中国海是我国固有领土,华夏先民早于此生息作业。《山海经·中山经》有三条山脉就在今中南半島(即中次八经,见附件一)、海南島(即中次十经,见附件一)和婆罗洲沙巴半島(即中次三经,见附件一),即环南中国海范围,且归屬于《山海经·五臟山经》范畴(见附件二)。《山海经·五藏山经》作于帝禹时代,即约4–5千年前。要知道,见附件三及相關圖片,《山海经》是远古先民迁徙的真实记录,是中华及世界文明与文化起源和发展最珍贵和惟一的历史典籍和依据,它是较金字塔、兵马俑更具价值的人类文化遗产,我们必须研究及应用此等来自远古的信息。根据《山海经·五藏山经》及应用现代科技,如考古发现、人类分子人类学DNA普查、谷歌和百度搜索、维基和百度百科等丰富的网上资源等,已证明华夏先民早已迁徙及生息作业于非洲、美洲、亜洲、南极等地。郑和下西洋前,早已根据此等资料,绘制全球航海图(见附件三),此等航海图其后流传至欧洲,西班牙人及葡萄牙人藉此开展大航海時代,及西欧霸权。华夏基於王道思想,虽拥有当時超前的科技、军经实力,并沒有发展欧式霸权,此均非现代欧美人士所能了解。
     
      China's'manifestdestiny'neverhappenedandtheworldpredommance,which foratime,seemedhersforthetaking,wasabandoned…{China}forbearance remainsoneofthemostremarkableinstancesofcollectivereticencein [worldhistory].[6]
     
      凡此种种,这都说明中国人4-5千年前已踏足、生活及拥有南中国海区域,当其时,现今很多国家还远未存在。故此,我们可以根据和应用《山海经》的资料作为固有领土之依据及加以大力宣传。
     
      (二)12000年前的环抚仙湖古国(流黄辛氏国)是亞特蘭蒂斯岛的原型
     
      倒转過來的亞特蘭蒂斯島(见图2),外形似抚仙湖(见图1)。图2內的大綠四方框格子标示现今北抚仙湖湖面,藍四方為水下沉城,面积為2.4平方公里,离现湖边约200-300米之间,离当時的湖边约40米,按非比例放在东北角,如图2所示。如果以水、地互換,即島內陸地為水而綠四方框格子內的海水為地,此部份的陸地將倒塌下沉到湖底內,我们可量度此倒塌的面积,從而可找到相对綠四方框格子总面积的百份比,再乘以现湖面积,則可找到图2內亞特蘭蒂斯島北部的面积,看看是否接近300里。計算如下(长度单位,吋):
     
      頂长方形面面积:1.63x0.25=0.41左上三角面积:0.5x0.75x0.5=0.19
     
      右上三角面积:0.63x0.63x0.5=0.2左下三角面积:0.38x0.31x0.5=0.06
     
      右下三角面积:0.25x0.25x0.5=0.03总倒塌面积=0.89
     
      綠四方框格子面积:1.5x1.63=2.44
     
      倒塌百份比=0.89/2.44=0.36
     
      現北湖面积=402平方里
     
      故此,图2內,亞特蘭蒂斯島北部的面积:402x(1-0.36)=255.4(平方里),与《海內經》的300平方里頗為吻合。但是要注意的是,柏立图生于纪公元前429–前347之间,他得到有关亞特蘭蒂斯沉島的故事是从埃及而来,发生于9600年前,则距今約12016年前(9600+2016+400(約数)=12016)。抚仙湖周边是于20000年前到7000年前下沉的,12016年前,下沉过程还在進行中,接近中末期,还未定型為「中方」。当时《海內經》所描述之湖形应是发生于7000年前后,相差5000年,45平方里的差別,已非常接近。抚仙湖是亞特蘭蒂斯島的原型应是可接受的。
     
      《海內經》曰:「有国名曰流黄辛氏,其域中方三百里,……」流黄為何意?流者,流动也;根据五行學說,黃者,土也。故「流黄」者,实意指流动的土、石层;抚仙湖周边於20000年前到7000年前滑落下沉,正是「流黄」的现象。
     
      要寻找亞特蘭蒂斯,必先要知道「海格力斯之柱」的对应实物与其位置,古希臘人以地中海為中心,故此认为直布羅陀南北兩岸的兩塊石頭为「海格力斯之柱」,然而北石头是金字塔形的,南石头则如「饅头」,两者亳不对称。其实,「海格力斯之柱」应是《海內經》提及的「建木」,彼等高百仞,即逾180米,可谓神木:「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百仞无枝,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大皞爰过,黄帝所为。」兩位人文先祖均與「建木」有关连,有所啟發,彼等应是人类文明之柱。其实在上古,洪荒森林应不罕見,《山海經:北次二經》曰:「又北水行五百里,流沙三百里,至于洹山,其上多金玉。三桑生之,其树皆无枝,其高百仞。百果树生之。其下多怪蛇。」这也就是说,在西伯利亞中北部,同样找到如「?木」之百仞之木。海格力斯是希臘神話中的巨人,与共工相似,共工应是海格力斯的原型,共工有撞断不周山之壯举,而海格力斯则有劈开直布羅陀之神話。根據《海內經》,「建木」附近亦有巨人:「南方有赣巨人,人面长臂,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唇蔽其面,因即逃也。」
     
      图1抚仙湖下沉阶段外形
     

     
      岀处:《抚仙湖,云南的亞特蘭蒂斯》,載(http://innyo.com/content.aspx?id=738075995696),訪问日期:2016年8月20日。
     
      图2將原阿塔纳斯·珂雪描绘的亞特蘭蒂斯島(1669年)倒转過來[7]
     

     
      要知,希臘文化是西方文明之母。现今,希臘传说中的亞特蘭蒂斯原型就在昆明抚仙湖,这说明了什么呢?
     
      (三)古希腊文明的「东方起源说」[8]
     
      一直以来,有西方人士坚持:西方文明与世界其他文明截然不同,源自古希腊——罗马文明,于中世纪经由基督教文明,传到近代开后工业文明,是独立发展而成的。甚至把工业革命后的欧洲政治、经济、法律、文化、教育制度等直接归结为古希腊——罗马文明「固有本质」的衍化。然而,事实是否定的:文艺复兴时期的法国古典学者约瑟夫·斯卡利杰則提出不同意见,他指出希腊人受益于非希腊人的成就。
     
      ……
     
      在希腊哲学里,学者们直到最近才发现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原型。《伊索寓言》中的几个故事在苏美尔中都有原型,公元前18世纪的两河流域《农人历书》版本中的劝导词和赫西俄德的《田工农时》奇异的相似。许多苏美尔的对话现在正被拼凑在一起以图翻译过来,这些或许可以证明一些作品如柏立图《对话集》中存在一些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的原型。
     
      ……
     
      有关亞特蘭蒂斯沉沒的传说就記錄在柏立图《对话集》中。
     
      (四)500–1800东方对西方崛起的提拔和贡献:东方资源的传授和西化
     
      西方国家并没有单独自主开拓自身的发展,也就是說,它的兴起,如果沒有东方的貢献和提拔,是不可能做到的。东方对当時相对落后的西方的帮助主要經过兩个主要途徑:播散/同化和盜用/挪用东方资源。首先,东方人,於纪元500年后,創造了全球經济和交通通訊网絡,使更先進的东方「资源組合」,即思想,制度和技术,能沿网絡散播至西方,他们隨后被西方同化,这被祢之為「东方全球化」。第二,1492以后,在西方帝国主义的带領下,歐洲人以各式各样的方法去盜用东方的經济资源,從而使西方得以迅速崛起。[9]
     
      西方人以为葡萄牙人,达。伽马,首先航過好望角普遍感到自豪。而事实上,他并非第一人,旱在数个世紀之前,伊斯蘭人、印度人、中国人、埃塞俄比亞人、爪哇人已环航過好望角,況且他的成功航行是得到一个伊斯蘭水手的带領下完成的。这條航線的开通,对西方接受东方资源是重要的。[10]
     
      三、西方之不仁:西方殖民主义者究竟杀了多少殷地安人
     
      西方的崛起絕非靠西方人的民主、理性、自由贸易、制度、文化,而是靠掠夺世界资源,奴役美洲、非洲、亚洲人民和殖民統治。[11]16世纪欧洲人入侵美洲,直接导致的死亡人数在5000万至1亿之间。因此,尽管印第安人在1492年占世界总人口的13%(按:原人口約800萬–1.13億),但到1600年时,已经减至1%多一点
     
      ……西方的崛起靠的是什么?一是暴力掠夺,二是剥削奴役,三是殖民统治。先说暴力。西方崛起的过程可谓恶贯满盈、杀人累累。达。伽马到达印度洋,根本不是为了公平做生意,而是海盗抢劫。他曾经捕获一艘阿拉伯商船,将船上的几百名乘客包括妇女儿童在内全部烧死,目的只是炫耀武力,打击阿拉伯人和印度人的反抗。此后,达。伽马被任命为印度总督,在印度实施武力征服和掠夺财富,印度人将他称为“武力上的调停者”。[12]约翰。霍布森指出,梵蒂冈教皇(按:1452年,PopeNicholasV)颁布给葡萄牙国王的敕令写道:“教皇授权葡萄牙国王攻击、征服和镇压掳其财产,占其领土,将其子民永世贬为奴隶。”[13]
     
      「教皇子午线」是梵蒂冈给葡萄牙和西班牙在全球划分的势力范围,开了西方国家瓜
     
      分世界的先河。[14]现在的巴西当时属于葡萄牙。为了获得廉价劳动力,葡萄牙除了开欧洲人贩卖非洲奴隶的先河外,还在巴西成立了很多武装的「奴隶捕猎队」,少则十人,多则千人,目的是深入美洲腹地,捕捉印第安人卖为奴隶。这样的「捕猎队」在巴西存在了两百多年,共捕猎印第安人三百多万,这还不包括那些因反抗而被他们杀害的那些印第安人。当然,后来欧洲人写历史的时候,「奴隶捕猎队」很少提及了,大都改「探险队」了。西方人的历史记载说,这些「探险」在巴西,在南美腹地发现了包括黄金、钻石在内的很多矿藏,以及很多自然资源,而不提他们捕猎奴隶的真实历史。[15]
     
      西班牙人到达美洲后,其种族灭绝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哥伦布最早到达美洲的地点
     
      是今天的加勒比海地区,他建立的第一个殖民点是今天的海地。当时海地大约有一百万印第安人。西班牙人来到这里50年后,岛上的印第安人只剩下500人。其中大部分被杀,一部分被奴役致死,……那时候的印第安人还没有铁器,因此,说西班牙人对手无寸铁的印第安人实行种族灭绝,是非常正确的。杀害印第安人的除了西班牙人外,还有后来的英国人、法国人、英国人、荷兰人和美国人。约翰。霍布森写道:「16世纪欧洲人入侵直接导致的死亡人数应在5000万至1亿之间。因此,尽管印第安人在1492年占世界总人口的13%(按:原人口約800萬–1.13億),但到1600年时,已经锐减至1%多一点」[16]
     
      ……
     
      四、西方之不仁:美国政府是「岳不群」式伪君子,是邪惡中心
     
      美国政府是伪君子,高举民主人权作幌子,妄顧其他民族、国家之实情及意图,仗其超強的軍事、金融、外交,輿论力量,隨意摧毀他国的政权、金融体系,喑殺他国或自身的政治領袖,作惡多端,是邪惡中心。我常以为,对美国政府的批判及定性,不能单看美国政府刻意宣傳的宪法、制度安排如三权分立、制衡及輿论監督等等的有效性及作用性,重要的是,人们要看美国政府的真实作為,在历史它做了甚麼,犯下了那些人道災難。
     
      岳不群是金庸創造的角色,是人所共知的伪君子典型。表面道貌岸然,滿口仁义道德;私底下,卻是陰謀詭計,無所不為,殺妻害女,更不惜自宮,以求祢霸江湖。美国政府亦是一样,滿口民主自由,為世界人民謀求民主自由。然而,其大學初級入門美国政治學課程教科書,已开宗明义地說明,美国的对外政策所依從的是实利主义,所追求的是美国利益,民主自由衹是口號,或作為干預他国的藉口,四處安插第五縱隊。[17]
     
      在小說中,岳不群道貌岸然,滿口仁义道德,私底下,卻是陰謀詭計,無所不為,殺妻害女,更不惜自宮,以求祢霸江湖。再看看美国政府,表面上,永远站在道德高地,自封世界民主警察,更不惜以違反人权民主为理由,出兵推翻它自定為「邪惡国家」。我们亦無須追得太远,看看近期由美国主導的西方诸国入侵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事件,就明显不過了。这些事件都牽涉到美国政府誠信问題,特别在為入侵伊拉克所伪造的證据,所說的謊言,明目張膽,使人了解到,真正的「邪惡中心」是美国政府。这可不是单一事件,1964年的「东京湾事件」是另一最佳示范,如出一轍。此次美国捏造的謊言是这样的:於1964年8月4日,美国军方聲祢其一艘驱逐舰在东京湾受到越南巡逻快艇的攻击,数小时后,当時的约翰逊总统就下令空袭北越。8月7号,美国国会通过了《东京湾决议》,允许美国正式加入越南战争。
     
      我们再來看發生在香港的「斯諾登事件」。美国政府整天指责別人,特别是中国政府,为網絡黑客,侵犯了网絡自由。但谁是真正的黑客呢?等到美国前特工斯諾登爆料,人们始恍然大悟,才知道美国政府才是真正的最大黑客,不但入侵中国等国的网络,还侵犯自己盟友,诸如德国、法国等国,最高領導人的私人通訊系統。此等自打嘴巴的行為,不正就是岳不群的「自宮」行为嗎?它不是常將人权民主掛在嘴上的嗎?行為太污穢了,食相才难看了。但美国政府不但不公开认錯,不仅不反求诸己,卻欲杀人灭口,遂有2014年派遣特工隊到香港暗殺斯諾登事件之发生,这或与其霸权主义心态有关,眼睛容不下沙子。2015年4月21日,凤凰卫视军情观察室就披露了中国特种兵于澳门干掉前来刺杀斯诺登的杀手一事。[18]
     
      仗持其美元霸权,隨意剪人羊毛,搞乱他国金融体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大約每十年一次,利用加息或减息,以控制美元流量,及美元周期性的走弱与走强以制造世界通脤及通缩,然后在巔峰拋售,股票、物業等,以赚取差价,然后再於低价购入优质资产,这种双重巧取豪夺手段,俗祢「剪羊毛」。
     
      美国金融帝国的地位,是由美元霸权来支撑;美元霸权利用这种「剪羊毛」不顧他人死活的卑劣自私自利行為,每年从全世界,包括美国的盟友,攫取数万亿的美元红利,美国的金融巨头们,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背后老板,得以大赚世界之财,上世界八十年代的拉美经济危机和九十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正是他们所為。
     
      美国在世界到處「剪羊毛」的幕后操纵者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它是什么机构呢?它雖有「联邦」之名但它是美国私人銀行,最大股东是美国华尔街数间出名的私人銀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是全独立机构,不受美国总統及国会控制。[19]
     
      五、结论
     
      现今,我国深陷於对外保护固有袓业及外部对我顏色演变的斗爭中。在輿论宣传、国民教肓及国際外交搏奕上,我们要注重正確中外历史观的坚持及传播,这不但可教育国民還可纠正国外針对我国形象的抹黑。最佳例子莫如,现今越南教肓針对声祢来自北方鄰国历朝侵略历史的捏造。这不但影響到中越两国的友誼,还为西方邪悪勢力提供了挑泼是非的机会。坚持及宣揚正确历史事实,可让世人了解到欧美宗教、政府邪悪的一面。同样,坚持及宣揚中国文化哲学,可让世人了解到西方文化、宗教自大自利,欠缺包容、互利和內外不一的一面。西方积累应用软实力是为干預他人內政制造藉口,乱人之国,纯为一己之利。华夏德化文化卻是基於「其忠乎,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和「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古训,而欧美人則奉行「己之所欲,必加於人」和「弱肉強食」的自利霸道宗旨。在領土爭端中,我们更应好好鑽研中国古代地理典籍,特別是《山海经》,它包含很多宝贵的上古史地史实,可为我们提供证据。在《山海经·中山经》中,有三条山脉就在今中南半島、海南島和婆罗洲沙巴半島上,当其时,现今很多国家还远未存在。凡此种种,见本文附件,都证明中国人4-5千年前已踏足及拥有南中国海区域,属于「天朝海内」范围之内;我们实应加以重视及作为固有领土之依据。中国哲学文化是世界文化重要的一环,其包容作用并非西方文化所能企及,在历央上更作过伟大的贡献;现今云南地区正是世界文明之源,见上节所论证,昆明抚仙湖湖区,就是《山海经。海內经》提及的流黃辛氏国,亦正是希臘传说中的亞特蘭蒂斯島,由此可见《山海经》的重要牲。故此,我们应全方位加大对《山海经》的研究和考证。坚持以真实的中外历史事实和华夏哲学文化作为建立我国软实力的基础,并以此教導我们年輕的一代是必须的。

        附件一

       中次三经、中次八经、中次十经南中国海位置图

     

       附件二

       五臧山经全球分佈图

       (注意:此图谨作粗畧示范之用,不按比例,红綫条为山脉)
     

       附件三

       1418年天下诸番识貢图

       (出处:刘钢著:《古地图密码》,台北联经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版,首两页。)

       註:此图左下角有:乾隆癸未仲秋月 傚明永乐十六年天下诸番识贡图 臣莫易仝绘

       作者刘钢鑑定此图为真品,故可与附件二互为佐證。
     

    【作者简介】
    范振汝,北京大学法学博士、香港国际孙子兵法研究会会长。
    【注释】
    [1]见《百度百科:软实力》,载(http://baike.baidu.com/link?url=MfKRejLfcgCGoQv7bsIs5xhLI1wITup1AKXoRidcIdr4HtNeUpGvK10RbWQUft5ZCqTgUrxDcjA00yD5Ybx4tjQM8rUL4SRamwkxdKuPq_i),访问日期:2016年8月18日。
    [2]如上注。
    [3]见《百度百科:既來之,则安之》,载(http://baike.baidu.com/link?url=X43bW6eAiIDATkkRg2QPSUFdq-PyytR9Sx_wOuKGbW7V3O9blQUoeujYVz7
    xpl8YZD9X1PG8hzEwhY5pBETCl_),访问日期:2016年8月17日。
    [4]见《论语·雍也》。
    [5]见《论语·卫灵公》。
    [6]见John M. Hobson, The Eastern Origins of Western Civilisa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p70.
    [7]……The Atlantis myth started with an account by Plato in his Timaeus. Plato, who likely took his inspiration from myths in an oral tradition, described the demise of Atlantis at about 9,600 BC, about seven millennia before his time. Atlantis sank into the ocean “in a single day and night” after a failed invasion of Athens.[1] ……No true historian would do such a thing, but I modified this c. 1669 map of Atlantis by Athanasius Kircher. Kircher's original map had north to the bottom of the map, which might be familiar to astronomers, but it runs contrary to modern sensibility. I've flipped his map. The caption is, “Situs Insulae Atlantidis, a Mari olim absorpte ex mente Egyptiorum et Platonis descriptio,” which I translate as “Site of the island of Atlantis, in the sea, from Egyptian sources and Plato's description. ” Atlantis, in this case, is more like a continent than an island, and it's placed in the middle of the Atlantic Ocean. (Modified Wikimedia Commons image)……Since Plato is the source closest to the Atlantic tradition, it's worthwhile to mine his text for clues as to its location. Plato wrote that Atlantis had quarries for white, black and red stone. I can find rocks of all these colors in my own backyard, but these are morraine brought down by the last ice age. A quarry indicates substantial deposits of ore. “ Dev Gualtieri:Science and the Atlantis Myth”(http://tikalon.com/blog/blog.php?article=2012/Thera), Visiting date:2016/08/11.
    [8]见《古希腊文明的“东方起源说”》,載
    (http://civ.ce.cn/nation/xl/200705/24/t20070524_11479398.shtml),訪問日期:2016年4月20日。
    [9]见John M. Hobson (约翰。霍布森), The Eastern Origins of Western Civilisa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p2.
    [10]见John M. Hobson (约翰。霍布森), The Eastern Origins of Western Civilisa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p21.
    [11]见中华网论坛博文:《揭穿美丽谎言:西方崛起靠什么?》,載
    http://3g.china.com/act/27_22371183.html),訪問日期:2016年4月5日。
    [12]維基百科:《瓦斯科·達伽馬》,載(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3%A6%E6%96%AF
    %E7%A7%91%C2%B7%E9%81%94%E4%BC%BD%E9%A6%AC),訪問日期:2016年4月5日。
    [13]见John M. Hobson (约翰。霍布森), The Eastern Origins of Western Civilisa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p136.
    [14]见John M. Hobson (约翰。霍布森), The Eastern Origins of Western Civilisa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p163.
    [15]见刘洋著:《一个国家的“海盗背景”》,載
    http://lyqk.jslib.org.cn:8080/Template/default/Journal_View.aspx? titleId=zxbw
    20080513),訪問日期:2016年7月7日。
    [16]见John M. Hobson (约翰。霍布森), The Eastern Origins of Western Civilisa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p170.
    [17]「better than any competing theory of American diplomatic behavior, a pragmatic world view   accurately describes customary viewpoints and conduct in American foreign affairs. 」見Cecil V. Crabb, JR., American Diplomancy and the Pragmatic Tradition (Baton Rouge: Louisana State university Press, 1989)
    [18]凤凰卫视军情观察室:《美特种部队暗杀斯诺登:中俄美特工在港数次对峙》,載
    http://tieba.baidu.com/f? kz=3719601547&mo_device=1&ssid=0&from=844b&uid=0&pu=usm@0,
    sz@1320_1001,ta@iphone_2_4.4_3_ 537&bd_page_type=1&baiduid=7E991D0CD779FEDED5F40
    ED6F4AE7F4A&tj=www_normal_4_0_10_title?pn=0&),訪問日期:2016年03月30日。
    [19]中华网论坛博文:《美国控制世界, 谁操纵美国? 万万没想到》,載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84/92/38/6_1.html),訪問日期:2016年7日1日。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