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不因违反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对外担保无效
2016/12/27 15:00:47 点击率[367]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公司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利眼观察
    【写作时间】2016年
    【中文关键字】公司;公司法第十六条;对外担保
    【全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
     
      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
     
      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
     
      问题随之而来:公司违反公司法第十六规定对外签订的担保合同,其合同效力究竟是有效还是无效?通常观点不外乎三种:
     
      观点一: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性质上均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范,公司对外签订的担保合同因违反该规定而无效。
     
      观点二: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性质上属于管理性强制性规范,公司对外签订的担保合同并不因违反该规定而无效;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性质上属于效力性强制性规范,公司对外签订的担保合同因违反该规定而无效。
     
      观点三: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性质上均属于管理性强制性规范,公司对外签订的担保合同并不因违反该规定而无效。
     
      上述观点在法律理论界和实务界均有一定市场,司法实践中做法不一。从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登的公报案例来看,观点三代表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倾向性意见。
     
      事实上,在2011年第2期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登的一则案例《中建材集团进出口公司诉北京大地恒通经贸有限公司、北京天元盛唐投资有限公司、天宝盛世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江苏银大科技有限公司、四川宜宾俄欧工程发展有限公司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9)高民终字第1730号民事判决书)已代表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倾向性意见,其裁判摘要明确指出:
     
      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该条第二款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但公司违反前述条款的规定,与他人订立担保合同的,不能简单认定合同无效。第一,该条款并未明确规定公司违反上述规定对外提供担保导致担保合同无效;第二,公司内部决议程序,不得约束第三人;第三,该条款并非效力性强制性的规定;第四,依据该条款认定担保合同无效,不利于维护合同的稳定和交易的安全。
     
      在2015年第2期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登的一则案例《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连东港支行与大连振邦氟涂料股份有限公司、大连振邦集团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提字第156号民事判决书)延续了最高人民法院一贯的裁判思路,其裁判摘要明确指出:
     
      《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该条款是关于公司内部控制管理的规定,不应以此作为评价合同效力的依据。担保人抗辩认为其法定代表人订立抵押合同的行为超越代表权,债权人以其对相关股东会决议履行了形式审查义务,主张担保人的法定代表人构成表见代表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在其裁判理由中对于为什么认定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属于管理性强制性规范做了详细阐述:
     
      作为公司组织及公司行为当受《公司法》调整,同时其以合同形式对外担保行为亦受合同法及担保法的制约。案涉公司担保合同效力的认定,因其并未超出平等商事主体之间的合同行为的范畴,故应首先从合同法相关规定出发展开评判。关于合同效力,《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范”。关于前述法律中的“强制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以下简称合同法解释二)第十四条则作出如下解释规定“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范”,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范”。因此,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均已明确了将违反法律或行政法规中效力性强制性规范作为合同效力的认定标准之一。公司作为不同于自然人的法人主体,其合同行为在接受合同法规制的同时,当受作为公司特别规范的公司法的制约。公司法第一条开宗明义规定“为了规范公司的组织和行为,保护公司、股东和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制定本法”。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上述公司法规定已然明确了其立法本意在于限制公司主体行为,防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者高级管理人员损害公司、小股东或其他债权人的利益,故其实质是内部控制程序,不能以此约束交易相对人。故此上述规定宜理解为管理性强制性规范。对违反该规范的,原则上不宜认定合同无效。另外,如作为效力性规范认定将会降低交易效率和损害交易安全。譬如股东会何时召开,以什么样的形式召开,何人能够代表股东表达真实的意志,均超出交易相对人的判断和控制能力范围,如以违反股东决议程序而判令合同无效,必将降低交易效率,同时也给公司动辄以违反股东决议主张合同无效的不诚信行为留下了制度缺口,最终危害交易安全,不仅有违商事行为的诚信规则,更有违公平正义。
     
      笔者完全赞同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述观点,但愿各级人民法院均能按此意见裁判。

    【作者简介】
    陈召利,江苏云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