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经济(进阶篇)
《经济学》读书笔记(第十三章)
2016/11/24 20:48:59 点击率[4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6年
    【中文关键字】经济学
    【全文】

      第十三章  收入决定论:财政政策、通货膨胀和节俭

      “唯一的好预算是一个平衡的预算。”——居于格拉斯哥的亚当·斯密(1776年)

      这里的“好”,一定是在抽象的脱离了具体时空条件的背景下得出的结论。

      “唯一的好法则是:预算不能平衡——除非是在用于消除通货膨胀的预算盈余改变为用于对付通货收缩的预算赤字那一瞬息之间。”——居于安阿堡的沃伦·斯密(1965年)

      这里的“好”,是在相对具体的适用场合和时空条件的背景下得出的结论。但是,却没有给出在通常情况下预算不能平衡的理由,特别是没有指出应该怎样不平衡——到底是应该预算盈余呢,还是应该预算赤字呢?

      令人不解的是:通货膨胀与通货收缩不可能同时发生,那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将用于消除通货膨胀的预算盈余“改变为”用于对付通货收缩的预算赤字的“那一瞬息”呢?

      一、浪费的“生产缺口”

      “公共政策的目的在于缩小潜在的充分就业的GNP和实际存在的GNP之间的‘缺口’。”充分就业,根本就不是什么“潜在”的,而是绝对不存在的,只是虚幻的仅仅在理论上存在的状态。古语: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实际的经济生活,肯定不是也不可能是在理论上可以达到的理想的经济生活,此二者之间一定存在“缺口”.国家权力的一项重要使命就是使实际的经济生活不要偏离理想的经济生活太过遥远。

      实际的经济生活,是客观事实,有眼睛的人都能看见(绝对无意歧视盲人)。而在理论上可以达到的理想的经济生活,却绝对不是依靠眼睛就可以发现的,这是在现有条件下可以达到的理论最大值、最佳化,这是需要动用多种资源(物质的和精神的)才可以推导出来结果的。国家权力的拥有者不仅要知晓这一结果,而且还要有意识、有能力去收窄二者的“缺口”,至少不要使这一“缺口”从不理想扩大到太不理想的程度。

      “可以毫不夸大地说,那次大萧条在经济上带来的浪费能够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所消耗的全部经济资源等量齐观。”至少我被此言震惊了!1、敢问:“那次大萧条”到底是指哪次大萧条?到底是美国的大萧条,还是全世界的大萧条?2、“第二次世界大战所消耗的全部经济资源”,这似乎应该是一个可以大致统计的数字。这一数字的统计范围肯定不应该限于美国,而应该是全世界。这必定是一个天文数字(当然是在当时的货币购买力的条件下);3、“消耗”,这不是关键词,“浪费”,这才是关键词。如何界定浪费?在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效用为零(甚至是负数),例如将牛奶倒入大海(还要消耗人力、物力)。可问题是:大萧条在经济上带来的后果都是这种意义的浪费吗?至此,不由得不令人对此言是否“毫不夸大”产生深度怀疑?

      “由于不能维持充分就业的经济增长,美国经济在近数十年来损失以千百亿元计的物品与劳务。”不能维持充分就业的经济增长,那是一种绝对的必然的状态,是任何人力或国家都不能实现、不可避免的。因此,怎么能够使用“损失”一词呢?假如人的理论寿命是一百二十岁,一个人活了六十岁而驾鹤西去,能够说其“损失”了六十岁吗?

      “世界上存在三种贫穷:1、由于灾荒和缺乏生产能力而造成的老式的贫穷。2、在富裕之中的不必要的贫穷,这是由于经济制度内购买力缺乏而造成的贫穷。3、由于不能把富裕的GNP加以平衡的和良好的分配而造成的贫穷。”第一种贫穷是绝对的贫穷,是财富(主要指物质财富而非精神财富)的绝对数量(相对于人的数量而言的相对数量就更不要说了)稀少。那还是处于一种主要是靠天吃饭(依赖大自然恩赐的动物和植物为主要财富形态)的状态,当然要看老天爷的脸色了。自然的灾荒和人为的无能,是导致财富数量稀少的主要因素。第二种贫穷不能被认为是真正的贫穷,只是相对于曾经的富足而稍显不足,是购买力周期性的波动使然。第三种贫穷是相对的贫穷,是喝汤者相对于吃肉者的贫穷。肉,确实有很多,甚至每个人在理论上都可能分得一份儿。但是,也确实有很多人没有能够吃上肉。喝汤者,是贫穷者。但是,这种贫穷却未必是天然不合理的。相反,不设置任何前提条件,使每个人都能吃上肉,也未必就是天然合理的。把财富加以平衡和良好分配,使没有创造财富之人可以得到财富,使创造较少财富之人可以得到较多财富,这得是何其复杂艰深的人类课题呀???不仅需要恰当的理由,可能更需要足够的智慧,才能解开这道千古谜题。

      以科学技术为支撑的创造力——创造财富的能力,是彻底解决绝对贫穷问题的根本之道。公共权力的适当运用,有可能会缓解经济周期所产生的虚假贫穷的问题。相对贫穷,也许根本就不成其为问题;解决相对贫穷,也许根本就是庸人自扰的伪命题。即使是再发展一千年,人类依然会存在相对贫穷现象。

      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真正的贫穷是精神匮乏!!!

      二、节俭程度或CC曲线的移动如何影响收入

      首先应该对节俭进行界定。节俭的本质不是抠门儿或吝啬,而是将尽可能多的可以用于消费的资源实际用于投资,是把可以吃的稻谷用于耕种。把钱节省下来不花掉,也不去做任何处置,而是把钱藏在枕头底下或鞋盒子里(以备不时之需的小额现金除外),这是最老套的节俭(以备日后之需)。即使是储蓄,这也已经可以算是有效利用资金了。

      克制目前的消费冲动,目的是经过对资源的有效利用而有可能享有更多、更好的未来消费。

      储蓄与消费,并非是相反的对应关系。不用于消费的资金,未必都用于储蓄。

      节俭程度与收入的变化程度,显然也不是简单的同比(更不可能是同量)相反的对应关系。恰恰相反,节俭程度与收入的变化程度,反而可能是同向变化关系。因为,节俭程度与直接决定收入水平的投资的变化程度很有可能是同向变化关系。

      “储蓄的企图可以不导致更多的储蓄,反而可以单纯地减少国民收入。”这显然是简单、机械、片面的观点。该观点把储蓄与投资完全割裂开来,好像储蓄与投资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一样,好像储蓄的增加与投资的增加之间没有半毛钱关系一样。这可能吗?这符合实际情况吗?

      所谓的经济学家,也包括任何学家,可千万不要误入将简化虚拟的理论脱离复杂多变的现实的歧途。

      三、引致投资

      “就业和国民产值的增加可以引致较高水平的投资。”此言不无道理。但是,如下表述也同样很有道理:较高水平的投资可以引致就业和国民产值的增加。请注意:此二者之间是互为因果关系(即相互“引致”)的。

      四、节俭的是非论

      “高额的消费和高额的投资是携手并进的,而不是相互排斥的。”消费的直接结果是需要生产,而需要生产的直接结果则是投入资金。换言之:消费的前提条件是需要生产,而需要生产的前提条件则是投入资金。

      “节俭永远是一种美德。”此种语境下的“节俭”,是与浪费相对称的,而不具有经济学意义上的含义。

      “本杰明·富兰克林的《穷人里查德的手册》不厌其烦地宣扬储蓄的教义。”其实,此处的“储蓄”,已经包含或暗含了必然产生包括投资在内的结果。

      在价值观念体系不发生巨变甚至颠覆的情况下,美德一直也不会成为罪恶。但是,对金钱的不同处置方式,却很可能会对经济发展产生截然不同的后果。

      手握资金(当然是指普遍而非个别现象),却按兵不动(即不做任何积极的使用安排),这当然会对经济发展产生不利的影响。这是任何人都可以轻松理解的浅显道理。为什么会出现有钱却不投资的现象呢?抛开各种短期的暂时的因素,不追逐利润的资本,那是因为资本者已经相对餍足了。有肉不吃,最根本、最终极的原因就是——已经吃够了、已经吃撑了。此种情形与通常意义上的节俭,已经不存在任何关系了。

      1、是非论的辨明

      “有益于每一单独个人的事情未必有益于全体;在某些条件下,个人方面的谨慎可以是整个社会方面的愚蠢行为。”其中的“每一”二字,明显不合情理,似应改为:某一。后半句的表述也不近情理,似应改为:如果全体社会成员都去效仿某个单独个人的谨慎行为,就有可能会演化成为愚蠢行为。

      在通常情况下,“较少的消费意味着较多的投资”,而在特殊情况(例如经济衰退或不振)下,较少的消费并不意味着较多的投资。节省下来的资金被“储藏”(而非储蓄)了起来——使之处于休眠状态。这样做也是足够理智的、充分明智的,而根本就与“罪恶”毫无关系。

      节俭还是不节俭,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孰是孰非的问题。

      2、高额的消费(C)导致高额的投资(I)

      萨氏的许多论述都是建立在对其所绘制的示意图进行解说的基础之上的。这一点无可厚非。可问题是:这些示意图(并非根据客观实际情况绘制的图表)本身的科学性、合理性、准确性等等如何得以证明?

      左氏困惑:经济学中的示意图到底是不是想象的结果?是否也需要被证明?

      绝对需要对经济学教科书中的那些示意图,持有必要的警惕和怀疑!

      在萧条时期与在繁荣时期,很多经济学的结论是完全不一样的,甚至是截然相反的。换言之:很多经济学的结论是依时空条件的改变而改变的。

      如果在萧条时期高额的消费能够导致高额的投资是一条经济规律的话,那么鼓吹降低节俭程度的院外活动家就绝不仅仅只是在代表某个行业的自私的利益而发言,而是在以经济规律的代言人的名义而发声。

      节俭,是一种心态,是一种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而绝不是可以轻易改变的权宜之计。节俭与节俭者的经济状况没有必然联系,节俭者不会因为自己经济状况的改变而改变是否节俭。有钱多花,那肯定不是节俭;而没钱少花,那也不是节俭。节俭的本质是:在不追求物质享受的基础上追求提高物质财富的使用效率。

      节俭,根本就不是一个经济学的命题。

      五、通货收缩的缺口

      “乘数是一把两面有刃的剑。它可以替你切东西,也可以切你。”挨切,其实倒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要命的是:被自己所切而且还切的很给力。自伤、自残、自戕的程度,不可不察。

      “如果投资的数量很低,收入的均衡水平意味着大量的失业和国家资源的浪费。”投资数量是由投资意愿和投资能力所决定的。换言之:投资数量是由有投资能力的投资意愿所决定的。有投资能力之人不愿意投资,必然会导致投资数量下降甚至降到很低的水平。开工不足甚至根本就无需开工,怎么可能不产生大量的失业呢。那些不投资或少投资的有投资能力之人(他们依靠投资收益以外的充裕的资金生活)依旧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其实有一些足够理智的富豪们而非土豪们早就不再昏天黑地、胡吃海塞了,这里泛指他们过着优裕的物质生活),而那些海量的劳动者们(他们依赖有限的甚至是固定的工资收入过活)可就会因失去工作而使生活捉襟见肘、入不敷出。能够推动社会前进之人却不去推动或不积极去推动社会前进,原本无过,但却会使社会底层之人难以为继、叫苦连天,此种民怨有可能会强烈到引发社会动荡的程度。好在,总会有一些能力出众之人会愿意出头,会愿意崭露头角、施展才华,从下级精英晋升为上级精英,从二流人物演变为一流人物。

      这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后浪紧紧逼前浪,前浪不走也不行。

      国家资源的浪费,这话也不知是从何说起?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各种资源都是私人所有的,国家资源是没有容身之所的。浪费一词,也需精确界定。

      “唯一的能被我们作为理想目标的国民收入水平,是接近于充分就业的水平;但是,只有当投资的机会等于充分就业的储蓄时,我们才能达到这种高度就业的水平。”充分就业是谁的欲求?自然是意欲就业者的欲求。而不一定是“我们”(也不知道萨氏在此处所谓的“我们”到底是指谁)的欲求,更不一定是“我们”的理想目标。至少不会成为与就业无关之人的欲求和理想目标。也许,萨氏在此处所谓的“我们”可能是指抽象的国家吧?或者是指具体的占大多数的普通国民吧?然而,国家也好,占大多数的普通国民也罢,其实他们的命运都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是由在国家里占据优势地位、主导地位的有投资能力且有投资意愿之人所掌握着。

      “除非这个充分就业的储蓄为私人投资(或为国家政策)所‘抵消’,国家不能继续享有充分就业。于是,就存在着所谓‘通货收缩的缺口’,其大小等于投资少于充分就业的储蓄的差额。”此处的“抵消”二字和“就”字,明显不当。似应改为:除非这个充分就业的储蓄与私人投资(或国家政策)相匹配、相适应,否则的话,国家不能继续享有充分就业。于是,在事实上可能存在着所谓‘通货收缩的缺口’,其大小等于投资少于充分就业的储蓄的差额。

      六、价格膨胀的过程

      根据萨氏前后文的表述可知:此处的价格膨胀与通货膨胀是同义词。但是,请看如下表述:“人们打算购买的产品大于所能生产的数量,从而他们使价格水平膨胀。”此处的“价格水平膨胀”明显不同于标准的通货膨胀的定义。简单常识:如果政府不超发货币(货币的数量明显超过产品的数量)的话,那么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发生通货膨胀。

      也只有那些不懂得经济学原理的人,才会误把因供求关系改变而导致的涨价等同于通货膨胀。

      关于需求拉动的通货膨胀。的确,需求可以拉动通货膨胀,需求旺盛是造成通货膨胀的主要原因之一。在经济高涨的时候,税收能够消除掉过多的支出能力吗?原有的货币供给能够限制住旺盛的需求意愿吗?发行货币的闸门不打开,通货膨胀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在强大需求洪流的冲击之下,不开闸泄洪就是不智之举。

      税收(包括种类和数量),是对付通货膨胀的有效手段吗?通货膨胀,与其说是被动的,倒不如说是主动的,在排除恶意为之的情况下,至少也是因势利导、顺势而为。通货膨胀,也许根本就不存在如何对付的问题,需要考虑和解决的是如何对付失控的、奔腾的、如脱缰野马般的通货膨胀。

      七、收入决定中的财政政策:政府开支

      “税收和政府开支的政策——它们的总名称是‘财政政策’——将会改变收入的均衡水平。”政府的收入与支出,就是国家财政。政府也和普通人一样混迹于社会生活之中,只不过其扮演的是一个超级巨大的社会成员。政府不直接创造财富(但应该间接产生财富,否则的话就真成了社会蛀虫了),但却拥有财富,而且还是海量的财富。政府所拥有的财富除了维持其正常运转之外,还有大量结余。政府是市场中最大的买家。注意:政府不同时是最大的卖家,其所提供的服务(即公共产品)是不能直接收费的。来自于政府的无论是维持正常运转的开销还是其他各种支出,都会对市场产生不可忽视的极其重要的作用。

      政府一出手(仅仅是指出钱,还不包括制定政策等手段),市场抖一抖。

      八、税收与消费曲线的移动

      税收的表象是:把一个人的钱变为另一个人(即国家)的钱,仅仅就是钱搬家(忽略税收成本)。而税收的本质则主要是:购买公共产品的开销。税收必然会消减或抑制纳税人的开支,但却可以增加或激发收税人的开支。税收本身并不改变财富的数量。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应该计入财富的数量。

      问题是:当政府从我们那里征取较多的税收时,怎么可能会同时又不改变(当然是增加而不是减少)它的开支呢?萨氏的这种假设完全是不符事实、不合情理的。

      “由于税收的有效性比政府开支稍差一些,税收方案会比政府开支造成较大的预算赤字;但是,前者意味着经济制度的私有部分(而不是政府部分)的扩大。”税收的增减是一件手续很麻烦、程序很繁琐的事情,至少比政府开支的增减要更麻烦、更繁琐。税收的增减对于消费的增减也仅仅具有传导的效应,而政府开支的增减对于消费的增减则具有直达的效应。抽象的讨论税收方案与政府开支对于预算赤字的影响,无法得出孰大孰小的结论。显而易见:减少税收额度(其本质就是:还利于民)当然意味着经济制度中的私有部分的扩大,而增加政府开支则当然意味着经济制度中的公有部分的扩大。此二者异曲同工、殊途同归。

      政府收支:一收一放——收放自如、一张一弛——张弛有度,都是奥妙、皆有学问。

      九、储蓄与投资分析的限制条件

      “政府的财政政策如何能够被用来对付通货膨胀和失业”,通货膨胀分明是政府亲手单独或配合市场而造成的,那又何来自己对付自己呢?政府的财政政策对付失业,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不能认为,只要教给鹦鹉万能的名词‘储蓄’和‘投资’,就可以把它培养成为经济学者。”这句话太精辟了!名词、术语、定理、原则等等,这些只不过都是思维工具,而不是思维本身,更不能代替思维活动。记忆、重复、再现思维工具的过程,不是真正的思维的过程。

      “把投资永远当作自主的因素而把消费永远当作取决于收入的被动因素,是一种过分简单化的说法。”没错,这样的说法确实是过于简单化了(甚至是过于绝对化了),但是,文字表述永远都不可能穷尽现实世界的一切可能,无数的变量也永远不可能都被考虑并且都被表达。去不断的深化、细化各种各样的可能或变量,可能就是学术和学者的使命。

      每一次重要思维、每一个重大行动,如果都能做到最大程度的谨慎注意,可能也就足够了。

      总结和复习

      萨氏在本章中所谓的“富裕之中的贫穷”,不是指分配的不平等,而是指丰满理想与骨感现实之间的差距——存在于可能生产量与实际生产量之间的“缺口”.

      假如每个人都意欲增加自己的储蓄,能否产生使整个社会总体储蓄水平普遍增长的结果呢?回答这一问题,显然不能把眼光仅仅盯在储蓄这一件事情上,而要同时考虑到与储蓄必然相关的其他多种经济因素。至少我不认为这一问题只有唯一正确的答案(别的暂且不说,“假如”本身可能就不能实现)。

      萨氏把节俭直接等同于少消费,这是对节俭最简单粗暴的片面理解。

      充分就业,到底是谁的预期?如果社会(或国家)已经发展到了这样一种阶段:绝大多数社会成员都满足于现状的话,都不思进取的话,都小富即安的话,那么是否充分就业可能就不是一件如此重要的事情了。

      “经济学的艺术不但在于了解简单的收入决定论的基本真理,而且也在于了解该理论所应有的限制条件。”经济学是一门艺术,这到底是在褒扬还是在贬抑经济学?对于学术和学者而言,知晓真理的限制条件远远比通晓真理本身更加重要。

      知道不能做远远比知道怎么做更加重要。

      不知道的远远比知道的更加重要。


      2016.11.24.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教师。

    【注释】

    【参考文献】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