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梁者,智小言大:评“南海仲裁案”
2016/7/13 21:53:23 点击率[63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国际公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6年
    【中文关键字】南海仲裁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主权
    【全文】

       2016年7月12日,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对“南海仲裁案”作出所谓“最终裁决”,判菲律宾“胜诉”,认为中国对南海海域没有“历史性所有权”,否定了中国关于“九段线”的主张。

       此次“南海仲裁案”是一出彻头彻尾的闹剧。菲律宾不但违背国际法原则和实践,政治手法也如跳梁小丑。

       其一,中国保留声明在先。1984年5月8日,菲律宾批准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后文简称“公约”);1996年6月7日,中国批准加入《公约》。2006年8月25日,中国声明对《公约》第298条第1款(a)、(b)、(c)的争端不接受第十五部分第二节规定的强制程序(第286条至第296条)。2013年1月22日,菲律宾按照《公约》相关规定,提起强制仲裁程序(第287条及附件7)。2013年2月19日,中国向菲律宾提交照会,决绝参加仲裁庭的组建,持“不接受、不参与”立场。

       其二,中国以“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利”来主张所有权具有合理性。“历史性所有权”源自“历史性权利”,后者最早出现在1957年的联合国秘书处发表的《历史性海湾》文件中。按照法理,习惯法是国际法的渊源之一,“历史性权利”可以归之于习惯法范畴。通过历史依据以确定权利归属,有其合理性,类似于物权法中的先占原则,其约束力在于长期性、普遍性、一致性。因此,中国以“九段线”的“历史性权利”来主张所有权是正当的。

       其三,《公约》对主权问题无管辖权。《公约》的目的是“在妥为顾及所有国家主权的情形下,为海洋建立一种法律秩序”.公约是在承认主权前提下,进行对具体划界问题进行裁决。换言之,公约调整的是海洋划界问题,对于主权问题,公约无管辖权。对此,习近平指出,“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在任何情况下不受所谓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影响。中国不接受任何基于该仲裁裁决的主张和行动。”

       其实南海争端可以细化为:领土主权争端、海洋划界争端、实施主权权利和管辖权争端。而菲律宾认为双方争端是在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内实施主权权利和管辖权冲突,其逻辑前提是假设中国与其之间不存在领土主权和海洋划界纠纷。菲律宾在不确定相关岛礁主权归属情况下,径直适用《公约》的行为不符合国际法原则。

       想以几名法官的票数就能决定领土归属,过于幼稚。列强通过会议瓜分中国领土已成历史。纵观国际法史,主权问题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是不现实的。政治争端是由政治利益引发的国际争端,涉及到主权和独立问题,法律方法并非最佳处理方式。除了武力之外,从外交实践上看,和平解决主权问题,主要是协商、谈判。对此,习近平强调,中国将致力于维护南海和平稳定,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有关争议。

       而且仲裁法庭也没有强制执行判决的能力,关于主权问题,即使裁判下来,也没有实际执行的空间。历史上未执行的判决如,柬埔寨诉泰国的隆端寺案、尼加拉瓜诉哥伦比亚的领土与海洋争端案。这不是不尊重国际法,而是该问题本质上是政治问题。

       对于南海主权争端,要以《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为依据,以“陆地统治海洋”为原则,而非颠倒逻辑,以实际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范围决定岛屿归属。不过,“实际占领、有效控制”日益成为国际法院判决的一个依据,如果南海问题久拖不决,对我国不利。

       其四,菲律宾违反《公约》相关规定。按照《公约》第283条第1款规定,争端当事国有义务就谈判解决争端尽快交换意见,菲律宾在提起仲裁前,未履行此义务。按照《公约》第294条规定禁止“滥用法律程序”,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行为违反了此项规定。

       其五,菲律宾违背禁止反言原则。2002年,中国与东盟签署《南海各方行为宣言》,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的和平方式解决领土争议。菲律宾作为东盟成员国之一,理应遵守此宣言。虽然有学者称之是政治性文件,不是条约。但即使是政治性文件,也依然有遵守义务,否则就是违背禁止反言原则。

       菲律宾单方面将南海争端诉诸仲裁程序,其政治用心可谓险恶。

       一方面,以法律之名来捆绑中国手脚。随着中国崛起,有人担心中国会以武力改变世界权力格局。首当其冲的是周边国家,如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他们把中国视为假想敌。而中国对国际司法机构强制管辖权一贯持保留态度,于是菲律宾想先声夺人,以法律之名来捆绑中国手脚。加之近年菲律宾国内经济增长乏力,政客们意欲通过塑造民族英雄形象,博取国内声望,转嫁政治责任。

       另一方面,以“政治联盟”抱团对抗中国。2009年,马来西亚曾鼓吹成立“南沙利益集团”,围堵中国。此次菲律宾通过仲裁,希望让其他声索国也以同样手段对中国起诉,以缠诉闹诉方式来拖延南海问题,使之国际化、复杂化。以怂恿其他联盟成员耍无赖伎俩,轮番上阵,群起而围攻中国。

       综上所述,“以大事小曰仁,以小事大曰智”,中国待邻居可谓仁至义尽,无奈邻居却得寸进尺。此次“南海仲裁案”中,菲律宾貌似有政治手段,其朝野上下欢呼雀跃,实则以小智沾沾自喜,势必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过,我们在“一贯维护国际法治以及公平和正义,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前提下,也要重视海权发展。美国军事理论家马汉认为,海权决定了一个民族的伟大与否。又如孙中山之言,“今日要务,在乎扩张军备,以完成巩固之国防,然后与世界列强并驾齐驱。”

    【作者简介】
    林杰,国际法学者,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国际法硕士。
    【参考文献】
    {1}毛俊响:《菲律宾将南海争端提交国际仲裁的政治与法律分析》,载于《法学评论》2014年第2期。
    {2}朱文奇:《现代国际法》,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
    {3}杨泽伟:《宏观国际法史》,武汉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4}李浩培:《国际法的概念和渊源》,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5}Anthony Aust: Modern Treaty Law and Practic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1.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