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信托或将迎来华丽转身
2016/4/21 16:03:14  点击率[41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民商法学
    【出处】金融博览
    【中文关键字】慈善信托;慈善法
    【全文】

      3月16日,我国首部《慈善法》获得表决通过,将于今年9月1日起施行。该法案中对慈善信托进行了专门的规定,将对我国通过信托机制开展慈善事业产生深远影响。
     
      一直以来,因为我国慈善税收的优惠措施不到位,设立慈善信托的相关制度不健全,大量设立慈善(慈善)信托的中国富人,都选择将拟捐赠的资金转移到境外。2015年2月,中国慈善研究院发布的《2014中国捐赠百杰榜》显示,2014年中国排名前100名的大额个人捐赠中,占年度总额八成的捐赠流向了境外机构。
     
      以《慈善法》终获审议通过为契机,在我国发展慈善信托或已正当其时。
     
      慈善信托,以慈善的名义
     
      所谓的慈善信托,是指委托人基于慈善目的,依法将其财产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照委托人意愿以受托人名义进行管理和处分,开展慈善活动的行为。一般的慈善信托具有以下几个特征。
     
      第一,以慈善利益为目的。
     
      慈善信托首先强调信托的慈善目的,各国的信托法律均强调了慈善信托的社会慈善性,即必须是整个社会或其中一部分人受益,此种目的必须有利于发展社会文化宗教等事业。虽然各国的历史文化背景导致“社会慈善”范畴存在一定差别,但是大体包括救济贫困、发展宗教、教育、科技、环保等内容。
     
      第二,慈善目的的绝对性。
     
      根据法律法规,委托人设立信托可能会出于一个或几个信托目的。在慈善信托里,只要有任何一个目的具有非慈善性,则该信托就不能成立为慈善信托,这样严格的要求是为了防止有人假借慈善之名行私有之事,从而保证了慈善信托的发展。
     
      例如,从慈善信托受益权种类的角度来进行分类,可分为以信托财产本金为受益方式的慈善信托和以信托财产的收益为受益方式的慈善信托。前者是指受托人可以将慈善信托财产直接使用于受益人,受益人可从慈善信托财产中直接受益。后者是指受托人只能将慈善信托财产之收益用于慈善信托之受益人。无论上述哪种慈善信托,受托人必须将信托财产及其收益完全用于慈善目的,不得从中间牟取私人利益。
     
      但是如果某人委托信托公司理财,仅仅将理财所得的部分收益捐赠给慈善机构,这种信托只是加上了慈善捐赠的因素,只能称之为准慈善信托。
     
      第三,受益人为不特定的社会公众。
     
      慈善信托的受益人是社会公众的整体,其并非是以特定的某一个人或某些人为资助对象。因此衡量一个信托是否是为了社会公共利益而设立,关键看该信托的设立能否使社会公众或一定范围内的社会公众受益,这取决于受益人的广泛性和不特定性。
     
      “不特定受益人”是判断慈善信托是否成立的关键要素之一,假如信托仅仅对一部分确定的指定群众有利,就有可能被法院裁定为非慈善信托而无效。1951年的“奥本海姆诉烟草证券信托案”中,英美烟草公司将部分资金设立信托,用于雇员孩子的教育,上议院认为虽然该公司有11万多雇员,但该公司捐献的信托的资金被用于雇员孩子的教育是一个无效的慈善信托。
     
      该案的法官西蒙斯提出:尽管该案中受益人可能很多,但是,如果委托人与受益人之间有某种“私人连接点”的话,那么受益人不能成为“公众的一部分”,该信托不具有公共利益。尽管从表面上看,该信托的设立完全是为了一个慈善目的,但是因受益人与委托人之间存在“私人连接点”而否定了该信托的“公共利益”性。
     
      第四,慈善目的适用近似原则。
     
      所谓近似原则是指慈善信托设立后,由于社会状况与法律制度发生变动,致使设定的慈善信托目的消灭或无法达到或造成慈善信托的不合法时,为使该慈善信托得以继续存在所规定的制度。《美国法律重述信托篇》第399条规定,慈善信托所欲实现的慈善目的,如果无法或者不能达成,在委托人有实现一般慈善目的的意图时,慈善信托仍然有效,此时法院须指示信托财产用于委托人所表达的一般慈善目的范围内其他可实现的目的。
     
      《慈善法》对慈善信托的完善
     
      ●《慈善法》明确了慈善信托的监管部门为民政部门
     
      《慈善法》解决了《信托法》一直没有解决的慈善事业主管机构的问题。《信托法》第六十二条规定“慈善信托的设立和确立其信托人,应当经有关慈善事业的管理机构批准。”但这个管理机构并没有法律上的明确规定,依据慈善信托的目的,有可能涉及教育、环保、卫生、体育等多部门,这就带来了实际上审批的难题,导致慈善信托因无法找到主管机关而无法设立。《慈善法》明确了民政部门的监管部门地位,避免了相互推诿或者争夺监管权的可能,是对慈善信托的一大贡献。
     
      ●慈善信托监察人根据委托人意愿任意设立
     
      在《信托法》中,慈善信托的监察人为必设机构,当事人设立慈善信托的时候,往往犹豫于如何选择监察人、谁可以充任监察人等问题,以及怎样设立关于监察人的制度实施细则,拖延了慈善信托的设立,并增加了设立慈善信托的成本,还可能造成信托监察人形同虚设,仅仅为满足监管要求而设立。而《慈善法》规定慈善信托的委托人根据需要,可以确定信托监察人,把是否设置监察人作为委托人可以自愿选择的事项,这极大地便利了慈善信托的设立。
     
      ●主管机关的简政放权
     
      根据《信托法》,慈善信托的设立必须经过批准,这为慈善信托的设立增加了很大难度,而《慈善法》确立了慈善信托设立只需备案即可,备案制的选择体现了主管机关简政放权的思想,此思想还体现在多处。
     
      例如,《信托法》规定受托人的信托事务处理情况及财产状况报告,必须报慈善事业管理机构核准,并由受托人予以公告。慈善信托的受托人违反信托义务或者无能力履行其职责的,由慈善事业管理机构变更受托人。慈善信托终止后的清算报告,必须报慈善事业管理机构核准。
     
      《慈善法》则规定慈善信托的受托人只需要信托事务处理情况及财务状况向其备案的民政部门报告即可,慈善信托的受托人违反信托义务或者无能力履行其职责的,由委托人变更受托人。慈善信托终止后的清算报告,也同样只需要报慈善事业管理机构备案即可。
     
      尚有部分问题需正视
     
      《慈善法》获得审议通过之后,关于慈善信托的未来发展一度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诸多专家认为,尽管慈善信托相关的法律规章越来越明晰,作为信托公司履行社会责任的重要一项,发展慈善信托已时不我待,但在短期来看,慈善信托依然很难成为信托公司新的盈利增长点。
     
      笔者认为,慈善信托要想迎来大发展,仍有部分问题需要解决。
     
      ●信托登记问题制约了慈善信托财产多元化
     
      信托登记并非仅仅是慈善信托发展的问题,而是整个信托制度的问题。由于目前我国尚未建立统一规范的信托登记制度,导致实践中的汽车、房产等诸多财产难以作为信托财产。只有落实信托登记,才能真正建立信托财产的破产隔离机制,才能彰显慈善信托制度相较于其他慈善模式的独特优势。
     
      虽然2016年银监会已批准筹建中国信托登记公司,但中国信托登记公司主要初衷是为了解决信托产品的流通性,而非信托财产的登记。《慈善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捐赠财产包括实物、房屋、有价证券、股权、知识产权等有形和无形财产,而上述诸多财产却无法办理信托登记,因此需要相关部门出台信托财产登记相关制度。
     
      ●信托税收优惠措施不明确
     
      《信托法》、《慈善法》均明确规定国家鼓励慈善信托发展,但慈善信托未被界定为慈善组织的一种。因此,慈善信托目前无法享受任何慈善相关的税收优惠。税收问题打击了企业和个人以委托人身份参与慈善信托的积极性。
     
      根据财政部2010年颁布的《慈善事业捐赠票据使用管理暂行办法》,各级人民政府、慈善事业组织和团体在接受慈善性捐赠时应该开具捐赠发票。非慈善组织团体的信托公司不具备开具捐赠发票的合法性。同时,由于捐赠票据实行凭证领购、分次限量、核旧购新的领购制度,一般政府部门和慈善事业组织团体等接受捐款的单位在实践中也难以真正获取捐赠发票。正是由于慈善信托捐赠发票获取的困难,参与慈善信托的委托人(单位和个人)无法取得税法中规定的捐赠发票抵税优惠。
     
      另外我国尚未制定专门针对信托关系的税制,由于信托涉及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三方主体及两次财产转移,虽然资金信托不用收税,但如果是股权和房产等财产,涉及到过户就需要收税,按照现有的流转税制会导致针对两次财产转移重复征税问题,造成了不动产等信托难以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因此需要税务总局、财政部等出台税收相关细则。
     
      ●慈善目的完全慈善化原则的僵化
     
      《信托法》第六十三条规定,慈善信托的信托财产及其收益,不得用于非慈善目的,一般均解读为信托财产与信托收益均不能用于非慈善目的,不能存在部分信托财产或信托收益用于慈善,部分用于非慈善的慈善信托。但是在实务中,常常出现信托财产中的财产与收益分别用于慈善和非慈善目的的情形。
     
      例如2008年中信信托成立“中信开行爱心信托”,委托人的信托受益超过预期受益的960万元全部捐赠给宋庆龄基金会用于四川灾区重建。2013年成立“百瑞仁爱·天使基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信托的本金可以返还给委托人,投资收益则捐助慈善事业。
     
      “中信开行爱心信托计划”只是部分收益用于捐赠慈善事业,不能算之慈善信托,但“百瑞仁爱·天使基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则将收益全部用于捐赠慈善事业,这能否称之慈善信托?若按照《信托法》严格解释,“百瑞仁爱·天使基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不能称之为慈善信托。
     
      从慈善信托规范化管理的角度看,坚持“完全慈善”之原则和定位似乎有一定道理。但从鼓励慈善信托发展、鼓励更多人参与慈善的立场,应当允许慈善与私益相结合模式的存在,而且这种模式的信托在实践中发挥的作用会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慈善法》(草案)初稿中第五十三条规定:慈善信托财产及其收益,不得用于非慈善目的。但在终稿时,则删除了该条款,该条款的删除为以后发展慈善与私益相结合模式的慈善信托留下了遐想空间。

    【作者简介】
    刘光祥,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清华大学法学院,专业方向为民商法、信托法。先后任职律师事务所(主做信托项目)、信托公司高级法务主管。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