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楼砸死人”的法律思考
 点击率[309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侵权法
    【出处】《朝阳法律评论》2010年第1期
    【写作时间】2010年
    【中文摘要】自杀者等跳楼砸死(砸伤)他人或砸毁他人财物,是滥用其生命权,侵害他人生命健康和财产权利的行为。跳楼砸死、砸伤他人的行为,在民事上符合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应承担民事侵权责任;在刑事上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或过失致人重伤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应承担刑事犯罪责任。
    【中文关键字】跳楼砸死人;滥用生命权;民事侵权;刑事犯罪;法律责任
    【全文】

       近年来,全国各地频现跳楼砸死他人的事件,法律界、法学界对此类事件亦关注颇多,但仍存在一些分歧:跳楼自杀事件对受害者而言是天灾、人祸抑或意外事件?谁来承担受害者所受损害?跳楼者是否应该承担和应该承担哪些法律责任?对此,在法理上、法律上有何依据?本文将从法律角度对此类事件做一尝试性分析。

       一、几例跳楼自杀砸死人事件的简要回顾

       事件一、2009年5月27日,南昌市火车站站前广场一宾馆,一名男子纵身跳下5楼,正好砸中楼下一名吆喝生意的男子。由于伤势过重,两人当场身亡。[1]

       事件二、2004年4月28日中午,李老太在回家经过某25层高楼南侧的消防通道时清洁工魏某从楼上跳楼自杀,正好砸在李老太头上,二人当场死亡。[2]

       事件三、2007年9月3日下午5时左右,热闹欢腾的广州药学院学生生活区突然间“砰”的一声,一男生从3号楼7楼坠下砸中一女生,两人双双倒地,血流满地。该女生在遭遇飞来横祸后,身体还尚能轻微活动,但送医院抢救4小时后,因重度颅脑损伤和休克抢救无效死亡。跳楼者邓国旺则经医院抢救而脱离生命危险。[3]2009年8月广州中院经终审判定邓某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4]

       类似上述跳楼者砸死他人的事件近年来频频发生,令人痛心又发人深省,我们在为跳楼者和事件中的受害者惋惜的同时,更应该深思和探讨其中所关涉的法律问题。

       二、跳楼事件的法理和法律分析

       我们可以对跳楼者砸死他人的事件做多方面、多层次的分析和思考,本文仅就法理和法律层面略作探讨。

       (一)从法理层面分析,跳楼者不得滥用自身生命权

       生命权是基本人权,为自然人个人享有现代各国均在《宪法》和其他法律上规定和保障自然人的生命权,任何人不得非法侵害。在此类事件中,跳楼者享有生命权,但其生命的丧失不是因为他人的原因,而是其自身自杀导致的结果。同样,被砸死者亦享有生命权,然而其生命的丧失却不是因为自身的原因所造成,而是由跳楼者“不小心”的跳楼所致。

       有人认为,自杀权是生命权的组成部分,与他人无关。李大钊先生曾说:“我们应当承认一个人于不直接妨害社会,迷惑他人的范围内,有自己处决他自己的生命的自由权。”[5]

       当年,他从权利的角度认为自杀是个人的一项权利,即自然人享有依照自己的意志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利。表面土看,自杀者放弃生命似乎与他人无关,是其行使权利的体现,法律和社会虽然不予鼓励,但也不应加以干涉甚至反对。然而,笔者认为,跳楼自杀不是简单的个人问题,更不是一个机械的理论推导,如何理解“自杀权”和认定自杀的性质,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首先,像李大钊这样明确主张自杀权的人在思想界极其罕见,进一步而言,他提出此观点主要是从破除社会黑暗的角度出发的,在研究各种关于自杀的观点以及自杀原因后得出的结论。[6]他认为,生命权应当彻底地是个人的权利,法律和社会既不应剥夺生命权,也不应禁止个人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只是李大钊的个人本位主义的生命观。其次,上述观点模糊了生命权乃至自杀权的内涵和外延,认为生命权完全属于个人、自杀仅仅是个人的事情。然而,从现实角度观察可知,社会人的个体生命中有其父母亲属利益的延续。跳楼者父母的身份利益、精神利益、财产利益均可能因个人的跳楼自杀而受到严重损害。因此,从社会的角度观之,生命权所承载的生命利益已超越了纯粹个人利益的范畴,而部分地进入了社会利益的领域。“人的生命同社会利益和国家利益紧密相关”。[7]这样,如果跳楼者自杀是其自我“自杀权”的实现的话,那么,其主要亲属、国家和社会亦将承受重大损失。第三,现行各国法律均禁止滥用权利。虽然各国法律规定个体享有生命权,亦未规定个体不得自我剥夺生命,但是其生命权的行使和处分不得妨害他人生命权的享有和行使。跳楼者可以主张自己的生命权利,或许也能放弃自己的权利,但是却不得因行使和处分自身的生命权而侵害他人的生命权,否则就应该承担因此而给他人造成的损失。

       (二)从民事层面分析,跳楼者砸死(伤)他人人身或财产的跳楼行为构成了侵权责任

       从前述跳楼者砸死他人的事件来看,跳楼者的行为均属于自杀行为。那么,行为人的白杀行为造成他人的损害,是否构成侵权责任呢?

       就跳楼者而言,其既然自杀,不管是否自杀成功,均已承受了人生的巨大痛苦,其近亲属也因此而遭受打击,尤其是在跳楼者受伤或死亡的情况下,似乎并不应当对这种跳楼行为认定为侵权行为。然而,我们判定一个行为是否侵权并不是从感性的角度做出的。侵权行为是指行为人由于过错侵害他人财产或人身而依法应承担民事责任的行为,以及依照法律特别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其他致人损害的行为。判定一个行为是否为侵权行为,应该看它是否具备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

       1、跳楼砸死人造成了他人的损害事实。侵害生命权的最基本的损害事实是因行为人的行为造成了被害人受伤或丧失生命。在上述事件中,跳楼者跳楼时均砸在楼下某人身上,并且造成了他人死亡的结果,损害事实非常明显。事实上,在此类事件中,不管跳楼者是砸死了他人还是砸伤了他人,均造成了一定的损害事实。值得注意的是,跳楼行为除了侵害他人生命健康权外,还可能侵害他人财产权,这也是一种损害事实。2、砸死他人的行为有违法性。跳楼自杀者的跳楼行为造成了他人生命或财物的损害,法律并未允许跳楼者这样行为,这当然是违法的。3、因果关系。因果关系是指侵权人实施的违法行为和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上的联系,此种因果关系是行为人对损害事实承担民事责任的必备条件之一。从上述事件分析,受害者的死伤与跳楼者的跳楼行为之间具有直接的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二者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是没有疑问的。4、跳楼者具有主观过错。过错,是指当事人在侵权行为中所表现出来的在法律和道德上应受非难的故意和过失状态。对于过错的认定一般遵循一般人和合理人注意的标准,这有利于过错的认定。跳楼砸死人事件中,跳楼自杀行为人在主观上有过错。毫无疑问,在此类事件中自杀行为人的自杀行为是故意的(如果是无意坠楼则应属于意外事件),但是对于其实施自杀行为所造成他人损害的后果却不是自杀行为人所追求的,因此不能是直接故意。然而,就对受害人的损害而言,跳楼者或者能够预见,或者应当预见而未预见,存在主观上的过失,而不能说不存在过错。在此类事件中,如果强调跳楼者放任砸死他人的损害结果而认为具有间接故意,似乎不准确,但是疏于注意而没有预见造成他人的损害,则是确定无疑的。因此,认定跳楼自杀行为人对于受害人的人身或财产损害有过失是有根据的。

       根据以上分析,可以认定跳楼自杀造成他人损害的行为符合一般侵权民事责任的构成要件,构成民事侵权责任。然而,应该注意到,有时候此类事件中的跳楼者自身亦已死亡,其自身无法直接承担民事侵权责任。这时应该用跳楼自杀行为人个人的遗产来承担造成他人损害的侵权赔偿责任。而如果跳楼者不是砸死伤他人人身而是财产的,是否构成财产侵权呢?把以上要件分析转换成财产损害,回答是肯定的。

       (三)从刑事层面分析,跳楼者砸死他人的跳楼行为构成了犯罪

       根据我国刑法,跳楼砸死人的行为是否应当承担刑事责任、承担什么刑事责任,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倘若跳楼者是意外坠楼,此事件则应认定为意外事件,而不应当承担任何刑事责任。倘若行为人是故意跳楼,且跳楼时明确知道楼下有人活动,可以预见自己跳下去可能砸中他人并致其死亡的结果,此时放任结果的发生,则是间接故意的杀人罪或伤害罪。

       而如果跳楼者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砸死他人的结果的发生,则应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此过失致人死亡罪的认定可以从下面四个方面分析:1、客体。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客体是他人的生命权。生命权是自然人以其生命安全利益为内容的人格权的一种,它是人们最基本和最重要的权利。在上述事件中,跳楼者均造成了吆喝生意男子或李老太或某女生的死亡结果,严重侵害了他们的生命权。非法剥夺他人生命权的行为,无论是故意还是过失,都具有社会危害性,都违反了法律规定,都应受到法律的惩罚。2、客观方面。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客观方面主要表现具有因行为人的过失致使他人死亡的行为,客观上发生了致人死亡的结果。上述事件中,吆喝生意男子或李老太或某女生均因跳楼者的跳楼行为而死亡,具备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客观方面要件。如果事件中的受害人没有死亡或因及时抢救而生还,则跳楼行为人邓某、魏某等就不应承担过失致人死亡罪的刑事责任,而应按照《刑法》第234条的规定以过失致人重伤罪论处。3、主体。过失致人死亡罪的主体为一般主体,即年满16周岁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上述事件中,邓某、魏某等均已年满16周岁,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符合过失致人死亡罪的主体要件。4、主观方面。过失致人死亡罪的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即行为人对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抱有过失的心理状态。正如前文所述,在上述事件中,跳楼者邓某、魏某等与受害者李老太、女生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对她们的死亡主观上既无伤害的故意又无杀人的故意,但跳楼者邓某、魏某等应当预见自己的跳楼行为可能对他人造成伤害,却因自己的情绪而没有预见到。其主观上出于过失,故对跳楼者邓某、魏某和李某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论处。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法院应根据其有无从轻、减轻的情节等具体情况,对跳楼砸死人的行为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对跳楼者追究事刑事责任。无论跳楼者是否死亡,能预见而未预见到自己的跳楼行为可能对他人造成死亡,在法律上均应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论处。

       三、跳楼自杀者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基于第二部分的分析,跳楼自杀者因跳楼行为损害他人生命健康的,应该承担以下两方面的法律责任:

       (一)民事责任

       1、一般损害赔偿责任:一般损害赔偿责任包括财产权和生命权的损害赔偿责任。如果跳楼造成他人财产损害的,由跳楼者给予财产损害赔偿是毫无疑义的。但是,造成他人死亡的是否应该就生命权本身进行赔偿则有争议。生命权的消灭作为一种最大的损害总是会在讨论赔偿范围的时候被忽视,其实生命权的消灭完全属于损害的范畴,正因为如此才会有主张对生命权损害本身进行赔偿的理论。如前所述,生命的消灭本身是侵害生命权案件中最直接、最大的损害,如果不予赔偿,显然很不公正。主张生命不予赔偿者的主要理由之一是:生命是无价的,是无法以金钱衡量的。但是,正是因为其价高而无法衡量从而就更需要赔偿,而不能因为其无价就不予赔偿。另一理由是认为生命的丧失是不可挽回的,任何金钱的救济都无法使死者复生。然而,我们并不能以此为理由而主张不赔偿或补偿。第三个常见理由是认为直接受害人已经死亡,对他的赔偿已经不可能。然而,对死者生命价值的赔偿既是对死者继承人可继承利益的赔偿,也是对致害人的一种惩罚性的民事责任。因此,跳楼者以其跳楼行为损害他人生命健康权的,应该承担财产和生命权的一般损害赔偿责任。

       2、受害人本身或其家属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精神损害赔偿,是随着《民法通则》的公布实施而在我国建立的一项新的民事法律制度,是我国公民权益的拓展。精神损害是与物质损害相对应的非财产损害,其本质是对公民健康权的侵害。虽然我们也认为人的人格尊严等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和交换,但一旦对其的侵害行为发生之后,一定数额的金钱赔偿也许是我们迄今为止的法律智慧所能找到的最重要的救济方法。跳楼事件中的受害人在遭受生命健康的侵害后,正常心理受到强烈刺激,产生剧烈的痛苦体验,除了机体损伤、财产损失之外,在精神上往往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甚至可能影响正常的生活。受害人的这种精神损害是客观存在的,若不对其进行赔偿或补偿,对受害人及其家属很不公平。

       (二)刑事责任

       故意跳楼而砸死他人的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造成他人重大伤害的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两种情况下均应承担刑事责任。当然,在具体案件中,可以视案情而酌情减轻或免除跳楼者的刑事责任,但是,无论是减轻还是免除,都不是说跳楼者没有责任。

       总之,法律赋予了自然人以生命权,刑法确立了过失致人死亡罪和过失致人重伤罪,民法则规定了针对生命权的侵权损害责任,目的均是重视和保护自然人的生命健康权。跳楼自杀者在跳楼过程中侵害他人生命或财产权利的,应该承担相应的民事和刑事责任,不能因为跳楼自杀者在跳楼中也受到伤害而逃避法律的规制。同时,这也是对跳楼者任意跳楼自杀的警示和惩罚。在此,跳楼自杀者不仅要承担伤害自己、伤害亲朋好友的良心责任,更可能要承担伤害与自己无关者的法律责任。

    【作者简介】
    方林,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法学理论专业博士研究生,江西省上饶师范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法学理论、中医与传统文化。
    【注释】
    [1]男子跳楼亡,砸死一路人[EB/OL].南都网http: //epaper. nddaily. com/A/html/2009-05/28/content- 804925. htm.
    [2]老太被自杀跳楼者砸死,家属状告物业房管局[EB/OL].新浪新闻中心http: //news. sing com. cn/s/2004-09-29/08274452489.shtml.
    [3]广东药学院大四男生跳楼砸死学妹[E.B/OL].杭州网http: //www. hangzhou. com. cn/20070821/ca1366737. htm.
    [4]2008年12月广州市番禺区法院对邓某提起诉讼,2009年3月该院做出一审判决,2009年8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本文初稿写于2008年5月,当时即认为邓某在刑事上应承担过失致人死亡罪的责任。
    [5]李大钊:《青年厌世自杀问题》,人民出版社1984年。
    [6]李大钊:《论自杀》《李大钊文集》,人民出版社1984年。
    [7]杨立新:《人身权法论》,中国检察出版社1996年。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