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问题与青少年违法犯罪
——以未成年男犯调查研究为例
 点击率[28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犯罪学
    【出处】《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2013年第5期
    【写作时间】2014年
    【中文摘要】未成年男犯存在不同程度的人格异常,家庭因素对其不良人格形成有很大的影响。心理问题引发青少年违法犯罪行为的产生机制是:自我同一性危机是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前提,不良个性是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内在根源,情绪冲动是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导火线,消极的应对方式是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助推器。重视心理教育、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对策在于改善青少年的成长环境,建立健全机制,改善留守、流动、流氓儿童成长环境,加强学校心理教育,重视家庭心理培养,建立有效的心理援助机制。
    【中文关键字】青少年违法犯罪;青少年违法犯罪行为机制;心理教育
    【全文】

      心理问题与青少年违法犯罪密切相关,心理问题是引发青少年违法犯罪的内心起因,而青少年违法犯罪行为是其不良心理的外化体现。[1]分析违法犯罪青少年的心理特点及产生原因,探索青少年违法犯罪行为的心理机制,寻找青少年心理教育的有效途径,对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未成年男犯调查研究结果及分析

      (一)研究对象和方法

      1.研究对象。随机抽取陕西某未管所不同类型未成年男犯400名,发放问卷400份,去掉18份无效问卷,回收有效问卷382份。犯罪类型抢劫占56.4%,盗窃占6.7%,伤害占14.5%,绑架占1.75%,故意杀人占3.9%,贩毒占1%,强奸占10%,强迫卖淫占2.3%。年龄是14岁到18岁,平均年龄是16.07±0.95岁。

      2.研究方法。采用问卷调查,心理测验和心理访谈相结合的综合研究方法。

      (1)自编罪犯基本情况调查表。包括罪犯的年龄、受教育程度、刑期和已服刑时间、犯罪动机、家庭经济、儿时家庭成长环境等。其中儿时家庭成长环境分为:与父母共同生活,与父亲或母亲单亲生活,与(外)祖父母生活。

      (2)艾森克人格问卷简式量表中国版(EPQ-RSC)。[2]该问卷包括4个分量表,分别为精神质Р量表,内外向Е量表,情绪性N量表,掩饰性L量表。

      (3)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EMBU)。[3]其中父亲教养方式因子依次为:F1情感温暖、理解,F2惩罚、严厉,F3过分干涉,F4偏爱被试,F5拒绝否认,F6过度保护;母亲因子为Ml情感温暖、理解,М2过分干涉、过度保护,М3拒绝、否认,M4惩罚严厉,M5偏爱被试。

      (4)家庭亲密度与适应性量表中文版(FACES Ⅱ-CV)。[4]由 Olson 等于1982年编制,经费立鹏,郑延平,邹定辉(1999)翻译并修订,主要评价家庭亲密度和适应性两个功能。家庭亲密度为家庭成员之间的情感联系。家庭适应性是随着家庭处境和家庭不同发展阶段出现问题而相应改变的能力。每个项目五个等级,被试回答代表该项目所描述的状况在其家庭出现的程度。每个项目回答两次,一次是自己对家庭的实际感受,另一次是自己所希望的理想家庭状况。

      (5)社会责任心量表。[5]该量表由Gough 等在1951年编制,由纪术茂,房明,吴斌等整理(2005)。量表共32个条目,其中8个答“是”记分,24个答“否”记分。包括四个因素:社会责任感,为人处事的可靠性,公民应该承担的义务和责任心,对教育和自我发展的态度。

      (二)未成年犯调查研究结果及分析

      未成年男犯存在不同程度的人格异常。艾森克人格测试得出未成年男犯是高精神质、高神经质和低外倾性。即未成年男犯表现出自我中心、冲动、冷酷、具有攻击性,缺乏同情心,不关心他人;情绪不稳定,冲动、自我控制差,

      易激惹、高焦虑;内向、保守、孤僻、退缩、人际不良。未成年男犯社会责任心较普通人差,自我控制力低,以不成熟型应付方式为主。

      1.未成年男犯人格与常模组的人格比较与钱铭怡等人研究的常模相比,未成年男犯EPQ的精神质P因子、神经质N因子均高于常模分数,差异显著。而未成年男犯的内外向性E因子低于常模分数,差异显著。[6]本研究发现未成年男犯EPQ各因子与常模比较,未成年男犯的精神质P因子、情绪性N因子均高于常模分数,而内外向性E因子低于常模分数,且差异显著,这说明未成年男犯是高精神质、高神经质,而低外倾性。艾森克认为精神质代表的是“倔强性”,高精神质者往往自我中心、冲动、冷酷、具有攻击性,缺乏同情心,不关心他人。而神经质又称“情绪型”,高神经质者情绪不稳定,冲动、自我控制差,易激惹、高焦虑。低外倾者内向、保守、孤僻、退缩、人际不良。(表1)

      2.不同家庭成长环境下未成年男犯人格的差异

      不同家庭成长环境下,未成年男犯人格的精神质、内外向性、神经质维度都是有差异的,说明了家庭成长环境对人格是有影响的。从儿时与父母共同生活,到与父亲或母亲单亲生活,再到与(外)祖父母生活,精神质P因子得分

      表1未成年男犯EPQ与常模的比较

      ┌───────┬────────┬─────────────┬───────┐

      │       │未成年男犯组(n=│EPQ-RSC常模(男性16岁-19岁│t值      │

      │       │382)      │)            │       │

      ├───────┼────────┼─────────────┼───────┤

      │精神质p    │3.79±1.820   │3.15±1.82        │4.76**    │

      ├───────┼────────┼─────────────┼───────┤

      │内外向E    │6.96±2.489   │7.74±2.77        │-5.45**    │

      ├───────┼────────┼─────────────┼───────┤

      │神经质N    │5.55±3.021   │4.70±2.96        │8.13**    │

      ├───────┼────────┼─────────────┼───────┤

      │掩饰性L    │5.09±2_509   │4.43±2.55        │1.81     │

      └───────┴────────┴─────────────┴───────┘

      注:*P<005,**P<001

      逐渐升高,而内外向性E因子得分逐渐降低,说明随着母爱与父爱的逐渐减少,人格的倔强性、自我中心化、冲动性、攻击性依次増强,而人格的外倾化依次减弱。在神经质E因子上,不同成长环境下是有差异的,其中与父亲或母亲单亲生活得分最高,这可能是单亲抚养孩子的家庭,父亲或母亲的压力相对较大,其喜怒无常、情绪的极端变化更容易影响小孩,使小孩也形成“情绪型”的人格倾向。这些都说明了父爱和母爱的缺失,父母情绪极端变化对孩子人格有不良影响。(表2)

      3.未成年男犯人格与父母教养方式的相关分析

      未成年男犯的父母教养方式与人格的相关,说明了父母不同教养方式对人格的影响。惩罚、严厉的F2父亲因子和M4母亲因子,均与P量表呈正相关,情感温暖、理解的父亲因子F1与

      P量表呈负相关,说明父母的惩罚越是严厉,孩子自私、冲动、攻击、倔强的精神质倾向越明显,反之父亲对孩子理解和温暖程度越高,孩子的精神质倾向越不明显。F4父亲偏爱被试因子与E量表呈正相关,说明父亲越偏爱孩子,孩子越外倾化。M1母亲情感温暖、理解因子与 N量表呈负相关说明,母亲对孩子理解和温暖程度越高,孩子的情绪冲动性,焦虑、激惹等神经质倾向越低。这样的结果和以往的研究是类似的。[7]以上都说明了未成年男犯的人格特征与其父母的教养方式有很大的关系。(表3)

      4.未成年男犯社会责任心测量及结果分析

      (1)未成年男犯责任心较普通人差。未成年男犯的社会责任心低于常模,且差异很显著,这说明未成年男犯责任心较普通人差。Cough 等1996人研究表明,社会责任心量表得分高的人显示有社会责任心,更为诚实,更可信赖;

      表2不同家庭成长环境下未成年男犯人格维度的比较

      ┌─────┬──────┬────────┬─────────┬───┬───┐

      │     │与父母生活n=│与父或母单亲生活│与(外)祖父母生活│F   │P   │

      │     │201     │n=91      │n=90       │   │   │

      ├─────┼──────┼────────┼─────────┼───┼───┤

      │精神质p  │3.06±1/763 │382±1.468   │5.71±2.498    │8.38**│0.000 │

      │     │      │        │         │*   │   │

      ├─────┼──────┼────────┼─────────┼───┼───┤

      │内外向E  │7.87±2.443 │6.26±2.446   │6.14±2.911    │4.75* │0.003 │

      ├─────┼──────┼────────┼─────────┼───┼───┤

      │神经质N  │4.72±2.551 │5.84±3.349   │3-86±2.478    │2.39* │0.031 │

      ├─────┼──────┼────────┼─────────┼───┼───┤

      │掩饰性L  │5.15±2.797 │4.35±2.452   │3.86±2.854    │1.49 │0.217 │

      └─────┴──────┴────────┴─────────┴───┴───┘

      *P <005,**P <001,

    【作者简介】
    赵晓风,单位为西北政法大学公安学院。毕成,单位为西北政法大学公安学院。
    【注释】
    [1]罗大华,何为民.犯罪心理学[М].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5.
    [2][6]钱铭怡,武国城.艾森克人格问卷简式量表中国版的修订[J].心理学报2000,32(3):317-323.
    [3]汪向东,王希林,马弘.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增订版)[M]_北京: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出版,1999:161.
    [4][5]纪术茂,房明,吴斌.行为医学量表手册(2005)[М].北京:中国行为医学科学杂志社.
    [7]Palmer EJ. Percepeions of parenting, social cognition and delinquency[J].Clinical Psychotherapy.2000:7(4):303—309.
    [8][美]埃里克·H·埃里克森.同一性:青少年与危机[М].孙名之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61-63.
    [9]张日升,陈香.青少年的发展课题与自我同一性[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1):14.
    [10]张伶.自我同一性的确立与青少年犯罪预防[J].青少年犯罪问题,2008(20)31.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