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死亡赔偿金的性质之属
2014/2/27 12:19:21  点击率[125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侵权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4年
    【中文摘要】死亡赔偿金是否可以用来偿还死者生前的债务?这是在执行实践中经常遇到的问题。我国当前司法领域的实践来说,存在不同的观点。有人认为,《继承法》明确规定遗产是死者死亡时留下的财产,而死亡赔偿金是赔偿给死者的生存亲属,因此不属于遗产的范畴,不能用于偿还死者的生前债务;另一种观点认为,死亡赔偿金是对死者未来余命年龄可得利益减少而给与的补偿,这充分说明了其具有遗产的性质,因为对于死者未来的可得收入,在其死亡后同样是作为遗产来进行继承的,死亡赔偿金只不过是将继承的时间提前了。这两种意见的分析背后的根源在于法律对死亡赔偿金的性质规定不甚明确。笔者尝试通过考察域外较为典型的对死亡赔偿金的规定,以及结合我国从建国以来各类法律文件对死亡赔偿金的性质的认定的变化,分析探讨对于死亡赔偿金性质的认定,期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效果。
    【中文关键字】死亡赔偿金;人身权;生命权;继承;抚慰金
    【全文】

      引子:死亡赔偿金在司法实践中遇到的难题

      【案例一】王某因建筑事故死亡,其妻以死亡赔偿金属夫妻共同财产为由要求全部占有,分家另居的王某父母则以死亡赔偿金为儿子的遗产为由要求按继承关系分割。

      【案例二】李某因工伤死亡获得赔偿,但其生前欠王某2万元,王某要求李某家属以死亡赔偿金偿还债务,李某的家属认为,死亡赔偿金是对家属的补偿,不是李某的财产,因此拒绝用死亡赔偿金偿还债务。

      【案例三】杨某系某村五保户,独自生活,其仅有同父异母的姐姐一位亲人,杨某的日常开支和生活费用都由村委会负担。后杨某因为车祸去世,肇事司机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23万元,村委会认为,杨某是村里的五保户,其生养死葬全部都是由村里照顾,因此该笔赔偿金应该为村委会所有。但杨某的姐姐认为,自己是死者的唯一亲属,这笔赔偿金应当归其所有。

      上述三个案例,表面看起来虽然是各方对死亡赔偿金归属的争夺,但实际都牵涉到现象背后的一个问题,即死亡赔偿金究竟是属于什么性质?是专属于死者近亲属的赔偿,还是死者的遗产?在司法实践领域上述的争议同样存在。由于经办案件的法官对于死亡赔偿金采取不同的态度,直接结果是导致法院判决在处理死亡赔偿金时结果往往是大相径庭。

      一、死亡赔偿金的性质之争

      在所有的人身权中,生命权是唯一对其侵害只能由第三人主张权利的权利。欧洲各国法律所认可的一个事实是,一个被杀死的人不会遭受任何损害。一个人因他人的侵权行为而致死亡后,尤其是在立即死亡的场合,其本人无法主张对其进行任何的赔偿,任何的赔偿对其死者来说实际上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讨论死亡赔偿金的性质,实际上是在回答一个现实中的问题:一个人死后,给其近亲属一笔钱,这笔钱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域外相关理论和立法实践中,关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主要有以下两种不同观点:

      1. 固有侵害说。该学说认为,死亡赔偿金是对死者近亲属的赔偿,而非对死者的赔偿。因为在侵害生命权的场合,就死者而言一个被杀死的人不会遭受任何损害,但这并不意味着侵害生命权无需承担任何民事责任,基于死者与近亲属密切的生活联系,对生命权的侵害,必定意味着近亲属生活利益及抚养利益的丧失,此种利益属于近亲属固有的利益。

      (1)以德国为代表的“扶养丧失说”

      由于侵权人的行为断绝了死者亲属扶养费用的来源,因此侵权人赔偿的内容为支付靠死者生前抚养人的生活费,率先在立法上确认扶养丧失说的是德国。德国民法典第844条第2款规定:“如果死者在被害当时,根据法律规定对第三人有扶养义务或者有可能抚养义务的关系,而第三人因死者被害致死而被剥夺其受抚养的权利的,赔偿义务人应当向第三人支付定期金作为损害赔偿,如同死者在其可能生存期间内有义务提供扶养一样……”这一立法例为后来的许多国家和地区仿效,目前采取此说的还有英国、美国大多数州、俄罗斯联邦以及我国台湾地区民法典。

      (2)以日本为代表的“继承丧失说”

      继承丧失说认为因侵权行为致人死亡导致的所失利益应为死者在正常的余命年限中可以留给其继承人的财产。其计算方法一般为死者正常的余命年限可得收入扣除其余命期间的通常生活费用后所得余额。采继承丧失说来说对死者亲属以救济的国家不多,主要有日本及美国。日本民法典虽未明文规定,但日本现行的判例通说采继承丧失说。以肯塔基州为代表的美国少数几个州的相关立法中也作了同样的规定。

      2. 继受说。该说认为,死亡赔偿金的受偿主体仍然是死者,但死者生命权的补救问题上,认为近亲属所享有的损害赔偿请求权来自于死者,即系经由继承而得,可以将此种观点笼统地成为继受说。我国立法和学界采取的就是这种学说,这种学说在发展的过程中又发展出几种新的解释思路。

      (1)“民事权利能力转化说”,即认为公民死亡是其民事权利能力终止的法律事实,这两件事是同时发生的。但民事权利能力由存在到不存在有一个转化过程,在这个转化过程中,产生损害赔偿请求权。

      (2)“加害人赔偿义务说”,该解释认为加害人的赔偿义务,不因被害人死亡而消灭,所以被害人得受赔偿的地位,当然由其继承人继承。民法创设下不法侵害他人之权利者负损害赔偿之责任的规定,“系就加害人损害赔偿义务而为规定,加害人赔偿之义务,初不因被害人之死亡而消灭,则被害人受赔偿之地位,当然由继承人承担。该侵权行为之制度,与其谓为被害人之损害之填补,不如谓为加害人损害之担任也。”

      (3)“同一人格代位说”,该解释认为,继承人与被继承人在纵的方面相连接而为同一人格,故被害人因生命侵害而生的赔偿请求权可以由其继承人取得。

      (4)“间隙取得请求权说”,该解释认为,被害人从受致命伤到其生命丧失时,理论上总有一个或长或短的间隙,在这个间隙中,被害人是有民事权利能力的,故可取得损害赔偿请求权。即公民在死亡后,其请求赔偿权利可以依继承转移给其继承人,他的继承人可以通过法院要求赔偿损失。

      二、当前我国理论界及司法实践中对死亡赔偿金性质的认定分析

      在我国的学界,学者之间对死亡赔偿金的性质的认定存在着不同的认识。杨立新教授在其专著中认为法释第20号(即《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采取的是“继承丧失说”,并指出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是财产损害赔偿而非精神损害赔偿。张新宝教授则坚持“继承丧失说”,认为广义的死亡赔偿才包括对受害人一方相关财产损失的赔偿、对死者近亲属精神损害、对死者被扶养人扶养费的赔偿和死亡赔偿金。

      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关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的认定也尚未达成统一的认识。

      1、据《广州日报》2007年5月25日的报道,在一场交通事故中,麻涌的摩托车司机罗某将横穿马路的少女撞死,被裁定负一半责任,进行赔付后,罗某将死者的父母告上法庭,理由是作为死者继承人应该替死者偿还自己的损失。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终审判决认为,依据有关的司法解释,死亡赔偿金是一种特殊的财产,是对受害人家属损失的弥补,只有受害人的近亲属有权利索赔,其并不属于个人遗产。

      2、据《人民法院报》2007年5月29日刊载四川泸县法院陈永庆法官的文章,文章通过一个案例表明作者对死亡赔偿金的态度:蒋某在搭乘谢某的摩托车途中,与汤某驾驶的王某所有的并挂靠在七星车队的四轮农用车相撞,造成谢某死亡,蒋某重伤构成二级伤残的重大交通事故。交警大队认定谢某应对事故负主要责任,汤某负次要责任,蒋某不承担责任。谢某的近亲属起诉王某、七星车队及保险公司,最终获赔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共计104877元,其中死亡赔偿金73768元,已执行,并已裁定保全。随后蒋某又起诉,法院判决:蒋某的医疗费、伤残补助金等共计485173元,由王某赔偿194069元;保险公司赔偿176765元,谢某的近亲属在谢某的遗产范围内赔偿114339元,并对王某的赔偿金额承担连带责任。在执行中,谢某没有任何可以执行的遗产,执行谢某114339元的赔偿陷入僵局。申请执行人要求直接扣划已保全的104877元,谢某家属以赔款不是遗产为由进行抗辩。执行法官认为,可以对死亡赔偿金予以执行。

      3、天津市津南区法院姚荣成法官则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死亡赔偿金不能成为债务执行的标的,其观点显而易见,认为死亡赔偿金并不带有遗产性质。经笔者总结,姚荣成法官提出的理由主要在于,首先遗产应严格按照《继承法》的规定被定义为被继承人死亡时遗留的,依照继承法规定转移给他人的个人合法财产,其具有特定的时间性和专属性。显然死亡赔偿金产生于死者死亡之后,因此不能被认为是个人的遗产。其次,我国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的解释》对于死亡赔偿金采取的态度是继承丧失说,但该学说仅是针对直接受害人死亡时对其近亲属即间接受害人所蒙受财产损失的计算方法,而不意味着死亡赔偿金是死者的财产。再有,虽然在我国司法实践中,法院对死亡赔偿金分配纠纷的案件一般按照继承法的法定继承条款处理,但这仅是借鉴继承法的析产原则对死亡赔偿金在死者近亲属中进行的分配,它是发生在死者近亲属共同取得死亡赔偿金之后,此时死亡赔偿金已为死者的近亲属所共同所有,不能因为借鉴继承法的条款进行分配就当然得出死亡赔偿金为遗产的结论。

      三、结论——关于死亡赔偿金性质的认定

      通过上述的一番考察得见关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我国现行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司法解释也不甚明确,最高法院的意见也不统一,各地法院的做法也不尽相同,这充分说明了对于这一问题,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实务界都应该进行深入的探讨。

      笔者尝试从如下几个方面对死亡赔偿金的性质进行分析:

      1、从法律规定遗产的范围来看,死亡赔偿金明显不属于遗产。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一)公民的收入;(二)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三)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四)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五)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六)公民的著作权、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七)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条对“其他合法财产”作出了解释:公民可继承的其他合法财产包括有价证券和履行标的为财物的债权等。从上述法律的规定看,法律对遗产的范围是做了列举式的阐述,其中并不包含死亡赔偿金。

      遗产具有特定的时间性和专属性,即以公民死亡时所有的财产为限。而死亡赔偿金是在受害人死后才可以由其亲属主张的,死亡赔偿金在被害人死亡时并不现实存在,其并不符合遗产的法律特征。任何公民均可以在生前立遗嘱处分自己的遗产,如未立遗嘱,死后也可以依照法定继承原则分配该公民的遗产,而公民在生前无法也不可能处分自己的死亡赔偿金;因此,将死亡赔偿金作为遗产处理,在我国有关法

      律和司法解释中找不到依据。

      2、死亡赔偿金是对死者近亲属的赔偿,对于死者近亲属来说,该笔赔偿的获得属于原始取得,而遗产通常被认为是继受所得。

      死亡赔偿金的赔偿权利人是因为侵权行为或其他致害原因而死亡的被害人的近亲属,对于权利能力已经消灭的死者而言,不存在可以填补的利益损失,实际也并不存在针对死亡受害人的死亡赔偿。该笔赔偿金所要填补的是死者近亲属因受害人的死亡而导致的生活资源的减少和丧失,即该死亡赔偿金请求权的产生系基于受害人遭受侵权而死亡这一法律事实为前提的,该权利并非从死者那里让渡而来。

      3、我国当前立法采用“继承丧失说”来解释死亡赔偿金,并不意味着我国立法认定死亡赔偿金具有遗产的性质。

      2005年3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死亡赔偿金能否作为遗产处理的请示》作出了(2004)民一他字第26号《关于死亡赔偿金能否作为遗产处理的复函》中指出“空难死亡赔偿金是基于死者死亡对死者近亲属所支付的赔偿。获得空难死亡赔偿金的权利人是死者近亲属,而非死者。故空难死亡赔偿金不宜认定为遗产。”从该规定可以看出,死亡赔偿金是专属于死者近亲属所享有的。该复函虽系个案答复,但也充分体现出最高人民法院的观点,即死亡赔偿金不宜认定为遗产的价值取向。

      4、死亡赔偿金系基于请求权产生,而对遗产的处分则是基于支配权,其权利来源存在明显不同。

      死亡赔偿金基于死亡而产生,被害人的死亡是其近亲属死亡赔偿金的请求权基础。在死者死亡时,该项死亡赔偿金只是一种期待权,而不是既得权,需要通过请求权来实现。遗产的处分是死者对其生前所拥有的财产的自由意志的处分,是对现实权利的处分。两者的权源基础是不同的。

      5、死亡赔偿金虽不是遗产,但可以比照遗产的规定进行分割。

      死者的近亲属是侵权行为的间接受害者,死者的死亡给他们带来痛苦,也使他们丧失了未来的可以预期的继承财产,故对死亡赔偿金应比照遗产的规定进行分割。根据与死者关系的远近和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扶养关系及生活来源等因素进行合理分配。

      6、将死亡赔偿金认定为专属于死者近亲属的赔偿有利于和谐司法环境的构建。

      如果将死亡赔偿金认定为遗产,则债权人可以就死亡赔偿金主张权利,要求死者的近亲属首先将该款用于偿还死者的债务。反之,则无权就该款主张权利。无论将死亡赔偿金认定为遗产与否,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权利失衡,因为死者近亲属和债权人都想通过死亡赔偿金来实现自己的权利。但相比较于债权人的债权来说,无论是从情感方面还是从人权的保护层面,给死者家属更多的关注,将死亡赔偿金认定为专属于死者近亲属无疑是更符合现代的法治理念和和谐司法环境的构建。

    【作者简介】
    吕焘,单位为华东政法大学。
    【注释】
    参见克雷斯蒂安·冯·巴尔:《欧洲比较侵权行为法》(下卷),焦美华译,法律出版社2004年5月版,第67页。
    本部分总结自麻锦亮著:《人身损害赔偿新制度新问题研究》,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第650-655页
    丁海俊:《论我国<侵权责任法>上的死亡赔偿制度》,载《法学杂志》,2010年第3期
    范卫国、王婷婷:《死亡赔偿金的性质探析》,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_Detail.asp?ArticleId=53553(北大法律信息网),2011年9月30日访问。
    杨立新:《侵权法论》(第三版),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版,第728页。
    张新宝:《侵权死亡赔偿研究》,载《法学研究》,2008年第4期。
    参见姚荣成:《该案的死亡赔偿金不应成为执行标的》,载2007年1月11日《人民法院报》。
    陶国鸿:《“五保户”死亡赔偿金之归属》,http://www.jsls.org/lsxh/site/boot/newsmore_a2010020414365.html(江苏律师网),2011年9月12日访问。
    李文涛:《死亡赔偿金的处理》,http://www.lawtime.cn/article/lll98614399866533oo33767,2011年9月10日访问。
    《死亡赔偿金:如何认定性质及归属》,载《检察日报》2010年1月31日。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