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制度
2012/11/15 10:38:21  点击率[45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经济法学
    【出处】中国法学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2年
    【中文关键字】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
    【全文】

      第一节 加拿大贸易救济制度概况与特征

      一、加拿大贸易救济制度的形成和发展

      (一)加拿大贸易救济立法机制

      魁北克省之外,加拿大施行以判例法为基础的普通法体系。因此,加拿大的贸易救济法律制度既包含加拿大议会立法,也包括法院对相关案件的裁定或判决。议会立法之外,根据议会立法的授权,行政机关可以制定法律规范,即行政立法,其形式主要有条例(regulations)、规章(rules)等。因此,加拿大的贸易救济制度主要包含议会立法,法院裁定和行政条例、规章等。

      1.加拿大议会

      在加拿大的法律制度中,议会是国家立法机构,由加拿大女王,即现任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英国女王在加拿大的代表——加拿大总督,以及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前两者为名义上的立法者,实际并不参与具体立法工作,因此,立法工作由参议院和众议院完成。

      加拿大参议院议员由总理提名,总督任命,任职期限为任命之日至75岁退休。总理提名的参议院议员必须年满30周岁,为所代表省份或地区居民,并拥有一定数量的固定资产。议员任职期间,连续两次不参加议会会议就将失去议员资格。加拿大现有参议院议员104名。加拿大参议院的职能为拟定全国财政事务之外的任何议案,修改和驳回任何议案,批准议案使之成为法律。参议院的主要工作由各委员会负责。各委员会由具有丰富专业知识和经验的工作人员组成。这些工作人员对所有议案进行详细审定,并提出修改或补充意见。

      加拿大众议院议员由各省选区选民投票直接选举产生,每个选区可以选举出一名众议员。各省选区的数量根据人口数量而定。目前,加拿大共有295个选区,选举产生295名众议员。众议员没有固定任期,通常情况下为5年。众议院由议长主持日常工作,同时,议长还负责代表全体议员利益。众议员议长由全体众议员无记名投票产生。当选众议院议长因代表全体议员而必须放弃个人党派观点。众议员有权决定议会的法规、法令,有权宣布国家政策,可以通过对内阁的不信任案而迫使内阁成员辞职,可以决定征税和核准预算,可以根据宪法条款向总督建议撤换法官,对拟定议案进行详细审定,并通过预算拨款等途径影响政府政策,甚至通过否决政府预算法案的方式迫使政府下台。众议院内设委员会,分别负责政府各部门的监督工作和各项立法的审议工作。政府各部门,包括总理,定期向各相关委员会汇报工作,并对委员会提出的质疑进行解释。

      2.议会立法程序

      财政预算方面的立法以外,一项加拿大立法,即可以由参议院提出,也可以由众议院提出。通常情况下,大部分立法都是由众议院提出的。关于财政预算方面的立法,加拿大宪法规定只能由众议院提出。

      任何一项立法,首先由政府某部门或某议员提出立法动议。动议经众议院批准后即成为议案。一项动议成为议案后,众议院即开始对议案进行一读、二读和三读的审议。众议院一读只审议议案名称,不对实体内容进行辩论。此为议案的名称审议阶段。二读时,各议员就议案内容进行原则性辩论。此时,议案进入委员会审议阶段,由某位议员对议案逐字逐句进行详细审议,并提出审议意见向委员会汇报。与此同时,其他众议员也可以就议案提出修改意见。此为议案的报告阶段。之后,众议院就修改后的议案进行三读,即就修改后的议案展开辩论,若没有不同意见,即进行投票表决。此为议案的表决阶段。

      众议院表决通过的议案提交参议院,由参议院同样通过一读、二读、三读的程序通过。若一项议案首先是由参议院提出,则参议院通过后提交众议院审议通过。两院对议案的通过,遵循以上相同的审议程序。两院通过之后的议案最终由总督签署正式成为法律。

      3.司法

      加拿大联邦法院负责对贸易救济措施调查裁决进行司法审查。

      加拿大的司法体系分为联邦和州两个部分,其设立依据是1867年生效的《不列颠北美法案》。1982年,该法案修改更名为《1867年宪法法案》。法案第101条授权加拿大议会根据需要设立加拿大最高法院和其他高等法院。议会根据这一授权,于1875年成立了加拿大最高法院,于1971年设立了联邦法院。

      1971年成立的联邦法院,其前身是1875年成立的财政法院。联邦法院的司法管辖范围,为联邦政府和省政府之间的诉讼,联邦政府作为被告的诉讼,有关海事、专利、商标、著作权、税务方面的案件,以及针对包括贸易救济措施裁决在内的联邦各委员会裁决的上诉案件。联邦法院设上诉庭和审判庭。上诉庭由大法官1人和其他9名法官组成。审判庭由陪审法官1人和其他13名法官组成。各位法官是各庭当然的组成人员,但却不一定每次审判都全部到庭。联邦法院的法官必须居住在法院所在地的首都地区或其附近地区,但法院却可以设在加拿大的任何地方,其目的是为了便于当事人诉讼。

      4.行政

      加拿大政府首脑是加拿大总理,而行政执行机构则是由总理提名组成的内阁。通常情况下,总理提名的内阁成员均为议会成员。如果进入内阁时为非议会成员,则必须在一定时间内寻求成为议会成员。一般而言,内阁成员也是各政府部门负责人。内阁的职责是监督联邦政府的政策实施及政府各部门的工作,并以总督的名义签发各种包括贸易救济在内的行政法规、规章等。此外,内阁有权拟定大部分议案,并对议案的通过起决定性作用。

      (二)加拿大贸易救济法律制度的形成和发展

      加拿大贸易制度历史悠久,是世界上最早制定有关贸易救济法律的国家之一。1904年,加拿大在其1897年《海关关税修正案》第六节加入有关反倾销的具体内容,被视为世界上第一部反倾销法律。这也许是加拿大在世界法制史上可以留下的一笔遗产吧。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加拿大积极参与GATT和WTO多边谈判,并根据谈判成果制订或修改了与贸易救济有关的国内法。

      二、加拿大贸易救济制度中的补贴与反补贴法律体系

      加拿大贸易救济法中的补贴与反补贴法律体系由议会立法、行政法规、法院裁决三部分法律构成。加拿大现行与贸易救济措施有关的议会立法主要有:《特别进口措施法》,《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加拿大国际贸易法庭法》,《加拿大国际贸易法庭细则》,《海关法》及《海关关税》,《执行WTO协定法》,以及专门针对中国的《C-50法案》等。行政法规主要有:国际贸易法庭颁布的《初步损害调查指南》、《机密信息处理指南》以及边境服务署颁布的《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操作指示》等。法院裁决方面的内容将在本章第三节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实践部分介绍。

      (一)议会立法

      《特别进口措施法》规定了反倾销、反补贴调查所涉及的实体及程序问题,为加拿大反补贴措施的基础立法。《特别进口措施法》共98条,分为定义,反倾销、反补贴税和临时税征收规定,调查程序,与北美自由贸易区争端解决,与美国产品争端解决以及一般规则等部分。

      《国际贸易法庭法》是关于加拿大国际贸易法庭在反倾销、反补贴损害调查中的权利和调查程序方面的具体规定。《国际贸易法庭法》共65条,主要分为定义,国际贸易法庭的建立,调查权限,一般规定,撤销、修改及过渡以及生效的有关规定。

      《海关法》及《海关关税》主要规定原产地查验、海关估价、关税计算和征收等清关手续,并授权海关对采取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的进口产品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税。

      《执行WTO协定法》是加拿大在乌拉圭谈判后通过的关于加拿大如何履行乌拉圭回合谈判中应承担义务的法案。法案规定根据乌拉圭回合协议成果修改加拿大国内法,以使加拿大所采取的任何法律措施与WTO法律要求相符合。

      《C-50法案》是加拿大直接针对中国贸易所采取的贸易救济立法。法案于2002年6月13日经加拿大议会通过后正式生效。该法案根据《中国入世议定书》和《工作组报告书》中的有关承诺,对加拿大《特别进口措施法》、《国际贸易法庭法》、《海关关税法》及《进出口许可法》的相关条款进行了修改。法案中与反补贴规则相关的部分,是对《特别进口措施法》关于非市场经济地位问题的条款进行了修改。《C-50法案》生效后,2003年9月,加边境服务署的前身,海关与税务署,制订了关于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的新政策。政策于2004年6月正式生效。该政策规定,在对中国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时,将以行业为基础考虑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并将推定中国所有行业为市场经济行业,即不适用《特别进口措施法》第20条的规定,除非申请人或调查机关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第20条的规定仍将适用于中国。由此,市场经济的举证责任由原先的中国政府及企业,改为由申请人或调查机关承担。只要申请人不能提供或调查机关不能发现充分的证据,中国产品所在行业将自动享有市场经济地位。新法规为针对中国进口产品提起反补贴调查提供了法律依据。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是根据《特别进口措施法》第97条授权,由财政部提议,总督签发的一部法律。细则于1984年11月22日生效,共58条,对《特别进口措施法》中规定的一些问题作出更为明确和详细的规定,如补贴数量的确定,授予的确定,优惠贷款、贷款担保、收入税延迟征收等的确定,联合调查规则及公共利益认定等。

      《国际贸易法庭规则》是根据《国际贸易法庭法》第39(1)条授权,由财政部提议,总督签发的一部法律。规则于1991年8月14日生效,共114条,对《国际贸易法庭法》及《特别进口措施法》中涉及国际贸易法庭的条款进行了细化规定,包括对上诉程序的具体规定,对《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3(2)条不发起调查决定作出后国际贸易法庭通知程序的规定,第34(2)条关于调查通知发起后国际贸易法庭展开初步调查的程序规定,第42条关于国际贸易法庭调查程序,包括损害初裁和仲裁等的具体规定,第44条关于司法审查过程中国际贸易法庭的程序规定,第45条关于公共利益认定方面国际贸易法庭程序方面的规定等。

      (二)行政规章

      1.《初步损害调查指南》

      这是一部2000年4月15日生效的行政法规。指南是关于国际贸易法庭在反倾销与反补贴损害调查中的指导原则、应遵循程序、边境服务署所提供材料要求、调查相关方权利义务等的规定。

      2.《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操作指示》

      这是一部2004年6月生效的行政指示,其目的是为了对《特别进口措施法》的具体操作进行解释。指示详细规定了边境服务署在反倾销与反补贴调查中所应遵循的程序,以及申请方、进口商、出口商及所有调查相关方的权利及义务。

      第二节 加拿大反补贴机构及制度

      一、加拿大反补贴机构

      加拿大反补贴实施机构主要是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和国际贸易法庭。前者负责对补贴进行调查和认定,后者负责对损害进行调查和认定。

      (一)边境服务署

      加拿大边境服务署是一个联邦法律执行机构,前身为加拿大海关与税务署。该机构成立于2003年12月12日颁布的一项内阁法令,其成员来自加拿大公民与移民部以及加拿大食品检查署。之后,《特别进口措施法》正式授权边境服务署的建立。该授权于2005年11月3日由加拿大总督签署成为法律。因此,边境服务署法律授权正式成立的时间应当是该署已经开展工作将近两年之后的2005年11月。服务署设署长和付署长各一人,由总督任命,任期5年,可以连任。目前,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在加拿大境内共有近1,200个服务点,境外共有39个服务网点,雇员人数超过13,000人,主要职责为执行边境与移民法并提供海关服务。边境服务署与贸易救济有关的部门为专门负责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工作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局。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局下设三个处,其中,工业产品调查处和消费产品调查处负责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及复审,政策处负责制定与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具体操作有关的各项政策,并负责处理与调查有关的各种辅助工作。具体而言,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局负责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申请的接收并决定是否立案;负责调查倾销是否存在及倾销幅度,并根据倾销幅度决定反倾销税的征收;负责调查补贴是否存在并计算补贴额,并根据补贴额决定反补贴税的征收。

      (二)国际贸易法庭

      国际贸易法庭是根据《国际贸易法庭法》第3(1)条设立的贸易救济体系中一个准司法性质的机构。法庭直接向加拿大议会负责。国际贸易法庭可以由不超过9名专职人员组成,其中主席1人,副主席2人,全部由总督任命,任期5年,可以连任一次。在工作需要的情况下,总督还可以任命不超过5人的临时人员,任期不超过3年,可以连任。国际贸易法庭下设秘书处。目前,加拿大国际贸易法庭有主席1人,副主席1人,成员3人,公司服务秘书处长1人,调查处总干事1人,以及总顾问1人。此外,国际贸易法庭还有一定数量的专业人才,包括经济学家和律师等,以辅助其调查工作。加拿大国际贸易法庭与贸易救济相关的职责包括:裁定倾销和补贴是否对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实质性损害威胁或对产业建立造成实质性障碍;独立对有关保障措施的调查申请做出裁定;接受对法律、法规,包括《特别进口措施法》中关于倾销和补贴相关规定而向其提起的上诉案件并对案件做出裁定。具体到反补贴案件,国际贸易法庭负责损害初步裁定和最终裁定,中期及终期审查,以及公共利益裁定。

      建立国际贸易法庭的相关法律将国际贸易法庭的决策程序规定得非常司法化。法庭有关文件的送达和申请手续与法院程序类似。法庭以公开庭审的方式决定是否存在损害。在庭审过程中,法庭有权传唤证人,接受专家证据。参加庭审的有关人员将国际贸易法庭视同法院对待。

      二、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实体制度

      1984年,加拿大根据东京回合制定的《补贴与反补贴守则》制定了《特别进口措施法》。1994年乌拉圭回合谈判结束以后,加拿大根据乌拉圭回合一揽子协定,对《特别进口措施法》进行了修订。目前,《特别进口措施法》是加拿大现行的施行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的主要依据。《特别进口措施法》规定,应征收反补贴税产品进口加拿大时,如果该产品对加拿大同类产业造成损害或障碍,威胁造成损害,或对不起征收反补贴税将会造成损害或障碍,则可以对该进口产品征收相当于补贴数额的反补贴税。由此可以看出,一项反补贴措施的实施涉及补贴、损害以及因果关系的认定。

      (一)补贴的定义

      《特别进口措施法》关于补贴与反补贴的规定与WTO《补贴与反补贴协定》基本相同。根据《特别进口措施法》的规定,补贴是指由政府提供并授予利益的一项财政资助。与《补贴与反补贴协定》类似,《特别进口措施法》在第2(1.6)条列举了存在财政资助的情况:政府行为涉及资金或债务的直接转移或资金可能的转移;免除、扣除或未征收政府应征收的税金;政府提供除一般基础设施外的货物或服务,或购买货物;政府委托或指示一非政府机构履行前述一种或多种通常属于政府的职能,且此种做法与政府通常采用的做法没有实质性差别。《特别进口措施法》列举了可能接受补贴利益的对象为:从事产品生产、制造、种植、加工、购买、分销、运输、销售、出口或进口的单位或个人。

      《特别进口措施法》明确规定了不属于法案规制范围内的财政支持措施:产品原产国政府或出口国政府征收的因该产品的出口而免除或退还的税款;对在生产出口产品过程中消耗或使用的能源、媒介物质所享受的免税或税率;对出口产品的组成物质所享受的免税或退税。换言之,上述措施均不属于《特别进口措施法》意义上的补贴。

      (二)补贴的认定

      《特别进口措施法》将补贴分为禁止性补贴、不可诉补贴和专向性补贴三类。除此3中补贴的认定之外,关于补贴的认定还涉及补贴金额的认定问题。

      1.禁止性补贴

      《特别进口措施法》有关禁止性补贴的规定与《补贴与反补贴协定》相关规定一致,包括出口补贴和全部或部分视使用生产于或来自于出口国的产品而定的进口替代补贴两种。对于禁止性补贴,只要存在对加拿大国内产业的损害,就可征收反补贴税。

      2.不可诉补贴

      《特别进口措施法》意义上的不可诉补贴是指:(i)不具有专向性的补贴;(ii)政府工业研究援助、竞争前开发活动援助、落后地区援助、对现有设施适应新的环境要求的援助和对高等教育机构或研究机构进行研究活动的援助;以及(iii)符合WTO《农业协定》附件2各项规定,对该协定附件1所列农产品提供的补贴。以此同时,《特别进口措施法》规定,根据WTO《补贴与反补贴协定》第8.3条向WTO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委员会通报的补贴为不可诉补贴,因此,边境服务署不得对此类补贴展开反补贴调查,除非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委员会或仲裁机构做出裁定,认定上述补贴不是不可诉补贴。

      3.专向性补贴

      对于专向性补贴,《特别进口措施法》首先规定了非专向性标准:如果一项措施对获得一项补贴的资格及数额制订了客观标准和条件,且这些标准和条件是规定在法律、法规、行政性文件或其他公开文件之中,且此类补贴不会仅给某特定企业带来优惠,或不会仅限于某特定企业,则此类补贴不属于专向性补贴。接着,《特别进口措施法》规定了两种具有专向性的补贴:(1)公开法律或文件设立的一项补贴被授予机关仅授予其管辖范围内的特定企业;(2)禁止性补贴。这里,“特定企业”不仅包括一个企业,也包括一组企业、一个产业或一组产业。此外,《特别进口措施法》规定,边境服务署署长可自行认定以下4种补贴具有专向性:(1)补贴被有限数量的企业独占使用;(2)某特定企业使用了补贴的绝大部分;(3)补贴的绝大部分被授予了有限数量的企业;以及(4)授予机构行使自由裁量权的方式表明该补贴在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获得的。

      (三)补贴金额的认定

      加拿大《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二部分详细规定了以下几种补贴金额的确定方法:拨款,优惠利率贷款,贷款担保,所得税抵扣、退还、免除,所得税延迟,对出口产品关税和国内税的超额免除,对投入物关税和国内税的超额免除,股份的获得、产品购买以及政府提供产品或服务。在计算补贴金额时,应扣除:(i)为获得补贴而产生的必要费用或其他开支;(ii)为抵消补贴而对补贴利益接受方征收的国内税、关税及其他费用;以及(iii)补贴的延迟给予所造成的补贴贬值。

      1.拨款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规定,拨款包括一国政府资金或债务的直接转移,以及对政府欠款的减免或放弃。以上述形式提供的补贴,其金额计算应根据一般会计准则,将拨款方式依下列方式分摊以确定补贴金额:(i)在拨款被用于或将被用于受补贴产品的生产、制造、种植、加工、购买、分销、运输、销售、出口或进口等营业开支的情况下,将拨款在使用了该拨款的补贴产品总量之间进行分摊;(ii)在拨款被用于购买或建造固定资产的情况下,将拨款在该固定资产预计使用年限期间,其生产、制造、种植、加工、购买、分销、运输、销售、出口或进口过程中,使用或将使用该固定资产的补贴产品总量之间进行分摊;(iii)在拨款没有用于上述两种情况或用途不明的情况下,将拨款在拨款接受方工业所用的固定资产加权平均使用期限期间(不得超过10年)生产、制造、种植、加工、购买、分销、运输、销售、出口或进口的补贴产品总量之间进行分摊。

      2.优惠利率贷款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规定,以优惠利率提供的贷款补贴,其金额计算应根据一般会计准则,将以下数额之和的现值在补贴产品总量之间进行分摊:(i)优惠贷款接受方为获得与优惠贷款货币及信贷条件(利率除外)相同的无担保商业贷款所应支付的利息与获得该优惠贷款所支付的利息之间的差额;(ii)优惠贷款接受方为获得无担保商业贷款而必须承担的除利息之外的任何费用。现值的确定应参考货款资金交付日的贴现率。

      在确定上述商业贷款利息总额时,需要确定一个固定利率。《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规定了该固定利率的确定方法,并规定该固定利率与贴现率相同:(i)在提供优惠贷款之日,优惠贷款接受方在提供优惠贷款政府区域内可以获得的、与优惠贷款使用货币相同、贷款条件相同或实质相同(利率除外)的无担保商业贷款主要利率;(ii)在上述利率无法确定或没有此种利率的情况下,利率为在提供优惠贷款之日,优惠贷款接受方在提供优惠贷款政府区域内可以获得、与优惠贷款使用货币相同、信贷条件(利率除外)最接近的无担保商业贷款主要利率;(iii)在上述两种情况所述利率均无法确定或在没有此种利率的情况下,利率为在提供优惠贷款之日,以下生产商在提供优惠贷款政府区域内可以获得的、与优惠贷款使用货币相同、信贷条件(利率除外)最接近的无担保商业贷款的主要利率:(a)其财务信用与优惠贷款接受方相同或实质相同(该条件不存在时则为相似)的相似产品生产商;(b)在上述情况不存在的情况下,为其财务信用与优惠贷款接受方相同或实质相同(该条件不存在时则为相似)的同类别产品生产商;(c)在上述两种情况均不适用的情况下,为其财务信用与优惠贷款接受方相同或实质相同(该条件不存在时则为相似)的、与(b)款所属类别最为接近的产品生产商。

      利率确定之后,还需确定补贴产品总量。为此,《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根据优惠贷款用途的不同,规定了以下补贴总量不同的确定方式:(i)在优惠贷款被用于或将被用于补贴产品的生产、制造、种植、加工、购买、分销、运输、销售、出口或进口等营业费用的情况下,补贴产品总量为使用了该优惠贷款补贴产品的估计量;(ii)在优惠贷款被用于购买或建造固定资产的情况下,补贴产品总量为在该固定资产预计使用年限期间,其生产、制造、种植、加工、购买、分销、运输、销售、出口或进口过程中,使用或将使用该固定资产的补贴产品的估计量;(iii)在优惠贷款没有用于上述两种情况或用途不明的情况下,补贴产品总量为优惠贷款接受方工业所用的固定资产加权平均使用期限期间(不得超过10年)生产、制造、种植、加工、购买、分销、运输、销售、出口或进口的补贴产品的估计量。

      3.贷款担保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规定,以贷款担保形式提供的补贴,其金额计算应根据一般会计准则,将以下数额之差的现值在产品总量之间进行分摊,以确定补贴额:(i)担保接受方在未获得担保情况下所应支付的利息及手续费;(ii)担保接受方为得到担保贷款实际支付的利息和手续费。在这种情况下,补贴产品总量与贴现率的确定方式与优惠利率贷款补贴确定方式相同。现值的确定应参考货款资金交付日的贴现率

      4.所得税抵扣、退还、免除

      在补贴与产品出口挂钩且以所得税抵扣、退还、免除的形式提供的情况下,补贴金额为所得税抵扣、退还、免除的金额除以该时期内出口产品的总量。

      5.所得税延迟

      在补贴与产品出口挂钩且以所得税延迟缴纳的形式提供的情况下,应根据一般会计准则,将所得税延迟缴纳方所应支付的金额,与该金额相同的商业贷款(贷款期限与延迟缴纳期限相同,还款条款与延迟缴纳支付安排相同)的利息现值,在延迟收取期间的出口产品总量之间进行分摊,以确定补贴金额。商业贷款利息现值的确定参考所得税延迟缴纳生效日的贴现率。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对上述商业贷款利率的确定方法规定如下,并规定该固定利率与贴现率相同:(i)在延迟缴纳税款本应缴纳之日,所得税延迟缴纳方在在允许其延迟缴纳税款政府区域内可以获得的、与延迟缴纳税款期限相同或实质相同、还款安排与延迟缴纳税款支付安排具有可比性的商业贷款的主要利率;(ii)在上述利率无法确定或没有此种利率的情况下,利率为在延迟缴纳税款应缴纳之日,延迟缴税在允许延迟缴税政府区域内可以获得、与延迟缴税期限最接近的商业贷款的主要利率;(iii)在上述两种情况所述利率均无法确定或在没有此种利率的情况下,利率为在延迟缴纳税款应付当日,以下生产商在允许延迟缴税政府区域内可以获得的、与延迟缴税期限最接近、还款条款与延迟缴税支付安排最接近的商业贷款的主要利率:(a)其财务信用与延迟缴纳税款方相同或实质相同(该条件不存在时则为相似)的相似产品生产商;(b)在上述情况不存在的情况下,为其财务信用与延迟缴纳税款方相同或实质相同(该条件不存在时则为相似)的同类别产品生产商;(c)在上述两种情况均不适用的情况下,为其财务信用与延迟缴纳税款方相同或实质相同(该条件不存在时则为相似)的、与(b)款所属类别最为接近的产品生产商。

      6.对出口产品关税和国内税的超额免除

      在补贴与出口挂钩且补贴是以税收免除、豁免、退还、退税的形式提供,其金额超过了产品生产、制造、种植、加工、购买、分销、运输、销售、出口或进口过程中应征收的关税或国内税,则补贴金额的计算如下:税收免除、豁免、退还、退税的金额减去该出口产品所缴纳的关税或国内税金额,或在产品没有出口的情况下减去该产品应缴纳关税或国内税金额,除以税收免除、豁免、退还、退税期间出口的收税免除、豁免、退还、退税产品的总量。

      7.对投入物关税和国内税的超额免除

      在补贴与出口挂钩且补贴是以税收免除、豁免、退还、退税的金额超过出口产品生产过程中所消耗的投入物应征收关税或国内税的方式提供,则补贴金额计算如下:税收免除、豁免、退还、退税的金额减去对投入物征收的关税或国内税金额,除以税收免除、豁免、退还、退税期间出口的收税免除、豁免、退还、退税产品总量。投入物包括:出口产品生产所消耗的能源、燃料、石油和催化剂以及出口产品的组成部分。

      8.股份的获得

      在补贴是以政府获取公司股份的形式提供的情况下,补贴金额的计算应根据一般会计准则,将政府为获取该股份所支付或同意支付的金额与政府在获得该公司股份决定公布前股份的公平市场价值之间的差额,在受补贴产品的估计总量之间进行分摊。

      9.产品购买

      在补贴是以政府购买产品的形式提供的情况下,补贴金额的计算应根据一般会计准则,将政府为购买该产品所支付或同意支付的金额与在该政府区域内该产品的公平市场价值之间的差额,在受补贴产品的估计总量之间进行分摊。

      10.政府提供产品或服务

      在补贴是以政府提供产品或服务的形式提供的情况下,补贴金额的计算应根据一般会计准则,将提供产品或服务的政府区域内该产品或服务的公平市场价值与政府所提供产品与服务之间的差额,在受补贴产品的估计总量之间进行分摊。

      (四)损害认定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制度将损害分为3类:已经造成损害或障碍;造成损害威胁;以及不征收反补贴税将会造成损害或障碍。但关于第3类将会造成损害或障碍,加拿大反补贴法律没有具体的规定。

      1.已经造成损害或障碍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在考虑是否已造成损害或障碍时应考虑以下因素:(i)补贴产品数量的增加,尤其是补贴产品的绝对或相对数量是否大幅增加;(ii)补贴产品对受影响相似产品价格的影响,尤其是是否大幅消减或抑制受影响相似产品的价格,或是否对相似产品其他情况下本应发生的价格增长产生了很大的抑制作用;(iii)补贴产品对国内产业产生的影响,尤其要考虑所有影响国内产业的相关经济因素和指标,包括(a)产量、销售、市场份额、利润、生产力、投资收益或产业设备利用率实际或潜在的下降;(b)对现金流、库存、就业、工资、增长或筹资能力所产生的实际或潜在的负面影响:补贴数额的巨大程度;以及(c)在受补贴产品涉及农产品,包括任何议会或各省立法意义上的农产品的情况下,补贴是否给政府支持计划带来负担;以及(iv)其他相关因素。

      2.造成损害威胁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在考虑是否造成损害威胁时应当考虑以下因素:(i)补贴的性质及其对贸易可能产生的影响;(ii)补贴产品进口加拿大是否呈较大增长趋势,从而预示着补贴产品进口加拿大的数量将会大幅增长;(iii)在考虑是否存在其他出口市场吸纳过量出口的情况下,考虑出口商是否具有充分可采用,或立即可采用的能力,使补贴产品大量进口加拿大成为可能;(iv)当前生产其他产品的生产设备改装生产补贴产品的可能性;(v)补贴产品是否以对国内相似产品价格造成严重消减或抑制,从而导致未来对补贴产品更大需求的方式进入国内市场;(vi)补贴产品库存量;(vii)对现在所进行的发展和生产所付出的努力是否存在实际或潜在的负面影响,包括对相似产品的衍生和升级产品的生产所做的努力:补贴力度是否巨大以及其他国家政府是否对补贴产品采取反补贴措施;(viii)其他相关因素。

      (五)因果关系认定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无论是在已经造成损害或障碍,还是在造成损害威胁的情况下,都必须考虑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以下因素:(i)没有接受补贴的进口相似产品的数量和价格;(ii)补贴产品或其相似产品消费需求的减少;(iii)受补贴产品或其相似产品消费模式上任何的变化;(iv)外国和国内生产商的贸易限制行为以及他们之间的竞争情况;(v)技术的进步;(vi)补贴相似产品国内产业的出口业绩及生产产能;以及(vii)任何的其他相关因素。

      如果损害是因为补贴产品的大量进口,或补贴产品较短时期内连续且大量的进口所造成,则必须考虑以下因素:(i)用调查发起前90天至边境服务署初步裁定做出之日这个期间,与调查结束前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可比期间进行比较,看是否存在从某国进口的受补贴产品数量增长超过15%的情况;(ii)是否存在国内受补贴产品库存短期内大量增加的情况;以及(iii)其他任何关系因素。

      三、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程序制度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程序制度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调查的发起、初步调查及裁决、承诺、最终调查、最终裁决、重新调查、中期复审、终期复审,以及公共利益调查。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所有法律要求做出的决定,都必须在《加拿大公报》上进行公示。

      (一)调查的发起

      一项反补贴调查的发起可以有3种方式:边境服务署署长自行发起;边境服务署接到国内产业书面申请发起;以及边境服务署基于国际贸易法庭的建议发起。

      1.国内产业书面申请发起的反补贴调查

      发起一项反补贴调查的3种方式中,国内产业书面申请发起调查的方式最为常见。此种情况下,署长于收到国内产业书面申请后21日内决定其申请是否符合要求。如不符合要求,则书面通知申请人要求补充材料;如符合要求,则署长正式签收并书面通知申请人符合要求,同时在签收当日通知相关出口国家(地区)政府并提供一份申请书非保密版本,以及通知该国(地区)政府可按照WTO有关协议与加拿大政府进行立案前磋商。在要求申请人提供补充材料的情况下,收到补充材料之日视为反补贴调查申请之日。

      边境服务署正式签收申请书后继续对申请书内容进行审查,包括审查申请人是否具有国内产业代表性,证明补贴存在的证据是否充分,补贴是否对国内产业造成损害等内容。

      关于国内产业代表性,相关法律规定,提出申请的国内产业,其产量必须大于对启动调查持反对意见国内生产者的总产量,且其生产量必须占国内相似产品生产总量的25%以上。

      而一份符合要求的申请则应当包括:受补贴进口产品名称,补贴与损害的合理陈述,申请人可获得、能支持其补贴与损害陈述的信息材料和相关证据,以及署长要求的其他材料。

      此外,《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进一步要求书面材料必须包括以下内容:国内相似产品生产数量及价值;已知的加拿大相似产品生产商及生产商协会名单,以及这些生产商所生产相似产品的估计数量及价值;已知补贴产品所有外国生产商或出口商名称;已知补贴产品所有加拿大进口商名称;可获得的补贴产品进口数量变化情况;以及可获得补贴产品的进口对加拿大相似产品价格的影响情况。

      在告知申请人申请符合要求之日后30日(必要时可延长至45日)内,边境服务署署长公示调查的启动,将启动调查通知发送国际贸易法庭秘书长、出口商、进口商、出口国政府、申请人及法律规定的其他各方,并及时向国际贸易法庭提供《国际贸易法庭规则》所要求的有关信息和材料。如果决定对申请中的部分或全部产品不发起调查,则边境贸易署署长应书面将决定及理由通知申请人及出口国政府。

      2.国际贸易法庭建议发起的反补贴调查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如果署长认定不发起调查的理由是证据不足以证明补贴已经造成损害或阻碍或正造成损害威胁,则申请人在上述通知之日后30日内,可以要求国际贸易法庭就是否存在合理证据表明补贴已经造成损害或阻碍或损害威胁做出建议。一旦申请人向国际贸易法庭提出审查申请,则边境贸易署应立即向国际贸易法庭提供相关资料。而国际贸易法庭应当在30天内,仅基于边境贸易署所提供资料,在不举行听证会的情况下,审查申请书内容,认定补贴进口产品是否造成加拿大国内产业的损害。如果结论是肯定的,则国际贸易法庭向边境服务署发出立案通知,而边境服务署在接到该通知后必须立即立案并启动反补贴调查。

      3.边境贸易署长自行发起的反补贴调查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如果边境贸易署署长认定存在造成加拿大国内产业损害的受补贴产品证据,则署长可以自行发起反补贴调查。

      (二)初步调查及裁决

      这个阶段的调查分两部分进行。一部分是国际贸易法庭关于损害的调查及裁决。另一部分是边境贸易署关于补贴的调查及裁决。如果国际贸易法庭初步调查认定证据不足以合理证明存在对加拿大产业的损害,则法庭终止调查并通知边境服务署,而边境服务署亦同样终止调查。如果在初步调查中,根据各方提供的足够、可核实信息和证据,边境服务署认定受调查产品没有收到补贴,则必须终止调查。该终止调查决定将终止边境服务署长与国际贸易法庭的所有补贴产品调查行动。该决定将被发送所有涉案方,并在《加拿大公报》上进行公示。

      1.损害初裁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国际贸易法庭必须在边境服务署正式决定启动反补贴调查的60天内做出是否有合理的证据证明存在损害或阻碍或损害威胁的初步裁决,并将裁定通知发送边境服务署署长、出口商、进口商、出口国政府、申请方及其他所有国际贸易法庭知道的利害关系方,同时,将裁决在《加拿大公报》公示。损害或阻碍或损害威胁都必须是实质性的。

      实践中,国际贸易法庭通常是在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的前提下,按照其制定的《初步损害调查指南》规定的程序进行损害的初步调查及裁决,并将所有通知在其网站发布。具体流程如下表:

      国际贸易法庭损害初裁日程表

      (二)补贴初裁

      补贴的初步调查一般按照以下步骤进行:边境服务署向已知出口国或出口地区的出口商和政府,以及加拿大国内进口商发放调查问卷,以搜集相关信息;边境服务署公告邀请其他利害关系方书面提交与调查有关的信息及评论;边境服务署官员对所有接收信息进行分析;在边境服务署认为必要的时候,派员对出口商、进口商和出口国政府进行实地核查,以核实所提供的相关信息;边境服务署对所有信息进行分析并估算出补贴金额;作出终止调查的决定或发布补贴初裁并继续进行调查。

      1.调查期限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如果国际贸易法庭初裁认定现有证据不能合理证明损害的存在,则边境贸易署终止调查。如果国际贸易法庭初裁认定存在损害,则边境服务署长调查继续进行,并在发起调查90天内作出补贴初裁。

      当调查涉及易腐烂农产品或园艺产品时,边境服务署应在收到国际贸易法庭的损害初裁后,尽可能在65天内作出补贴初裁。

      出现下列情况,上述90日的初裁期限可延长至135天:(i)调查出现复杂或从未出现的新问题,包括补贴金额估算方面存在的技术或法律障碍,这些障碍的解决对补贴金额的计算有着重大的影响;(ii)调查涉及产品品种繁多,人员众多,包括对补贴产品作出合理判断需要累积和分析大量数据的情况;(iii)调查获取合格的证据具有一定的困难,包括尽管当事方尽最大努力予以合作,仍不能获得所需全部信息的情况,但不包括当事方不合作而造成的困难。当事方不合作的情况存在其他救济方式;(iv)其他任何使边境服务署长认为非常难以对调查部分或全部产品按时作出裁决的情形,以及边境服务署长接受了承诺。此种情况下,署长必须在《加拿大公报》上发出延期通知并表明需要进行延期的原因。此外,虽然期限可以延长至135天,但边境服务署仍需尽快做出裁决而不是一直等到45天延期时间结束。

      2.信息收集及反馈

      信息的收集主要有发放问卷和派员实地核查两种方式。首先,调查发起之日,边境服务署向所有已知出口商、进口商及出口国政府发放调查问卷,要求其提供信息以供边境贸易署确定是否存在补贴。

      要求出口商提供信息是为了给予出口商一个机会,解释和证明其所销往加拿大产品的定价制度。

      要求进口商所提供信息是为了证实出口商所提供包括出口价格在内的信息的真实性,且所要求提供的信息内容根据进口商与出口商之间关联的不同而有所不同。如果进口商与出口商没有关联,则所要求提供的信息主要涉及进口商涉案产品的购买与进口。如果进口商与出口商有关联,则所要求提供的信息主要涉及进口商涉案产品在加拿大境内的转售。

      要求出口国政府提供信息,是为了获得涉案每一项可能存在补贴的政府项目,其性质和实施具体而详细的信息。边境服务署同时要求生产商与出口商提供其生产或出口加拿大的产品从出口国政府获得利益的相关信息。

      出口商和出口国政府应于边境服务署发出问卷后37天内提交答卷,而进口商则应于收到调查问卷后21天内提交答卷。调查一经开始,边境服务署会就将主动联系出口商和进口商,以澄清所要求提供信息的内容,并确认出口商和进口商的合作意愿。一般而言,延期提交答卷的申请将不被获准,但如果边境服务署认为确实存在可延期的例外情况,则会给予几天的延期时间。延期提交的信息在初裁阶段将不再予以考虑,但如果时间允许,则有可能在终裁阶段予以考虑。信息提供者必须确保所有要求提供的信息在规定的时间内送达边境服务署,而不仅仅是发出。

      3.信息核查

      补贴初裁将根据可以核查的数据做出。边境服务署必须尽量对所有提供信息进行核查。在部分信息无法核实的情况下,边境服务署将基于现有信息作出补贴初裁或终止调查的决定,其中可以包括未经核查的信息。边境服务署可以决定是否对所收到的信息进行实地核查,但未经核查的信息同样可以采用,只是如果所有的信息都是未经核查的信息,且其可靠性值得怀疑,则在没有其他数据支持的情况下,边境服务署不能仅仅根据这些未经核查的信息作为终止调查的决定。在不能对所有出口商进行实地核查的情况下,边境服务署应对较大的出口商进行核查。经核查的数据可用于印证那些未经核查的数据,也可以在缺乏其他信息的情况下作为替代信息加以采用。

      如果当事方提交的信息基本上是完全的,且边境服务署希望实地核查这些信息,则边境服务署应当尽快联系当事人,以确定核查会议的相关安排。一般而言,核查会议之前,边境服务署会告知当事人所需核查的材料,及核查时所必须提供的数据。如果需要提供补充信息,当事人应在实地核查开始之前尽快予以提供。如果当事方所提供信息不完全,则边境服务署将不会安排进行实地核查,而会再次要求当事方提供所要求信息,或告知当事方如何提供可被接受的信息。

      实地核查只有在得到出口商的同意,且出口国政府不反对的情况下进行。在进行核查之前,必须保证边境服务署调查员能够完整查阅其认为必要的所有公司记录。如果没有这种保证,边境服务署可以认为该信息得不到完全核查,因此不进行核查,而基于可获得信息,包括未经核实的信息,继续下一步的程序。

      4.补贴初裁

      如果证据表明存在补贴,且国际贸易法庭在其损害初裁中认定存在合理证据表明补贴造成加拿大产业的损害,则边境服务署应作出补贴初裁。补贴初裁的内容包括:根据现有信息估算每一个出口商出口补贴产品的补贴金额;明确初裁所涉及产品;当初裁涉及补贴产品的全部或部分补贴属于禁止性补贴时,明确指出禁止性补贴的存在,并估算出禁止性补贴的金额,但补贴国家所提供禁止性补贴符合GATT相关义务的情况除外;明确受调查补贴产品的加拿大进口商名称。

      补贴初裁做出之后,边境服务署应将初裁结果与理由,以及其他《国际贸易法庭规则》要求的相关材料一并发送国际贸易法庭秘书长,并将初裁结果在《加拿大公报》上公布。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行政法规特别强调,初裁中,边境服务署长必须指明所有受调查产品进口商的名称。这个规定与利益相关方在初裁做出之后就裁定进行上诉的程序有关。但在初裁阶段被漏指的进口商,其法律诉讼中的责任并不因此而被免除。

      5.临时税的征收

      补贴初裁作出之后,如果边境服务署长认为征收临时税可以防止损害,则可以对所有受调查产品征收临时反补贴税。征收时间为自补贴初裁做出之日起,至国际贸易法庭对受调查产品做出损害终裁之日止。边境服务署长将会向海关提供估算的补贴金额。如果受调查产品继续以补贴价格进口,则临时反补贴税额为估算的补贴额。某些情况下,临时反补贴税可以是估算补贴额的一部分。临时反补贴税的支付可以是在产品清关时,也可以是在海关估价之后。进口商也可以选择向海关支付其认可的保证金代替临时反补贴税。最后,临时税将根据国际贸易法庭的终裁全部或部分退还,或者全部不退还进口商。

      (三)价格承诺

      价格承诺是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在一定条件下做出的、旨在消除补贴对加拿大生产商所造成的损害的许诺。边境服务署长接受价格承诺之后中止调查,这样可以加快调查并降低调查成本。价格承诺的接受只能是在边境服务署作出补贴初裁之后,其有效期一般为5年。价格承诺有效期间不征收反补贴税。价格承诺通常由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主动提出。边境服务署既不提议也不寻求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做出价格承诺。但在调查开始早期,边境服务署会向申请方和出口商解释价格承诺的相关规定。接到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要求做出价格承诺的请求之后,如果所提价格承诺可行,则边境服务署会在初裁作出之后举行一次披露会议,以帮助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提出或最后敲定价格承诺方案。在这种情况下,边境服务署将与调查申请方的加拿大生产商进行磋商,以听取他们关于所提价格承诺以及足以消除加拿大产品生产所遭受损害的价格水平的意见。

      价格承诺的提议必须在初裁作出后尽快向边境服务署提交,以便服务署能够对其进行分析并与进口商进行磋商。边境服务署长可拒绝考虑任何补贴初裁作出之日60天后提出的价格承诺。所有利害关系方,包括竞争署署长,可以在边境服务署收到价格承诺提议后9天内提出意见。在就价格承诺议案进行讨论的过程中,调查继续进行,所有利害关系方均应在边境服务署要求的情况下,向其提供有关补贴数额的信息。这是因为价格承诺有可能不被接受,而边境服务署长却必须在90天之内作出补贴终裁。

      1.价格承诺的方式

      价格承诺可以有以下几种方式:(1)出口商提高给加拿大进口商的产品销售价格且价格提高的幅度足以消除对加拿大国内产业造成的损害;(2)出口商提高给加拿大进口商的产品价格,价格提高的幅度足以消除补贴。该价格承诺必须得到出口国政府的同意;(3)出口国政府价格承诺采取措施消除补贴造成的损害,包括:取消出口加拿大产品的补贴;限制出口产品补贴金额;限制补贴产品出口加拿大的数量;其他消除补贴对加拿大国内产业造成损害的措施。

      2.接受价格承诺的条件

      边境服务署接受价格承诺的条件如下:(1)价格承诺可以抵消补贴金额或消除对加拿大国内产业的损害。如果价格承诺使得销售给加拿大进口商的产品,其价格的增长超过了抵消补贴所需要的幅度,该此类价格承诺将不会被接受;(2)价格承诺必须由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单独做出而不能由多个出口商联合做出。虽然价格承诺的具体内容可以经过协会、中介、律师或受影响进口商的讨论达成,但正式的书面价格承诺必须是由单独的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提出的;(3)价格承诺必须由代表调查所涉产品全部或绝大部分贸易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提出。边境服务署对此要求的解释,是提供价格承诺的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必须占出口加拿大补贴产品数量的85%。既便如此,如果没有被包括在该85%之内的某出口商准备向加拿大大量出口受调查产品,则署长可以认为价格承诺没有满足85%的要求从而拒绝接受价格承诺;(4)价格承诺条款必须足够准确、具体,以便于有效的监控。同时,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必须同意向边境服务署提供其认为能够证明价格承诺得以遵守必要的证据;(5)边境服务署长可以拒绝接受其认为不便于执行的价格承诺。判断价格承诺是否便于执行的因素包括:调查所涉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数量;所涉产品的复杂程度;产品价格变化频率;以及价格承诺条款。

      3.拒绝价格承诺

      边境服务署长拒绝接受价格承诺后即告知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其价格承诺被拒绝的原因。如果拒绝价格承诺是因为价格承诺不便于执行,在时间允许继续进行商讨的情况下,署长可以向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提出使价格承诺便于执行的建议。

      4.接受价格承诺

      边境服务署长可以正式接受符合所有法律要求的价格承诺,并书面通知所有调查相关方。价格承诺一经接受,所有调查中止,包括对价格承诺涵盖范围之外的出口商进行的调查。在调查因接受价格承诺而中止的情况下,边境服务署长仍可以接受调查中止前提出过价格承诺的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提出的其他价格承诺。

      出口商或出口国政府提出价格承诺的同时,可要求边境服务署长及国际贸易法庭完成其各自的调查。此时,边境服务署长因接受价格承诺而中止临时反补贴税的征收,在价格承诺有效的情况下完成调查并作出补贴终裁。如果此后边境服务署长终止调查或国际贸易法庭裁定补贴没有造成损害,则边境服务署长终止所有价格承诺。如果结论是存在损害,则价格承诺继续有效,但署长在调查结束以后不再接受其他价格承诺。

      5.价格承诺的终止

      下列情况下,价格承诺终止:(1)在署长接受价格承诺30日内有直接关系方提出终止价格承诺的申请。直接关系方包括出口商、进口商、申请方和出口国政府;(2)在接受价格承诺后的任何时候,署长可基于以下理由终止价格承诺:(i)出现新的或额外的信息,表明价格承诺不应继续,譬如不能有效监督价格承诺以确保其条款的遵守;(ii)价格承诺被接受时的情形发生改变,譬如在调查中止期间,新的出口商开始大量出口补贴产品至加拿大,且不愿提供旨在消除补贴或损害的价格承诺;(iii)发生有意或无意违反价格承诺条款的情况。占销售数量较小的出口商稍许背离价格承诺条款的情况通常不会导致价格承诺的终止,只要背离不影响其他出口商的价格承诺。但在出现严重违反价格承诺条款,并对价格承诺的维持产生重大影响的情况下,署长会终止价格承诺。

      任何一项价格承诺的终止将导致与该调查有关的所有价格承诺的终止。如果价格承诺终止,署长应书面通知所有相关当事方,并在调查没有完成的情况下,继续边境服务署和国际贸易法庭的相关调查。

      6.价格承诺的实施

      接受价格承诺之后,作为其对价格承诺的实施及管理的一部分,边境服务署应定期对价格承诺进行重新调查,以确保价格承诺条款得到遵守。为此,边境服务署可要求出口商提供其国内销售和针对加拿大销售的相关信息,包括生产与价格数据。边境服务署还可要求进口商提供与其在最初的调查中被要求提供的信息类似的信息。价格承诺中产品销售至加拿大的价格水平条款应根据定期重新调查的结果进行相应调整,以反映市场情况的变化。此时,如果调查仍处于中止状态且具备接受价格承诺的条件,署长可继续接受之前没有提供价格承诺的出口商所提出的价格承诺。

      7.价格承诺复审

      如果国际贸易法庭在价格承诺接受之后发布损害裁决,则价格承诺继续,直到国际贸易法庭的裁决被撤销或期满失效。如果国际贸易法庭在价格承诺接受之后没有做出裁决,亦即调查被中止,则应至少每5年对价格承诺进行一次复审,以确定价格承诺是否发挥先前的作用因此可以继续有效。在第一个5年期限结束之前,边境服务署应发起复审,以获取相关的信息用以决定价格承诺是否续期,并将复审书面通知原始调查所有当事方。在复审过程中,申请方需要提供与其在原始申请中支持其损害主张类似的信息。出口商和进口商则需提供必要的信息和文件以确定价格承诺是否应该继续。这些信息包括具体的市场份额、加拿大市场趋势以及产品或产品设计的发展情况等。此外,所有上述当事方以及出口国政府可以提供其认为与价格承诺是否应该继续相关的任何其他信息或陈述。在分析所有获得的信息之后,边境服务署长决定是否继续执行价格承诺,并将决定书面通知发给所有调查当事方,同时在《加拿大公报》予以公布。如果边境服务署决定价格承诺不再续期,则价格承诺立即期满失效,且所有反补贴程序终止。如果边境服务署长或国际贸易法庭认为反补贴措施的施行不再必要,价格承诺也可以在5年期满之前终止。价格承诺续期不得超过5年,也可以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少于5年。续期期限结束时将再进行新的复审。

      (四)最终调查及裁决

      最终调查分为最终补贴调查和裁决及最终损害裁决两个部分,分别由边境服务署和国际贸易法庭进行。

      1.补贴最终调查及裁决

      (1)补贴最终调查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初裁做出之后,除非调查因接受价格承诺而中止,边境服务署应在随后的90日内作出补贴终裁。在大多数调查中,一些经查证的信息在补贴初裁中就已获得,因此,补贴的最终调查主要包括与没有参加前面90天初步调查的企业会晤、查证新的信息、重新对出口商进行核查以对资料进行详细的澄清,以及必要时对进口商进行核查。补贴最终调查的目的,要么是为了获取署长仲裁所需的精确的补贴金额,要么是为了终止调查。补贴金额将根据那些按照法律要求收集和查证得来的充分的证据计算得出。

      如果当事方没有按照法律规定提供充分的信息,或充分的信息不可获得,则补贴金额按照指定的数据进行计算。此处,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了两种不同情况下,补贴金额的计算方法。一种情况,是边境服务署提出要求之后,当事方有意不提供充分信息,拒绝对所提供信息进行核实,或没有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提供信息。在这种情况下,法律规定,补贴金额的计算结果,不得比当事方按照要求及时、充分地提供了信息并允许对提供信息进行核实,由此计算得出的补贴金额更为优惠。同样,此种情况下计算出来的补贴金额,不得比那些提供了完全信息的出口商的补贴金额高。另一种情况,是充分的信息不可获得。这种情况比较罕见,必须是边境服务署认为所需信息因一些罕见的原因而不存在,或不在当事方控制范围之内,而非当事方不愿意提供。在这种情况下,补贴金额通常是依据可获得的最佳信息进行计算。具体操作中可采用替代信息,或采用类似案件的平均补贴金额。

      补贴最终调查中,如果信息或证据表明不存在补贴,或补贴金额可以忽略不计,则边境服务署长终止调查,并书面通知所有当事方,其他所有程序也因此而全部终止。此处,相关法律规定,初裁一经做出,国际贸易法庭随即启动损害终裁程序,边境服务署长将不得以补贴产品数量可忽略不计为由终止调查。

      (2)补贴最终裁决

      一旦现有证据表明,产品得到补贴且补贴金额不可忽略不计,则边境服务署长应作出补贴终裁,精确计算出每一个出口商的补贴金额,并将补贴终裁书面通知所有当事方,并将补贴终裁结果向国际贸易法庭提交,以便国际贸易法庭在其损害终裁予以考虑。

      与补贴初裁一样,应要求,边境服务署官员将以召开披露会议的方式,向所有利害关系方全面解答终裁补贴金额的计算是如何充分考虑了他们在初裁调查过程中所提出的意见。会议应在补贴终裁作出之后立即召开。如果会议中发现计算方法应当有所改变,则应立即对补贴金额做出修改并随即通知国际贸易法庭。终裁补贴金额应尽可能准确,因为该信息是国际贸易法庭损害终裁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关乎所有当事方利益。对补贴金额做出的任何调整都应书面通知所有当事方。

      2.损害最终调查及裁决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国际贸易法庭必须在收到补贴初裁后120天内,完成补贴产品是否对加拿大产业造成损害或阻碍或损害威胁的最终损害调查,并做出最终裁决或决定。国际贸易法庭也可以裁定,如果不对补贴产品征收临时反补贴税,则补贴产品将造成损害或阻碍。国际贸易法庭的补贴终裁有效期5年,除非法庭对其复审后作出延长或缩短期限的命令。国际贸易法庭可能的损害终裁有三种:补贴没有造成损害或损害威胁;补贴造成损害;补贴没有造成损害但造成损害威胁。最终反补贴税的征收方式,将取决于国际贸易法庭终裁的性质。

      (1)无损害终裁

      如果国际贸易法庭作出无损害终裁,则该终裁将终止反补贴调查的所有程序。在这种情况下,边境服务署应向进口商退还所有已征收的临时税,或其向边境服务署提供的担保。

      (2)有损害终裁

      如果国际贸易法庭做出有损害终裁,则应对临时税征收期间进口的所有补贴产品,以及国际贸易法庭损害终裁作出之日起,至该终裁撤销之日止,所有进入加拿大的补贴产品征收反补贴税,有效价格承诺涵盖的补贴产品除外。

      如果国际贸易法庭裁定损害是因补贴产品的大量进口所造成,则可对调查开始之日起,至边境服务署补贴初裁之日止,所有的进口补贴产品追溯征收反补贴税。在初步调查期限得以延长的情况下,征税的追溯期不得超过补贴初裁作出之日前90天。

      在因大量进口而追溯征税,和对临时税征收期间进口产品追溯征税的情况下,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边境服务署指定官员必须在国际贸易法庭损害终裁作出后6个月内,认定大量进口前一个阶段,以及临时税征收阶段,应追溯征税的进口产品数量,以确定已经进口产品所应交纳的反补贴税总额。边境服务署还需确定,在国际贸易法庭损害终裁作出之前指定期间放行的产品,是否该损害终裁所列产品,以及这些产品的补贴金额。

      边境服务署指定官员将上述认定结果以信函的形式向涉案所有进口商发送。信函内容还应列出受到认定影响的进口产品、计算的方法,以及可退还或应支付的金额。

      在确定补贴金额时,可以采用调查所收集的信息,也可采用补贴终裁所确定的金额,只要这些信息和终裁补贴金额能够正确反映受评估进口产品的补贴额。但是,如果有理由认为补贴终裁确定的补贴额所采用的信息已经过时,则指定官员在作出裁决之前或有必要获得更多最新信息。最新信息为从补贴终裁做出到损害终裁做出期间的信息。在国际贸易法庭损害终裁做出之后,指定官员应立即根据最新信息确定补贴金额,以便在6个月之内确定应征收的最终反补贴税。新确定的补贴金额对此后进口的产品适用。

      如果尚欠税款,则应在指定官员裁决作出时要求欠款方予以支付。临时税征收期间的反补贴税不得超过产品已支付或应支付的临时税。如果最终计算结果表明应返还临时税,则应将临时税与利息返还进口商。指定官员裁定及税款评估结果或可向边境服务署署长申诉。

      (3)造成损害威胁终裁

      如果国际贸易法庭终裁认定存在损害威胁,则终裁作出之前进口的产品免征反补贴税。终裁做出之前征收的所有临时税及利息应返还进口商。进口商为临时税所提供的担保同样应予返还。边境服务署指定官员无须对此终裁做任何认定。但是,所有国际贸易法庭损害威胁终裁作出之后的进口补贴产品都应交纳反补贴税,有效价格承诺涵盖的进口产品除外。

      (五)重新调查

      为了对补贴金额进行更新,并确定新的出口商或新类型补贴产品的补贴金额,边境服务署应定期进行重新调查。重新调查通常一年一次,程序与初步调查类似,但不考虑损害问题。此外,没有参加调查或重新调查的出口商可以申请对补贴金额进行快速复审。

      (六)复审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关于复审的规定涵盖中期复审和终期复审两种情况。

      1.中期复审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在财政部长、边境服务署长或其他任何个人或政府要求下,国际贸易法庭可以对调查启动后,到损害终裁做出期间内,任何一项决定或裁定发起中期复审,以决定是否撤销此决定或裁定。启动中期复审的情形有两种。一种是存在合理证据表明,情势变更使决定或裁定作出之时的情形发生了重大改变,而该变更在此前虽尽勤勉之力亦不可发现。情势变更的情况包括损害终裁作出之后,国内产业停止生产受调查补贴相似产品,以及进口国政府停止对涉案产品进行补贴等。另一种是出现了与该决定或裁定相关的新的事实,而该事实在此前虽尽勤勉之力亦不可发现。此外,国际贸易法庭也可以在这两种情形存在的情况下自行发起中期复审。

      (1)中期复审申请

      中期复审应以书面形式提出,寄送国际贸易法庭秘书长。申请内容应仅限于公开信息,但在必要情况下,可以包含相关机密信息。申请必须包括以下内容:(i)申请人及代理律师姓名、联系地址、电话号码、传真号码及电子邮箱;(ii)申请人与所请求复审的决定或裁决之间的利害关系;(iii)申请人认为应当进行中期复审的理由及事实依据;(iv)申请人认为国际贸易法庭应当作出怎样性质的中期复审决定。

      申请中关于中期复审的依据方面必须包括以下内容:(i)指出决定或裁定作出之后所出现的新的事实或情势变迁的情况,并证明所出现的与该决定或裁定相关的新的事实或情势变更的情形,在此前虽尽勤勉之力亦不可发现;(ii)指出受新情况所影响,或将受新情况影响的进口或国内产品;(iii)指出国内或国际任何其他的变化情况,包括产品供需变化情况,以及进口至加拿大的产品,或加拿大本地生产产品在流向和来源上的变化;(iv)提供其他任何与国际贸易法庭应当发起中期复审相关的信息。

      国际贸易法庭在收到符合要求的中期复审申请之后,应将公开申请部分副本发送调查各方,包括此前复审中的当事人。各方可在15天之内对申请进行回复。如果存在机密信息,则国际贸易法庭将机密信息副本发送那些向国际贸易法庭提交了代理通知、申明和保证的代理律师。如有必要,在收到回复之后,国际贸易法庭还可以接受补充材料。

      (2)发起中期复审的决定

      收到中期复审申请后大约30天,国际贸易法庭将根据所提交信息,决定是否发起中期复审。如果国际贸易法庭认为所提交信息不足以证明发起中期复审的合理性,则作出不发起中期复审命令,将命令发送各利益相关方,并将之在《加拿大公报》公示。此后大约15天,国际贸易法庭将公布其作出命令的理由。上述信息将同样在国际贸易法庭网站公布。

      (3)中期复审的进行

      a.发起通知

      如果认为提交信息足以证明发起中期复审的合理性,则国际贸易法庭将发布复审通知。通知将在《加拿大公报》公示,并发送财政部长、边境服务署长以及其他所有利害关系方,包括所有受调查产品出口国政府。

      通知包括以下内容:(i)中期复审的法律授权;(ii)中期复审主体及国际贸易法庭认为与复审相关的其他任何具体情况;(iii)厉害关系方提交参与通知的截止日期;(iv)利害关系方代理律师提交代理通知,或提交适当的申明和保证的截止日期;(v)提交书面材料的截止日期;(vi)所提交书面材料副本数量;(vii)关于提交保密信息的指示;(viii)发送书面材料或信件及获得中期复审相关信息的地址;(x)中期复审听证时间和地点。

      b.法庭审理

      中期复审一经发起,国际贸易法庭将就相关焦点问题进行审理。各方可以向法庭提交书面材料,而法庭或者决定仅限于这些所提交材料作出裁定,或者决定以其他方式进行审理以作出裁定。审理方式可以包括发放问卷和举行必要的公众听证会,以收集证据和各方所提交的材料。

      c.法庭裁定

      中期复审结束之后,国际贸易法庭将:(i)在对一项决定或裁定做出全部复审的情况下,对该决定或裁定做出保持原状、修改或撤销的决定;或(ii)在对一项决定或裁定做出部分复审的情况下,根据情况对其做出新的决定

      如果中期复审的结果是令争议决定或裁定保持原状或进行修改,则其失效时间为:(i)争议决定或裁定失效之日;(ii)如果国际贸易法庭在其决定失效之日前做出终期复审决定,则失效时间为法庭做出终期复审决定之日。撤销争议决定或裁定中期复审决定没有失效期。

      2.终期复审

      如果国际贸易法庭没有在损害终裁作出后5年期满前发起终期复审,则反补贴裁定期满失效。终期复审需要考虑两个关键性的问题:首先是边境服务署认定产品补贴是否有可能继续或恢复。如果边境服务署做出肯定性认定,则国际贸易法庭进而认定补贴是否有可能对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终期复审在程序上分为三个阶段:(1)国际贸易法庭决定是否进行终期复审;(2)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则边境服务署调查裁定终裁期满产品补贴是否有可能继续或恢复;(3)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则国际贸易法庭裁定补贴是否可能对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或阻碍。终期复审程序安排如下表:

      终期复审程序表

      (1)期满审理程序

      国际贸易法庭应在损害裁定期满至少10个月前发布期满通知,并邀请利害关系方和进口国政府提出意见。此阶段具体程序安排如下表:

      期满审理程序表

      a.期满通知

      期满通知应当包括以下内容:(i)补贴终裁期满日期;(ii)赞成或反对终期复审各方提交书面材料截止日期;(iii)应提交书面材料副本数量;(iv)关于提交机密信息的指示;以及(v)发送书面材料或信件及获得相关信息地址。

      通知还应指定所提交书面材料需要讨论的议题如下:(i)产品补贴继续或恢复的可能性;(ii)在补贴将继续或恢复的情况下,补贴进口产品可能的数量及价格范围;(iii)国内产业近期表现,包括生产、销售、市场份额和利润趋势;(iv)如果任由损害终裁期满终止,在考虑补贴继续或恢复对产业的未来表现所产生的影响的情况下,补贴对国内产业造成损害的可能性;(v)对国内产业产生或将产生的其他影响;(vi)国内或国际任何其他的变化情况,包括产品供需变化情况,以及进口至加拿大的产品在流向和来源上的变化;(vii)与终期复审有关的其他事项。

      b.发起终期复审的决定

      在发出期满通知后第50天,国际贸易法庭应根据现有信息作出是否发起损害终裁终期复审的决定。如果决定发起复审,则应在《加拿大公报》发布复审通知,通知边境服务署长,并将期满审理程序中的所有行政记录转交边境服务署长。反之,则发布不启动复审命令,并在此命令发布后15天公布不确定复审的理由。

      终期复审通知应包括以下内容:(i)终期复审法律授权;(ii)复审主体及国际贸易法庭认为与复审相关的其他任何具体情况;(iii)厉害关系方提交参与通知的截止日期;(iv)利害关系方代理律师提交代理通知或提交适当的申明和保证的截止日期;(v)提交书面材料的截止日期;(vi)所提交书面材料副本数量;(vii)关于提交保密信息的指示;(viii)发送书面材料或信件及获得中期复审相关信息的地址;(x)中期复审听证时间和地点。

      c.边境服务署长的调查

      在收到国际贸易法庭终期复审决定通知书后,边境服务署立即启动复审调查,并在120日内完成调查,并裁定损害终裁期满终止是否导致补贴的继续或恢复。此阶段信息的收集是通过向出口商、进口商和国内生产商发送调查问卷的方式,其程序安排如下:

      边境服务署调查程序表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要求边境贸易署长在补贴终裁的终期复审中考虑以下因素:(i)反补贴措施实施期间,外国政府是否仍然对涉案产品进行补贴,如果有,这些补贴计划的性质和有效期,补贴时间、补贴产品数量以及补贴金额;(ii)出口商、外国生产商、代理商和贸易商现有及未来可能的表现,包括产量、产能利用率、成本、销售量、价格、库存、市场份额、出口量及利润;(iii)外国生产商利用其生产其他产品的现有设备生产受调查产品的可能性;(iv)加拿大之外其他国家对补贴产品采取反补贴措施的证据;(v)加拿大之外的其他国家对受调查产品采取的反补贴措施致使这些产品流向加拿大的可能性;(vi)国内或国际任何市场变化情况,包括产品供需变化情况,以及进口至加拿大的产品来源、价格、市场份额及库存的变化情况;(vii)加拿大授权机构对相似产品采取的尚未失效的反补贴措施情况;以及(viii)其它相关情况。

      d.国际贸易法庭调查

      如果边境服务署长对补贴是否有可能继续或恢复做出肯定性裁定,则国际贸易法庭继续进行调查,以认定补贴的继续或恢复是否有可能造成实质性损害或阻碍。国际贸易法庭调查中采用的信息包括:各方在边境服务署调查问卷中提供的信息,以及国际贸易法庭针对市场特征发布调查问卷收集到的进一步信息。国际贸易法庭将准备公开和受保护听审前工作人员报告。这些报告连同边境服务署与国际贸易法庭调查问卷信息一道,将被分发给提出参与申请的各方。各方可以提出各自的陈述意见,并要求其他方提供进一步的信息。信息传达与交换之后通常将安排召开听证会。机密信息将向那些提交了参与申请和保密申明的代理律师公开。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要求国际贸易法庭在损害终裁的终期复审中考虑以下因素:(i)如果损害终裁期满终止,补贴产品可能的数量,特别是补贴产品进口数量的绝对值或相对于相似产品的生产或消费是否将大幅增长;(ii)如果损害终裁期满终止,补贴产品可能的价格及其对相似产品价格的影响,特别是补贴产品是否有可能大幅削低或抑制相似产品价格,或是否有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抑制在其他情况下本应发生的价格增长;(iii)国内及国外产业可能的表现,考虑产业的近期表现,包括生产趋势、产能利用率、就业水平、价格、销售、库存、市场份额、出口及利润等;(iv)如果损害终裁期满终止,补贴产品对国内产业可能造成的影响,应当考虑所有相关经济因素和指标,包括产量、销售、市场份额、利润、生产力、投资收益或设备利用率潜在的下降,以及对现金流、库存、就业、工资、增长或筹款能力潜在的消极影响;(v)外国生产商利用生产受调查产品的现有设备生产其他相似产品的可能性;(vi)补贴进口产品对现存发展和生产所做的努力,包括生产相似衍生或升级产品所做的努力产生的潜在的负面影响;(vii)加拿大之外其他国家对相同或相似产品所采取的反补贴措施证据;(viii)国内或国际市场条件的改变,包括产品供需关系的改变,以及任何进口至加拿大的产品其流向和来源的改变;(x)其他任何相关因素。

      如果国际贸易法庭裁定补贴不会造成损害或阻碍,则损害终裁如期失效。反之,法庭将发布损害终裁继续有效的命令,而该命令同样受前述中期和终期复审相关规定的约束。

      (七)公共利益调查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在作出损害终裁之后,国际贸易法庭可以基于利害关系方在法律规定的时效提出的符合法律规定的申请发起公共利益调查,或自行发起公共利益调查,只要有合理的证据表明,部分或全部反补贴税的征收不符合公共利益。如果国际贸易法庭经调查发现,全部或部分反补贴税的征收不符合公共利益,则向财政部长提交报告,建议减征或免征反补贴税。然而,自1984年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规定了公共利益调查制度以来,国际贸易法庭往往拒绝有关公共利益调查的申请,其原因,是国际贸易法庭对相关条款作出狭隘解释。然而,最新案例表明,国际贸易法庭开始在公共利益问题上采取更为自由的态度,开始接受公众和消费者的主张,建议加拿大政府减征反补贴税。在这些案例中,国际贸易法庭考虑最多的三个因素是:价格或价格竞争、产品供应状况和公共健康。

      第三节 加拿大反补贴法律实践

      一、加拿大反补贴法律实践概况

      从1984年加拿大《特别进口措施法》颁布起,至2011年9月30止,加拿大共发起反补贴调查32起。在这32起反补贴调查中,大部分是与反倾销调查同时发起的,纯粹的反补贴调查不到一半,且有18起发生在2000年之后。从2004年开始,加拿大频繁发起反补贴调查。此外,2004年,加拿大首次针对我国进口加拿大产品发起反补贴调查,为国际社会第一个针对中国产品发起反补贴调查的国家。2004年开始至2011年9月,加拿大共发起反补贴调查13起,其中有11起针对中国产品,占同期反补贴调查的84.6%。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近年来,加拿大发起的反补贴调查数量正逐渐增多,且主要针对中国进口加拿大的产品。

      二、加拿大反补贴法律实践及案例

      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制度是各国同类法律制度中透明度最高的一部。实体法方面,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及其相关配套行政法规,不仅详细界定了补贴与反补贴措施涉及的如补贴、专向性、实质性损害、相似产品、国内产业等定义和概念,还明确规定了对这些定义和概念予以认定的方式、方法和需要考虑的因素等。程序法方面,法律和配套行政法规,包括边境服务署及国际贸易法庭的相关规定,全面而细致地对各环节及这些环节涉及的法律问题做出规定,如反补贴调查申请书“合理性”的要求,价格承诺的“可实施性”要求等。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制度的高透明度,使得反补贴实践中作为补贴和损害调查主管机构的 边境服务署及国际贸易法庭,其分别就补贴与损害做出的裁决,基本上反映了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制度在实践中的运用。而这些,同样反映在加拿大针对中国产品发起的反补贴调查之中。

      关于中国的出口产品,2004年之前,国际社会从未针对我国出口产品发起过反补贴调查。究其原因,主要是美、欧、加拿大等发达国家一直认为中国是“非市场经济国家”。在这些国家看来,非市场经济国家生产资料价格受政府控制,难以将政府补贴与实际生产成本相分离,因此,反补贴不适用于这类国家。同时,《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相关条款的规定,使WTO成员在中国入世之后的15年内,可以较为便利地针对中国进口产品采用反倾销或特别保障措施。但是,随着中国出口产品的不断和大量增加,加拿大带头开始针对中国出口产品采用反补贴措施。2004年4月13日,应加拿大安大略省Fiesta烧烤架有限公司的申请,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对原产于中国的户外用烧烤架立案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合并调查,在世界范围内首开对中国出口产品提起反补贴调查的先河。截止2011年9月30日,加拿大共针对中国出口加拿大产品发起12次反补贴调查。这些案件中的部分案件,充分反映了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在实践中的运用。

      (一)加拿大-原产中国户外烧烤架反补贴案

      2004年4月13日,应加拿大安大略省Fiesta烧烤架有限公司的申请,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对原产于中国的户外烧烤架启动反倾销和反补贴双反调查,涉案产品金额约2000万美元。2004年6月11日,加拿大国际贸易法庭初裁认定,原产中国的户外烧烤架对加拿大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2004年8月27日,由于中国政府没有提供完整的信息,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在没有对8项涉案补贴项目作出全面分析的情况下,依据“可获得信息”初步裁定,原产于中国的户外烧烤架在加拿大市场上存在倾销行为,且中国政府对该出口产品提供了补贴。初裁认定2家涉案中国应诉企业补贴幅度均为16%,决定对原产中国的户外烧烤架征收16%的临时反补贴税。

      2004年9月10日初步裁定公布之后,中国政府和涉案企业提交了补充答卷,边境服务署认为可以进行实地核查。此后,2004年9月下旬至10月上旬,边境服务署官员对中国出口企业进行了实地核查,包括与中国政府相关部门的中国商务部公平贸易局、广东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广东省财政厅、广东省地税局等部门进行会谈。核查主要针对中国政府是否提供了初裁列举的8类补贴,以及生产企业是否由此获得利益。

      边境服务署最终认定,反补贴调查涉及的8项政府补贴中,涉案企业仅从中国政府的外商投资企业税收优惠政策获得了利益。其中,配合调查的4家企业没有从8类补贴中获得利益。没有答复调查问卷的企业所接受的补贴额为产品价值的1.9%。边境服务署终裁受调查产品所获补贴占产品价格的1.7%,为可忽略不计的微量补贴。2004年11月19日,边境服务署决定终止对原产或出口自中国的户外烧烤架进行的反补贴调查,并退还已征收的临时反补贴税。本案受调查的8项补贴措施具体内容及边境服务署官员裁定如下:

      (1)对经济特区企业的优惠政策。具体而言,反补贴调查申请指出,中国两家设立在珠海经济开发区的涉案企业得到了特区政府提供的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措施意义上的补贴。经实地核查,边境服务署官员认定:两家公司中的一家,厂房设备设在开发区内,但公司本身除税收优惠外没有获得任何政府为特区企业提供的补贴;另一家公司设立在泰山高新技术开发区,但从市政府文件可以认定,所谓开发区,仅仅是因市场目的的冠名,实际上并非特别经济区域,涉案公司亦没有收到任何政府为特区企业提供的补贴;

      (2)与出口实绩挂钩的奖励和为国有企业员工提供的补贴。具体而言,反补贴调查申请指出,中国政府规定,公司出口每增加1美元,则政府配套奖励人民币1元。实地核查中,边境服务署官员认定,中央政府项下的该补贴已于2001年终止,各省政府持续实施该政策直至2003年。由于该项目只针对省内注册企业,且注册资本必须大于3000万美元,基于注册资金的限制,实际上没有任何企业获得过此类补贴。此外,为促进国有企业下岗员工再就业,中国政府通过银行为员工提供贷款担保。边境服务署实地核实认定,本调查涉及企业新员工全部是通过招聘途径上岗,没有得到任何政府补贴。

      (3)由政府控制的金融机构提供的优惠贷款。具体而言,反补贴调查申请指出,涉案企业从中国政府提供的优惠贷款获得利益。实地核查中,边境服务署官员比较了调查期间内,中国大陆中国人民银行的贷款利率与中国香港银行的贷款利率,认定出口公司并没有在调查期间通过优惠贷款获得利益。

      (4)政府提供贷款担保。具体而言,反补贴调查申请指出,涉案企业从中国政府提供的优惠贷款获得利益。实地核查中,边境服务署官员接受了中国政府关于中国法律禁止中国政府提供贷款担保的主张,因为中国《担保法》第8条规定,政府组织不得作为担保人,除非为了利用国外政府或国际经济组织提供的贷款。边境服务署官员最终认定涉案企业没有获得贷款担保利益。

      (5)所得税减免及退税。具体而言,反补贴调查申请指出,涉案中国出口商全部是外资企业。根据中国政府的外商所得税优惠政策,这些外资企业都因享有所得税优惠税率而获得了利益。实地核查中,边境服务署官员认定,涉案企业的所得税优惠构成政府提供的财政资助,并为出口商提供了利益。

      (6)进口机器设备和原材料的免税。具体而言,反补贴调查申请指出,涉案企业获得了法律规定的进口机器设备和原材料的免税利益。实地核查中,边境服务署官员认定,虽然中国法律规定,以出口为主的公司可以免税进口机器设备和原材料,且企业以关税退税和退税的方式获得利益,但涉案进口商并没有获得任何关税退税或退税利益。此外,边境服务署官员认定,涉案补贴产品的户外烧烤架生产商在调查期间没有享受进口机器免税的特殊优惠政策。

      (7)减少土地使用费。具体而言,反补贴调查申请指出,涉案企业获得了政府允许的减少土地使用费利益。实地核查中,中国政府提交文件证明,中国各级政府无权减少公司所使用土地的土地使用费。此外,听证会上,中国省、市级土地资源负责官员解释了相关政策。边境服务署官员由此认定,涉案出口商,其土地使用权是在正常市场条件下获得,并没有获得利益。

      (8)从国有企业购买产品。具体而言,反补贴调查申请指出,涉案企业从国有企业购买产品获得了利益。实地核查中,边境服务署官员发现,本案调查期间,出口商和生产商的原材料大部分是从非国有企业采购而来,也有部分是从市级或省级政府控制的国有企业采购而来。但这些政府企业向涉案出口商或生产商提供的商品,其价格与其向其他企业所提供商品的价格相近。由此,边境服务署认定,涉案出口商或生产商没有从政府提供的商品或服务中获得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意义上的专向性补贴。

      (二)加拿大-原产中国碳钢和不锈钢紧固件反补贴案

      2004年4月28日,户外烧烤架反补贴立案调查仅15天之后,应Leland工业公司申请,加拿大边境服务署正式对我国出口加拿大的碳钢及不锈钢紧固件启动反补贴和反倾销双反调查,涉案产品为螺钉、螺栓、螺母等紧固件,涉案企业20多家。此案为国际社会针对中国进口产品征收反补贴税第一案。

      2004年6月28日,国际贸易法庭初裁认定存在实质性损害。2004年9月10日,边境服务署初裁认定涉案中国所有企业所获得的补贴额均为出口价格的32%。2004年12月9日,边境服务署终裁认定,原产中国的紧固件产品补贴额为1.25元人民币/千克。2005年1月7日,国际贸易法庭终裁认定:(1)原产或出口自中国的不锈钢螺钉补贴数量可忽略不计,终止对该进口产品的反补贴调查;(2)原产或出口自中国的碳钢螺钉补贴对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3)原产或出口自中国的碳钢螺母和螺栓补贴没有对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或损害威胁;(4)原产或出口自中国的不锈钢螺母和螺栓补贴没有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或损害威胁。

      2006年7月17日,边境服务署公告对原产中国的碳钢和不锈钢紧固件进行反补贴中期复审调查。2006年8月8日,国际贸易法庭公告其中期复审案损害初裁,认定原产中国的碳钢和不锈钢紧固件补贴行为给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2007年2月2日,边境服务署对原产中国的碳钢和不锈钢紧固件作出反补贴中期复审裁决,认定中国涉案企业的补贴金额为0.009~1.25元/千克。

      本案边境服务署的补贴调查,主要涉及中国政府提供的财政资助或收入放弃以及受益人认定,具体认定如下:

      (1)关于政府定义。边境服务署调查将“中国政府”定义为所有级别的政府,包括联邦、中央、省、自治区、直辖市、市、镇、自然村,地方的,立法的、行政的或司法级别的。根据中国政府的直接或间接指示,或受中国政府直接或间接控制进行经营的国有企业提供的利益,也被视为中国政府提供的利益。

      (2)补贴项目。本案受调查补贴项目包括:特别经济区优惠政策;与出口实绩挂钩的奖励和为雇佣一般工人所提供的资助;优惠贷款;中国政府提供的贷款保证;所得税抵、免和退税,具体包括出口导向型企业的公司税税率降低、指定开办期公司所得税减免、在经济特区内再投资额的所得税退税、经济特区企业地方所得税的减免;投入物关税和国内税的减免;土地使用费的减免;以及从国有企业购买货物。

      (3)补贴金额的确定。边境服务署认为,中国出口商和中国政府提供的信息不完整,不能在裁定中使用,故补贴金额不能根据所提供信息计算。具体计算采用了申请方Leland提供的信息,通过比较边境服务署确立的调查对象产品的平均出口价格与各自的生产成本。计算结果,补贴金额为出口价格的32%,从而决定征收32%的平均临时反补贴税。边境服务署终裁认定,中国政府提供了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意义上的专向性可诉补贴。同时,边境服务署认定,中国政府提供信息不完整、不充分,无法用以确定补贴金额,从而依照《特别进口措施法》相关规定对补贴额进行计算。由于中国是经合组织援助名单国家,因此,按照发展中国家地位,最终计算补贴金额为每千克1.25元人民币,即原材料和加工成本超出调查对象产品平均出口价格的数额。该补贴金额为加拿大海关数据库确定的产品出口价格的31.53%。

      本案国际贸易法庭的损害调查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

      (1)终止对原产于中国大陆的不锈钢紧固件的调查。原产中国的不锈钢紧固件进口量仅占加拿大相似产品进口量的2.44%。WTO《补贴与反补贴协定》第27.10条规定对发展中国家采取差别待遇,受补贴产品的进口量占进口国相似产品全部进口量4%以下时,该进口可以忽略不计。由此,国际贸易法庭裁定该进口可忽略不计,从而终止了对原产中国大陆的不锈钢紧固件的损害调查。

      (2)损害裁定。国际贸易法庭根据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相关规定,对涉案的每一种产品分别进行实质性损害调查。(i)对于碳钢螺钉,国际贸易法庭裁定,调查期内,国内生产、销售和市场份额的下降,均源于受调查碳钢螺钉进口数量的大量增加。进口产品销售价格的下降,抑制和破坏了国内产业碳钢螺钉的销售价格,同时进一步促进了受调查产品进口和销售量的大量增加,以及国内产业生产、销售和市场份额三者的下降。调查期内,国内产业遭受实质性损害,且损害归因于受调查碳钢螺钉补贴进口。国际贸易法庭考察了补贴进口外的其他因素,如来自非被调查国的进口、出口销售、卖主管理库存系统、熟练工人、经销渠道、疯牛病及旱灾、外汇汇率、成套供应系统和一站式服务。国际贸易法庭认定,以上因素有可能使国内产业受损,但受调查碳钢螺钉的补贴,是造成国内产业实质性损害的非常重要的原因。(2)对于碳钢螺母和螺栓,国际贸易法庭认定,在调查期内,国内生产几乎未被替代,市场份额稳定,且略有增长,因此,国内产业在调查期内遭受的损害不能归因于被调查进口产品。同时,国际贸易法庭裁定,受调查产品补贴没有对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威胁。

      (三)加拿大-原产中国无缝钢制油气套管反补贴案

      2007年8月13日,边境服务署对原产于中国的无缝钢制油气套管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双反调查。申请人指出,2001年以来,中国涉案产品对加拿大出口迅速增长,并于2005年取代美国成为加拿大该产品的第一大进口来源。由于中国政府的大量补贴,中国企业长期低价向加拿大市场销售涉案产品,且不断扩大产能,对加拿大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和实质性损害威胁。根据加拿大方面的统计,2006年,中国向加拿大出口的涉案产品为6.87万吨,涉案金额约为1亿美元。

      2007年10月12日,国际贸易法庭公告其初步裁定,认定涉案中国进口产品获得的补贴给加拿大国内产业造成损害。2007年11月9日,边境服务署反补贴初裁认定存在补贴,其中,应诉企业补贴率为6%至9%,其他出口商补贴率为10%。

      2008年2月8日,边境服务署补贴终裁裁定应诉企业加权平均补贴幅度为2%至7%,其他出口商加权平均补贴幅度为38%。2008年3月10日,国际贸易法庭公告损害终裁,裁定涉案产品补贴对加拿大国内产业构成损害威胁。随后,加拿大海关根据边境服务署裁定的补贴率对中国进口涉案产品征收反补贴税。

      本案调查主要有以下几个关注焦点。

      第一,中国方面认为补贴调查问卷在准确性和透明度方面存在的问题将给中国应诉企业带来不必要的负担和混淆。对此,加拿大边境服务署承认,调查问卷的复杂程度可能会给应诉企业带来负担,但指出所要求信息的详细程度使其复杂程度不可避免,并鼓励应诉方按照填写调查问卷的指导文件对问题进行回答,并就所遇到的问题提出询问。

      第二,中方和无锡西姆莱斯石油专用管制造有限公司提出,边境服务署利用6家应诉企业所提供信息的不一致性作出反补贴初裁,这种做法是不正确的。对此,边境服务署称,中方和应诉企业未能在2007年11月6日前提供相关信息,从而使其无法于2007年11月9日依据应诉企业所提供信息作出反补贴初裁。因此,边境服务署依据当时可获得的第三方数据作出裁决。在进行反补贴终裁时,中方和应诉企业提供了完整的信息,边境服务署据此对应诉企业的补贴幅度作出了裁决。由于中方未能提供可能有利于未应诉企业的任何信息,因此,针对这些企业,边境贸易署根据《特殊进口措施法》第30.4条的规定,对补贴幅度采用了自行认定的方法予以确定。

      第三,在不可诉性补贴认定方面,中方及部分应诉企业提出,应诉出口商获得的补贴为一般性补贴,且在本案调查发起及初裁中,边境服务署均未将涉案补贴认定为专向性补贴或可诉补贴。此外,多家应诉企业提出,仅限于外国投资企业的补贴不属于专向性补贴。对此,加拿大边境服务署认为,其归纳了此次反补贴调查所涉及的所有可诉和不可诉补贴,并在裁决中对补贴性质进行了详细的解释。如果边境服务署没有得到针对专向性补贴提供的信息,则裁定中将不会对专向性补贴加以解释。此外,边境服务署认为,根据《特殊进口措施法案》第2.7条的规定,仅限于外国投资企业的补贴属于专向性补贴。

      第四,中方和无锡西姆莱斯石油专用管制造有限公司对边境服务署未披露其反补贴初裁的做法提出异议。无锡公司要求其在反补贴终裁前披露其补贴初步计算结果。对此,边境服务署指出,2007年11月19日在其官员对无锡公司进行实地核查时即向该公司披露了反补贴初裁的详细计算方法。同时,边境服务署指出,在反补贴终裁作出之前不得对外披露补贴的初步计算结果。

      第五,关于增值税出口退税是否可诉补贴的问题,申请方加拿大Tenaris Algoma Tubes公司主张增值税出口退税是可诉补贴,且中国政府对油气套管出口商提供13%的出口退税远高于其他钢铁产品5%的出口退税水平,因此,至少高出部分为可诉补贴。对此,边境服务署指出,对出口产品的任何国内税收减免或返还,均不应视为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意义上的补贴。只要对出口产品生产或分销环节的间接税收豁免不超过在国内市场销售的相同产品的间接税收豁免水平,增值税出口退税制度就不违反WTO《补贴与反补贴协定》的相关规则。

      (四)加拿大-原产中国半导体冷热箱反补贴案

      2008年5月15日,加拿大边境服务署根据Koolatron公司的申请对原产于或出口自中国的半导体冷热箱发起倾销和补贴双反调查。次日,国际贸易法庭启动初步损害调查,并于7月14日初裁认定,受调查产品补贴对加拿大国内产业造成实质性损害。8月13日,边境服务署公布补贴初裁认定存在补贴。11月10日,边境服务署发布补贴终裁。12月11日,国际贸易法庭发布损害终裁。

      本案中,边境服务署对8类共38项可能存在的补贴项目进行了调查。这8类补贴项目分别为:经济特区及其他特区的激励措施;财政拨款;注资与债转股;优惠贷款;所得税优惠;原材料和设备关税和其他税的减免;减收土地使用费;以及从国有企业购买产品。边境服务署认定两家提供信息的合作公司从以下3项政策中获得了可诉补贴:经济特区外商投资企业税收优惠政策;为购买国产设备的外商投资企业和在中国境内设立机构、场所从事生产经营的外国企业提供的税收优惠;以及深圳外贸发展基金提供的政府贴息。由于边境服务署认为中国政府没有提供非合作出口商使用补贴项目的完整信息,因此认定非合作企业接受了全部38项补贴,并按照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相关法律规定,对非合作出口商的补贴金额进行了计算。边境服务署最后裁定,调查期间受调查进口产品的普遍加权平均补贴幅度为出口价格的9.9%或33.72元人民币/台,其中,两美固公司的加权平均补贴量为0.8%,其他非合作出口商加权平均补贴量为14.1%。

      本案值得关注之处,在于被认定补贴项目非常之多,达到了38项;涉及范围非常之广,涵盖了县、区级补贴项目,包括出口支持、外资优惠、经济特区优惠、税收优惠、土地使用费减免、反倾销与反补贴法律费用补偿、专利补贴、注资与债转股、利率补贴、优惠贷款、进口替代补贴、国有企业购买产品、技术改造支持等。边境服务署对38项补贴一一进行了非常详细的分析。虽然合作企业最终只被认定从3个补贴项目中获得利益,但其他35项本案涉及的补贴项目仍有一些可能具有专向性,因此可能被认定为可诉补贴,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第25条关于“国家对重点扶持和鼓励发展的产业和项目,给予企业所得税优惠”的规定,第28条关于“符合条件的小型微利企业,减按20%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国家需要重点扶持的高新技术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的规定,第29条关于“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对本民族自治地方的企业应缴纳的企业所得税中属于地方分享的部分,可以决定减征或者免征。自治州、自治县决定减征或者免征的,须报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的规定,第31条关于“创业投资企业从事国家需要重点扶持和鼓励的创业投资,可以按投资额的一定比例抵扣应纳税所得额”的规定、第33条关于“企业综合利用资源,生产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规定的产品所取得的收入,可以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减计收入”的规定等。

    【作者简介】
    黄东黎,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国际经济法研究室主任。
    【注释】
    本部分内容参见刘艺工编著:《当代加拿大法律制度研究》,民族出版社,2008年版,第56-58页。
    加拿大现今仍属于英联邦成员国,因此,英国国王/女王为加拿大名义上的国家元首。英国现任女王为伊丽莎白二世。
    加拿大总督是英国女王在加拿大的常驻行政代表,由总理提名,英国女王任命,一般任期5年。名义上,加拿大总督享有英国女王在加拿大的所有行政权力和特权,但实际上,加拿大的最高行政执行长官是加拿大总理和由总理任命的内阁成员。总督的权力受宪法限制,召集和解散议会必须在总理的提议之下,其职责的履行必须遵照各有关部长的建议。见刘艺工编著:《当代加拿大法律制度研究》,民族出版社,2008年版,第126-127页。
    104名议员组成如下:大西洋诸省的爱德华太子岛、新不伦瑞克、纽芬兰、新斯科舍共有参议员30名;西部诸省的阿尔伯塔、不列颠哥伦比亚、马尼托巴、萨斯喀彻温共有参议员24名;魁北克和安大略省各有参议员24名;西北地区和育空地区各有参议员1名。
    此部分内容参见刘艺工编著:《当代加拿大法律制度研究》,民族出版社,2008年版,第58-59页。
    加拿大各省司法体系的建立,其依据是该法案第92条。该条授权加拿大各省立法机关在本省设立相应刑事和民事法院。参见刘艺工编著:《当代加拿大法律制度研究》,民族出版社,2008年版,第64页。
    刘艺工编著:《当代加拿大法律制度研究》,民族出版社,2008年版,第63-64页。
    刘艺工编著:《当代加拿大法律制度研究》,民族出版社,2008年版,第61-62页。
    Special Import Measures Act.
    Special Import Measures Regulations.
    The Canadian International Trade Tribunal Act.
    Canadian International Trade Tribunal Rules.
    Customs Act.
    Customs Tariff.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Agreement Implementation Act.
    Bill C-50.
    http://laws-lois.justice.gc.ca/eng/acts/S-15/,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调查权限中特别规定了对来自中国的产品采取特别保障措施的相关规定。见法案第30.2条。http://laws-lois.justice.gc.ca/eng/acts/C-18.3/FullText.html,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http://laws-lois.justice.gc.ca/eng/acts/C-52.6/, 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http://laws-lois.justice.gc.ca/eng/acts/c-54.011/,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http://laws-lois.justice.gc.ca/eng/acts/W-11.8/,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http://www.parl.gc.ca/LegisInfo/BillDetails.aspx?Language=E&Mode=1&billId=197333,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20条规定,在反倾销调查中计算被调查产品倾销幅度时,如果满足下列条件,调查机关可以采用第三国成本数据计算被调查产品的正常价值:(1)政府垄断或者实质上垄断一国的出口贸易;(2)产品的国内市场销售价格由政府决定,且此种价格与产品在市场竞争条件下的价格明显不同。此条款即为《特别进口措施法》中的非市场经济条款。
    参见《加拿大贸易救济措施的法律依据及实践》,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网:http://ca.mofcom.gov.cn/aarticle/ztdy/200412/20041200317451.html,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该政策对反倾销调查及复审调查适用。该政策适用之后,在对原产中国的木质百叶窗及其板材、钢制燃料罐、烧烤架、紧固件和复合木地板等进行的反倾销调查及对原产中国的自行车及车架年度复审调查中,中国产品所在行业均获认市场经济地位。在钢制燃料罐反倾销调查中,申请方曾提出中国产品所在行业为非市场经济行业的主张,但调查机关以证据不充分为由予以了拒绝。
    http://laws-lois.justice.gc.ca/eng/regulations/SOR-84-927/ 访问时间2011你8月28日。
    《国际贸易法庭规则》第30-37条。
    《国际贸易法庭规则》第48-52条。
    《国际贸易法庭规则》第52(1)-52(5)条。
    《国际贸易法庭规则》第53-63条。
    《国际贸易法庭规则》第64-67条。
    《国际贸易法庭规则》第68(1)-(4)条。
    http://laws-lois.justice.gc.ca/eng/regulations/SOR-91-499/FullText.html 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见《初步损害调查指南》(Preliminary Injury Inquiries Guideline)http://www.citt.gc.ca/publicat/PreInq_e.asp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见《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Statement of Administrative Practices for the Special Import Measures Act)前言。http://www.cbsa-asfc.gc.ca/sima-lmsi/ap-pa-eng.html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Department of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Canada (CIC)。
    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 (CFIA)。
    http://www.cbsa.gc.ca/agency-agence/what-quoi-eng.html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Anti-dumping and Countervailing Directorate.
    参见《加拿大贸易救济措施的法律依据及实践》,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加拿大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网:http://ca.mofcom.gov.cn/aarticle/ztdy/200412/20041200317451.html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国际贸易法庭法》第3(1)-(3)条。
    Secretary and Director of Corporate Services.
    Director General of the Research Branch.
    General counsel.
    http://www.citt.gc.ca/mandate/index_e.asp 访问时间2011年8月28日。
    包括《特别进口措施法》、《国际贸易法庭法》和《国际贸易法庭规则》。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2条“受补贴产品”定义部分。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2条“补贴”的定义(a)(i)(ii)(iii)部分。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2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6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2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0.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2(7.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2(7.2)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2(7.3)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26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27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28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29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1.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2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3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4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5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5.0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5.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5.2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6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7.1(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7.1(2)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7.1(3) (a)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7.1(3) (b)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7.11(a)、(d)、(e)条。
    Canada Gazette.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2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1(4)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实施细则》第37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4.(1)条。实践中,边境服务署通常会将调查发起通知在边境服务署网站公布,并于此后15日内在其网站发布一份关于调查的理由陈述,包括当事人信息、产品信息、相似产品和国内产业认定、补贴证据、补贴金额、补贴产品数量、损害证据及具体的补贴项目等。参见黄文旭著:《加拿大反补贴法律制度研究》,《湖南师范大学》2008年硕士学位论文,第29页。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3.(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3.(2)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1条。《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一部分。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部分第(A)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部分第(B)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部分第(C)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7.1(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7.1(2)条。
    《初步损害调查指南》。http://www.citt.gc.ca/publicat/PreInq_e.asp,访问时间2011年9月6日。
    参见《初步损害调查指南》附件2。http://www.citt.gc.ca/publicat/PreInq_e.asp,访问时间2011年9月6日。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部分第(B)(i)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部分第(B)(i)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部分第(B)(i)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9.(1)、39.(2)条以及《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部分第(B)(viii)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部分第(B)(ii)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部分第(B)(ii)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部分第(B)(ii)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部分第(B)(ii)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部分第(B)(iii)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部分第(B)(iv)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部分第(B)(v)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部分第(B)(v)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部分第(B)(v)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38.(1)、(2)、(3)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I部分第(A)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I部分第(B)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II部分前言。
    《特别出口措施法》第2(1)条承诺的定义。《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II部分第(A)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II部分第(B)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II部分第(C)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II部分第(D)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II部分第(E)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51(1)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II部分第(F)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II部分第(F)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II部分第(G)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VIII部分第(F)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IX部分。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XIV部分第(A)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XIV部分第(B)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IX部分。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X部分。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XI部分。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XI部分第(A)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XI部分第(B)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XI部分第(B)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XI部分第(B)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XI部分第(B)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XI部分第(B)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XI部分第(B)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行政实施指南》第XII部分。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76.01条。
    《中期复审指南》(Guideline on Interim Review)http://www.citt-tcce.gc.ca/publicat/IntRev_e.asp.访问时间2011年9月8日。
    《中期复审指南》附件1。
    《中期复审指南》附件2。
    《中期复审指南》中期复审申请部分。
    《中期复审指南》中期复审发起决定部分。
    《中期复审指南》中期复审进行部分。
    《中期复审指南》附件3。
    《中期复审指南》中期复审进行部分。
    《中期复审指南》中期复审进行部分。
    《中期复审指南》中期复审进行部分。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76.03条。
    《特别进口措施法项下终期复审行为指南》(Guidelines on the Conduct of Expiry Review Investigations under the Special Import Measures Act),http://www.cbsa-asfc.gc.ca/sima-lmsi/expg-ldexp-eng.html;《终期复审指南草案》(Draft Guideline on Expire review),http://www.citt.gc.ca/publicat/exprev_e.asp,访问时间2011年9月9日。
    《终期复审指南草案》。
    《终期复审指南草案》附件1。
    《终期复审指南草案》附件1。
    《终期复审指南草案》。
    《终期复审指南草案》附件2。
    《特别进口措施法项下终期复审行为指南》附件1。
    《特别进口措施实施细则》第37.2(1)条。
    《终期复审指南草案》。
    《终期复审指南草案》附件3。
    《特别进口措施法》第45(1)条。。
    关于加拿大补贴与反补贴法律公共利益制度更详细的相关规定,参见黄文旭著:《加拿大反补贴法律制度研究》,《湖南师范大学》2008年硕士学位论文第3.8节“公共利益调查”部分的陈述。
    J.M.Leclerc.Reforming anti-Dumping Law: Balancing the Interests of Consumers and Domestic Industries, McGill L.J.111,1999。转引自黄文旭著:《加拿大反补贴法律制度研究》,《湖南师范大学》2008年硕士学位论文,第56页。
    Lawrence Herman. Public Interest Elements in Canadian Trade Law: Recent Developments. Canadian Journal of Administrative Law and Practice,Vol.14,pt.3,p.269,October,2001。转引自黄文旭著:《加拿大反补贴法律制度研究》,《湖南师范大学》2008年硕士学位论文,第56页。
    有关数据根据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官方网站发布的案例列表统计,http://www.cbsa-asfc.gc.ca/sima-lmsi/historic-eng.html,访问时间2011年9月30日。
    12起案件分别为:加拿大-原产中国室外烤炉架反补贴案(Outdoor Barbecues,2004.4.13);加拿大-原产中国碳钢和不锈钢紧固件反补贴案(Carbon steel and staineless steel fasteners,2004.4.28)、加拿大-原产中国的复合地板反补贴案(Laminate flooring,2004.10.04)、加拿大-原产中国铜制管件反补贴案(Certain Copper Pipe Fittings,2006.06.08)、加拿大-原产中国无缝钢制油气套管反补贴案(Seamless Carbon or Alloy Steel Oil and Gas Well Casing,2007.08.13);加拿大-原产中国碳钢焊缝管反补贴案(Carbon steel welded pipe,2008.01.25);加拿大-原产中国半导体冷热箱反补贴案(Thermoelectric containers (coolers and warmers),2008.05.15);加拿大-原产中国铝型材反补贴案(Aluminum extrusions,2008.0818);加拿大-原产中国石油管材反补贴案(Certain oil country tubular goods,2009.08.24);加拿大-原产中国钢格板反补贴案(Steel grating,2010.09.20);加拿大-原产中国管道接头反补贴案(Certain Pup Joints,2011.09.12)。http://www.cbsa-asfc.gc.ca/sima-lmsi/hist-eng.html,访问时间2011年9月30日
    参见黄文旭著:《加拿大反补贴法律制度研究》,《湖南师范大学》2008年硕士学位论文,第79页。
    Canadian International Trade Tribunal, Thermoelectric Containers, Determinations and Reasons, Preliminary Injury Inquiry No.PI-2008-001, Determination issued July 14, 2008, Reasons issued July 29, 2008.
    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 Preliminary Determinations Respecting Certain Thermoelectric Coolers and Warmers from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ttawa, August 13, 2008.
    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 Statement of Reasons Concerning the Making of Final Determinations with Respect to the Dumping and Subsidizing of Certain Thermoelectric Coolers and Warmers from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ttawa, November 25,2008.
    Canadian International Trade Tribunal, Thermoelectric Containers, Inquiry No. NQ-2008-002, Finding issued December 11,2008, Reasons issued December 29, 2008.
    美固国际有限公司与美固电子(深圳)有限公司。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