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传统
2012/5/3 13:38:31  点击率[37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理论法学
    【出处】公法评论
    【写作时间】2010年
    【中文关键字】自然法;生活经验;语境
    【全文】

      在这次课之前,有同学问过我研究整个自然法、洛克或者政治哲学研究的方式。从洛克这里我们看得非常清楚,政治哲学领域60年代以来影响非常大的学派,施派、剑桥学派有非常突出的成就,但讲法是对立的。有些同学是专门做洛克研究的,这个情况就很明显。还有霍布斯、卢梭以及马基雅维利。这些学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传统,你研究一个思想家,当然情况可能差别很大,但很少有一个真正重要的哲学家或者政治哲学家、形而上学家,让所有学者都有一致看法。大体都会分成好多流派。这些流派的重要就是,他们是一个传统,他们不仅是一个理解思想家(例如洛克),施派与剑桥派的差别不仅仅是洛克的差别,而归根结底是对洛克所在的整个政治哲学的研究传统(或者整个政治哲学传统)的区别。能够把思想家放在整个思想脉络中。在洛克的领域,不同学者(当然)不同流派当然对每个作家、作品的差异都涉及到对传统的构建。

      这是道的层面。其实,一般来说,还有一个术的层面,即试图使解读文本,使文本读起来符合符合他的传统。例如马克思主义的文学作品读法就是先定义,谁谁谁代表大地主阶级,谁谁谁代表小地主阶级。从这个角度来看奥斯丁的小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利的理解。奥斯丁给你的线索,都有着很强的暗示。不光是小说,还有修西底德,在修西底德的课上,有个旁听的老头每个观点都是从马克思的经济观点来解释。这就是读文本的方式。为什么?任何文本都不是简单、完全的东西,总是要靠你把它们连贯起来。这个研究传统进入以后,你操练的比较熟悉以后,它总是能让你看到你想看到的东西。例如任何小说你总是能看到任何角色是有阶级属性的。但是这个有利的地方是提供文本来进入传统。所以不同的研究传统勾画的地图是不一样的。有的传统是难以进入一些文本,而这些文本在另一个传统中就很重要。例如剑桥学派就勾勒出很多共和派的作品。……带着这些意识进入文本。这都是带着自己的问题进入问题,然后找到关心问题的方式。一旦你掌握了这把大刀,你就开始:诶,我想砍哪个文本就砍哪个。大体上我认为无论进入一个任何一个学术领域,都有一个基本的视角进去,你不可能是漫无边际地进去。在政治哲学领域也是这样,其他哲学也是这样。

      你带着传统学派眼光进入的时候,并不是简单的分析。尤其政治学尤为明显。你研究传统的技术,为什么对你来说如此熟悉、亲切?这很大程度上是与你现在的政治意见有很大关系。政治哲学与研究者的政治意见有很大关系。政治哲学传统是有很强的生命力,而且不好说别的传统不会带来这么强烈的冲突,但政治哲学尤为激烈。在不同传统进行解释的时候,例如对洛克的解释,就会产生很大的分歧,很大程度上是政治分歧。这涉及到你与现实政治、走向的一个基本理解。这时候的争论往往更加激烈。而且有更明确的,例如霍布斯、洛克这些人的思想,更明确地会与你的社会利益有关,也是观念上的利益。政治哲学的研究传统背后,它能够不断进入到我们的现实政治生活中,和生活中的经验发生关系。正是这个关联,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研究传统。

      如果你对学术思想史有一个更深的理解的话,你可以发现,大多数政治哲学的传统,无非是老传统的翻新。因为政治哲学大体上就是这么几个传统,但虽有些变化,也不过是大的变形,都是由新的生活方式所带来的。政治哲学总的传统,是不断进入新的政治处境中,获得活力。特别重要的是,这个活力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例如我一看这个东西,就说要不要搞民主,例如从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得到切身体会。但是实际上,在进入一个传统来理解托克维尔的思想的时候……

      我们会发现这个文本的“活力”是什么意思?就是说实际上有一个重新规定你的生活经验的问题,就是它需要你怎么去理解你的一个基本的生活经验,就是你现实处的这个生活经验。就是说,要求你对生活经验给出一个相当深刻的表达。就是说你其实能够重新理解文本,比如托克维尔,能够在我们的处境中有一个思想史意义上的深刻的理解,而不是一个纯粹的中国人的理解。在托克维尔的理解上,你就有一个深刻的理解了。这很大程度上是你能在生活经验中找到一个真正进入这个文本问题的非常重要的新的规定性的生活经验。文本有不同的文本,生活经验也是这样。不是所有的生活都具有同样的地位。实际上不同的生活经验对规定不同的文本很重要。你对希腊城邦的生活经验,最初对于理解、规定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整个政治哲学的开端,例如《政治学》,理解这本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规定性的经验就是希腊城邦的生活。但是这个文本有着持久的政治哲学影响力,就是说并不仅仅适用于三五千户构成的城邦。它在罗马(罗马比它大得多)、英国,后来在德国、中国一样被认为具有政治哲学意义,不是那个纯粹民俗的、比较好奇角度的意义。一定是说你这里的生活同样具有规定文本的经验的意义。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情,就是说你能把你自己的生活变成进入到本文、规定文本的这样一个经验,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在绝大多数时候,你会发现你读一个文本,会发现,诶,我这生活不像文本里的生活,所以相对于文本是一个边缘性生活,不能被我来解释本文。因此文本,最重要的文本,不是所有的文本都能做到这一点,每一次你能够造就一个解释性的时刻,就是说你的生活性经验能够塑造一个规定性文本。

      这个过程的重要性是说,剑桥学派在讲这个理解任何文本的时候,它一定要回到它的这个原境中,原来的语境中。更近一步来说,比如解释学,它强调了你这个文本不仅有一个本文形成上的、发生学意义上的原境,还要有一个你此时此刻的现境。所以要在这两个世界里面创造一个所谓的世界融合,你要在这两个情境中建立一个关联,才能够使文本的意义呈现出来。那么我们说,整个这个解释来说,在这个两个情境之间的关系,但是核心的意义仍然(我们说)是一个谜一样的东西,仍然是说这个文本具有一个能超越它原生的任何一个情境的能力。我们一直强调这一点,你说洛克这个学说,它的意义在于它改变了后面世界历史进程。是否改变英国革命需要细致讨论,因为英国革命的实际情况相当复杂。但美国革命明显受洛克文本的影响。如果没有美国革命,洛克文本不能导致美国革命,那么洛克文本的意义显然是没有造就这样一个现代社会,洛克文本的意义显然不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样子,这是非常明显的一件事情。反过来说,要没有洛克文本造就这个社会,今天(它)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我们对它也不会感兴趣。其实这是一个非常朴素的事实。

      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洛克的文本就不能简单地像他的朋友的其他一些自然法文本那样的意义,它有一个更深、更高的意义。文本是具有规定它的原境、造就它的原境的意义。你作为任何一个传统进去,实际上不仅能要能勾画出它的原境、语境与现代的关系,更重要的是你能找到这个文本造就这些情境的真正力量在哪里。这个情境在哪里,与你今天的处境有关系。无论是施特劳斯、剑桥还是马克思派、自由派的解释,我相比较重要的一点,这些研究流派都是西方整个(特别是60年代以来)的西方思想面临的一个后自由主义时代所面临的处境中所要解决的问题。他能唤起西方人的兴趣。

      Bloom说古典学这个东西,其实今天已经衰落得很厉害了。你要看以前一些英国人写的小说,英国古代和中国一样,洛克本人也是这样,收到的教育都是希腊语拉丁语,与事实无关的东西,然后派到东印度公司印度管理,管理土人。在一战之前,古典教育以前一直是政治活动的条件。但现在不一样了。这个时代你看美国选举,上一次,这次选举情况比较特殊。克里和小布什来选举,克里就是文化太高,时不时冒出法语,这基本起的效果丢分的。现代政治不是要你懂希腊语、拉丁语,布什连英语都说不好,非常糟糕的。但自从电视发明以后,整个政治的运作逻辑就是更彻底大众化,而整个这个古典的这个教育在传统贵族政治这里所起的核心性作用基本上就瓦解了。所以布鲁姆说施特劳斯找了一个办法,就是认为古典教育与现代政治仍然有根本的关系,是古典教育摆脱了原来的大的困境。我认为这么说为时尚早,西方古典系的状况我看远远没有称得上是改变了古典系的处境情况,整体趋势是一路下滑。但我觉得它的意义在这里,重要的是找到一个和你现实生活处境有关联的东西,这是施派非常重要的一个地方。同样剑桥学派它能有这么大的影响,我们看整个剑桥这套东西,这套丛书,语境里面的观念,质量相当高……但是它也有相当深刻的问题,特别是杜恩,但这些问题都是与西方的直接现实处境有很大关系。

      所以这些外来的研究传统,我们研究这些东西比较困难,是第一步你是两个直觉,一个是说它是外来的东西;第二呢,这个外来性使得它对我们今天中国现代社会的政治、继而道德、人心甚至整个秩序有着特别大的影响,那么你需要去理解它的时候,你肯定是要找到一个传统,它的研究传统去进入。但是,麻烦就是这和你原来的传统是相当不一样的,它非常欠缺能够直接和你的此时此地的生活经验能建立起特别有效关联的方式。所以这个工作,是这个传统能够,或者说,能不能经受考验。如果说不能经受考验,所以这个传统能否经受住考验,那么它就不能在社会中站住脚。有许多传统,比如说马克思主义,实际上它在国内经过了(二三十年代以来,到七八十年代)就站住脚了。它有很多很重要的成果,不仅是理解西方,而且是理解中国社会、文化、诗歌,所有的东西其实都用马派的东西曾经系统地写出过一大堆著作。而你今天看到的是,诶,我看到的都是马派的盲点。但是它这个传统性非常有效地,它就不仅仅是在这找到了和你生活的衔接点,它改变了你的生活,把你的生活塑造成符合文本的样子。

      我想这就是它的一个决定性贡献。现在下一步研究这些思想的要害,是说你研究洛克,研究整个自然法,自然法特别重要,我们强调的这个问题就恰恰是要希望能够意识到自然法这个问题在何种意义上,自然法造就的西方社会和现在?比较麻烦自然法传统已经被稀释掉了,兑了很多水,你看不到是自然法的直接的这个背景。比如现在讲的人权问题、国际法问题,其实都跟自然法连在一起。它恰恰因为没有原来的那个文本形态,今天看到的联合国公约,但看不到最初思想家那里的特别有张力的东西,反而不容易看到这些文本与我们生活的直接关系。

      因此必须回到这些原初文本,理解它与我们生活的关系。但是这里有解释困难。但问题在于,你回到托马斯,回到了柏拉图,就能理解他们吗?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说,能不能找到办法把这些研究传统真正和我们自己的经验结合起来,这个结合不是一个简单结合,而是具有决定意义的结合,即能不能建立起自己的生活经验规定文本的一个方式,而不是反过来。我想这是我们说的一个重要的东西。所以才能把这些研究传统变成我们研究的一个思想传统。尤其在,这些关键的决定点,都是在最基本的问题上,通常不是细节上。

    【作者简介】

    李猛,单位为北京大学。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