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亚龙案”不能回避程序正义的检验
2012/4/26 14:11:42  点击率[147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诉讼法学
    【出处】新民网
    【写作时间】2012年
    【中文关键字】“谢亚龙案”;程序正义
    【全文】

      截至4月24日21时30分,长达12个半小时的谢亚龙案一审终于结束,控方指控其12项罪名,共受贿172.78万元人民币。最终,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更为引人关注的是,谢亚龙对于其被指控的大多数罪名当庭翻供,并详述了自己被刑讯逼供的过程。辩方律师称,谢亚龙对于罪名只承认了不到三分之一。(《北京晨报4月25日》)

      刑讯逼供一直我国刑事诉讼中的热点和难点问题,从佘祥林案到赵作海案,每一个冤假错案的幕后,都闪烁着刑讯逼供的影子。这一次的庭审中,尽管谢亚龙在庭上详述了自己被刑讯逼供的过程,包括时间、地点、参与人员都能一一说清,其中包括被殴打、电击,以及冬天脱掉衣服被泼冷水等等,而他的辨护人也提出申请启动非法证据的排除程序。但是,法庭坚持不重新调查取证,不接受调监控、不让律师提请出庭的24名证人到场、不调取同步录音录像,坚持将庭审程序全部走完。所谓谢亚龙被刑讯逼供之事恐怕就成为了浮云,永远让人扑朔迷离了。

      2010年赵作海案后,最高法、最高检等五部委制定的《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属于非法言词证据,而非法言语证据应当予以排除,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换一句话说,如果法庭证实谢亚龙受到刑讯逼供成立,那么,他在法庭审理前所作的关于受贿金额为170余万的口供就会被视为非法言语证据而予以排除。

      而且,《规定》还增加了专门了“非法证据的排除程序”。公诉人就不再是仅仅“提交办案人员没有刑讯逼供的书面证明”那么简单,如果法官对被告人审判前供述取得的合法性存有疑问的,“公诉人应当向法庭提供讯问笔录、原始的讯问过程录音录像或者其他证据,提请法庭通知讯问时其他在场人员或者其他证人出庭作证,仍不能排除刑讯逼供嫌疑的,提请法庭通知讯问人员出庭作证,对该供述取得的合法性予以证明”,公诉人如果当庭不能举证的,还可以建议法庭延期审理。现在的问题是,法官不重新调查取证,不接受调监控,仅凭公诉“提交办案人员没有刑讯逼供的书面证明”,就认为谢的口供不属于非法证据,进而将庭审走完。没有了程序正义,即使结果正确,又有何意义呢?

      很显然的是,如果不给予谢亚龙一个完整的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不进行充分地举证,排除谢亚龙提出被刑讯逼供的疑点,那么,其被刑讯逼供的问题永远会成为公众质疑的焦点,法院判决也无法经受法律程序正义的检验。不仅如此,如果没有法庭公正地排除非法证据,又如何能保障法律的公正性和严肃性呢?正如白岩松所说“犯罪嫌疑人即使人人责骂,但该有的权利必须得到保障。也许我们都不喜欢谢亚龙,但我们喜欢公平公正与公开。因为这一切,比足球本身更与我们有关。”

      在谢亚龙受审前的一个多月,今年两会上,人大通过了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特别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了总则,并且明确非法证据排除程序,谢亚龙案件的审理,本是演练新的《刑事诉讼法》最好案例,是将法律文本落地根于实践的最好时机。然而,有关方面却如此草草收场,令人遗憾。我希望,法院能再次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给谢本人和公众一个合理交待,如果一审法院没有履行这一程序,二审法院应当纠正这一错误,让司法的阳光照入这一公众瞩目的审判之中。

    【作者简介】
    杨涛,江西省瑞金人,1974年生,江西省赣州市人民检察院二级检察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