刍议我国法律诊所学生实践规则制定问题
2011/11/10 10:30:50  点击率[887]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律教育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1年
    【中文摘要】诊所法律教育在我国已初步实现了本土化,法律诊所的教师和学生成为法律援助的一支有生力量。为了诊所法律教育持续发展,解决法律诊所学生办案身份与法律责任不明确等问题,应制定我国法律诊所学生实践规则,而且在修改诉讼法时应该考虑到法律诊所学生的特殊问题。
    【中文关键字】法律诊所 实践规则 法律援助 准律师 诉讼法修改
    【全文】

      2000年9月,在美国福特基金会的资助下,借鉴美国法学院的经验,北京大学等7所高校的法学院尝试运用诊所法律教育方式开设“诊所法律教育”选修课程。 2002年7月,“中国法学会法学教育研究会诊所法律教育专业委员会”成立,标志着诊所法律教育初步实现了本土化。中国诊所法律教育试点(最初7所高校)取得了成功,诊所法律教育蓬勃发展,法律诊所教育课程由最初2000年9月的7所院校开设(2002年增加4所,2003年增加10所),到2008年已有50所院校开设,2011年7月29日,成为中国诊所教育委员会会员单位的高等院校已有144家,占我国法学院系的比例23%(截至2008年11月,我国法学院系共有634家),得到诊所教育委员会课程资助会员单位34家。国际司法桥梁在2008和2009年两个年度资助刑事法律诊所16家。 诊所法律教育在我国的顺利开展,法律诊所的教师和学生成为法律援助的又一支有生力量 。但诊所法律教育在我国法律教育系统中还是处于处在边缘化地带而非主导地位,除了诊所法律教育运作成本高、诊所法律师资缺等问题外,诊所学生办案身份与法律责任不明确等等问题,也影响了诊所法律教育的持续发展。

      一、美国对诊所学生参与法律援助的制度支持的情况

      在美国,各大学法律诊所课程选择那些能为各类案件中的贫困人群提供免费服务的案件,所以如在诊所法律教育发祥地的美国,相当一批美国大学法学院的“法律诊所”已经成为美国法律援助机构的组成部分,法律诊所遍布各个法学院,早在1951年就为全美民事法律援助六大机构之一。

      在美国,法律诊所提供法律援助已被联邦政府和各地方政府接受认可,其每年的服务指标也被计算在联邦及各州法律援助的统计当中。法学院的法律诊所和民间机构共同承担民事法律援助事务,根据援助对象不同划分出多种形式的援助机构,如移民援助、妇女援助、劳工援助、住房租赁援助、福利援助等。针对社会上需要法律援助的人,不分种族、性别予以服务。法律诊所采用撰写文书、参与调解、法律咨询等非诉讼方式。

      美国的大多数州为支持法律诊所教育,出台了法律诊所主体资格、权利和义务以及其他机构对法律诊所教育予以充分支持的法律规则。 美国许多州制定了内容大致相同学生实践规则。这里主要以美国蒙大拿州学生实践规则,密苏里州学生实践规则为例、结合康涅狄格州学生实践规则、马萨诸塞州学生实践规则、加利福尼亚州学生实践规则对此予以说明:

      (一)蒙大拿州学生实践规则规定的适格的诊所学生

      1.学生美国律师协会认可的法学院正式录取;2.学生已经完成至少两完成最低限度的法律课程的学习(如密苏里苏州要求学生完成相当于三个学期的法律课程学习,已经修完可毕业的法律课程总数一半的学分;如果该诊所学生没有意图参加相关的考试,也没有在法学院注册,该诊所学生应按照相应的要求完成注册申请并且已经缴纳所需学费),已经完成法律诊所要求的必要的准备课程;3.学生经诊所项目主任可,具备优良的品质及适格法律能力,可以作为法科实习生接受培训(学生的品格和能力由法学院予以保证);4.学生不得向其所服务的委托人索取或接受报酬或补偿,但律师、所在法学院、法律援助机构或政府如公共辩护人机构等可以对学生做出补偿;其他相关机构也可以根据其本身的收费标准向委托人收取费用;诊所学生提供的是没有报酬的服务,但这不应妨碍律师,法律援助机构,学校,公共辩护人机构等给与学生一定的费用。5.学生应以书面方式保证自己已经阅读并遵守规范律师行为的职业道德规范及其相关的法律规定,同时遵守所在的法学院制定的内部职业道德规范;6.学生出庭应由具有执业律师向法庭介绍。

      (二)密苏里州对学生代理案件的当事人要求

      诊所学生,可在本州任何法院或任何行政法庭代表当事人出庭,当事人要么是贫困者,要么是由美国律师协会认可的法学院的诊所的客户。学生代表委托人出庭,要有其书面同意的授权,并且指导律师书面同意。根据在宪法规定州法或法院规则,该委托人没有权利获得指派律师,监督律师不需要亲自出庭;该当事人有权获得指派律师的情况下,监督律师必须亲自出席整个诉讼程序的过程,并应对学生的行为负完全负责。学生向法院递交的法律文件如诉状,应该由指导律师和学生共同签名。

      (三)学生实践指南

      学生接受委托时,要向委托人解释其在案件中的角色及其限制。学生在指导律师的监督下,可在指导律师不在场的情况下从事以下活动:准备诉状答辩状等法律文件(指导律师应签名)、调查取证;在预先咨询指导律师的基础上,提供咨询,进行协商以及其他适当的法律服务。 学生在指导律师的监督下,可以出庭、参加在本法院的诉讼程序。 学生出庭,指导律师应该予以陪同;指导律师应对学生的工作承担职业责任并监督其工作质量。即使允许学生出庭,法官可基于司法程序或保护当事人或证人的利益的考虑,拒绝学生参与审判程序,同时要求指导律师对该案件承担所有责任

      (四)对诊所学生专业要求和保密义务

      1.对诊所学生的专业要求

      学生在整个过程中必须呈现专业水准,并且应以最高职业标准为导向;学生应在当事人授权范围内代表当事人;学生应全力以赴促进实现案件的及时解决;学生应当尊重法庭,不允许在任何情况下在法庭上实施欺诈行为或企图欺骗法庭或向法庭隐瞒情况;学生在法庭或律所、法律诊所应当穿着得体。

      2.保密义务

      学生不得与搭档或指导老师以外的人员讨论案件或向其透露诊所、委托人或其他事项的需要保密的信息,这一保密义务延续到学生结束诊所工作之后;除非得到指导者的书面许可,不得将案卷带离诊所;在参加为委托人服务的任何诊所工作之前,学生应签署书面合同同意遵守此项保密规则。

      二、我国应确立法律诊所作为一个独立机构从事法律援助的地位

      从上世纪80年中期开始,法律援助和法律服务活动在高等法律院校兴起和发展,为法律援助事业做出贡献,也为诊所法律教育提供了基础条件。1984年10月15日西北政法学院成立了法律服务中心,1992年武汉大学成立全国第一家高校法律援助机构——弱者权利保护中心。1994年司法部在几个大中城市进行法律援助试点工作;1994年,北京大学成立法律援助协会。1996年以后,伴随着政府法律援助机构的逐步建立,高校日益加强对法律援助的关注力度,全国各地的一些综合性大学的法学院纷纷向当地的司法行政机关提出申请要求成立法律援助组织开展法律援助工作。1996年10月11日,复旦大学法律系成立全国第一个由大学生志愿者组成的无偿性法律援助服务机构“复旦大学学生法律援助中心”;1997年11月19日,华东政法学院大学生社会法律援助中心创立;1999年6月,烟台大学成立“学生法律援助志愿者活动中心”;2005年5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成立“法律援助与保护中心”;2000年9月,清华、北大、中国人大、中国政法这四所大学的数十名法律专业的研究生自发组织起来成立了“Mylaw大学生法律援助中心”等等。诊所法律教育服务于训练法科学生成为合格的高素质的律师和为贫困的当事人提供宪法赋予他们的合格的法定代理的双重目标,也符合建设法治国家促进人权与法律援助事业的需要。

      《法律援助条例》确立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法律援助模式说明在制度层面上,法律诊所从事法律援助工作顺理成章。《法律援助条例》第8条明确指出:“国家支持和鼓励社会团体、事业单位等社会组织利用自身资源为经济困难的公民提供法律援助”。从这条规定可以看到高等院校的法律学生从事法律援助的工作是受到政府鼓励和欢迎的,遗憾的是《法律援助条例》没有对高等院校的法律学生从事法律援助的工作作出明确细化的规定。从域外法律援助的经历表明,法律援助主体多元化,是满足社会法律援助需求的必要保障。政府法律援助与民间法律援助相辅相成乃是最大程度通过法律援助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社会正义的最佳策略。

      我国目前的状况是法律诊所依托于其他机构,不具有自身的独立性。如果只把法律诊所仅仅作为诊所法律教育的教学组织形式,不能直接以法律诊所的名义对外开展法律援助,就很难为社会所理解和认同。为发挥诊所法律援助的效能,把法律诊所搭建成开展法律援助的独立机构。作为服务背景下的法律诊所,其性质相当于法律援助中心。如果高校的法律诊所成为法律援助的一个社会团体,也为获得财政及民间基金的资助创造了条件。

      政府应将诊所援助纳入法律援助体系。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可会同高等院校研究,借鉴域外法学院学生参与法律援助的有益经验,把学生的法律公益服务活动纳入到法律援助服务体系。如司法部会同教育部研究出台全国高校法律院系“诊所法律教育”方案;司法部会同公检法等部门,解决高校参与法律援助的诊所学生尤其是法律诊所学生的身份问题;各地法律援助机构会同所在地的高校的法律院系商讨法律援助的经费保障问题等。

      三、制定诊所学生实践规则,解决学生“准律师”身份问题

      1.域外情况

      法律诊所学生从事真实的法律业务的身份问题,囿于各国法律体制,均有不同的要求。 在日本,由于其律师法的限制,法科大学法学院中的学生没有资格从事与开庭审判有关的工作,目前的诊所法律教育仅局限于辅助性的法律事务。在英国,对出庭律师的权利有严格的限制,校内真实当事人诊所的学生不能出庭辩护,在仲裁诉讼中可以出庭。美国的大多数州为支持法律诊所教育,出台了法律诊所主体资格、权利和义务以及其他机构对法律诊所教育予以充分支持的法律规则。

      2.我国现行法律规定的情况

      从中国现行法律规定的情况看,诊所学生作为公民从事代理(民事诉讼法第58条,行政诉讼法第30条)和辩护工作(刑事诉讼法第32条,第第34条规定,人民法院组织法第8条))是没有问题的。诊所学生在办理真实案件时所享有的权利远不及律师,但诊所学生的调查取证会因为无律师身份遇到阻力,很多机关或单位拒绝学生正当的调查要求。从行政诉讼法第30条的规定来看,学生要查阅庭审材料需要经过法院许可,学生也不享有执业律师的调查取证权。作为辩护人的学生查阅案卷、调查取证、同在押嫌疑人被告人会见通信均需得到司法机关的许可。根据现行刑事诉讼法第96条,诊所学生难以涉足侦查段阶,更无从谈及律师享有的权利。

      3.民事诉讼法和刑事诉讼诉讼修改草案的情况

      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条文对“诉讼代理人”这一节没有进行修改,不影响法律诊所学生作为诉讼代理人没有影响。

      但是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条文第33条的规定则对法律诊所学生作为辩护人有影响。“犯罪嫌疑人在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后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委托辩护人。在侦查期间,只能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这就是说只有律师才能在侦查阶段作为辩护人,绝大多数的法律诊所的学生(对持有执业律师证的学生没有影响)则没有这个机会了。因此从开展诊所法律教育的角度看,该条规定应该考虑法律诊所学生参与刑事辩护的身份问题。

      总之,限于我国现行法律的制约,法律诊所只是一个教学机构而不是一个依法登记的社会团体,诊所学生仅能以一般公民的身份承办具体案件,这个状况势必影响法律诊所与社会的广泛接触,对法律诊所的职业化教育产生不利影响。从我国法学教育事业的长远利益考虑,赋予法律诊所以特殊地位、给与诊所学生准律师身份,对发展法律职业教育、训练学生的职业技能培养其职业道德无疑具有重要的导向意义。

      按照目前的法律规定,学生在三大诉讼中承办具体案件资格均无问题,只是其享有的权利不如执业律师。如果认同法律诊所教育的意义,为推进法律诊所教育,专门出台一个法律诊所学生实践规则也是顺势而为。对法学院资格、、诊所学生的学习年限、法律知识水平、品行保证、督导律师资格、诊所主体资格、诊所学生的权利义务和责任、当事人资格、案件范围等等给出一个细致的规定。 同时在修改诉讼法时应该对法律诊所学生的特殊问题予以考虑。

    【作者简介】
    刘晓东,华北电力大学法政系副教授,法学博士。
    【参考文献】
    [1]甄贞:《方兴未艾的中国诊所法学教育》,甄贞主编:《方兴未艾的中国诊所法学教育》,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4页。
    [2]刘东华:《中国诊所法律教育发展历史回顾》,载《2009年诊所法律教育年会论文集》,(中国哈尔滨2009年8月10日—12日),第33页。
    [3]刘东华:同上注,第33页。
    [4]陈建民主编:《实践性法学教育讲义》,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版,第9页。
    [5]中国法律诊所教育网站,2011年11月9日访问,http://www.cliniclaw.cn/.
    [6]刘东华:《中国诊所法律教育发展历史回顾》,载《2009年诊所法律教育年会论文集》](中国哈尔滨2009年8月10日—12日),页33。
    [7]中国法律诊所教育网站,2009年12月2日访问, http://www.cliniclaw.cn/.
    [8]林莉红:《中国法律援助三十年》,中国法学会网站2009-7-13 14:51:00访问。
    [9]甄贞:《方兴未艾的中国诊所法学教育》,载甄贞主编:《方兴未艾的中国诊所法学教育》,法律出版社2005版,第4页;朱泉鹰, 陈昌锋.:《中国诊所法律教育的课程要素与支持系统》],厦门大学法律评论第15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8版。.
    [10]转引自杨欣欣主编:《法学教育与诊所式教学方法》,.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75页。
    [11]宫晓冰主编:《各国法律援助理论研究》,中国方正出版社1998版,第74页。
    [12]李军:《法律诊所教育与法律援助》,载《山西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4期。
    [13]沈开举、王红建:《试论诊所法律教育的本土化》,载甄贞主编:《方兴未艾的中国诊所法学教育》,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442页。
    [14]Titi liu:《亟待完善的中国法律教育》,刘祥君、王惠译,载美国福特基金会编:《诊所式法律教育北京材料》(2002年12月1日).
    [15]Missouri Student Practice Rule(Rule 13),http://law.wustl.edu/.
    [16]Connecticut Student Practice Rules, Connecticut Practice Book (Revision of 1998),http://www.law.uconn.edu/content/student-practice-rules.
    [17]Massachusetts Student Practice Rule 3:03 Issues, www.northstern.edu/law/pdfs/career_services/guide_sjc303.pdf
    [18]Rule 9.42. (Certified law students), 2009 California Rules of Court, http://www.courtinfo.ca.gov/rules/index.cfm?title=nine&linkid=rule9_42.
    [19]蒙大拿州立律师协会,蒙大拿州学生实践规则第3条(1991年8月13日)。转引自诊所委员会——国际司法桥梁刑事法律诊所全国培训会议材料(2009年8月12日—13日,哈尔滨)
    [20]Connecticut Student Practice Rules, Connecticut Practice Book (Revision of 1998),http://www.law.uconn.edu/content/student-practice-rules.
    [21]Rule 46B of the Rules for the 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Eighth Circuit,http://law.wustl.edu/.
    [22]美国密苏里州法院规则第13条(2006年1月1日生效);Rule 13 of the Missouri Court Rules, Missouri Student Practice Rule(Rule 13),http://law.wustl.edu/.
    [23] 南卡罗来纳州大学法学院学生实践规则;(密苏里州法院规则第13条,RULE 13.04 of the Missouri Court Rules,http://law.wustl.edu/
    [24]南卡罗来纳州大学法学院,学生实践规则,转引自《国际司法桥梁刑事法律诊所全国培训会议材料》(2009年8月12日—13日,哈尔滨)
    [25]南卡罗来纳州大学法学院学生实践规则;密苏里州法院规则第13条,RULE 13.04 of the Missouri Court Rules
    [26]蒙大拿州立律师协会,蒙大拿州学生实践规则第2条E款(1991年8月13日);
    [27]Rule 46B of the Rules for the 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Eighth Circuit,http://law.wustl.edu/。 
    [28]南卡罗赖纳州大学法学院,学生实践规则第2条E款。
    [29] 蒙大拿州立律师协会,蒙大拿州学生实践规则第2条E款(1991年8月13日)
    [30]转引自诊所委员会——《国际司法桥梁刑事法律诊所全国培训会议材料》(2009年8月12日—13日,哈尔滨)
    [31]中国诊所法律教育网站,2009年12月3日访问, http://www.cliniclaw.cn/.
    [32][美]小查尔斯 J 奥格利特里:《法律援助的作用及其与政府、法律职业者和法学教育的关系》,载宫晓冰主编:《各国法律援助理论研究》,中国方正出版社1998年版,第542页。
    [33]甄贞:《方兴未艾的中国诊所法学教育》,载甄贞主编.:《方兴未艾的中国诊所法学教育,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4.页。
    [34]朱泉鹰,陈昌锋:《中国诊所法律教育的课程要素与支持系统》,厦门大学法律评论第15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8年6月版。
    [35]宫晓冰主编:《中国法律援助制度培训教程》,中国检察出版社2002年版,第85页。
    [36]王立民,牟逍媛:《诊所教育的理论和实务》,.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6页。
    [37]甄贞主编:《法律诊所教育在中国》,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23页。
    [38]沈开举、王红建:《试论诊所法律教育的本土化》,载甄贞主编:《方兴未艾的中国诊所法学教育》,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442页。
    [39]金权、王洁琼:诊所法律教育与法学教育改革——来自学生的视角和建议[A],载甄贞主编:《方兴未艾的中国诊所法学教育》[C],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页490。
    [40]刘晓东:《诊所法律教育持续发展问题研究》,载《2009年诊所法律教育年会论文集》[C](中国哈尔滨2009年8月10日—12日)。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