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为何做了“冤大头”
2006/12/9 22:02:00  点击率[211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理论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06年
    【中文关键字】法院 潜规则
    【全文】

       法院为何做了“冤大头”  
     杨涛  
        
     学者吴思在他的名著《隐蔽的秩序》一书有一篇《皇上也是寃大头》有文章,说到明朝的皇帝经常受太监的糊弄,贵为一国之君,实际上也是一个“冤大头”,往往要为太监做的坏事埋单。皇帝做了“冤大头”,说明在监督和制约机制不完善情形下,代理成本太高,被代理人经常受欺骗。  
     今天,我们做“冤大头”的事情会更少了吗?我看并没有好转,而且根据我的多年的观察,如今不少地方法院也做了“冤大头”。这咋听起来,有些让人不可理喻,因为法院是中立的裁决者,是国家的司法机关,是“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法院做“冤大头”且不让人吃惊。然而,事实却的确如此。远得不说,去年2月25日,湖南永兴县法院院内发生了一宗爆炸案,造成一死两伤。死者是法院执行局副局长、执行二庭庭长、33岁的曹华,伤者为法院院长李开清和院办公室主任曹兴虎。罪犯黄运财仅仅是因为对曹华的判决不满,作为审判员的曹华为子送了命,其他两人也为之负伤,你说法院的人冤不冤?  
     不过,这个案例恐怕还不具有很强的说明力,因为作为审判长的曹华在黄运财儿子的案件的审理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而且在黄运财被判处死刑时,其儿子的案件奇迹般地被上级法院给改判了。所以,如果法院和法官具有腐败的行为的话,那么法院受些伤害和责难也许还算不上“冤大头”。不过,我要讲讲几个我在司法实践中遇到的事情,恐怕法院还真是个“冤大头”。  
     有一个行政官司,某商人在外地某派出所受到非法拘禁,时间不长,才9个小时,这位商人向本地法院提起诉讼并提出行政赔偿,一审法院先是不予受理,认为要首先由行政机关确认违法,并且应当移送到所在地法院受理,二审法院认为可以受理,但认为单独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应当交纳诉讼费,然而该商人不愿意交纳诉讼费,法院裁定其撤回起诉。该商人不服又向省法院申请再审,如此反反复复,总共经过十二次判决和裁定,历时二年多时间,最后某派出所所在法院因为时效已过,不愿再受理。可是该商人认为这是法院过错导致,最后他将所有的愤怒与矛盾对准了法院,无奈之下,最初受理的法院只得赔偿该商人几千元了事。  
     法院的判决自身没有一个标准,同样的案件,这个法院可以这样判决,那个法院可以那样判决。而且生效的判决和裁定不受既判力的限制,在领导的批示和当事人纠缠下可以无次数和无期限地进行再审,法院往往就会当“冤大头”。说到这,我想法官们肯定会羡慕美国的同行,美国的一位大法官说::"我们能够作出最终判决并非因为我们判决正确,相反,我们之所以判决正确,是因为我们享有终审权.。”但是,他们实行的是判例法,法官与法官的判决并不会差距的离谱,而且说理特别充分,可见判决的终审效力也离不开法院判决的具有的公信力。  
     还有一个民事官司,案情太简单了,就是一个非法集资案,罪犯非法集资,受骗者过几百人,金额几百万,人也抓住了被判刑了,问题上是罪犯早就将钱控件挥霍了,没有赔偿能力了。于是,受害者提起了民事诉讼要求赔偿,法院也作出了公正判决,但执行不了,受害者便到省城、北京上访,县里就指示法院必须处理好此事,否则唯法院是问,法院光去京城接人就花了好几万元钱。如此三反四复,法院只好自已筹措了几十万元,给受害人表示一个安抚。  
     法院除了承担了审判功能外,还承担了诸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维护社会稳定甚至招商引资、为当地经济发展保驾护航的功能,法院的判决不仅要注重法律效果,更要注重社会效果,所以,法院不能不管案件判决后能否得到执行的事情,那怕这种不能执行跟法院根本无关,法院不幸又当了“冤大头”。这时的法官,恐怕又会羡慕辛普森案审理的美国法官了,大多数老百姓认为辛普森是有罪的,可是陪审团就认定其无罪,可见这个案件有审理社会效果多么不好,可是人家的老百姓也不闹事,也就认了,只要法院审理程序是公正的。况且人家法院也不管社会效果怎样,只要他们遵守了法律就行了,他们的审判就是如此简单,就是围绕审判而审判,虽然在审判中也会考虑当地的民情和舆论,但法院本身并没有过多的社会功能承载。  
      再有一个民事案件,法律关系再简单不过,一个合同纠纷,涉及本地的一个招商引资的企业和外地的企业,本地企业违约,按理当败诉要承担责任无疑,法院也准备这样判决。不过,这时地方行政首长的电话来了,要求法院首先要依法办案,但是,在办案中要站在维护本地经济发展的高度,这话说的很有水平,可是话中有话有谁不知道,如果这话都听不懂还要在本地混吗?于是,法院就拼命为本地企业找理由,违心作出了有利于本地企业的判决。此案经过几次再审,外地企业讨回了公道。不过,他们还要求追究一审法院的责任。法院找不出理由为自己辩护,地方行政首长的指示也很明确,要依法办案。于是,有关主审法官只好自身挨纪律处分,真是个“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法院的人财物受制于地方行政,法院不能独立于地方行政,法院还常常不得不参加地方行政机关的的行风评议,如此法官也无法做到审判独立,法官判案就只能听从地方行政首长的意图,并且还要用心揣摩他们那满口高调中的真实意图,否则理解错了就吃后不了兜着走。当听从行政领导的话办了错案中,在上级法院的严厉的错案追究中,他们又不能也无法让当地行政首长为他们的错误判决“背书”,法院又再一次做了“冤大头”。这一次,我又不得不提到法官的美国同行,法院是法律帝国的首都、法官就是法律帝国的王侯,法官上面无上司。看看小布什与戈尔的竞选争执,都要提交最高法院那八个老男人与一个老女人来裁决,当总统都由人家法院说了算,法官那要一天到晚去想着行政领导的意图是怎样。  
     要看法院做“冤大头”的事情有多少,我们去看看每天纠缠在各级法院上访的人可知一斑,这里面有司法腐败的事情,但又有多少是法院本身无力解决的事情和无奈之中做出的事情呢?然而,既然判决是法院做出的,法院又能一脚踢出去吗?  
     监督机制不完善,民主的不彰显,皇帝经常受到太监的糊弄,做了不折不扣的“冤大头”。今天,司法体制的不健全,法治的不完善,法院自身像个小脚媳妇,不仅寄人篱下而且承担了太多的额外功能,做“冤大头”也就难免了。但是,如果我们看着法院的笑话,当司法官员自身都难保时,它无力也不会帮助人们定分止争,提供司法保护,那时,离我们每个公民做“冤大头”的日子就不远了!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相关文章: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