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七十八
2021/4/3 9:32:16  点击率[5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知识分子和政治问题》
     
      ——1936年4月20日给一个加拿大青年的信
     
      “罗兰这本书我已读了不少,但对它并没有发生真正的兴趣。此人抽象得出奇。在他看来,似乎文学会比生活本身更有意义。当然,他书中所说的许多话我几乎全部同意,但使我奇怪的是,这样一个老练的人竟还会相信,他能够通过他的宣言来影响事变的进程。”
     
      奇怪!对一本“并没有发生真正的兴趣”的书,为什么还会“读了不少”呢?如果是我的话,早就把它扔到一边去了。除非,另有特殊的阅读目的。我就经常为了学术批判而去阅读一些“并没有发生真正的兴趣”的作品。
     
      抽象的人,也许并不令人生厌、不悦。但是,“抽象得出奇”的人,则可能就会让人望而生畏、敬而远之了。
     
      抽象,本无过;而不当抽象,可就成问题了。
     
      科学、艺术和文学,都来自于生活,但却高于生活。换言之:生活是科学、艺术和文学的根本和源泉。本与末、源与流,是不好、不宜进行意义高低的比较的。
     
      读一本内容“几乎全部同意”的书,其效果恰如面对“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既有意义——强化内心认同,又无意义——不能增长新知。
     
      同样使我在阅读了爱因斯坦的作品之后感到大惑不解的是:“这样一个老练的人竟还会相信,他能够通过他的宣言来影响事变的进程。”
     
      在爱因斯坦说这番话之前,他自己在这方面的表现可都是历历在目、有目共睹的。
     
      我晕!爱因斯坦的头脑到底是清楚呀?还是糊涂呀?看别人,真可谓是入木三分;而看自己,则只能算是心中无数。
     
      自己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吗?这个问题问得好!因为有太多的人接不住这个问题。
     
      罗曼·罗兰和爱因斯坦,都属于对人类社会缺乏深刻洞悉、明晰感悟能力之人。说话不少,但是,说到点子上的话却不多。
     
      “你对知识分子的控诉是有道理的。由于他们沉溺在抽象的问题中,他们大多数对人类最迫切的需要已经视而不见。这就说明了为什么他们一碰到政治问题,就要采取令人讨厌的最小阻力政策,完全躲避到他们所专心从事的特殊专业里面去,我自己就体会到,既要从事呕心沥血的脑力劳动,又要保持着做一个完整的人,那是多么困难呀。尽管如此,可是科学家,由于他们勤恳的劳动,在消除那种摧残人的偏见方面所作的贡献,比起政治领袖来还是要大些。我们不应当忘记,卡尔·马克思和列宁也都出身于知识分子,并且从知识分子那里吸取他们的力量。……”
     
      中国古训: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也许,“控诉”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任何个人、任何群体都“是有道理的”。
     
      难道知识分子不可以“沉溺在抽象的问题中”吗?难道知识分子之中的大多数就应该“对人类最迫切的需要”特别关注吗?
     
      请问:知识分子即使已经视而见之了“人类最迫切的需要”,又能够怎么样呢?他们可也是“人类”的一个组成部分呀。
     
      人们有什么道理去苛求、有什么理由去苛责知识分子呢?
     
      愚以为:至少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等等自然科学领域里的知识分子不应该遭受到这样的质问(即“对知识分子的控诉”)。
     
      中国古训: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
     
      倒要请教爱因斯坦:当秀才遇见兵的时候,他们应该怎么做呢?您希望、您要求他们怎么做呢?该不会是——“通过他的宣言来影响事变的进程”吧?
     
      试问天下:用政治问题去为难、难为知识分子,这合适吗?这厚道吗?
     
      试问天下:面对冷酷、残酷的政治问题,拿无权、无钱、甚至也有可能无智(并非所有的知识分子都具有真正的智慧)的知识分子开涮、开刀,这合适吗?这厚道吗?
     
      我旗帜鲜明的认为:在“碰到政治问题”的时候,能够“采取令人讨厌的最小阻力政策”的知识分子,已经相当不错了!已经相当可以了!
     
      请各位去联想一下那些给权力当“三陪”、奉金钱为主子的知识分子的丑恶嘴脸吧!
     
      愚以为:面对政治问题,能够保持是非之心、善恶之心、荣辱之心、廉耻之心并做到非暴力、不合作,这就已经是知识分子的最高境界了。不仅可以、而且应该“完全躲避到他们所专心从事的特殊专业里面去”。
     
      中国民谚: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请千万不要迫使错误的人去做错误的事——强逼秀才去造反。这不仅是秀才的悲哀,而且也一定是造反的悲剧。
     
      奉劝普天之下的知识分子,从事脑力劳动那简直就是必须的。但是,请千千万万不要呕心沥血。
     
      好一个“完整的人”!倒要请教:含义是什么?标准又是什么?该不会就是——完人吧?
     
      请千万不要自己给自己出难题!特别是出那些任何人都不可能完成的难题。
     
      请放自己一马!至少请不要逼死自己!
     
      我可不想有那样“困难”的体会。
     
      毫无疑问:如果没有“勤恳的劳动”,便一定不会成为科学家。
     
      试问天下:科学家“在消除那种摧残人的偏见方面”,作出贡献了吗?我的答案是:作出了。哪怕仅仅是在“他们所专心从事的特殊专业里面”所取得的杰出成就,也可以、也应该算是以间接的方式“消除那种摧残人的偏见”。
     
      在思想问题而非政治问题上所作出的贡献,科学家“比起政治领袖来”不是“要大些”,而是大太多。而在政治问题而非思想问题上所作出的贡献,则请忽略科学家。
     
      我真的很想搞清楚:卡尔·马克思和列宁,他们到底是知识分子甚至科学家、还是政治领袖?于我而言,这个问题的答案相当重要,这将决定——我将如何定位他们作品的性质,进而决定——我是否应该去拜读他们的作品。
     
      全社会都不应该忘记:人类的一切力量,均来自于思想。……
     
      2021-01-24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左明,北京农学院文法学院法学系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