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追诉时效能不能让凶手逃脱法网?
2021/3/5 14:50:15  点击率[2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学
    【出处】《法制与新闻》2020年4期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追诉时效;法律责任
    【全文】

      28年前南京医学院发生一起惨案,女生林某被人强奸杀害,凶手在逃。2020年2月23日,公安机关通过DNA比对锁定嫌疑人麻某某并将其抓获。
     
      随后,法律界围绕着追诉时效对此案展开激烈讨论,一种意见认为此案已过追诉时效应放人,另一种意见认为仍在追诉时效内可以追诉。产生分歧的原因主要是现行刑法和1979年刑法对追诉时效规定有所不同,大家对条文理解有差异。
     
      法律界对南京医学院奸杀案追诉时效的争论,让人想起曾在国内院线上映的一部日本电影《22年后的自白》。这部电影讲述的就是一个连环杀人案追诉时效的故事,剧情悬疑迭起、数次反转,很是烧脑,编剧将日本刑事诉讼法修订现实与虚构的故事连接起来,构思实在精妙。
     
      影片中,东京连续发生五起连环谋杀案,最后一起发生时间是1995年4月27日晚,被害人是一位警官。警方一直努力破案,但是直到十五年追诉时效最后一天依然没有结果。超过这个时间,便不能再追究凶手法律责任。
     
      然而就在2010年4月27日,日本公布了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同日开始实施,新法取消了对可能判处死刑的重大杀人案件十五年追诉时效的限制。但是,对东京连环谋杀案而言,新法律迟了一步,警方不得不停止侦查,此案成为悬案。
     
      时间又过去了七年,一位叫曾根崎的人突然现身电视节目中,他自称是东京连环谋杀案真凶,并将谋杀细节写入自传《我是杀人犯》。图书大卖,曾根崎成为明星,被粉丝狂热追捧。他在媒体上讲述杀人细节,嘲笑警察无能,丝毫不掩盖逃脱法律的得意。
     
      曾根崎的所作所为刺痛了很多人,被害人家属的仇恨再次被燃起,有民众抗议者在出版社门口和签售会场外聚集,强烈谴责曾根崎“践踏被害人及其家属的感情,利用被害人的不幸赚钱”。犯罪自白成为热销产品,曾根崎名利双收,成为大众偶像。而追诉时效制度成了真凶的保护伞,把正义拦阻在外。
     
      追诉时效,是经过一定时期之后就不能追究犯罪分子刑事责任的制度,各国都有规定。一般认为,犯罪发生后,随着时间推移,被害方受害感情逐渐淡薄,犯罪的社会影响减弱,犯罪人的可罚降低,因此可以在一定期限后不再追究犯罪人的法律责任。
     
      设立追诉时效制度有一定现实意义:
     
      一是维护业已恢复稳定的社会关系;
     
      二是合理分配侦查资源,放弃侦查时间久远、证据散失的案件,专注新发生案件。
     
      犯罪破坏了原有社会关系,追诉时效类似一个时间窗口,犯罪人、被害人等与犯罪有关的人员在这个时间段内恢复社会关系,实现新的社会平衡。对于被害人及家属,需要时间来“疗伤”和自我修复。在一些罪行不太严重的普通案件中,被害人能够逐渐淡忘犯罪影响,身心逐渐治愈。
     
      但是,一些凶杀、性侵等重大案件,它对被害人及其家属造成的伤害可能相伴终生,有可能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被害人及其家属要么把自己受到的伤害强加到别人身上,伤及无辜,要么让伤害时刻吞噬着自己,像影片中被恐惧笼罩着的美晴一样,要么化悲愤为仇恨,如同山县院长所言,“仇恨这个东西会融进血脉之中。”片中,失去母亲的翔子再三寻找机会刺杀真凶,而东京连环谋杀案的每一个被害人家属都说过同样一句话:“我要亲手杀了那个人渣(凶手)。”
     
      日本刑事诉讼法(1948年)规定杀人等罪行追诉时效为15年,这导致一些社会影响恶劣的刑事案件犯罪人逍遥法外。据日本法务省统计,在2003年至2007年间,共有241起杀人案件超过时效。
     
      而受害方要求延长刑事诉讼时效的呼声一直没有间断,这促使了日本2004年修改刑事诉讼法,将杀人等罪行的追诉时效从15年延长至25年,但这次修改只针对新法实施后的案件有效。受害方继续呼吁, 最终导致2010年4月27日再次修改追诉时效制度,取消了对于可能判死刑的杀人案件的追诉时效。
     
      日本刑事诉讼法规定,时效自犯罪行为终了之时起开始进行。东京连环谋杀案最后一起发生在1995年4月27日,追诉时效从这一天开始计算,当天也计算在内,追诉时效截止时间恰好是2010年4月26日24时。
     
      影片中还有一个焦点就是对追诉时效的计算问题,这也引起了剧情大反转。影片结局出人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正是应了那句话:“正义会迟到,但绝不缺席。”
     
      刑事诉讼法追求的目标是公平和正义,其精髓在于平衡。当公众朴素的正义感被伤害,当被告人保护和被害人保护二者失去平衡,当追诉时效与国家刑罚权出现矛盾,这时候就要重新审视刑事诉讼法。日本十年间两次修改追诉时效制度,正是为实现诉讼平衡而做的努力。
     
      《22年后的自白》在我国票房平平,但不可否认这是一部佳作,制作精良,节奏张弛有度,画面注重细节,演员演技精湛。片中除了涉及追诉时效问题,还折射出诸多社会问题,例如,媒体、出版社如何坚守社会道德伦理,公民的言论自由有没有禁忌,粉丝疯狂追捧恶魔明星的深层原因是什么。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思考。

    【作者简介】
    作者刘玲,刑事律师,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从事检察官、律师27年。北京市律协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法律硕士研究生联合导师。《法律与生活》《法制与新闻》《方圆》《北京律师》等五家杂志特邀专栏作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