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三十六
2021/3/1 9:15:49  点击率[17]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卢克莱修〈物性论〉德译本序》
     
      (1924年6月)
     
      “卢克莱修这本书对于每个还没有被我们时代的精神所完全征服的人,对于每个能够从旁观的角度去观察当代和评价当代人的精神成就的人,都会产生一种迷人的作用。我们将会知道,一个有思想而又关心自然科学的人——一个具有生动的感觉和思维能力,却完全不知道我们童年时代(即在我们还既不了解,也不能批判地去反对的时候)就学到了的那些现代自然科学成就的人,是怎样想象世界的。”
     
      试问天下:此处的“我们时代的精神”,到底是什么?推而广之:每个时代的精神,到底分别是什么?
     
      我很想知道:爱因斯坦到底是怎样回答这个问题的。
     
      试问天下:精神能够“征服”人吗?
     
      我的答案:不能!当然不能!绝对不可能!
     
      精神压根儿、原本、天生就没有“征服”的功能。倒是权力和金钱可以“征服”人。而且,“征服”的对象既可以是精神,也可以是肉体。
     
      精神,只能使人折服!所谓的折服,其本质就是——认同。
     
      试问天下:“能够从旁观的角度去观察当代和评价当代人的精神成就的人”,世间能有多少?能够专心于、专注于“精神成就”而非物质成就的人,世间能有多少?
     
      爱因斯坦可以算一个,鄙人也可以算一个。除此之外,还有谁愿意自认算一个?
     
      请特别注意:这里的关键词可是——“旁观的角度”!换言之:就是客观中立甚至价值无涉的角度、就是置身事外甚至置身世外的角度。
     
      我晕!“每个还没有”与“每个能够”,能够和谐一致、前后贯通吗?
     
      难道爱因斯坦的意思是——当然应该努力去做一个不“被我们时代的精神所完全征服的人”吗?
     
      言外之意:爱因斯坦对“我们时代的精神”的内容是相当的不以为然的了,而似乎并不是对精神征服这一说法本身颇有微词。
     
      所谓的“迷人的作用”,应该就是表现在拒绝精神征服和提高观察、评价能力这两个方面上。
     
      爱因斯坦很有可能因过于乐观而大大的高估了——“卢克莱修这本书”的适合读者的数量。
     
      试问天下:“有思想而又关心自然科学”——将此二者完美集于一身的人,世间能有多少?
     
      怪哉!既然都已经“学到了”,那怎么还能说“不了解”呢?
     
      正确的表述当然应该是:我们童年时代(即在我们还只能了解,而不能批判的去反对的时候)。
     
      毫无疑问:“一个具有生动的感觉和思维能力”的人,恰恰就是一个具有丰富想象能力的人。所有的科学成就(包括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人文科学)都注定终极来自于人的想象能力。
     
      “应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卢克莱修——德谟克利特和伊壁鸠鲁的忠实的信徒——坚信万物的可知性及其因果关系。他认为原子只有几何的、机械的特征,不但完全相信有可能以遵循一定规律的不变的原子运动为基础来说明世界上一切变化着的东西,而且还认为可以为这一论点提出根据。生命现象也好,感官所感觉到的热、冷、色、香、味也好,全都被归结为原子运动。他把灵魂和理智都说成是由特别轻的原子构成的;他有时更彻底,竟把一定的心情同物质的各种特性相提并论。”
     
      必须承认:在看到了卢克莱修到底是“怎样想象世界”的结果之后,确实是大开眼界、脑洞大开!
     
      没错!卢克莱修与所有其他的巨人都一样,也是站在如德谟克利特和伊壁鸠鲁般的巨人的肩膀上的人。
     
      万物可知,那实在是思维有限的具体表现。
     
      因果关系,那不过是逻辑思维的自洽产物。
     
      人的大脑,不是几何的、机械的;人的思维,也不应该是几何的、机械的。
     
      卢克莱修绝对是一位狂热的、痴迷的唯原子主义或者原子决定论(经典例证——“以遵循一定规律的不变的原子运动为基础来说明世界上一切变化着的东西”)的主张者。
     
      把无所不包的所有一切都归结为某种神秘的东西,这是一种相当常见也可以被理解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爱因斯坦不也在追求“统一场论”嘛。只不过卢克莱修在这个方向上走的更远罢了。难道这不也是一种伟大吗?
     
      爱因斯坦表述的“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这些文字,都只能算是卢克莱修的“想象”或者假说。
     
      相当尴尬的是:所有这番“想象”,都是在还没有搞清楚、整明白原子到底是什么的情况下开展的。
     
      即便如此,我还是要执拗的、倔强的向具有丰富想象能力的卢克莱修致以崇高的敬礼!
     
      “要使人们摆脱宗教迷信所灌输的,并为司祭们所赞助和利用的盲从的恐惧心,这就是卢克莱修著述的主要目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要他的读者深信必须采用机械的原子世界图像,他多半是受着这种要求支配的,尽管他未敢冒险地对倾向于求实精神的罗马人公开说出这一点。他对伊壁鸠鲁的尊敬,总的说来就是对希腊文化和希腊语的尊敬,那是令人感动的;他认为它们比拉丁文化和拉丁语高明得多。应当认为,当时能够说出这样的看法,那是罗马人的功劳。哪有一个当代民族会对它同时代的另一个民族抱这样崇高的感情并让它表达出来呢?”
     
      并非开玩笑:那些灌输、赞助和利用宗教迷信思想的司祭们,自己也完全有可能会有“盲从的恐惧心”。
     
      行骗者在嘲笑被骗者缺心眼的同时,未必都知道自己也有可能会成为被骗者。
     
      摆脱恐惧的前提是——摆脱愚昧。
     
      年逾五旬的鄙人,已经越来越开始怀疑:先知先觉者的思想启蒙到底是否能够使不知不觉者摆脱愚昧?
     
      思想启蒙,相当危险——“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启蒙者很有可能会为此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自己清醒和唤醒他人,后果可能都会很严重。看到了什么、知道了什么,这就有可能是罪过。因为某些看到会揭示隐藏的骗局、某些知道会拆穿虚伪的谎言。设置骗局者、制造谎言者会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进行疯狂的打击。
     
      唯有经过殊死搏斗战胜了假、恶、丑,世间才会呈现出鲜血染红的真、善、美。
     
      是否相信说服者的说服,既取决于说服者的说服是否有力,也取决于被说服者的理智是否健全。
     
      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是有可能要冒极大的危险的。这就是远未宽容、远未文明社会的真实表现。
     
      我当然有可能会尊敬某种文化,但却从来也没有过尊敬某种语言的想法。因为,除了母语,我几乎不了解任何其他的语言。
     
      在不同的文化(从形式到内容)之间,可能确实存在着高低上下之别。但是,作出这种判断的前提条件应该是:相互比较的对象,应该具有严格的质的一致性。
     
      中国俗语: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在这个意义上,作为文化表现的钟爱的对象是没有高低上下之别的。
     
      郑重宣示:鄙人会自然而然的对人类过往历史中的特定人物抱有无比崇敬的崇高情感!
     
      例如:伟大的爱因斯坦。
     
      2021.01.11.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左明,北京农学院文法学院法学系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