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最高法院判决“优步”网约车司机是“优步”的雇员
2021/2/23 10:14:27  点击率[12]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劳动法
    【出处】郑老师的英国法课堂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英国最高法院;优步;雇员
    【全文】

      2020年7月21日和22日,英国最高法院七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开庭审理了一个备受瞩目的案件:通过网约车APP“优步”(UBER)提供网约车服务的司机是“优步”背后的营运公司的雇员(worker)吗?如果是,这些司机就能享有英国的法律对雇员提供的一系列保障,如最低工资、带薪假期等等。“优步”在法庭主张:司机不是雇员而只是独立承揽人(independent contractor),司机和乘客直接订立合同提供驾驶服务,“优步”不过是司机的订单代理(booking agent)。最高法院还面临一个额外的问题:如果司机是“优步”的雇员,那么司机的开工时间如何确定?是始于在营运许可范围内登录“优步”APP并愿意载客时还是始于接到乘客并发车前往目的地时?
     
      2021年2月19日,英国最高法院六位法官一致意见(参与庭审的Lord Kitchin因病未参与庭后合议和判决书撰写)支持了下两级法院的判决:第一,司机是“优步”的雇员;第二,司机在营运许可范围内登录“优步”APP并愿意载客时,即是司机开工时。英国数万名的“优步”司机都将受到这份判决影响。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一句话短评点出了英国最高法院这份判决的重要意义:“这是一份能改变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判决”。
     
      一、“优步”的商业模式
     
      “优步”网约车的商业模式非常简单。有出行意愿的乘客在智能手机上免费下载“优步”APP并注册后,即能要求网约车服务。“优步”通过定位系统确定乘客的位置后,就会通知距离乘客最近的“优步”司机。司机能通过自己的智能手机获知乘客的姓氏和乘客的“优步”等级,并有10秒的时间决定是否接单。如果这位司机不接单,那么另一位距离乘客较近的司机就会收到通知。如果司机接单,那么乘客就会收到包含司机姓名和汽车详情的接单确认。此时,司机和乘客就可以直接通过APP交流,但他们不能通过电话交流。
     
      司机接到乘客后,要在APP上点击“开始行程”,然后APP就会提供导航线路。司机没有义务按照APP提供的线路驾驶。但是,如果乘客认为司机绕路并投诉,司机最终收到的车费就会被扣减。
     
      当抵达目的地后,乘客要在APP上点击“结束行程”。APP会根据行程的距离和时间自动计算车费,车辆需求高峰期时,车费会增加。费用通过乘客在注册时提供的借记卡或信用卡支付,账单会发送到乘客的注册邮箱。司机通过APP也可以看到过往行程和收费的详细信息。
     
      “优步”每周和司机结算一次车费,但要扣除20%的服务费。同时,“优步”禁止司机和乘客交换联系方式或者行程之后联系乘客,除非乘客有随身物品忘在了车上。
     
      行程结束后,司机和乘客还可以通过APP相互评分。评分是匿名的,等级从1到5。
     
      二、如何成为一名“优步”司机
     
      想要成为“优步”司机的人必须先网上注册,然后拿着相关文件(驾照、私人出租车驾驶许可、社保号、车辆登记证、车辆保险等)到“优步”的本地办公室登记,参加一次“面试”,并观看有关“优步”APP操作方法的视频演示。
     
      司机可以在自己的智能手机上使用“优步”APP,也可以向“优步”的本地办公室以每月5英镑的价格租一部只能使用“优步”APP的智能手机。司机必须自行准备投入营运的状况良好的车辆,银色或黑色为佳,并自行负担所有营运费用,包括油费、保险费、路税等。
     
      司机可自由选择工作时间,而且“优步”不禁止司机通过另外的组织或机构提供服务——使用“优步”竞争对手的APP提供另外的网约车服务都是可以的。司机没有统一制服,而且在伦敦地区,“优步”不鼓励司机在车辆上展示任何和“优步”相关的标识。
     
      “优步”对司机有一些要求。例如,如果司机拒单率较高,他就会收到警告——登录“优步”APP即意味着司机有意且能够接单。如果司机连续拒单三次或在接单后又取消行程,则APP就会自动下线10分钟。此外,接单200次以上但评分在4.4以下的司机,如果评分没有提升,则其“优步”账户就会被注销。
     
      “优步”本地办公室受理乘客投诉,并决定是否向乘客退款。退款通常意味着“优步”要扣减向司机支付的车费。但是,如果“优步”认为司机没有任何过错,但无论如何都决定向乘客退款,则“优步”会自己承担退款的成本。
     
      “优步”和司机之间有一份“服务协议”(Service Agreement)。在登录APP前,司机需要确认该协议。根据协议,“优步”同意向司机提供包括APP和支付系统在内的电子服务,而司机同意向乘客提供运输服务。“优步”本身不提供任何运输服务。当司机通过APP接单后,司机有义务提供乘客所需的服务,且此举将在司机和乘客之间创设法律关系和直接的商业关系,“优步”并不是该关系的当事人。协议还规定,司机指定“优步”作为车费收款代理人,乘客向“优步”支付的车费将视为乘客直接向司机支付。“优步”有权基于当地市场因素调整车费的计算方法,也有权根据特定的运输情况调整向司机支付的车费。
     
      三、英国最高法院的判决
     
      “优步”主张:根据其商业营运模式和与司机之间的关系,“优步”只不过是为司机提供技术服务的订单代理。当乘客通过APP下单且司机接单后,司机就与乘客直接订立了合同,根据该合同,司机同意为乘客提供运输服务。此外,“优步”也只是车费的收费代理,并就司机使用“优步”技术向司机收取服务费。初始车费扣除这些服务费后,司机能收取剩余部分。“优步”强调,司机对于工作时间有完全的选择自由。总之,司机的法律地位是基于与乘客订立的合同为乘客提供服务的独立承担人或自雇人;司机不为“优步”工作。
     
      英国最高法院合议庭一致意见驳回了上述主张。
     
      首先,法院认为,鉴于司机和“优步”之间并没有正式的书面合同,则他们之间的法律关系的性质就需要放在相应的法律和事实背景下,根据他们的行为推断。没有任何事实表明,当司机在网上注册,然后拿着相关文件到“优步”的本地办公室登记时,司机是在授权“优步”代理其与乘客在将来订立运输合同。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优步”在司机到其本地办公室登记之前,就提示过司机,登记是一种授权代理的行为。因此,更加自然的推断是,这是司机在申请为“优步”工作。
     
      一旦确认了“优步”不是司机的代理后,一个必然的结论就是:“优步”是直接和乘客订约的当事人,但其本身既不能履行对乘客的义务,也不符合相关的营运要求。结合“优步”的商业营运模式,其只能通过和司机订约(哪怕只是基于一笔订单)的方式来请司机为其履行与乘客的约定。
     
      其次,已有先例确认,不能仅凭司机与“优步”之间的协议来判断两者的关系。英国相关劳动立法的目的是保护弱势的劳动者/雇员,他们对于薪资水平和工作条件几乎没有话语权,因为相对于控制他们的工作的个人和组织而言,他们处于从属或受支配的地位。同时,相关劳动立法也会禁止通常处于更强谈判地位的雇主通过协议排除法律对劳动者/雇员施加的保护。
     
      最高法院认为五个方面的内容彰显了司机在和“优步”的关系中所处的从属或受支配地位。第一,当乘客通过APP下单时,车费是有“优步”确认的,司机不能向乘客收取超过APP计算数额的车费。因此,“优步”决定或支配了司机的工作报酬。第二,司机与“优步”之间的协议由后者提供,司机对协议内容没有话语权。第三,一旦司机登录APP,司机对于是否接单的选择权就受到了“优步”的限制。例如,司机的接单率或销单率会直接影响司机对APP的使用,如接单率过低,则司机将不能工作的惩罚,即10分钟无法使用APP。第四,“优步”对于司机提供服务的方式同样施加了重要控制。例如,如果司机在评分系统中得分低于平均数,就会收到一系列警告,而且如果他们的评分不提升,这最终会导致“优步”终止和他们的关系。第五,“优步”以完成特定行程为限对司机和乘客之间的交流进行了限制,其采取了积极措施阻止司机建立和乘客的关系,除非此种关系与特定行程相关。
     
      总之,“优步”严格界定和控制了司机通过“优步”APP向乘客提供的运输服务,司机处于从属于“优步”或受“优步”支配的法律地位。他们需按“优步”的要求提供为乘客提供服务,而无法提供有特色的个性化服务,他们也无法确定自己的收费标准,也就是说,他们几乎没有能力通过专业或创业技能改进他们的经济地位。实际上,司机增加收入的唯一方式就是根据“优步”的要求工作更长的时间。
     
      最高法院还认为,“优步”APP提供的平台与市场上存在的酒店预定代理平台不同。就后者而言,平台提供的酒店并非由平台定义的标准化产品,根据具体情况,顾客在很多有自己特色的不同酒店中做出选择;酒店也有义务提供其自己任何舒适的服务。另外,尽管平台要向酒店收取服务费,但酒店向顾客的收费是自行确定,而非平台确定的。尽管平台也有评分系统,但评分是为了让顾客选择中意的酒店,而不是便于平台对酒店施加任何控制。平台也不会限制酒店和顾客之间的交流。总之,可通过平台预订的酒店是通过酒店自己能提供的价格和服务彼此竞争吸引顾客的,酒店独立于平台向顾客提供服务,顾客的付款也并非为了获得平台的服务。
     
      综上所述,尤其是前述五点确认司机从属于“优步”或受“优步”支配的事实,最高法院认为下两级法院的判决正确:司机为“优步”工作而不是为自己工作,是英国相关劳动立法中的“劳动者或雇员”。
     
      最后,最高法院确认,根据《1998年工时条例》,只要司机登录“优步”APP,即可认为司机已经开始工作。
     
      四、判决影响
     
      最高法院的判决引发了广泛的关注,英国主流媒体对判决均进行了详细报道。总体上,评论者认为判决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该判决体现了对司机的保护,是英国脱欧后的一个亮点,因为欧洲大陆尚未出现解决“优步”司机法律地位的判决或制定法。但另一方面,该判决明显不利于“优步”的商业模式,可能使得“优步”通过提高车费等方式转嫁营运成本,甚至退出英国市场,进而导致现有的“优步”司机失业。有“优步”司机到最高法院的官方推特下留言表示了对判决的不满。
     
      最高法院通过该判决明确,在零工经济模式下工作的人不会失去核心的劳动权利,但是这些人的负担是否会随着权利的增加而增加,最高法院并未考虑这样的问题。判决对整个零工经济的辐射性影响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作者简介】
    郑睿,法学博士,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