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一点道德洁癖,多一点形式理性
2021/2/15 8:14:32  点击率[30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律师
    【出处】微信公众号:言志说法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道德洁癖;形式理性
    【全文】

      在一些司法解释中,有明知他人实施犯罪,客观上仍然提供帮助行为以共犯论处的规定。[1] 这样的规定虽有共犯理论作为基础,也最大限度满足了打击和整治犯罪的需要,但由于在入罪的逻辑进路上对行为人主观认知及主观态度的关注,也容易导致在具体适用过程中,弱化对行为人行为本身是否合规合法的考察。在司法实务中,在判断行为人是否构成共犯时,很多是从主观到客观,而非客观到主观,简单以行为人主观上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就否定行为人客观行为本身的合法性和合规性。
     
      一是有可能把一些从民事或其它法律规范角度评价是合规合法的行为在刑事领域作为犯罪处理。
     
      如在日常交易中大量存在的 “中立帮助行为”,本身是无害和中立的,但存在被违法犯罪分子利用来实施犯罪的可能性,一旦行为客观上为违法犯罪分子实施犯罪提供了帮助,行为人就有陷入犯罪的危险。
     
      二是会增加社会交易成本,阻碍社会经济的顺畅运行。
     
      行为人为了避免陷入主观“明知”的苛责,在日常交易行为中,除了按照既有法律法规的规定、职业规范的要求及市场交易惯例从事交易外,还要额外对交易对手的动机和目的进行审查。这不仅会增加社会交易成本,阻碍社会经济的顺畅运行,而且很多时候,对行为人而言是难以完成的任务。
     
      三是会让“聪明人”逃脱法律的制裁而“老实人”却身陷囹圄。
     
      这种对行为人主观是否“明知”的强调,表面上是遵守了刑法主客观一致的原则,但行为人主观认知能力的差异、行事的风格、伪装和逃脱的技巧以及应对侦查人员欺骗、引诱等不当讯问的能力等都会影响到其罪与非罪。客观上同样的行为,会出现“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的非正常现象。
     
      要避免出现上述问题,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在对行为人主观是否“明知”判断时,要少一点道德洁癖,多一点形式理性;在入罪时要坚持形式入罪,从客观到主观,不要以行为人对客观行为的认知和态度对行为人的行为进行实质判断,否定行为本身的合规合法性。
     
      具体而言,只要行为人是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职业规范的要求以及市场交易惯例在从事某一具体行为,就不应在注意义务或道德上对行为人再提出过高的要求,继而以行为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自己的行为在为他人实施犯罪提供帮助或便利条件为由,认定行为人和他人构成共同犯罪。
     
      这种坚持形式理性,从行为人的行为而非从行为人的主观故意入手,先行判断行为人客观行为是否符合规范性要求,只有行为人客观行为不符合规范性要求的情况下,才去判断行为人主观上是否“明知”的逻辑进路,虽然在有的时候是会让一些只关注个人利益,不关心、不在乎自己行为是否是在为他人犯罪提供帮助的自私自利者、投机取巧者未受到法律的制裁,也不完全有利于对某些犯罪的预防和打击,但这体现的正是规则之治,也符合刑法客观主义的要求。
     
      这是因为行为人这种不关心、不在乎自己行为可能危害社会后果的态度,虽然在道德上值得非难,但行为人客观行为本身对既有法律法规的规定、职业规范的要求及市场交易惯例的遵守,恰恰体现出行为人对规则和秩序的服从和遵守。
     
      我们从道义的角度是可以对行为人提出更多的要求,但这种道德上洁癖,从完美的角度来要求人,在有的时候却是对既有规则的破坏。因为遵守了规则还要遭到处罚,会让人们失去对规则的信仰进而损害到规则的权威。
     
      少一点道德洁癖,多一点形式理性,培养的正是人们的规则意识以及对规则的服从和尊重,也免除了市场交易主体的担忧和恐惧。市场交易主体在市场交易过程中,只要是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职业规范的要求及市场交易惯例在从事交易行为,就无需提心吊胆或时时刻刻要检讨是否是为他人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提供帮助。

    【作者简介】
    袁志,北京炜衡(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注释】
    [1] 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五条:“明知他人实施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而为其提供生产、制造侵权产品的主要原材料、辅助材料、半成品、包装材料、机械设备、标签标识、生产技术、配方等帮助,或者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空间、通讯传输通道、代收费、费用结算等服务的,以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共犯论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他人实施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犯罪,而为其提供贷款、资金、账号、发票、证明、许可证件,或者提供生产、经营场所或者运输、仓储、保管、邮寄等便利条件,或者提供制假生产技术的,以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犯罪的共犯论处。”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明知他人实施“套路贷”犯罪,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以相关犯罪的共犯论处,但刑法和司法解释等另有规定的除外:(1)组织发送“贷款”信息、广告,吸引、介绍被害人“借款”的;(2)提供资金、场所、银行卡、账号、交通工具等帮助的;(3)出售、提供、帮助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4)协助制造走账记录等虚假给付事实的;(5)协助办理公证的;(6)协助以虚假事实提起诉讼或者仲裁的;(7)协助套现、取现、办理动产或不动产过户等,转移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的;(8)其他符合共同犯罪规定的情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