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放养过我的老师们
2021/2/3 10:57:44  点击率[3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律教育
    【出处】微信公众号: InlawweTrust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教育学;老师
    【全文】

      最近有关教育的新闻很多,很狗血,很多做法不仅违反教育学原理,甚至背离做人的基本常识。家里有受教育阶段的孩子,自己也在从事教育工作,想起中学时期的几个片段,难免产生今不如昔的感慨。
     
      1980年代初,农村没有什么娱乐,四、五年级时迷上了看露天电影。经常一晚上跑几个村子赶场。睡的晚,第二天还要早起,上课自然很难聚精会神,成绩很糟糕自然也就不是意外,那时小学五年制,我很时髦地读了六年级。直到六年级才知道努力,从农村经过统考选拔、复试进入到县城一中。本来有扬眉吐气的感觉,但一入学,城乡差距鸿沟扑面而来,敏感的少年难免郁郁寡欢,有些叛逆。当时学校也有公布成绩及排名的做法,记得初中一年级某次考得全班第19名,以后整个初中阶段就没有超过这个名次,多数时候在50名之后(记得班上有70多人)。个人成绩不好,当然有理由对大人们这种“分是学生的命根”的观念十分不以为然,心里老想着如何嘲弄一下“愚蠢的成人世界”。好像是在初一下学期的期中考试,我把做答完毕的历史试卷(有信心得90分以上)的答题部分用尺子排着,全部划掉,提前昂然交卷出场。这是我考试历史上的唯一一次零分。一出考场,监考老师就把在邻班监考的班主任曹老师叫过来。曹老师问我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不吭声。好像这个事情就这样无声无息地了结了。我不知道今天的学校会如何处理这样的学生。
     
      第二件事情是在初中三年级,换了一个班,班主任也换成了张老师。张老师是语文老师,喜欢在上课的时候云天雾地神侃。他的神侃影响了班上的很多人。可以这样说,如果我换个学校,我可能会考出更好的成绩,但是我不会是今天的自己。我还是对今天的自己相对比较满意一些。他都在上课讲些啥现在没有印象了,只记得有一次,下午语文课时间,张老师说,我们放风筝去吧!全班欢声雷动。春天的田野,一群美好的少男少女在奔跑雀跃,身上都有太阳七彩的光圈。这可能是我在中学为数不多的美好记忆之一。
     
      第三件事还是在初三。因没有男生学生宿舍,我们班的男生睡在教室,冬夏都是如此。有一些住校的女生学习很努力,经常到十点多才回宿舍,我们男生多数时候只能在十点后睡。一群男孩子睡在课桌上,难免聊天,很难睡好,第二天5、6点钟又被学校的大喇叭叫醒出早操。道理很简单,没有睡足时间,总是需要补过来的,意志力也不能解决问题;我晚上睡不好,就只能在上课时间找补。我在初三得了个外号叫“熊猫”,不是因为我胖——那时还没有减肥的概念,吃不饱,想胖都难;也不是因为我可爱——我成天皱个眉头,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惹人厌烦。得这个外号就是因为我太能睡。我的基本状态是,老师上课不一会儿,我开始趴倒在课桌上,老师下课,我也站起来活动活动睡麻了的头脑和四肢。一次下课,刚睡醒想伸懒腰,发现数学胡老师就站在我身旁。胡老师是个非常和善的女老师,当时应该是五十多岁,她非常关切地让我抽时间到医院体检,看是不是得了血吸虫病——她听说得了这个病的人很嗜睡,长期不治会要命。到今天还能想起胡老师的关切的眼神和声音。
     
      第四件事是在高一。侥幸考上县里最好的高中,但是偏科的后果很容易就显现出来,整个高一,我数理化三科基本都在及格线附近徘徊。班主任翟老师教物理。有一天翟老师找我谈话,说,我们班上的某某某和某某某是大聪明,人家是一看就聪明,还非常努力;而你是小聪明,如果能沉下心,静得下来,有机会超过他们,但如果继续浮躁下去,肯定是一事无成。我倔强地说我早知道。翟老师的语气严厉起来:知道而不行动,和不知道有什么区别!从来都没羞没臊的我当时就哭出声来。虽然在高三我依然选择了文科,但是,能变得不那么浮皮潦草,变得还算沉稳小心,得益于翟老师的当头棒喝。
     
      第五件是在高三。高三班主任刘老师教英语,是一个胖胖的女老师。高三开学没几天,刘老师就找我谈话,大意是:你已经有自己的学习方法和学习节奏,早自习来不来、某些课上不上,由你自己决定。作为夜猫子我对刘老师许我的特权感恩不尽。不是吹牛,有几门课在高三我很少听课,但恰恰是这几门课我在高考中考得全县第一。
     
      我自认为天分很差,所以一直不敢查智商,担心万一查出在九十以下打击自己的信心。回想当年,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中能考上大学,后来在任何环境都能厚着脸皮硬挺下去,多亏中学阶段的诸位老师的宽容、引导和关怀。
     
      虽然也做了多年教书匠,也不敢说自己对教育有什么自己的独到见解,但我总感觉今天的教育出了问题,出了大问题。
     
      我见到过很多小孩子,身上的某个品质在闪闪发光,如果能有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不扼杀他们的求知欲和上进心,假以时日,相信他们定能追寻到人生的幸福。但是很不幸,现在的教育基本上是按照一个模版在“塑造”人,家长和学校“共谋”,野心勃勃把鲜活的孩子改造成他们理想中的成功人士。

    【作者简介】
    赵廉慧,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