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三十四
2021/2/1 15:59:23  点击率[2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其他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全文】

      《评J·温特尼茨的〈相对论和认识论〉》
     
      (1924年)
     
      “哲学家们的创造才能的缺陷,常常表现在他们不是根据自己的观点来系统地说明自己的对象,而相反,却是借用其他作者的现成论断,并且只想对他们进行批判或者评论。但是,对自己的力量有信心的作者亲自同他的对象进行斗争,系统地说明他的对象,只是在他独立地制订和贯彻了自己的观点以后,才把自己的分析结果同其他作者提出的原理进行比较。”
     
      不难看出,爱因斯坦酷爱哲学,至少也是关注、倾心哲学。
     
      爱因斯坦毫不客气、单刀直入的指出了哲学家的不足——“创造才能的缺陷”。
     
      对此,鄙人不敢苟同。
     
      由于没有相应的实践领域可以进入,所以很多哲学家都会沦为——书斋哲学家或者书本哲学家。于是,了解、感知“其他作者的现成论断”,就是他们(无关性别)几乎全部的学术实践。不可否认的是:缺乏直接经验,确实是他们的短板、甚至硬伤。但是,他们不是“不是根据自己的观点来系统地说明自己的对象”,而是他们没有条件直接触碰自己的研究对象。
     
      请务必要搞搞清楚!“批判或者评论”,恰恰就是真正学术的精彩、精粹、精华、精妙、精致、精髓所在!
     
      必须明确:“批判或者评论”,恰恰就是创造才能的体现!根本就是创造才能本身!
     
      受到学术实践类型的限制,很多哲学家不是“只想”、而是只能“进行批判或者评论”。
     
      请不要批判“批判或者评论”这种形式,请去客观评价“批判或者评论”的质量。高质量的“批判或者评论”就是优秀创造才能的具体表现。
     
      爱因斯坦对学者的信心来源和实力水平的认定标准是明显不当的。不论是根据自己的直接经验、还是依凭自己的间接经验,都可以以之为对象开展研究——“进行斗争”,也都可以“系统地说明他的对象”。此二者根本就没有高低上下之别。至于先提出自己的观点、再与其他学者的成果进行比较,就更不应该成为判断好坏优劣的标准了。
     
      箴言:每一位有所成就的科学工作者,无一例外都是因为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请再也不要去标榜、炫耀——“独立地制订和贯彻了自己的观点”的价值了。
     
      愚以为:是否具有创造才能,与研究对象无关,也与研究方法无关。
     
      “在这个意义上,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位能发展自己的观点的有独立精神的作者,同时他对问题的物理学方面和哲学方面都具有深刻的知识。”
     
      倒要请教爱因斯坦:您所说的“这个意义”,到底是哪个意义呀?“这本书的作者”在“这本书”中的表现难道不是“不是根据自己的观点来系统地说明自己的对象,而相反,却是借用其他作者的现成论断,并且只想对他们进行批判或者评论”吗?“这本书的作者”难道是“对自己的力量有信心的作者”吗?“这本书的作者”难道真的“亲自同他的对象进行斗争,系统地说明他的对象,只是在他独立地制订和贯彻了自己的观点以后,才把自己的分析结果同其他作者提出的原理进行比较”吗?
     
      如果真是“在这个意义上”,恐怕就没有“这本书”了,恐怕也就没有任何科学成果了!
     
      我也愿意相信——“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位能发展自己的观点的有独立精神的作者”。但是,这一结论与“这个意义”却毫无必然关系。“这本书的作者”既有可能是“根据自己的观点来系统地说明自己的对象”或者“亲自同他的对象进行斗争,系统地说明他的对象,只是在他独立地制订和贯彻了自己的观点以后,才把自己的分析结果同其他作者提出的原理进行比较”,也完全有可能是“借用其他作者的现成论断,并且只想对他们进行批判或者评论”。
     
      仅仅从“这本书”的题目中,就不难推论出我的上述观点的正确性。
     
      其中的“问题的物理学方面和哲学方面”这一表达,颇为蹊跷。请问:这个“问题”,到底是同一个问题,还是不同的问题?就一个特定的问题而言,可未必会同时具有“物理学方面和哲学方面”的意义。
     
      在学者“具有深刻的知识”与具有创造才能之间,尚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他的哲学立场接近于施里克和赖兴巴赫,据我所知,他是唯一能够完全地对康德作出应有评价的人,但在康德的影响下,他并没有失去独立精神。”
     
      请看清楚:这里的关键词是“接近”、“评价”和“影响”。其中的“接近”和“影响”,似乎就意味着“借用其他作者的现成论断”;而其中的“评价”,则明显就是“进行批判或者评论”。
     
      由此观之:“这本书的作者”恐怕也是一位缺乏创造才能的哲学家吧。
     
      前言不搭后语。爱因斯坦的思维,明显有些散乱呀。
     
      2021.01.08.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