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父奔丧被辞退”案的社会法学启示
2021/2/4 8:20:41  点击率[50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劳动与社会保障法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摘要】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为父奔丧被辞退”案一经“官宣”发布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广泛关注。人们普遍为上海就此案作出的仲裁裁决、一审判决、二审判决叫好。同时,本案所折射出的社会现象与问题也给人以多方面启示。为此建议赋予劳动者在遭遇个人、家庭突发重大不幸事件时的应急处置权。
    【中文关键字】劳动休假;劳动纠纷;劳动者应急处置权;劳动法
    【全文】

      一、“为父奔丧被辞退”纠纷案的发生
     
      王xx,安徽宣城泾县人。2008年起,受聘于上海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物业公司),从事小区保安工作。2020年1月6日,王xx因父亲病重,向其主管提交请假单后赶回安徽老家,请假时间为1月6日至13日。2020年1月7日,王xx得知安物业公司未准其假而返回上海。在回程途中,又获悉其父亲去世,遂向其主管汇报,主管让其安心回家料理后事,王xx便再次赶回家中处理丧事。其间,安物业公司没再联系过王xx。2020年1月14日,王xx返回上海安物业公司,并于2020年1月15日起开始上班。2020年1月31日,安物业公司向王xx出具《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以旷工天数达到累计三天以上(含三天)为由,自1月31日起解除双方劳动关系[1],纠纷就此引发。
     
      二、“为父奔丧被辞退”纠纷案的裁、审简要过程与结果
     
      1、劳动仲裁的简要过程与结果
     
      2020年3月27日,王xx向青浦仲裁委申请劳动争议仲裁,要求安物业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04,069.06元。仲裁委经审理,裁决安物业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5,269.04元。
     
      安物业公司不服,提起诉讼。
     
      2、一审的简要过程与结果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王xx于2008年4月7日进入安物业公司工作,岗位为保安。双方最后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为2015年3月16日至2020年3月17日。王xx作息为做二休一,每班工作11小时。安物业公司通过银行转账方式于当月发放上月工资。2018年12月至2019年11月期间,王xx银行账户实际到账的月平均工资为4,336.21元。安物业公司员工请事假或公休需填写请假申请单,写明假别、时间、事由等,申请单落款签字栏分别为“申请人”、“职务代理人”、“主管部门”、“部门主任”、“人事”及“经理”。2019年12月6日、12日、18日、24日、25日、27日、30日、31日等,王xx分别向安物业公司请假(事假或公休),均由保安队长李x和小区物业经理吴x分别在“主管部门”及“经理”栏内签字同意。安物业公司处适用的《上海安集团有限公司考勤管理细则》规定,员工请事假一天由主管领导审批,连续二天由行政事务部(办公室)审批,连续三天以上(含三天)由公司总裁(总经理)审批;累计旷工三天以上(含三天)者,视为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和劳动纪律,公司有权辞退,提前解除劳动合同并依法不予支付经济补偿。王xx签名确认签收并学习了上述文件。2020年1月6日,王xx因父亲生病向其主管李x交请假单后回老家,请假时间为2020年1月6日至1月13日。次日,王xx因安物业公司未准假而返回,途中得知其父亲去世便再次回家处理丧事。后,王xx于2020年1月14日返回上海,并于次日起开始上班。2020年1月6日至1月14日期间,王xx应出勤日期分别为6日、8日、9日、11日、12日、14日,共计6天。2020年1月31日,安物业公司向王xx出具《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通知内容为:王xx同志,你于2020年1月5日向公司提出1月6日--1月13日事假申请。根据《上海安集团有限公司考勤管理细则》规定,请事假连续三天以上的,需报集团公司领导审批。但你在未经审批同意的情况下,自1月6日起即擅自离职回安徽老家,直至1月15日才返岗,按照公司考勤管理规定应视为旷工。即使扣除3天丧假,你的旷工天数也已达到累计三天以上(含三天)的标准,是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和劳动纪律的行为,公司有权辞退,提前解除劳动合同并依法不予支付经济补偿。有鉴于此,公司现通知你解除劳动合同关系,你在公司的最后工作日为1月30日,双方劳动关系自1月31日起解除。另查明,王xx2019年应享受10天年休假,已休7天。安物业公司保安岗位在2019年8月1日至2020年7月31日期间实行以季为周期的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又查明,王xx于2020年3月27日申请仲裁,要求安物业公司支付2020年1月1日至2月29日工资11,190.53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04,069.06元及2019年未休年休假工资差额2,464.38元。青浦仲裁委经审理,裁决安物业公司支付王xx2020年1月工资3,419.3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5,269.04元及2019年未休年休假工资差额865.16元,对王xx的其余请求不予支持。安物业公司不服该裁决,诉至法院。以上查明的事实,有安物业公司及王xx的陈述、劳动合同、《上海安集团有限公司考勤管理细则》及其签收单和学习确认签署续页、安物业公司所作情况说明、2019年8月及12月考勤汇总、请假申请单、2019年年休单、准予企业实行其他工作时间制度决定书、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银行交易明细、仲裁庭审笔录及裁决书等证据予以佐证,并经庭审质证属实,法院予以确认。
     
      一审法院认为,关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劳动关系具有鲜明的人身依附性和从属性。在劳动合同履行过程中,用人单位对劳动者具有管理的权利,对劳动者违反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的行为有权进行惩戒。但,用人单位行使管理权应遵循合理、限度和善意的原则。解除劳动合同系最严厉的惩戒措施,用人单位尤其应当审慎用之。本案中,王xx因父去世回老家操办丧事,既是处理突发的家庭事务,亦属尽人子孝道,符合中华民族传统的人伦道德和善良风俗。安物业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应给予充分的尊重、理解和宽容。王xx主张其父于2020年1月7日去世,于1月12日火化下葬,并提供了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予以证明,安物业公司虽不予认可,但并无相反证据予以推翻,一审法院对此予以采信。故,王xx所请1月6日至1月13日的事假在1月7日后性质发生改变,转化为事假丧假并存。扣除三天丧假,王xx实际只请了两天事假。考虑到王xx老家在外地,路途时间亦耗费较多,王xx请事假两天,属合理期间范围。在此情形下,安物业公司不予批准,显然不尽人情,亦有违事假制度设立之目的。1月14日不在请假期间范围,王xx未按时返岗,可认定为旷工。另,王xx因其父病危于1月6日早上提交了事假申请,已履行完毕请假手续,安物业公司的主管和小区物业经理已在请假单申请上签字,但迟至当日下午才将王xx的请假申请提交集团公司审批,并于次日才告知王xx请假未获批准,故王xx1月6日的缺勤行为,系因安物业公司未及时行使审批权所致,不应认定为无故旷工。王xx缺勤的期间涉及6个应出勤日,扣除3天丧假,王xx实际只旷工2天,也并未达到安物业公司规章制度所规定的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条件。故无论从何种角度考量,安物业公司均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理应支付赔偿金。安物业公司、王xx均未完整提供王xx解除劳动关系前12个月的应发工资明细,但双方均认可王xx工资由固定组成部分和加班工资构成,双方仅就固定组成部分的金额有异议。根据安物业公司提供的王xx2020年1月工资明细,王xx工资结构中固定组成部分为基本工资2480元、职务津贴150元、工龄补贴50元、社保零时补贴517.5元构成,共计3,197.5元。照此推算,剔除加班工资后,王xx解除劳动关系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亦为3,197.5元。一审法院据此并结合王xx工作年限计算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仲裁裁决的金额在一审法院核算范围内,王xx未提起诉讼,应视为认可,一审法院予以确认。故,安物业公司应支付王xx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5,269.04元。
     
      关于2019年年休假工资。安物业公司、王xx双方均认可王xx当年度应享受10天年休假,已休7天,故王xx尚余3天年休假未休。仲裁裁决的金额在一审法院核算范围内,王xx未提起诉讼,应视为认可,一审法院予以确认。故,安物业公司应支付王xx2019年未休年休假工资差额865.16元。
     
      关于2020年1月工资。仲裁裁决安物业公司支付王xx2020年1月工资3,419.3元,双方均未提起诉讼,应视为认可,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八十七条、《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三条第一款、第五条第三款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如下:一、上海安物业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王xx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5269.04元;二、上海安物业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王xx2019年未休年休假工资差额865.16元;三、上海安物业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王xx2020年1月工资3,419.3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由上海安物业公司负担[2]。
     
      3、二审的简要过程与结果
     
      上海安物业公司不服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2020)沪0118民初14509号民事判决,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认定之事实无误,予以确认。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在劳动合同履行期间,用人单位及劳动者均负有切实、充分、妥善履行劳动合同的义务。劳动者有自觉维护用人单位劳动秩序,遵守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义务;用人单位管理权的边界和行使方式亦应善意、宽容及合理。本案中,安物业公司以王xx旷工天数累计达到三天以上(含三天)为由解除双方劳动合同,安物业公司是否系违法解除,应审视王xx是否存在公司主张的相应违纪事实。对此,本院认为,根据在案证据及查明事实,王xx工作做二休一,2020年1月6日至14日期间,其请假日期为1月6日至13日,其应出勤日期分别为6日、8日、9日、11日、12日、14日。首先,关于2020年1月6日至13日,王xx于1月6日早上提交了请假手续,其上级主管李x和吴x予以签字同意,然,其领导迟至下午才报集团公司审批,次日才告知王xx未获批准,故一审认定王xx1月6日缺勤系因安物业公司未及时行使审批权所致,不应认定为旷工,并无不当。1月7日王xx因公司未准假,返回上海途中得知父亲去世便再次回家办理丧事,至此,事假性质发生改变,转化为丧假事假并存,扣除三天丧假,王xx实际事假天数为2天,至于此2天事假是否应获批准,纵观本案,王xx请假,事出有因,其回老家为父亲操办丧事,符合中华民族传统人伦道德和善良风俗,无可厚非,安物业公司亦应以普通善良人的宽容心、同理心加以对待。至于安物业公司对王xx父亲去世及火化下葬时间存有异议一节,本院认为,包括王xx老家安徽在内的中国广大农村仍有停灵的丧葬习俗,而相关村委会证明显示的王xx父亲从去世到火化下葬所耗时间尚在合理范围内,尊重民俗,体恤员工的具体困难与不幸亦是用人单位应有之义,故本院对安物业公司之主张不予采纳。其次,至于2020年1月14日,该日不在王xx请假期间范围内,安物业公司认定该日为旷工,并无不当。综上,王xx并未达到安物业公司规章制度规定的可解除劳动合同的条件,安物业公司系违法解除。关于王xx解除劳动关系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及工作年限,一审法院认定正确,本院不再赘述。一审认定安物业公司应支付王xx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5,269.04元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关于2019年未休年休假工资差额之诉请,安物业公司不服一审法院判决,提出上诉,其依据的事实和理由与一审法院审理中陈述的一致。鉴于一审判决对其请求不予支持的理由已经作出了详尽、合理的阐述,本院不再赘述,而安物业公司于二审期间亦未提供新的证据予以支撑,故本院对其该项诉请亦难以支持。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安物业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上诉人上海安物业公司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3]。
     
      三、“为父奔丧被辞退”案的社会法学启示
     
      上海二中院对本案的“官宣”通报发布后,一石激起千层浪。这起发生在上海由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劳动争议案件一经媒体报道就引发广泛关注[4]。人们在普遍为上海就此案作出的仲裁裁决、一审判决、二审判决叫好的同时,也从本案所折射出的社会现象与问题中得到启示。
     
      首先,休息、休假是劳动者的法定权利。劳动者的休息、休假的权利是基本人权,不可剥夺,不可侵犯。这是本案的关键、核心、焦点与基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3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者有休息的权利。国家发展劳动者休息和休养的设施,规定职工的工作时间和休假制度。《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40条规定:用人单位在下列节日期间应当依法安排劳动者休假:(一)元旦;(二)春节;(三)国际劳动节;(四)国庆节;(五)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休假节日。《关于国营企业职工请婚丧假和路程假问题的通知 》[80]劳总薪字29号规定:职工的直系亲属(父母、配偶和子女)死亡时,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由本单位行政领导批准,酌情给予一至三天的婚丧假。职工在外地的直系亲属死亡时需要职工本人去外地料理丧事的,可以根据路程远近,另给予路程假。这当是劳动法第40条第五项“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休假节日的”的具体体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51条规定:“劳动者在法定休假日和婚丧假期间以及依法参加社会活动期间,用人单位应当依法支付工资。”法律明确赋予了劳动者带薪休丧假的权利。《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11规定“劳动者依法享受年休假、探亲假、婚假、丧假期间,用人单位应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劳动者工资。”从宪法到劳动法到部门规章,就本案涉及的丧假问题可谓规定的一清二楚。不知涉案公司及其管理者在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建设法治社会的时代浪潮下何故熟视无睹、视而不见、无视法律、无视劳动者基本人权?这里有必要提示一下涉案公司:当劳动者基本人权与公司所辩解的公司内部名目繁多的所谓规章制度发生冲突时,应优先保障劳动者基本人权。正如公司清算时,劳动者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等具有优先受偿性一样。这是对弱势地位的劳动者倾斜性保护的体现,也是以人为本的本质要求和基本的社会价值观的展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3条关于“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规定意味着公司内部名目繁多的规章制度不可触碰保障劳动者基本人权的底线,也衬托出劳动者休息、休假等基本人权的优先保障性。当然这样做并不是要无视公司的各项规章制度及管理权。正如涉案公司所辩解的:“小区保安工作更强调纪律性,尤其在年底和年初,系保安工作最忙碌的时刻,而王xx擅自离岗,若不对其进行辞退处理,会导致规章制度和劳动纪律变成一张废纸”。显然公司也意识到了问题的出现及其严重性,这也正是该公司需要加强改善管理和协调工作的地方。只是该公司没有找到正确的解决路径与方法,把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在了员工王xx个人身上,更没有在切割出优先性的前提下去着眼公司各岗位及员工间的临时工作微调与替换,从而避免岗位空转。同时应该有此类事情发生时的处置预案,按预案执行即可避免本案情况的发生。退一步讲,假设在该时段同时有多位员工出现同样情况(如为父奔丧)需要请丧假,相应岗位可能无人值守,公司是否以此为由不予准假呢?显然不可以。这同样需要公司有预案,有全盘统筹的及时安排。当然,同时段多位员工出现同样情况毕竟是小概率事件。但公司有预设的万全之策当是大概率要求。
     
      其次,为父奔丧行为承载着中华5000多年的大德和法律的支持。丧父是一个人和一个家庭的大不幸和大忌讳。为父奔丧是中国人最伤感最脆弱最刻骨铭心的软肋,是不能承受之痛,是义不容辞之举,是传统道德的大孝,是人之为人的起码常识,是对为人子为人女灵魂的拷问,是一个人一生当中无论如何不容错过的时间节点,是中国孝道文化传承的重要一环。奔丧一词是中国人的独创,包涵着无以言表的悲怆内涵。父亲在一个家庭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往往被称为顶梁柱。因此父母子女间的生离死别当是一个家庭的极端重大事件。因此《民法典》第1045条把父母、子女定位为为家庭成员(第1045条 配偶、父母、子女和其他共同生活的近亲属为家庭成员)。《民法典》第1043条还规定:“家庭应当树立优良家风,弘扬家庭美德,重视家庭文明建设。家庭成员应当敬老爱幼,互相帮助,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婚姻家庭关系。”为父奔丧看似个人家庭的小事,但内里承载着中华民族5000多年的大德和法律的支持,是不允许设置障碍的,是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的。否则,就为社会大众所不齿。所以,涉案公司在劳动者丧假问题上的态度与做法已经背离人伦道德的基本理念,不能不激起众怒。
     
      其三,劳动者的社会风貌最容易展现公序良俗、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劳动者的光荣伟大不仅仅是因为劳动创造财富,还因为劳动者的社会风貌最容易展现公序良俗、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并世代相延。因此,公序良俗、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在现代法治社会的作用越来越突出和重要。《民法典》中直接规定“公序良俗”、“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的就有9处,为司法实践提供了指南。一、二审法官关于“王xx因父去世回老家操办丧事,既是处理突发的家庭事务,亦属尽人子孝道,符合中华民族传统的人伦道德和善良风俗。安物业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应给予充分的尊重、理解和宽容”、“尊重民俗”等切中要害的论述,就是《民法典》中“公序良俗”、“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规定的直接、具体运用,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也体现了民法典超越劳动法规定的与时俱进、适应新时代的法典品格。也是民法典实施后对劳动社会领域热点问题的及时、有力回应。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民惟邦本,本固邦宁。不忘初心——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5]。
     
      其四,得员工心者得公司。面对“为父奔丧被辞退”案,不禁想起了毛泽东主席的《为人民服务》的著名篇章:“今后我们的队伍里,不管死了谁,不管是炊事员,是战士,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这要成为一个制度。这个方法也要介绍到老百姓那里去。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6]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坚持“以百姓心为心”,倾听人民心声[7]。要以人民群众利益为重、以人民群众期盼为念,真诚倾听群众呼声,真实反映群众愿望,真情关心群众疾苦[8]。试问:仅因为父奔丧请假程序事宜就辞退员工解除劳动合同的做法能够团结员工、团结人民吗?是以百姓心为心吗?涉案员工王xx回家奔丧处理完善后事宜即于2020年1月15日到岗上班,人们没有看到公司对其的丧父之痛的抚慰体恤关爱,却看到了半个月后的与之解除劳动合同的最严厉的惩戒措施,劳动者的心能不哇凉哇凉的吗?得民心者得天下,得员工心者得公司!据涉案律师介绍,涉案公司在二审判决后还迟迟不履行生效判决。如此公司确实应该深刻反思。
     
      其五,赋予员工遭遇个人、家庭突发重大不幸事件的应急处置权。员工遭遇个人、家庭突发的重大不幸事件时无疑是焦虑不安,甚至六神无主的,同时还要面对公司的繁琐请假手续,可能身心俱疲,亟待舒缓。这显然需要制度跟进。新冠疫情以来,人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由此及彼,可否赋予员工遭遇个人、家庭突发重大不幸事件时的应急处置权?具体可谓员工请假的仅告知或员工请假的先斩后奏权或员工旷工的处罚豁免权。当然应该是有条件的:一是必须是发生了员工个人或家庭的重大不幸事件,如直系亲属突然死亡或遭遇重大车祸或突发重大疾病需要立即送医;二是有次数限制,每年仅限两次;三是有时长限制,即每次仅限不超过一个法定工作日;四是程序限制,即事后一周内提交真实情况的说明、证明材料,补办请、销假手续;五是公司做出不视为旷工的书面结论,并记录在档;六是员工滥用应急处置权造成公司损失的处罚措施与责任承担。如果确立了这方面的具体规定,员工或许会从容淡定处理私人急事,同时有利于舒缓当今职场中普遍存在的工作强迫症与工作焦虑症。这也可以从古训中得到启示: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先斩后奏、法不强人所难。实践中不排除有些公司就有类似的变通做法,是非常人性化的体现。如能以立法展现,势必如给员工吃下一颗定心丸。从公司的行为角度来看,公司对员工的应急处置权不得拒绝、不得设置障碍、不得刁难。从公司的社会责任角度来看,虽然公司的社会责任涉及多方面,但可以从负起对员工应急处置权的责任做起。这既涉及公司的担当,也涉及公司的善意、合理、限度、包容,设身处地,将心比心,换位思考,使员工具有强烈的主人翁意识,有实实在在的归属感。而不是冰冷、刻薄的所谓规章制度与违背人伦常理的恶意管理、执行。近几年出现的畸形的加班、扭曲的奋斗观等虽是少数极端案例,但确实反映出一些公司、企业漠视员工权利,“有权任性”的一面。基于权力平衡的原理,也应赋予员工遭遇个人、家庭突发重大不幸事件的应急处置权以平衡用人单位的相应管理权。当然,公司就此也可能隐忧员工滥用应急处置权造成公司损失。就本案发生的有关细节来看,大可不必隐忧员工滥用应急处置权。不妨赘述以下细节:2020年1月5日晚上,王xx妹妹打电话告知王xx父亲病危,当晚,王xx就告知主管要请假,主管让王xx第二天去办一下手续。1月6日,王xx递交了请假单,保安队长李x和小区经理吴x都签了字,当时并没有告知王xx其只有批准1天事假的权力。2020年1月7日上午,王xx接到吴x的电话,称公司未批准王文正的请假,王xx便乘大巴车返回上海,可见王xx是遵守安物业公司规章制度的,否则不至于在父亲病危的情况下还返回单位。当晚,王xx尚在回上海的途中又获悉父亲去世。王xx将此事告知了主管李x,李x让王文正安心回家办理父亲后事,王xx就连夜赶回了老家。之后,安物业公司未再联系王xx,也未催告王xx返岗。王xx老家距离上海有400多公里,来回均乘坐长途汽车。细节看人品。这一细节描述足以想见王xx既悲伤欲绝地牵挂亲人,又心心念念地心里装着公司。何其通情达理?何其善良可信?何其对公司、对岗位具有职业操守?况且,员工应急处置权还有条件、程序以及滥用应急处置权的处罚与责任承担的制约,构成严谨完整的闭锁循环系统,完全无漏洞可钻。

    【作者简介】
    王从烈,南京邮电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法学硕士。研究方向:劳动法、经济法。
    【注释】
    [1]安徽网:为父奔丧强行休假被辞退 安徽当事男子收到7万多赔偿金. http://www.ahwang.cn/newsflash/20210126/2189972.html
    [2]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2020)沪0118民初14509号民事判决. 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cd4d996feb3a48308f77aca700983b8e
    [3]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20)沪02民终10692号https://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a0a36cf17f1a41b0820faca70097effb
    [4]“为父奔丧被辞退”引热议,上海二中院发布案件详情.2021-01-26.https://www.sohu.com/a/446870755_260616]
    [5]2013年12月26日,习近平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8/16/c_1123278910.htm
    [6]毛泽东:为人民服务(一九四四年九月八日).https://www.sohu.com/a/253333325_169268
    [7]2014年9月30日,习近平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招待会上的讲话.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8/16/c_1123278910.htm
    [8] 2014年9月21日,习近平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8/16/c_1123278910.htm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